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8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8-06-24 11:16:03  作者:厦悲催

 

 
《别担心情敌不是什么好人》作者:厦悲催
 
文案:
这是来自微博热搜上一个直男在全网友面前所留下的血泪:“现任女友成功挤掉前任上位,竟是为了我的前任女友!”
这是一本男友的现任女友撩拨并且推倒前任女友故事。
腹黑攻vs炸毛受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欢喜冤家 近水楼台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萧丁浅,左云杉 ┃ 配角: ┃ 其它:
 
 
 
第1章 (修)
  你混蛋!
  左云杉看着发来的消息,微不可觉地弯了弯嘴角,倒没有费心思地琢磨如何回复,直接关了手机,继续做期末复习。
  大学普遍的现象就是上课不听课,期末靠重点,但课本密密麻麻的折页,和厚厚的资料打印,也在暗示临时抱佛脚也要花足够的心思。
  图书馆里黑压压的全是人,从早上九点就已经占不到位置,整栋楼陷入只有键盘敲击声和纸页翻动声的压抑里,这样的气氛足够让人心情郁闷好一阵。
  左云杉刚刚结束了国际金融所有章节的复习,又在纸上潦草地默写了一遍,感觉不错,趁着休息的间撩了一下某人,没想到对方完全禁不住调戏,才聊了几句,就开启了娇喘模式,一想到萧丁浅闹情绪的样子,左云杉恶趣味得到满足,心情因此愉悦了不少。
  不过这个秘密没能维持到晚饭时间,就被人投诉了。
  “豆豆刚刚跟我打了电话。”说着话的时候,陆家杰倒了一杯饮料放到对面的人的手边。
  对于下午接到了前女友萧丁浅的来电,陆家杰选择向左云杉全然坦白,不过对于前女友损现女友的那些话,他就偏心地保留不告诉左云杉了:“和我说话的时候整个人都带着哭腔,然后说我什么鬼迷心窍执迷不悟,让你骗了还迷途不返不知悔改之类的。”
  左云杉放下筷子,语气不高:“是吗。”
  陆家杰换上一副哭笑不得的表情:“我跟你说过的,她心思比较单纯,做事情可能会孩子气了些,对你的不友善,你别放在心上。”
  “嗯。”确实没有放在心上。
  左云杉态度一向不太热情,但在一起有三个月了,陆家杰能察觉出见左云杉这回答里含有敷衍的成分,陆家杰不知道该不该再继续劝说,毕竟萧丁浅的身份有点尴尬,他维护太多总不太好。
  陆家杰岔开了话题:“明天的考试,复习得还顺利吗?”
  “可以应付。”
  陆家杰点头,说:“那考完之后我送你回家。”
  左云杉明天考的是学期的最后一门课程,之后的打算便是收拾东西直接回家。她家离学校不算远,加之偶尔回家的原因,宿舍没有太多私人物品需要带回去。左云杉觉得不必麻烦对方:“不了,你后天有考试,多复习一下。”
  “没关系,这门选修开卷考,不难。”
  既然陆家杰执意送她回家,左云杉觉得再拒绝就没道理了,于是答应下来:“十一点半,宿舍楼下。”
  “好,我会提前到。”陆家杰属于长得很阳光的那种男生,笑起来的时候露出一排整齐洁白的牙齿,这种干净清爽的样子很讨女生喜欢。
  “电话联系。”相对于男友的殷勤,左云杉不冷不热的态度更像在对待普通朋友。
  也许比普通朋友要稍好一点。
  虽然答应了陆家杰的追求,左云杉心里承认,和他在一起并没有多少在在交往的感觉。左云杉清楚是自己无法集中精力的问题,才会导致感情上不能做到身心投入。她的前任就是无法忍受左云杉那种第三者的身份参与恋爱的态度,选择分手的。
  左云杉思绪扯得有点远,以致陆家杰的话她都没仔细听,最后不知道对方以怎样的话题结束了这顿晚饭,只听陆家杰说:“不如去后山走走,再送你去图书馆。”
  “考试期间,图书馆不让占座,你知道的,我出来很久了。”
  左云杉的回绝让陆家杰感到可惜,但他马上说:“那我送你过去。”
  左云杉又拒绝了他的提议:“我自己过去,时间很晚了,你早点回去。”
  虽说说是同校生,陆家杰所在的k校区和她所在的a校区有近三十分钟的车程,并不近,何况公交车还有停靠站的麻烦,陆家杰回校的时间会更长。
  陆家杰抬手看了看表,结果发现指针指向七点半。他没想到时间已经这么晚,本来都想好留下不走的理由,如今看来,计划基本落空了。
  左云杉把陆家杰送到车站,一并目送车影远去,才离开。
  不过在路口在等红路灯的时候,左云杉发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很好。
  腹黑的心思上来,左云杉拿出手机动作迅速地在键盘上操作了几下,点击发送,然后等待对方的反应。
  左云杉远远地看着萧丁浅低头回复手机上的内容,很快,她这边的手机响了。
  对方的反应果然和预想的一模一样,萧丁浅沉不住气地发来一句:╭(╯^╰)╮我就算变成胖子也不关你的事,还有,你怎么知道我在干嘛!
  嗯,还有心情反驳她,看来早上的事情并没有让萧丁浅心情过分的糟糕。
  回复一句颇为无聊又惹人气恼的“你猜”以后,左云杉笑着将手机收了起来。
  刚好,绿灯亮起。
  左云杉随着人流而上,和过来的萧丁浅迎面,但萧丁浅正和室友说着话没有注意到面前的人,而左云杉也没有上去打招呼的意思,两个人擦身。
  比起萧丁浅的反应迟钝,室友堪称洞察力敏锐,室友停下了脚步,奇怪地回头看向人潮:“我刚刚好像见到了那个谁谁谁。”
  用“那个谁谁谁”指代左云杉已经成了萧丁浅宿舍心照不宣的事。萧丁浅闻言,立即朝人群里扫了一眼,随后又掩饰性地收回视线。她有点心虚,才私下和对方联系过,这会就被室友逮到,萧丁浅一脸尴尬,根本没时间调整心态。
  唔,难怪她会知道自己晚餐吃什么。
  “你怎么没反应?”这种时候应该开启炸毛模式才对啊。
  室友也太懂了。
  萧丁浅怕被看出端倪,佯作无事地顺势问:“哪里?”
  “……好像已经走远了,”天又黑人又多,左云杉长得再高也没有优势,室友巡视了一圈也没找着,耸耸肩,“又或者是我看错?嘛,算了,走吧。”
  室友这句话简直和心意,萧丁浅非常赞同非常满意地拉着人,着着急急匆匆忙忙离开现场。
  这时,远处的左云杉掩手打起喷嚏,途中遇到的要一起去图书馆的朋友调侃她:“是不是有人想你了。”
  “可能,”左云杉抽出了纸巾,冷淡颜,“最近事情不少。”
  “这学期的学生会早就结束了,你不是也光荣卸任了吗?除了准备考试还有什么可忙的?”朋友想了想,恍然,“难道是因为实习?”
  “嗯。”
  朋友有点无法理解:“这可是人生最后的暑假,你确定选择去实习而不是放在大四?”
  “没关系,”左云杉说得意味深长,“在家呆久了,会无聊。”
 
 
第2章 (半修)
  左云杉最近的爱好是吃饭睡觉撩豆豆,并且有发展下去的趋势。
  两个人在同一家公司实习。
  萧丁浅放假时间比左云杉晚了几天,加上又在家里休息了一个星期,到公司报道的时候,左云杉已经对一些流程手续上手了。由于这些硬性的东西并不需要花过多时间教导,上司很有眼光地将她安排在左云杉身边学习,然后实习的前几天,萧丁浅表示非常不开心。
  情敌什么的最不待见了,何况还要和对方共事相当一段时间,萧丁浅本来就不是自愿参加实习的,现在脾气上来就想走人不干。
  萧丁浅正要抬手敲总经理办公室的门,很巧合地见到拿着资料过来的情敌。左云杉声音不高,却是洞悉一切地说到:“这是要,临阵脱逃?”
  被情敌当面拆穿的感觉好讨厌,萧丁浅挂不住面子:“你说谁逃跑……我没有。”
  “请示应该找经理,这里显然也不是,人事部,”左云杉指了指办公室的门牌,然后把资料递给萧丁浅,“如果有空,麻烦帮我,跟进一下。”
  麻烦人的话说得一点诚意也没有,萧丁浅想白眼:“我干嘛要做你的跑腿……”你又不是我上司。
  不过萧丁浅没来及把话说下去,左云杉神奇地消失在了天涯海角。
  “……真是厉害了,word少女。”
  萧丁浅上一秒吐槽完某人,下一秒就看见总经理办公室门被拉开了。出来的人是她舅舅,舅舅先抬眼看了一圈四周,才开口问:“有事找舅舅?”
  “没有,”没想过和左云杉的对话会惊动到里面的人,萧丁浅后悔自己说话的声音是不是太大了,假装忙碌地指了指揣在怀里的资料,“不打扰舅舅了,我先去忙。”
  难得萧丁浅这么主动,舅舅一脸欣慰:“去吧去吧,好好做,家里的几个孩子,舅舅最看好的就是——”
  “舅舅,我知道,我先走了。”萧丁浅心虚又尴尬,赶紧打住自家舅舅,生怕对方再说出什么对她过高期望的话。
  明明刚才还有冲动想一走了之来着。
  左云杉给的东西不多,主要是让她熟悉一下各个部门,因为要独立完成,萧丁浅还是等到差不多下班才全部弄完。
  萧丁浅刚收拾好东西,被左云杉叫住:“刚好顺路,载你回去吧。”
  下班是人流高峰期,不会开车的上班族都知道,这个福利很诱人,但萧丁浅不待见左云杉,她才不要为五斗米折腰,很快拎起手袋,萧丁浅跟着别的同事走向电梯间。
  左云杉跟在后面,一起下去了。
  左云杉一般不开车,要不是因为从家里到公司的中途需要转一趟公交,然后有近两小时的车程,她可能不会选择招摇。
  左云杉本来有其他几家公司可以选择,至少能选择就近的公司实习,但左云杉偏偏挑了最远。能看出来,左云杉最近真的很无聊,不然怎么会有闲情逸致去撩对自家男友还念念不忘死心塌地的男友前任?
  这座海滨城市的地铁建设仍在进行当中,公共出行工具主要靠的还是公交和brt,左云杉把车开出来,很快就看见在等车的萧丁浅。这片区域全是写字楼,每到下班,公交站点等候上车的人就会变得非常非常的多,想一次性顺利上车并不容易。
  “不上来?”把车靠在一边,左云杉按下车窗。
  萧丁浅很别扭地撇过头,虽然人挤人的场面看得心里微妙感满满,但也绝对不要和情敌说话。
  左云杉等了她一会,但也就不到半分钟的样子。
  看着人家一溜烟走了,萧丁浅本来就郁闷的心情莫名就更抑郁了,看着少得可怜根本招不上手的出租,和贴在公交门处挣扎地贴着几个挤眉瞪眼八分狰狞两分松气的脸,心里又忍不住埋怨左云杉——
  不耐心不体贴不温柔不会察言观色不会怜香惜玉,这种情敌到底哪里好了啊。
  萧丁浅情绪满满,准备继续诽谤的饭时候,突然发现左云杉的车开出五米竟然又停了下来。
  所以,这人到底想怎样?
  萧丁浅拉不下面子地站在原地,公举脾气地等对方先一步妥协。令萧丁浅失望的是,左云杉停车好像不是为了她,而是那个打车门关车门,动作一气呵成的同事。
  很好。
  腹黑又讨厌的cg脸(长了一张被电脑处理过的脸)混蛋!诅咒你一百遍啊一百遍!
  “小萧,你家也在思明(区)的方向吧。”刚才坐上车的那位同事突然出现在身边,萧丁浅有些诧异对方怎么会知道自己家的住址。
  “哎呀,这里等公交不方便,干脆一起坐车走啦。”同事典型的自来熟,萧丁浅连反应的机会也没有就被对方拽上了车。所以等萧丁浅回过神的时候,透过后视镜刚好对上了左云杉的眼睛。
  萧丁浅随即将目光收了回来。
  幸好车上还有能带动气氛的同事在,不至于单和左云杉一起在时候的不自在。但同事的过度热情萧丁浅有点吃不消,她被被同事八卦了一路,可以说她被人从上到下从里到外好好扒了一遍。萧丁浅好不容易能松口气,却又被同事问起“是否有男友”,无言之余,脸上浮出微妙的表情,通过后视镜狠狠地瞪了左云杉一眼。
  但是没有起任何作用,左云杉正在开车,根本没往她这里看。
  “哎呀,大学怎么可以不谈恋爱?不谈恋爱怎么叫大学?”自来熟同事见萧丁浅欲言又止,以为她是在害羞,笑说,“小萧这么漂亮,肯定有很多男生追求你。”
  “其实也没有……”萧丁浅很想敷衍过去,但同事似乎不想给她机会。
  “哎呀,没有六七个也有三四个啦,小萧不可能一个都不喜欢吧?”同事突然想起什么,转回头问左云杉,“对了小左,上次在莲坂路偶遇的时候,身边的那个男生是你男朋友?”
  萧丁浅身体一僵。
  见左云杉很轻很轻地点了下头,同事又扳过身同萧丁浅打趣说:“我看你俩关系挺好的,你应该见过他吧。我看啊,那种类型的小伙子就不错……小萧你眼光可不能太高。”
  “……”
  并没有眼光高好不好,再说明明是不能再讨厌的情敌,到底是怎么看出来彼此关系要好的?
  左云杉这一路基本不说话,但听见同事那一席话,附和说:“确实。”
  领教过左云杉的腹黑,萧丁浅对这样“公然炫耀男友”的做法仍旧收不住情绪地想要闹小脾气,……确实什么?确实你个大头鬼啊!
  萧丁浅刚决定打住同事的话,左云杉的手机就响了。
  “妈。”
  “好,我等下过去。”
  “嗯,挂了。”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