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腐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7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7-10-17 14:11:53  作者:

 《谈恋爱不如追星》作者:引路星

 
文案
“我和你睡觉是为了不粉你,你却想和我谈恋爱。”
祝良机是时下当红流量小生,少有人知他还是贺影帝的超级迷弟,贺栖川出道七年,他就义无反顾粉了对方七年。好友实在看不下去,给他出了个损招:男人都是喜新厌旧的生物,你跟他睡一觉,睡完没准你就能脱粉了。
 
睡了之后,祝良机发现他确实多多少少能取下粉丝滤镜,但独独,影帝对他的态度,和原先预想中完·全·不·一·样
 
内容标签: 娱乐圈 现代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主角:祝良机、贺栖川 
 
 
 
 
 
第一章 
  一线阳光自希尔顿酒店顶级套间的帘间倾落,冷气充足的房间内,白皙手臂从羽绒被里伸出。黑发年轻人从床上坐起,伴随起身的动作,他身上深浅不一的暧昧痕迹暴露无疑。
  祝良机下了床,他从地上随便捡了一件衬衫,袖口那儿用暗线刺绣了一串英文:Crane(*鹤鸟)。一看就是哪家的高定。他将衬衫套在自己身上,有点大,不过刚好能裹住屁股。他慢悠悠地进了卫生间,里边的牙刷牙杯和男士清洁品被凌乱地扔在地上,浴缸里还留着一只拖鞋,想起昨晚这里发生的一切,祝良机冲镜子里的自己舔了舔唇。
  镜中映出的是个二十岁出头的青年,唇红齿白。他忍不住笑了笑,镜中人颀长明亮的桃花眼随着他的笑容微微一弯,帅得一塌糊涂。
  祝良机现在的心情跟中了百万大奖无异,尽管他全身酸痛、走路都有些困难,但架不住他一了多年夙愿,整个人容光焕发。他拆了支新牙刷刷牙洗脸,收拾完后祝良机到操作台那儿点了窗帘选择打开,智能家具移动时悄无声息,阳光落入卧室,酒店大床上另一个人的面容暴露在清晨柔和的光线内。
  还在沉睡的男人因为突如其来的阳光略微皱眉,却并未醒来。他的鼻梁很高、深眼窝,睫毛弧度长得能够溺死人。男人的嘴唇偏薄,这让他显得有些无情,但这一切都非常适合他,这是张英俊且毫无瑕疵的脸。祝良机非常之爽,相信大多数迷弟迷妹睡到自己的偶像后,都会跟他一样爽。
  他粉了贺栖川七年。从对方凭借电影《纸月亮》一举斩获国内三金奖后,无数人就为这个年轻的影帝为之疯狂,祝良机亦是其中之一。《纸月亮》是贺栖川的出道作,那一年年仅二十二岁的贺栖川横空出世,轻而易举摘得了无数演员奋斗一辈子都难以触及的冠冕,据贺栖川本人说,这部电影是他给自己的毕业礼物。此后影帝的星途更是一帆风顺,出道七年,几乎年年都有大爆作品。国内大型活动永远有他的影子、国际代言接到手软,贺栖川这三个字是票房和口碑的双重保障。
  祝良机大学学的是通信专业,按理说他本该去当个勤勤恳恳的程序猿,但大三那年他等地铁时玩手机,一抬头,一张脸惊艳了正好也搭乘地铁的经纪人肖扬。
  而后祝良机就信了对方的鬼话,和圈内著名的灿星娱乐签了五年合约,一头扎进了娱乐圈这个光怪陆离的大染缸。
  他是真的特别粉贺栖川,当初签约时,肖扬知道他那点迷弟心思,诱惑他这个圈也就这么大、大家彼此低头不见抬头见,早晚他有机会一睹影帝真容、没准还能跟对方合作。祝良机又一次信了肖扬的鬼话,事后他才知道圈里的身份地位分得非常清楚,什么咖位的人和什么咖位的人参加活动。就算他第一年便凭一部小说改编的IP电视剧红了个底朝天,年底参加慈善晚宴时,小鲜肉和影帝之间依旧隔着三排座位的距离。
  这他妈就让人很难过了。但身为一个合格的迷弟,祝良机受挫后依旧死心塌地粉着自己的爱豆。一直到三个月前,他接到了跟贺栖川同一部电影的试镜邀请,还没等他爽上几天,一次和唐箴出去喝酒时,对方一语惊醒祝良机这个梦中人。
  “这么喜欢贺栖川,你准备一辈子不谈恋爱?”唐箴是祝良机大学同学,一个宿舍的铁哥们儿,属于月底没钱彼此相互接济、逃课上网永远帮对方占座位的生死之交。唐箴知道祝良机大学谈过女朋友,却在和她分手后偶然发现自己是同性恋。
  祝良机摇头:“知道为什么现在单身狗这么多吗?都是觉得身边的凡人哪儿有我爱豆好看,谈什么恋爱,追星吧。”
  “你看,你跟影帝就是这个和这个。”
  唐箴伸出两根食指,在空气中划了划。祝良机乐了:“你的意思是,我是1他也是1?”
  “我的意思是,你们就是两根永不相交的平行线。”
  “……”
  “有一个方法可以让两条线相交。”唐箴分析起来头头是道:“你干脆和他睡一起次,都说男人是世界上最喜新厌旧的生物,得到身体后感情就会逐渐淡掉,你跟影帝睡一觉,没准你就能成功脱粉了。”
  然后,他就真的跟贺栖川睡了一觉。
  说起来这件事儿也不是祝良机故意,昨晚电影收工后一大伙人跑去KTV喝酒,他跟贺栖川都喝得有点多,恰好贺栖川的助理得了感冒今晚请假,他送贺栖川回酒店,见对方进屋后毫无防备当着他的面脱了衬衫,看见影帝的腹肌人鱼线公狗腰,祝良机走不动路了……
  回忆昨晚从走廊到浴室再从浴室到床上的翻云覆雨,祝良机觉得真是美滋滋。虽然刚开始很痛,但最后他也爽得不要不要的。他是第一次,以前有不少人明里暗里暗示过他,祝良机都一一选择了拒绝。
  睡了之后,祝良机觉得唐箴说得很对。他现在看贺栖川那张帅脸虽仍然觉得真他妈英俊,但已经没有带着迷弟滤镜看时那种让他找不到北的感觉了。爱豆也是个男人,即使各方面都强于其他男人,也没区别的没区别的。
  祝良机穿上自己的裤子,找出手机划开,肖扬那个衰人正对他实行电话、微信、QQ的多重轰炸,甚至一登陆王者荣耀助手,第一弹出来的都是肖扬的八条新消息。
  【大少爷,您醒了吗?】
  【方便报个平安,让您的经纪人放放心?】
  ……
  ……
  读到最后一条信息肖扬画风突变,显然对祝良机忍无可忍无需再忍:【最后给你一小时,再不回话别怪哥下个月不给你放假。】
  祝良机赶快打字:【醒了醒了,你在我家楼下?】
  【……离一小时还差三分钟,你故意的?】
  祝良机笑了笑:【哪儿能啊,哥别生气,我马上回来。】
  他看了一眼还在沉睡的贺栖川,想了想,祝良机对着那张脸拍了张照片,他没想拿这张照片做文章,只想留给自己做个纪念。要是放在过去,祝良机是绝对不会做这种事的,一张床照能对一个当红艺人产生极为强大的负面影响,合格的迷弟要将所有可能影响爱豆的危机扼杀在摇篮里,即使是自己也不行。
  他发现自己现在拍贺栖川毫无愧疚之心,甚至还有点暗爽,简直是脱粉的前兆。
  从今天起老子就不是你的粉丝啦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小样儿,以为老子说会粉你一辈子是真的吗?男人果然是世界上最喜新厌旧的生物。
  哎呀真是美滋滋。
  想到从今以后不用再活在名为贺栖川的怪圈之中,祝良机一捞外套,蹬上自己的鞋,春风满面走出了希尔顿酒店。
  祝良机不知道,世界上有无数人想睡贺栖川,他是唯一一个将愿望付出实践、并且还鬼使神差成功了的。
  一小时之后,贺栖川从床上醒来。
  他这段时间行程太满,人一直很疲惫。他接了两个新代言,加上拍戏,一会儿飞国外一会儿跑国内。他拧了拧眉心,太阳穴传来宿醉的疼痛,昨晚的记忆慢慢涌入脑海。他喝醉了、有人送他回来,他跟对方不小心滚在了一起……嗯?滚在一起?
  脑子里第一浮现的是一双被他折磨到蕴满泪水的桃花眼。颀长又明亮,跟会说话似的。
  他正在恍惚,一通越洋视屏杀了过来,贺栖川低头,看见自己手机上【太后】的备注,整个人都不好了。
  “喂,妈。”
  饶是知道这小子是自己一把屎一把尿养大的,影帝他妈也被儿子起床时慵懒的音色狠狠撩了一下,不过她马上找回了理智:“哎呀川川啊,刚醒吗?”
  贺栖川眼角一抽,他妈,一个四十多岁的娃娃脸女士,正在视屏那边拿着细细的唇刷涂口红,看起来明艳如二八少女。
  “你周围没人吧?没工作吧?要我说就是要一天睡到太阳晒屁屁……”
  “您有什么事?”
  “帮妈妈看看这个色号好不好看,”娃娃脸女士冲他笑了一下,贺栖川和他妈长得像,高鼻梁白皮肤,曾经有人怀疑过他整容,见到他妈后便明白了影帝惊人的颜值遗传至何处:“YSL人鱼姬,国外都买断货了,妈妈从咸鱼网上高价收购的喔。”
  “……”贺栖川在心里默念了一百遍这是他妈,不要和她生气不要和她生气,反正这也不是对方第一次脑抽了:“您涂什么都好看。”
  “是吗,”对方笑眯眯地又拿出了五双高跟鞋、七条小裙子:“这些呢?帮我选一套吧。”
  贺栖川啧了声:“北京时间十一点整,纽约深夜十一点,你挑裙子要干嘛?去夜店嗨翻天?”
  “蹦迪。”他妈从旁边拿起一块透明的东西:“看!我的胸贴。”
  “杨菀淑!”
  “贺栖川!二十九岁了还没有女朋友!男朋友都没有对老娘凶什么凶?”
  “……”
  “老处男,”娃娃脸女士千娇百媚笑了一下:“老娘十九岁追我的人从化妆间排到卫生间,你二十九岁都没把自己嫁出去,丢不丢人?”
  没等贺栖川反喷回去,他妈的目光忽然落到了床边显眼的黄色T恤上。这件和贺栖川整个人画风不和的短衫令他妈眼睛一眯。她儿子穿的都是各大品牌的高订,且每件都会用暗线在不起眼的地方绣贺栖川的标识Crane,而这件怎么看怎么突兀的T恤——
  “你昨晚是不是跟人睡了?”
  “……啊。”
  “啊什么啊?”娃娃脸女士一脸兴奋:“女孩还是男孩?好看吗?我是不是很快就会有儿媳妇啦?”
  看着他妈兴奋的样子,贺栖川脑子里不小心划过昨晚对方在自己身下的姿态,依稀记得触手白皙细腻的肌肤仿若温玉。
  他笑了一下,没承认也没否认:“也许吧。”
  作者有话要说:
  比较轻松的故事,主基调谈恋爱!!希望喜欢~
 
 
第二章 
  祝良机回到租住的高档小区时,经纪人正等在他家门口。一看祝良机穿着不合身的宽大衣衫、发丝凌乱、双目放光的样子,肖扬一惊。
  “你昨晚干嘛去了?早上打八百个电话都不接。”他们拉上门,肖扬看见他脖子那儿的吻痕,立即冷吸一口气:“你和谁上的床?!”
  祝良机嘻嘻一笑:“蚊子咬的。”
  “史前的蚊子都没这么猛,逗哥哥玩儿呢?”经纪人说到这儿又有些狐疑。祝良机身上的吻痕太过嚣张,脖子正中,牙印儿和红印几米开外都能看见,如果是女人留的,那女人一定非常勇猛。这小子平日不健身也不爱户外运动,做完居然还能一脸放光站在这儿。肖扬悚然一惊:“你不会嗑药了吧?”
  “对对对,”祝良机满屋子找杯子喝水:“左手印度神油右手西班牙大苍蝇,你信不信?”
  “别打趣了,”经纪人说:“到底是跟谁,没被拍到吧?”
  “跟谁我真不能说,但应该没被拍到。”祝良机仔细回忆了一下。酒店的防护措施很到位,他扶着贺栖川回去时已经是凌晨,再敬业的记者应该也不会首都冬天凌晨三点坚守在工作第一线,他满意地补充道:“肯定没被拍。”
  “怕了你了祖宗。”肖扬不放心:“需不需要我们这边做什么?对方是圈里人还是圈外人?你知道睡粉现在是多大污点吗?”
  “圈里人。”
  肖扬怀疑地看了他一眼:“你确定对方不会绑着你炒作?”
  这话不是他自恋。祝良机现在是时下当红的艺人,自从三年前接拍了IP剧意外走红,身价一路飙升。虽然和贺栖川隔着无数座大山的距离,但跟同龄几个男星比,他发展得还算不错。尤其是三个月前灿星娱乐帮祝良机争取来了《真探》里男配的戏份,加上近些日子导演对祝良机表现的肯定,顺利进军大荧幕应该不成问题。
  “不会,”祝良机说:“他脑子有病才跟我炒作。”
  “谁啊?这么牛逼?”肖扬十分鬼好奇:“你不会跟一姐睡了吧?她不是不喜欢小男生吗?”
  “扬哥,”祝良机扭头一笑:“好奇死了吗?”
  “必须啊。”
  “那死吧。”
  “……”
  吃过午饭,祝良机收拾好后乘保姆车去了《真探》的片场。昨晚上KTV前导演说给大家放半天假,所以大家才放开了喝得极其猛烈,祝良机到的时候灿星的一姐崔萱正从助理手里接过醒酒药。看见祝良机还热情洋溢询问他要不要来一片。他们剧组除了祝良机全是老戏骨,唯一一个小鲜肉也够争气,硬是在导演狗血喷头的谩骂中杀出一条生路,导演越骂,祝良机演得越好。下午两点开工,他和一姐到得比较早,后者正在刷微博。
  “惊了!”崔萱忽然道:“有人拍到贺哥昨晚和神秘人一起进了希尔顿酒店。昨晚不是你送他回去的吗?”
  肖扬的脸色仿佛吞了只苍蝇,他的视线忍不住往祝良机抹了一层遮瑕的脖颈上瞟。祝良机想起自己先前在经纪人面前信誓旦旦说没拍到,脸也是被打得很痛,他打开自己的微博,正准备看这条新闻,一姐在那边疑惑地嗯了一声:“微博一瞬间都被删光了……啊又有了,那个博主说自己弄错了,他是在C城那边拍的照片,贺哥昨天明明在首都拍戏……这速度,贺哥的公关够快啊。”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