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8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8-04-24 14:58:58  作者:渔小乖乖

 

 
《然后下面没有了》作者:渔小乖乖
 
文案
简单来说,这是攻受携手走自己的路让别人无路可走的甜文励志故事。该配合你演出的我们有点OOC,于是下面没有了。
 
1、主线是认真努力过日子,甜文,非虐渣文。
2、更新时间为每日上午11:00。
3、这不是太监文,不是太监文,不是太监文。
4、CP是边静玉和沈怡,小边负责OOC,小沈负责……进一步OOC。不管你怎么OOC能吓到我就算我输的淡定受X我恐有脑疾但我觉得我还能抢救下的机智攻。
5、正文是“该退婚的未婚夫没有退婚,于是下面没有了”,正文完结后可能会接着这对cp继续写他们“重男轻女家庭中该趴在姐妹身上吸血的男宝OOC了,努力为姐妹撑起一片天,于是下面没有了”、“抱错孩子的家庭中,那个穷人生却在富人家庭里养大的孩子OOC了,知道真相后第一时间告诉父母,而不是选择隐瞒真相打压真正的富家子,于是下面没有了”等等故事。可能不写,总之大家注意章节目录。
 
内容标签: 宫廷侯爵 情有独钟 穿越时空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 ┃ 配角: ┃ 其它:
 
作品简评:
vip强推奖章
本文的CP是不管你怎么OOC能吓到我就算我输的淡定受和我恐有脑疾但我觉得我还能抢救下的机智攻。沈怡因灵魂离体,被迫吸收了一堆不属于本时空的垃圾信息,身为古人写信时竟然下意识用上了@某某某的格式,边静玉却擅长脑补,正好能把他一切不合理的行为都合理化,真是天生一对。这是一篇轻松无虐的甜文,作者用轻松的笔调讲述了一个攻受携手走自己的路让别人无路可走的励志故事。爆笑之中有剧情,权谋之中有温馨。不去配合别人的剧本,自己的人生当然要自己做主!
                                                                                  
 
 
第1章 我不退亲
  显武二十七年,诸子觎嗣,乱象乃生。
  安平伯府是寻常老百姓眼中的高门大院,但在那些真正有权有势的贵人眼中,这不过是一个没落的伯府而已。现任的安平伯只领了一个从四品的宣武将军的虚职,圣上开大朝时都轮不到他去上朝。
  边静玉是安平伯的嫡次子,年有十六,经太常选送正受业于太学,是继夫人鲁氏所生。安平伯的原配死于难产,留下一子边嘉玉是安平伯的嫡长子,安平伯府中的一切在日后都该是由这位正经嫡出的长子来继承的。边静玉自小被教导着要尊敬兄长,他们兄弟之间虽不甚亲密,倒也没什么不对付。
  除了边嘉玉这位长兄,边静玉还有两位庶妹,均待字闺中。
  荣丰堂是府上老夫人的住处。边静玉刚走到祖母所住的荣丰堂外,便听到了母亲鲁氏的声音。
  “娘!当年伯爷说下这门亲事时,我心里就不乐意,好端端的谁愿意给静儿娶个男子回来?”鲁氏的语气颇显急切,“但伯爷醉酒糊涂,直接把信物送了出去,我还能有什么办法?也就认下了。可如今那沈家阖家下了大狱,难道还要赔上我家的静儿不成?静儿万不能受沈家拖累,这婚是必须要退了!”
  边静玉祖母的娘家姓宋,老夫人宋氏于多年前寡居。她和鲁氏一样,都是继室。
  宋氏当初嫁入边府时,现任的安平伯已经记事了,母子关系只是寻常。而宋氏只得一女,虽说她的女儿如今也算是有了造化,但外嫁的女儿到底不能时刻管着娘家的事,宋氏想要过上好日子,肯定需要看继子的脸色。因此,她从不为难继子媳妇鲁氏。鲁氏呢?她不得安平伯的爱重,想着宋氏身为嫡母总归占着大义,她若是孝顺宋氏,还能得个孝顺的好名声,因此只一门心思要把宋氏伺候好了。
  如此你来我往,这对婆媳平日里处得就像亲母女一样,整个京城都找不到一对能比她们更和谐的婆媳来了。也因为此,在四位孙子、孙女中,宋氏只待边静玉最为亲密,真拿他当亲孙子来看待了。
  “你也糊涂,怎就埋怨起伯爷来了?伯爷是静儿的亲爹,难道还能害了静儿不成?”见鲁氏失口抱怨了安平伯,宋氏赶紧替她描补两句,“沈家若不出这一档子事,沈大人是正三品的吏部侍郎,这门亲事真计较起来,反倒是静儿高攀了,日后静儿走了仕途,沈家也能看顾他一二……只可惜世事难料。”
  “他们沈家好的时候,我也不图他们家的好。”鲁氏却还是意难平,显然对安平伯在几年前擅自定下的这门亲事极为不满,“如今他们沈家贪赃枉法犯了要命的大错,这门亲事自然是非退不可的了!”
  宋氏拍了拍鲁氏的手,说:“你瞧瞧你这脾气,又急上了?亲事自然是要退的……”
  正说到这里,守在外间打帘子的丫鬟瞧见了院子里的边静玉,忙掀起帘子,欢喜地说:“二少爷来了!”宋氏和鲁氏立刻不说话了,疑惑本该在太学的边静玉怎么归家了。她们对视一眼,怕边静玉是因为沈家的事受到牵连以至于在太学中受到排挤才提前归家的,一时间都坚定了要找沈家退亲的决心。
  一通行礼问安后,宋氏忙叫她院子里的小厨房给边静玉把他爱吃的奶糕子蒸上,而边静玉主动地说起了自己归家的原因,道:“听闻沈家出事了,我便找先生请了几天假,好帮沈家打探一下消息。”
  这话一出,屋内两位女人的眉头都是一皱。
  当着宋氏的面,鲁氏从不掩饰她的真性情,伸出手指戳着边静玉的额头,恨铁不成钢地说:“便是我这样的妇道人家,都知道沈家这回在劫难逃。你不说离他们远些,竟还主动凑上去了!气死我了!”
  “娘……沈家这门亲,我们不能退。”边静玉赶紧说。
  按说婚姻之事乃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没有边静玉本人说话的份。然而,祖母和母亲囿于内宅,虽是一心为边静玉好的,到底少了些政治眼光。因此,在婚约一事上,边静玉不得不自己拿些主意了。
  鲁氏愣了下,怀疑自己听错了,见边静玉脸上表情认真,她直接站了起来,不怎么高兴地说:“你这话是什么意思?莫非你真看上沈家那位了?不对啊,你们何时见过面?我这当娘的怎么不知道?!”
  祖母宋氏忙拉着鲁氏重新坐下,道:“你先听听孩子怎么说!”
  “沈伯父为官清廉、做事谨慎、人品正直,这回遭此大劫,十有八-九是代人受过了。”边静玉语气淡然地说,“他为人义气,为官二十多年里结下了善缘无数。如今圣上正在气头上,沈伯父的诸多好友不敢直接帮沈家说话,但他们肯定会在暗中看顾沈家一二,所以沈家不至于就此彻底落败。娘放心,沈家的事牵连不到我们身上的。反倒是我们匆匆忙忙去退了亲,落在旁人眼中,会有背信弃义之嫌。”
  边静玉心里清楚,母亲虽一直对这门亲事不满,但那是因为她不愿意让自己的亲儿子娶个不能生子的男媳妇回来,这份不满是冲着执意结下这门亲事的安平伯去的,她对于沈家倒是没有什么恶感。
  鲁氏只是太看重边静玉了。丈夫不可靠,她能依靠的就唯有儿子了。
  于是,边静玉在说服母亲时就特意拿自己前途说事,道:“娘,儿子是读书人,日后是要走科举出仕的,一旦有了背信弃义的坏名声,难免会叫人轻看一眼。所以,沈家这门亲事,我们绝对不能退。”
  “那……若是我们暗中给沈家一些银子,帮他们疏通一下关系,然后暗示他们主动来退婚呢?”鲁氏的脑子转得很快,“对啊!就该让他们主动来退婚!他们若是真的有心,就不该继续带累我儿了。”
  见母亲还是坚决要退婚,边静玉叹了一口气,只得说了实话,道:“娘,儿子不愿意退婚。”
  鲁氏和宋氏都一脸吃惊地看着边静玉。鲁氏直接问:“莫非你与沈家那位……”
  边静玉哭笑不得地说:“娘,自我和沈二定亲后,我何时与他私底下见过面了?便是节礼,因着沈二的特殊情况,走的都是两府公账,我与他私下从未曾交换过什么小物件。说句实话,我至今连他是高是矮是胖是瘦都不清楚。只是,我既与他定亲,如今他阖府遭难,我总不能就这样丢下他不管了。”
  鲁氏的眼眶立时就红了,道:“我儿就是心软,千错万错都是你父亲的错……”
  满府的人都知道,在两个儿子中,安平伯虽不至于苛待边静玉,但明显更重视前头原配生下的嫡长子边嘉玉。边嘉玉每年的生辰之礼都办得极为热闹,但到了边静玉生辰时,总是静悄悄就过去了。
  边静玉想了想,给了祖母一个眼神暗示。宋氏意会,立刻叫伺候的人全都退下去了,还叫心腹在门边守着。边静玉这才压低了声音说:“我恐这次……沈伯父不是替一般人受过,而是替太子受过。”
  宋氏心口猛跳。
  边静玉缓缓说出了自己的猜测。
  皇上自登基后,一年一小选,三年一大选,如今宫里的娘娘不少,成年的皇子都有十一位了。这其中,太子排行第三,前头两位哥哥、底下几位弟弟都对他的太子之位虎视眈眈。但就现在的局势来说,太子之位还是稳的。这一次,也不知道是其他皇子于暗中谋划陷害了太子,还是太子确实治下不严,总之太子门下有人打着太子的名义买官鬻爵。经查,此事证据确凿。然而,皇上向来偏爱太子,连失察之罪这样的罪名都舍不得安在太子的身上,于是就把沈侍郎推了出去,以便能草草了结此案。
  “……我始终觉得,沈伯父这回是被冤枉的,皇上心里有数,所以沈家未必没有起复的可能。”边静玉冷静地分析说,“经历此事,太子也得记着沈家的好。他不能在明面上看顾沈家,却肯定要托别人在暗中帮衬一二。正好我们与沈家结亲,若是我们待沈家至诚,顺嫔娘娘就能去皇后面前卖个好了。”
  顺嫔是安平伯的妹妹,也就是边静玉的姑姑,还是宋氏的亲生女儿。她于十年前入宫,如今膝下养着一名公主。她不算得宠,但因为生了公主,好歹有些脸面。后宫里有诸多派系,那宫墙内的事情比着寻常的内宅后院要乱上十倍百倍。顺嫔娘娘选择依附于皇后来生存,故需要偶尔为皇后排忧解。
  太子在前朝落了把柄,皇后肯定要在后宅帮他描补一二。
  太子若真坦然地把沈家当了替罪羊,任由他们落难而不理会,朝中的大臣难免有兔死狐悲之感。但太子又不能直接出面照顾沈家,毕竟皇上金口玉言判了沈家的罪。他的照顾必须是不流于痕迹的。
  这时候就需要底下的人帮太子分忧了。边家和沈家有姻亲关系,所以边家在这种时刻站出来去照顾沈家是没有任何问题的。若说边家为太子分忧了,他们确实做了,所以顺嫔也能借此去皇后面前多得些脸面;若说边家没有站到太子的阵营去,他们确实也没有,他们只是照顾了落难的准姻亲而已。
  宋氏听懂了边静玉的意思。她想着深宫内的女儿,眼泪就情不自禁地涌出来了。安平伯这个做兄长的说实话是没什么出息的,平日里根本不能帮衬顺嫔什么,反倒是边静玉这个做侄儿的还时刻念着娘娘在深宫里的辛苦。她握住边静玉的手,说:“好孩子……好孩子……难为你凡事还能想着娘娘。”
  鲁氏忙拿出帕子帮宋氏擦眼泪。她的眉头却还微皱着。
  “你心里既然有了成算,你去做什么,我总不会拦着你。”鲁氏叹着气说,“可你有没有想过?沈家这些事,你父亲是想不到这么深的……他那人最是谨小慎微,若他想要帮你退亲,我是拦不住他的。”
  “娘,父亲不会帮我退亲的。”边静玉语气肯定地说。他会在私底下称呼鲁氏为娘,而不是母亲;却一直恭恭敬敬地称呼安平伯为父亲。这本就是安平伯为次子筹谋来的亲事,他是不会主动去退的。
  想到安平伯,鲁氏又恼上了三分:“他到底是什么意思!难道我儿没了嫡子,他脸上有光?”
  边静玉语气温和地安慰鲁氏,说:“娘,你不愿意儿子娶个男子回来,难道沈家那边就愿意沈二娶个男子了吗?您是一番慈母心肠,沈二的母亲肯定也是如此。所以您不如等等,等上几年,我们与沈家重新商议,说不定我与沈二顺顺利利就退亲了。但是,不能是现在,现在绝对不是退亲的好时机。”
  鲁氏若有所思,觉得儿子说得很有道理。她却不知道,这门天定姻缘是不可能退了啦!
 
 
第2章 
  边静玉口中的沈伯父名为沈德源。
  安平伯府于沈德源有恩。当年,沈德源还是个穷书生,进京赶考时,在半路上被人盗了盘缠,一时间身无分文、寸步难行。屋漏偏逢连夜雨,沈德源在惊怒下还大病了一场。恰好安平伯那时回乡祭祖,于巧合下知道了沈德源的遭遇,他抱着日行一善的心思,为沈德源请了大夫,又赠了盘缠给他。
  当时,安平伯真没想过要得到什么回报,因为那时重病的沈德源看不出资质。而每年进京赶考的书生那么多,谁能猜到这样一个病恹恹的书生腹内真有大才呢?结果,沈德源偏这一次就高中探花、平步青云了!他心里非常感激安平伯,更将安平伯视为了自己的恩人。安平伯这也算是善有善报了。
  此后二十多年,沈德源仕途顺达,一路官至吏部侍郎。他与苏氏情投意合,育有两子一女。
  因沈德源出生于寒门,沈家的人际关系非常简单。他的妻子苏氏是他年少求学时的学院先生的女儿。长子已经科举出仕且已于两年前娶妻虞氏,女儿则在一年前嫁入了沈德源昔日同窗好友钱家。这两门亲事都可谓是门当户对。至于沈德源的次子,他尚且年少,已于早年定亲,但至今还未到婚期。
  与边静玉定亲的便是沈德源的次子沈怡。沈怡出生后,曾啼哭不止。沈家为他请了诸多大夫,却始终看不出毛病。那时沈德源官位不显,见幼子越来越虚弱,不得不厚颜求到安平伯面前。安平伯府再如何没落,也是普通人眼中的高门大户。拿着安平伯的帖子,沈德源终于为幼子请来了一位太医。
  可是,请来的太医依然看不出沈怡有什么毛病。
  苏氏无奈之下抱着幼子求到了神佛面前去。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