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腐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7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7-10-09 16:23:57  作者:廿乱

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一卦难求》作者:廿乱

文案
被师父赶下山的闵泱还未来得及给自己卜上一卦就遇到一群穿得怪模怪样的人,阴错阳差加入他们的队伍,后来方知,他们这是在参加一档野外生存挑战节目,而且还是以直播为主。
不懂直播为何物的闵泱则按照自己的方式生存,野外的环境于他而言易于反掌。
找营地安扎,先卜一卦。
肚子饿了找食物,先卜一卦。
迷路了找不着方向,先卜一卦。
最初,同行之人对他的作法唯有嗤之以鼻,广大的网友们更是发出反封建反迷信的言论。
两期节目过后,只见同行之人顶着一头杂草一身烂泥,恭敬鞠躬恳求道:“闵大师,请您务必帮我卜一卦!”
网友们纷纷自我打脸,小心肝颤颤。
“闵大师,我出一百万,请您帮我卜一卦!”
“我出五百万!”
“我出一千万!”

同样参加了本次野外生存挑战的秦巽只有一个想法:他真可爱……

排雷:
1、爽文,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加糖。本文内容纯属瞎掰,逻辑死,想看科学、严谨、没有bug文的大大慎入。
2、1VS1,HE;
3、作者玻璃心晚期,鼓励就好。

内容标签: 古穿今 爽文
主角:闵泱、秦巽 ┃ 配角:奚茂弘 ┃ 其它:爽文,神棍,廿乱


作品简评
从小跟着师父的闵泱,在十八岁那年被师父无情赶下山独自历练,却阴差阳错来到现代加入了以直播为主的野外生存挑战节目。节目中,他充分利用自己的占卜在野外生存;节目外,乡村怪症、戳破假卦师面目、破阵救人,各种奇怪事件更是接踵而至。作者文笔流畅老练,故事情节跌宕起伏,用文字描述主角如何替最有需求的人解卦,指点迷津,每一个卦象中所蕴含的含义,每一个小故事背后又有多少深意,值得大家细细品味。

 

 

 

第1章 第1卦 定数
  穿过郁郁葱葱的山林,穿过山间溪流,再往深处便可以看见一座保存近百年的道观,从外面上看,墙体经过多年的雨水浸刷已不复当年盛景。
  清晨第一道晨光落下,道观的大门被缓缓找开,一位六旬左右的老道士领着一位年纪看似十六七的少年走出道观大门。
  老道士将少年送至路口便与他挥手告别,少年一步三回头,眼中含泪,多有不舍,直到再也看不见那破旧的道观后方抹抹眼角快步下山,趁着天黑之前要到山下找到落脚处。
  那老道士看着少年的身影消失在山林间,微微摇头叹息,不久后,只见那破旧的道观渐渐消失在阳光底下,不复存在,只余下一片融入山中与旁的景致无区别的竹林。
  被师父以再无其他知识可教理由送走的闵泱心无旁婺的在山林间穿梭,他心中虽有不舍,却也知道师父并不是那般无情,时间到了,他就得离开,不能再继续依赖师父。
  吸了吸鼻子,闵泱还是很不想离开师父,从小到大,无论是师父外出云游,还是他被吩咐下山帮助山民、购买吃食,亦或是外出历练,他都没有像今天这样难过,以前他都是知道还会与师父再相见,而现在,与师父相见之日却是不知何时。
  此次不再是下山历练,他是真真切切的离开师父。
  抹去眼中不知何时泛起的泪花,闵泱又变得十分坚定,难过归难过,未来还是得靠自己,等他在外面闯出名声后再回来找师父。
  今天下山的路程似乎比以往更长,闵泱有些许疑惑,他下山经常走这条路,定是不会出错,正欲抬头看天,再向前方的道路观望,却是什么也看不清,一股浓稠黏腻的雾气向他席卷而来,将其包裹在内,温度渐渐降低。
  虽看清前方的道路,闵泱听师父的话不后退,继续向前行,他一向不缺警惕性,只是这一次他却是无法感知,面对未知的白色浓雾,闵泱紧皱眉头,握紧悬挂在身侧的剑柄。
  闵泱继续向前行,按照下山的时辰计算,此时临近正午,不知这浓雾从何而来。
  浓雾对他的身体并无损害,闵泱的警惕心却未就此放下。
  闵泱警惕四周,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将自己全身的力量都调动起来。
  倏地,一股无法抗衡的力量将他卷起,浓雾消失,他眼中是无尽的黑暗,并将他拉下不知何处,一开始闵泱以为是陷阱,随后他感觉自己的身体正被无限往下拉扯,带给他的是未知的恐惧和疑惑!
  未曾想过自己会遭遇如此奇怪的境遇。
  忽然,他身体下坠的速度降了下去,直至身体保持平衡,身边不再是黑暗,他转过头,一股透明的薄薄水墙将他与另一个世界隔开,他看见了站在他对面的人。
  一个与他长得一模一样,却又完全不一样的人。
  他们的额头同样有一颗红色的痣,他们的身高一致,就连头发的长度都一样,除了他们的衣着。
  那人的手掌贴在水墙上,却无论如何都无法穿透。
  闵泱站起,拍拍无尘的裤腿,问他:“尔是何人?”
  那个笑着回答:“我是你,你便是我。”
  闵泱更是疑惑:“何意?”
  对方依旧淡笑:“时间有限,我就不跟你卖关子了。我是你的前世,你是我的今生,我们的命运因某些特殊的原因被对调,今日正是你我回归本位的最佳时机。从今往后,你要在现世代替我生活下去,而我则将在你的时代完成你的使命,你我本是一体。”
  跟随师父学习多年,他该学的都学了,只不过师父却从来不告知他自己的来历,没曾想,这其中还深藏着这样的秘密。
  闵泱还在思考,另外一个闵泱却催促他:“把你的手贴在水墙上。”
  闵泱问他:“作何用。”
  另一个闵泱道:“换回来。”
  闵泱问:“要是不换会怎么样?”
  另一个闵泱说:“会改变在历史,无法在相应朝代发挥我们自身学识的作用,快,时间不多了,错过这一次就要再等上五十年,五十年后我们都不再年轻,身体承受不住时空转移的能量。”
  闵泱也不多想,照着闵泱的要求将手掌贴在与他对应的位置。
  双掌合并,两道耀眼的光芒照射在他们全身,周围的水墙快速旋转,两人的发丝纷飞,瞬息间,两人的位置发生了变化。
  不等闵泱还想继续部,身体就突然悬空,继续往下坠落,另一个闵泱也消失不见。
  再睁眼,闵泱已然转换时空,来到另一个闵泱的世界。
  此时,正是印证他师父常说的那句话:一切自有定数。
  既来之,则安之。
  虽弄不明前因,但既已有了结果,便重新开始认识这个新的世界。
  其他都变了,他却依旧未变,他还是闵泱,就连身上的衣物和所携带一应物品俱在。
  检查一遍之后,闵泱才发现自己依旧在山林里,天色渐晚,自己腹中也空空如也,正发出抗议之声,他理应找个合适之地落脚。
  忽然,他听见前方有人在喊叫:“左边,左边,它快追来了!”
  既然有人,便知道该如何走出这片山林,他也好找到另一个闵泱的落脚之地,代替继续生活,不被他人发现异常,至少得先了解这个世界的规则,否则,他是无法行事。
  闵泱不作多想便朝有声的方向走去。
  只见一位男子慌乱朝他的方面跑来,闵泱在他快要撞上自己时后撤一小步,对方似乎被闵泱的突然出现吓着,慌乱还发出惊恐的尖叫。
  “啊!啊!啊!为什么这里会有个人!”
  “奚茂弘,你瞎跑什么?快过来帮忙,那头鹿已经中陷阱了!”
  “不不是啊,这里真的有一个人!”
  冲过头的男人终于停在距离闵泱十米之外的树下,而后又折返回来,边朝闵泱走着,边打量他的衣着打扮。在他打量闵泱的同时,闵泱也在打量着对方,该男子的衣着与另一个闵泱身上的衣物有相似之处,只是颜色、花式、材质不太一样。
  不曾想现世的男子衣着竟是如此花俏,五颜六色,好不张扬。
  奚茂弘见闵泱唇红齿白,饶有兴致上前搭话:“这位小弟弟,你怎么独自在深山野林乱逛,到处都是野兽,很危险的。”
  被对方称呼为小弟弟闵泱倒未见不悦,而是顺着他的话道:“我确实迷路了,大哥可知出林子的路。”
  奚茂弘搭话成功,说道:“我们现在也在找出去的路,不过要走到终点可还有一段距离。不过,你一个人是怎么走到这里的?”他们走到这儿已经花了一周时间。
  闵泱却是未解释,在奚茂弘打量他的时候,他已经透过对方的面相,推测出对方的性格特点,转而问道:“大哥,又怎么会在这里。”
  奚茂弘是个心存善意之人,透过他的眼睛和面相便能窥知一二。
  奚茂弘爽朗说:“我在参加野外生存的直播节目,走,我带你去我们今晚安扎的地点,明天跟我们一块儿离开这个鬼地方。”
  闵泱点头:“那小弟便叨扰了。”
  奚茂弘手拍在他的肩上:“文绉绉的,你看起来真像个生活在新人注册送菜金的网址的孩子,这身衣服从哪弄来的?像道袍。”
  闵泱不知另一个闵泱在这个世界是什么身份,便未解释他身上的衣服便是出自道观。
  奚茂弘带闵泱去了他们的今晚驻扎的营地。
  驻扎的营地就在一片距离芦苇地不远的之地,有水有草还有可以遮蔽的树木。
  此时有三人正用手中的石刀剖一只刚被打死的鹿,内脏正被其中一位面无表情的男子挖出,搁置在荷叶上。
  一位背对他们的女性正在临时搭建的石灶上生火。
  三位扛着机器的男人。
  几人一起抬头望向奚茂弘带回来的闵泱。
  奚茂弘被他们看得不自在,连忙解释:“他就是我刚才遇到的,在林中迷路了,对了,小弟弟,你叫什么名字。”
  闵泱向众人说道:“我姓闵,单名一个泱。”
  其中一位扛着机器的男人将机器对着闵泱,后者并不知那是何物,因未感知到危险,便没对自己做出防护措施,但也觉得有些怪异。
  奚茂弘倒是个热心肠的,但是其他人便未必。
  正在手动割鹿肉的三人此时均已停下手,最左一人眼中闪过一丝不满,中间一人动了动嘴唇,小声道:“那我们今日打的鹿肉岂不是要分一部分出去?”
  他们的野外生存节目不仅仅是求生那么简单,还要与第二组进行比试,看哪一队最先到达指定地点。
  闵泱耳力好,听到对方的抱怨,心下不舒服,对方势必是不欢迎自己临时加入,便道:“我自备干粮,不会拿你们的食物。”
  奚茂弘皱眉头,被下了面子心情也有些糟糕,便对闵泱说:“我会分我那份给你的。”
  无论其他人是否希望闵泱留在他们的队伍,闵泱都已经加入,毕竟他们还是现场直播,这里发生的一切随时都会传到主频道上。
  闵泱没有拒绝,其实他自己一个人也能走出山林,只不过他还不了解这个世界,需要有人指导,既然奚茂弘有这份好心他便收下,最多在日后的路上多多关照他一下。
  野外生存小组的五人晚上吃的是他们下午打下的烤鹿肉,闵泱身上确实有自备干粮,就着水喝了,或者是他们都太累,对闵泱的出现并未表现出过多的情绪。
  闵泱倒是无所谓。
  傍晚,闵泱与奚茂弘一起用树枝和树叶搭起晚上睡觉的帐篷。
  临睡前,他们野外生存小组五人需要开一个小会,确定明天前行的路线。
  闵泱既然加入了他们的小组,也坐在火堆旁,不过他却未仔细听,而是从自己的包袱里取出一个龟壳和三枚铜钱,三枚铜钱放入龟壳中,龟壳背面朝上,摇掷三枚铜钱一次,两次,三次……反复摇掷共六次。
  五人的小组讨论有些激烈,半小时后都还未作出结论。
  坐在闵泱身侧的奚茂弘便好奇问闵泱:“你在做什么?”
  闵泱嘴角向上勾起,摇曳的火光照在他眉间的红痣上,似乎比白天更艳丽几分。
  “我在算卦。”闵泱摊开掌中的三枚铜钱放进龟壳中,望向奚茂弘,眼中透着几分清亮,“想算一卦吗?今天的第一卦不收卦金。”
  奚茂弘笑道:“好啊,看起来很有趣的样子。”


第2章 第2卦 屯卦
  野外生存直播节目是一档不论明星与否的节目,该节目从全国各行各业中选与者,在选与者的过程中节目组会提前考验对方的体能,智力,应变能力等等,就连摄像师也要求有相应的水平,这是一档直播节目,理应尽可能的避开不必要的突发事件。
  为了增加节目的可看性,节目组还将野外生存挑战节目分成两组,他们在求生的过程不仅需要保持警惕,还时刻背着压力。
  参加者来自各行各业,有生活经验丰富者,有理论知识丰富者,有体能强悍者,连学生都有,网友们是搞不懂节目组的选人基本规则,但不妨碍他们看到不同阶层人士之间在野外生存时发生的碰撞。
  不谙世事的大学生是否会被社会经验丰富者嫌弃,体能略差的考古学教授是否会被体能担当的健身教练讽刺,每天坐在办公室里的大集团高级员工是否会被经常在外奔波跑业务的保险行业工作者吐槽等等。
  以上均是网友们最想在节目中看到的激烈碰撞,如果能够擦出火花那就更有看点了,当然,这也是节目组最初打出的,正所谓看热闹不嫌事大,把事越闹越大他们的节目不就火了,道理直白简单。
  第一小组中共五人,同样是可以擦出火花的五个行业。
  奚茂弘是一名喜欢户外活动的富二代,目前刚研究生毕业。
  崔峻荣是一名拿过销售冠军的保险业务员,目前在职。
  柴悦霆是一名大学教授,在整个团队中,相对其他人而体能略差,但是野外生存的理论知识丰富,毕竟是经常外出考古的教授,他也是团队中年纪最大的。
  方文淇是一名略有些美貌和身材的瑜珈教练。
  最后,便是秦巽,节目一开始便与第二组的巨星有着不相上下人气的乾坤集团董事,刚刚接任董事位置不久,节目开播一周,人气指数暂列第二。
  人气排名也是节目设计的一个环节,观众们可以给自己喜欢的参加者投票。
  不过,现在并不是讨论谁粉丝更多的时候,而是刚在讨论接下来走哪一条路的野外生存第一小组被新加入的野生临时队友吸引,三位摄像师同样被吸引,其中一台摄像机就直对着新鲜出炉的漂亮小弟弟,讨论进行不下去,又听见闵泱与奚茂弘的对话,不管看直播的网友们好不好奇,反正摄像师是被“算卦”吊足了胃口。
  在现代知识快速发展的社会,越是古老越是神秘的玄学越是吸引人的眼球,摄像师都是经过专业培训,他们灵敏嗅觉迅速能嗅到新亮点。
  神秘古老的玄学令他们感到意外。不过,即便当作是睡前小娱乐也是不错。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