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8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8-04-18 12:55:12  作者:迎阳

   《大吉大利》作者:迎阳

  文案:
  灵感来自吃鸡游戏绝地求生,不知道游戏没看过视频也没关系,不妨碍阅读。
  一句话:吃鸡不如谈恋爱。
  齐鸩被朋友推荐玩了一款大逃杀类求生游戏,匹配到了一个外国人队友,秉着友好对待国际友人的态度,他一路带着对方大杀四方成功夺冠,哪知隔天刷微博,发现这段被录成视频,点赞数万,热门第三,名曰:国际网骗第三期,遇到这样的小哥就嫁了吧,主播已弯。
  齐鸩:……
 
  明朗欢脱网骗主播攻VS神操作清冷受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因缘邂逅 业界精英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齐鸩 郑祁
 
 
 
第1章 游戏
  大冬天难得外面出了太阳,齐鸩本来打算到楼顶摊开晒一晒,却耐不住好友尚烜一遍又一遍QQ语音骚扰,来到书房打开电脑,按照他说的,购买下载了一款游戏。
  “……我跟你说,这游戏可好玩了,玩了保证你不后悔,再说也就九十八,我保证你九十八买不了吃亏,九十八买不了上当……”
  语音那头尚烜喋喋不休。
  齐鸩不搭理他,在下载游戏的间隙点开百科看了看游戏介绍。
  大逃杀……
  战术竞技类游戏……
  写实风格的代入感……
  随手点开一个视频看了一段,渐渐来了兴趣,手指若有似无地哒哒哒敲击桌面,似乎的确很有意思的样子。
  “……嘿嘿嘿,我听到你敲手指的声音了,感兴趣了吧?快来,快来,我带你吃鸡带你飞!”
  “吃鸡?什么意思?”齐鸩一边登录游戏一边问。
  “这个嘛……”尚烜声音停顿了一下,似乎在思考,三秒之后果断放弃了,“具体什么意思我也不知道,反正游戏赢了就会出现八个字:大吉大利,今晚吃鸡,我琢磨着大概是赢了有饭吃的意思吧,哈哈哈,哎呀反正大家都这么说,意会,意会懂吧?现在这种词多了,你随便上上网刷刷微博就能看到,诶都跟你说了叫你每天闲着没事多上上网,你这样下去会被淘汰的你知道吗?脱离时代了你都,你不能卖古董自己成了古董,也没见人快递小哥把自己给快递喽……”
  齐鸩听得头大,打断他的话:“我知道了,我有上网,我最近在玩微博。”
  “哟!”尚烜声音立刻拔高,“快说说叫什么,我加你,既然微博都有了,微信你也下一个,你瞅瞅现在干啥不需要微信,有了微信你跟人做生意联系也方便不是,还能在朋友圈你那古董,多方便,我还能给你打打呢!”
  齐鸩对着手机屏幕敲击了两下,声音淡淡:“还要不要玩游戏?”
  “玩玩玩。”尚烜连声道,“等着,你什么名儿啊?我组你。”
  “Zhenqi123。”
  尚烜乐了:“你这省事,名字倒过来就结了,我组你了看到没,xuanxuanNO1就是我。”
  xuanxuanNO1,烜烜NO1。
  齐鸩拼读出来不由摇头笑了笑。
  本来是耐不住尚烜骚扰陪他玩一玩,没想到游戏玩起来还真有些意思,齐鸩一玩玩上了瘾,接连几天空闲下来都和尚烜一起组队打发时间,除了贪吃蛇和消消乐,这是他玩过时间最长的一个游戏了。
  这天玩过几局,尚烜临时有事先下线,齐鸩正在兴头上,看看时间也还早,便又再玩了几把,因为这几天习惯了玩双人局,便选了随机匹配队友。
  前几局遇到的都是国人,到了这一局冷不丁遇到了一个外国人。
  这款游戏每局最多一百人,匹配了队友之后并非直接就开始游戏,而是会在出生岛上等待玩家凑齐,然后统一用飞机送到地图上,跳伞落地后互相找机会想办法杀死对方,最后活下来的为胜者。
  齐鸩排入的时候倒计时四十三秒。
  左上角瞄了一眼,看到队友名字皱了下眉:callmebaby。
  女孩?
  不是他对女孩有意见,而是这类游戏如果带上女孩的话会有太多顾及。
  “Hello?”冷不丁耳机里传来一道欢快明朗的男声,说着流利的英文,带着古怪的口音,“Hello,Hello,Can you hear me?where are you from?”
  战斗民族?齐鸩虽然不怎么上网,但电视还是看的,这口音听着跟毛熊国人很像。
  看着屏幕上在他的人物面前上蹿下跳的队友,便也用英文回他:“Hello, I am from China。”
  “噢,邻居邻居,我们是邻居,你好,你好,我喜欢China!Chinese food!”
  耳机里传来的声音欢脱又清朗,齐鸩眼前不由浮现起一个金发开朗的外国少年形象。
  回道:“哦,谢谢。”
  心里小松了口气,他的英文水平一般,仅限于普通的日常对话,再难一些就不懂了,也幸好这位外国人的口音不算非常重,他还听得懂。
  然而很快,他反倒希望自己听不懂了。
  “兄弟,兄弟,你来自华国哪里啊?说说看是不是我知道的城市?”
  “嘿,兄弟你多大了?”
  “有女朋友了吗?或者……男朋友?”
  屏幕里选了女性角色的外国友人围着他蹦蹦跳跳,时不时冲着他击打一拳。
  齐鸩没有吭声,瞥了眼屏幕上的倒计时,还有五秒,顺手从桌上拈起一颗巧克力,不紧不慢地剥开糖纸,塞进了嘴里。
  等倒计时结束,屏幕里飞机起飞,才点开地图开口:“跳哪里?”
  游戏地图很大,整体是一个巨大的海岛,有城市有田地,有河有湖有海,学校监狱医院工厂等等一应俱全,大体与现实世界差不多,只是按照游戏设定成了一座无人空岛,仿佛人群逃难之后的世界。
  玩家可以自由选择落地点,开启降落伞跳下。
  外国队友似乎也不介意他的冷淡,声音依旧欢脱:“你在吃什么?Chinese美味吗?”
  “巧克力。”齐鸩淡淡道。
  “哇偶,我也喜欢吃巧克力,什么牌子的?听起来很好吃的样子,是不是——”
  齐鸩打断他:“跳哪里?”
  “学校怎么样?”
  “OK。”齐鸩对着学校标了点。
  “啊,啊?”外国队友忽然声音慌乱,“我开个玩笑而已,学校人太多,还是挑个人少点的地方吧。”
  学校是玩家落地的热门区域,如果手慢捡不到枪很容易开局就会被杀死。
  然而已经晚了,齐鸩标点的时候飞机已经接近学校,等听到外国队友说换地方的时候,已经跳了伞。
  空气静默了两秒,就在齐鸩准备说声抱歉的时候,耳机里传来队友一声喊:“好吧,学校就学校,GO!!”
  声音里没有半丝埋怨和勉强,十分欢快。
  齐鸩数着空中跟他一起跳下来的玩家,冷静道:“你往我这边飘,跟着我。”
  学校他来过几次,还算熟悉。
  外国友人喜道:“哇,你是高手吗?你玩了多长时间?能带我吃鸡吗?”
  齐鸩迟疑了下,说:“应该算是吧,玩了一个星期。”
  耳机里的外国队友冷不丁消了声,沉默了大约有五秒,才哈哈哈笑着开口:“好巧啊,我也才玩了一个星期,不过我技术不行,还没吃过鸡。”
  齐鸩知道他不信,一个星期称自己是高手确实叫人怀疑,他也不辩解,平静道:“落下来,跟着我。”
  说完顺手又剥了一颗巧克力填到了嘴里,然后一马当先落在了事先瞄准的屋顶上,眼疾手快地捡到了枪和子弹。
  “啊啊啊……”外国队友还没落地,一阵惊呼,“有人跟我跳在一个屋顶上了!救命!”
  齐鸩转头看到了对面屋顶上刚落下来的外国队友,后面跟着一个玩家,挥着拳头要锤他,目测了下距离,抬起枪:“趴下!”
  “啊?”外国队友嘴上愣着,却下意识听他的话操纵着人物趴在了地上。
  砰砰砰三声枪响,玩家应声倒地。
  齐鸩咬碎巧克力,收了抢:“过来。”
  说完等了几秒不见队友起身,耳机那边也没有声音。
  ??
  掉线了?
  “啊啊啊——”正疑惑着,耳机里忽然传来一阵激动的喊声,“哇哇哇,兄弟你好厉害,简直像是在拍电影……”压着嗓子学齐鸩刚才的语气,“趴下,过来。”
  低沉磁性的声音透过耳机直冲耳膜,齐鸩按着鼠标的手不由顿了一下,这位外国队友压低嗓音说起话来出乎意料的好听。
  “哇……”外国队友还在感慨,一路小跑过来,围着他蹦蹦跳跳了两圈,“兄弟,不,高手,带我吃鸡好不好?我保证不拖后腿,你让我干什么就干什么!”
  齐鸩看了四周一圈,确认屋顶上再没有其他玩家,控制人物朝天窗跑去:“抱歉,我不能百分百保证能活到最后。”
  他玩游戏到现在,也做不到每一局都能吃鸡,尤其跟尚烜组队,总是被他带着跑偏,好好的枪战游戏变成了换着交通工具自驾游。
  “没事,没事,总比我一个人玩的几率高多了。”外国队友跟着他从天窗跳下来,在他捡枪和头盔的时候捡起了绷带和能量饮料,“从现在起我就是你的战地小护士,不,护工了,你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
  蹦蹦跳跳跟在齐鸩屁股后面:“Sir,请指示!”
  齐鸩:“闭嘴。”
  外国队友:……
  作者有话要说: 外国队友:老婆凶我,委屈ing。
  恋爱文,一切BUG为感情线服务,如果有什么十分明显的技术向BUG请大家提醒我,毕竟我不是吃鸡高手,只是看视频多一点。
  英语渣,所有英文都是机翻,为了阅读顺畅,英文对话用中文,方便观看。
 
 
第2章 裙子
  齐鸩让外国队友闭嘴是因为他要听脚步声。
  这个游戏在某些方面确实十分写实,譬如如果有玩家靠近,会有踩在地上走动的脚步声。
  他需要靠这个来判断对方的方位,外国队友一直说话会影响他辨听。
  他们落下来的地方是一个礼堂,不过现在像是台风过境一样,椅子歪倒乱成一团,迅速搜刮一通,离开礼堂到了外面走廊。
  齐鸩落下来的时候数过,跟他们一起落下来的有八个人,刚才他在屋顶上看到有一个不知道是不愿意凑热闹,还是刚刚屋顶上那个玩家的队友,直接跑远了,这样一来还有六个人。
  计算完人数,侦查完附近没有其他玩家的齐鸩一回头,看到背着背包拿着平底锅趴在地上摩擦得不亦乐乎的外国队友。
  齐鸩:……
  “你……不捡枪?”
  “啊,我可以说话了吗?”外国队友期期艾艾道。
  齐鸩:“……可以。”
  外国队友立刻站起身:“我说了,会做你的战地护工,帮你扛药箱帮你扛绷带,听你的指挥,绝不乱跑!”
  齐鸩深吸一口气:“去捡枪,随便什么枪都行,Now!”
  终于明白为什么有人一玩游戏脾气会变差了。
  “Yes,Sir!”
  外国队友似乎被他吓到,一溜烟去了旁边的教室。
  齐鸩也迅速将另一边搜索了一遍,换上了一个二级背包和二级头盔,还有一把他用的比较顺手的SCAR,扔了之前随手捡的小手枪和手枪子弹,省的占地方。
  二楼搜的差不多,准备下楼。
  “call……”果断放弃了叫名字,“过来,到我这来,我们去一楼。”
  外国队友欢快地奔过来:“我不介意你叫我Baby。”
  齐鸩:“……”
  不,我介意。
  外国队友丝毫没有冷场的概念,凑到齐鸩面前来:“快看快看,我捡到了一把S686!”
  游戏里的枪很多,大体分为手枪、步枪、冲锋枪、狙击枪、霰弹枪几类,S686是霰弹枪,霰弹枪又叫喷子,攻击力高,S686是双管喷,从威力爆发力和射程上来看,是霰弹枪中最好的。
  齐鸩用过,但并不是非常喜欢,他更喜欢狙击和步枪的搭配。
  “嗯,不错。”他淡淡应了一声。
  哪想外国队友立刻将枪丢到了地上:“那给你用。”
  说着又丢起了子弹。
  “我看网上都说这把枪好用,我太菜了,好枪给你,我随便拿一把什么就行,啊,对了,我刚刚还捡到了一些配件你要吗?扩容、子弹袋、握把……”
  一边说一边往出摆,很快在地上一字排开了一列。
  齐鸩:“……”
  在楼梯口这个容易被打到的地方弃枪摆阵的玩家,他还是第一次见,当然,或许是他玩的太少,见过的队友也太少。
  鉴于外国队友出自好意,他也不能责怪对方:“我不需要,你收起来。”
  “……好吧。”外国队友见他真的不要,只好又全部捡了起来。
  正捡着,旁边传来一阵枪声,顿时一个激灵:“啊啊啊,有人,有人,打起来了,怎么办?”
  齐鸩仔细听了听枪声传来的方向:“在右边,跟我来。”
  “啊,哦。”外国队友立刻跟上他,似乎忘了上一秒是谁吓得怂叫,下楼的时候还蹦跶了几下,蹦到了齐鸩前面。
  金色的马尾辫在齐鸩眼前欢快的甩动。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