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初(BL百合)——笔芯cp - 福书网|www.billions-and-billions.com -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8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8-07-03 10:49:07  作者:笔芯cp

 《晓初》作者:笔芯cp

文案:
“你愿意放过我,永远的从我的生命中消失吗?”严苓有突然笑得很天真,很甜美。不只是于晓,在场的所有人都觉得
她不正常。
于晓愣了一下:“愿意,我愿意,只要你下来,我什么都愿意。”她忙不迭的点头,必须先把严苓弄下来,其余的还可
以商量。
“你答应得太快了!”严苓缓缓收起了笑容“我不相信你。”她终于严肃了,还踢掉了自己另一只鞋子,“你的每一句
话,都是为了满足自己的私欲。你的每一个抉择,都不曾站在别人的角度。”她轻蔑的笑了起来“爱?你从来就不爱,
你只爱你自己、、、”
“不是”于晓终于吼出声来,现在的严苓,让她觉得惶恐“我从来就把你当做唯一,是你自己没有把我放在心上。”于
晓突然觉得这些年来她和严苓的交流就是自己一厢情愿的单项强制,早就有无数的不安堆叠在她的心头,如果今天严苓
真的就这样跳下去了、、、于晓不敢想,但是,她害怕、、、。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虐恋情深 破镜重圆 
搜索关键字:主角:于晓 严苓 ┃ 配角:谭梦 安然 ┃ 其它:强取豪夺
 
 
 
第1章 楔子
  严苓坐到阳台上,平静的看着于晓狂奔而至。“严苓!严苓!你先下来,有话我们好好说。”于晓被严东拉住,她惶恐的看着严苓“我错了,以后我再也不这样了、、、你先下来好不好、、、”于晓的眼里,满是哀求。对于昨晚的事,她觉得后悔莫及。
  严苓回过头来对着于晓温和的一笑,轻轻踢掉了自己一只鞋子,露出孩童般天真的微笑,看着于晓这一副绝望的神情。“你说,我摔下去了,会不会死不了?”她还顽皮的向楼下看了一眼。于晓看得浑身冰凉,她向前跨了一小步,想要把严苓拉回来。“别过来,否则我现在就跳下去。”严苓就像一个引爆了的□□,愤怒的冲着于晓怒吼。
  于晓先被吓得动都不敢动,随后又颓然的跪了下来:“不要,严苓、、、不要。我发誓、、、我发誓再也不做这样的事了,我求你先下来、、、”言语间,充满了绝望。
  “你愿意放过我,永远的从我的生命中消失吗?”严苓有突然笑得很天真,很甜美。不只是于晓,在场的所有人都觉得她不正常。
  于晓愣了一下:“愿意,我愿意,只要你下来,我什么都愿意。”她忙不迭的点头,必须先把严苓弄下来,其余的还可以商量。
  “你答应得太快了!”严苓缓缓收起了笑容“我不相信你。”她终于严肃了,还踢掉了自己另一只鞋子,“你的每一句话,都是为了满足自己的私欲。你的每一个抉择,都不曾站在别人的角度。”她轻蔑的笑了起来“爱?你从来就不爱,你只爱你自己、、、”
  “不是”于晓终于吼出声来,现在的严苓,让她觉得惶恐“我从来就把你当做唯一,是你自己没有把我放在心上。”于晓突然觉得这些年来她和严苓的交流就是自己一厢情愿的单项强制,早就有无数的不安堆叠在她的心头,如果今天严苓真的就这样跳下去了、、、于晓不敢想,但是,她害怕、、、。
  “你的喜欢,我就一定要回应吗?”严苓怒斥着于晓“你的理所当然,就是禁锢我的自由,监视我的家人,拿我重视的所有一切来威胁我。”严苓的眼里,竟然充满了怜悯“于晓,你不正常,你也从来就没有正常过!”
  于晓跪直了身体“我身在于家,排行第三,又是女儿。如果不用手段,谁会把我放在眼里。除了安然,就连我的父母都视我如无物。严苓,我想要的,就只能自己去抢,不然我就什么都得不到。”她说得平静,平静得让人觉得悲伤。
  “所以,这就是你伤害别人的理由?因为没有被爱过,所以才只会用爱的名义,来伤害别人?”严苓眼里的冰冷,丝毫未减。“你就没有想过,这种以爱为名的暴力,会让人彻底失去爱的能力吗?”她怆然的看着于晓“我已经失去了这种能力了,你的每一句话,我都不相信。”她的眼神终于变得坚定了“如果,我曾经还拥有爱的能力,爱你的能力,现在也什么都不剩了。”严苓的眼神从冰冷,到坚定,再到此刻的释然,让安然心中突然有不好的预感。她猛然拨开严东,想要越过于晓去拉住严苓。手指却只触到了她最后的一句话“于晓,你们根本就不懂得,什么才是爱。”严苓回头纵身一跃,如飘零的落叶般坠入大地。
作者有话要说:  开文较慢,请谅解
 
 
第2章 1、求情
  于晓第一次看到严苓时,是在安然清理了东晋男校之后。晋城这块土地,是不允许有随便那个人在这里作威作福的。初春的早上,严苓翩然而立,平静的看着她,眼神纯净得如天空的一缕白云。
  “你们能放过我哥哥吗?”严苓问得很平静,仿佛笃定对方一定会答应一样。“安然是你最好的朋友,难道你的话她也不放在心上吗?”
  这样的激将法对于晓来说的确起不了多大的作用,从小到大,头上两个同父异母的哥哥没折腾她。相较于安氏,于氏的确小了那么一点,但是哪怕不能只手遮天,也能呼风唤雨。她从小和安然走得很近,因为比起于家其他人,安然似乎更喜欢她的坦荡。
  “放过严东?”于晓挑眉,似笑非笑的看着严苓:“我有什么好处?”商人都是如此,从不做没有利益的交换。
  “我能为你做什么?”严苓问得很平静,仿佛她也喜欢这样的交易。
  “呵!”于晓轻蔑的一笑,“我少了一个跟班儿,你愿意吗?”虽然并不是差这么一个可以被呼来喝去的人,但是不知为什么,于晓就是想看看这张淡定从容的脸,露出张皇失措的表情会是什么样子。
  严苓默默思考了一会儿,抬起头来看向于晓:“好,我答应你。”春风拂过两人的脸颊,絮语低喃着,不知道这是一个美丽的故事?还是一个悲伤的故事?
  校园里出现了一道奇特的风景:于氏的三小姐将东晋男校老大的异母妹妹收入囊中,颇有一点儿两校联姻的味道。学校里议论纷纷,只有安然知道严苓不是于晓的菜。“你能不能别这么无聊。”安然不耐烦的说,“东晋我不要了,你也别欺负一个丫头。”
  于晓手里转着严苓课间从老师那里求来的钢笔,玩味的笑着说:“然姐,这么大的便宜都不占,我又不是傻子!何况又没割你的肉,让我玩玩儿又怎么了。”啪嗒一声,钢笔掉在地上被摔成两半。于晓露出一副无所谓的表情,两手摊了摊“这可是我最好写的钢笔,实在是太可惜了。”安然没从于晓的表情里看出有什么可惜的,反而有点同情严苓了。
  于晓和安然在学校里最好的一个班级里,严苓比起来,就普通多了。虽然她也是一班之长,但是她和于晓的班级完全不在一个层次上。当初于晓捞个班长来当是为了混时间,而严苓则是因为在那个并不优秀的班级里有着优异的成绩和负责的态度而受到认同的。每次学校班长们集会,大家都看到严苓奋笔疾书的同时记着两份笔记,而她旁边的于晓则在哪里呼呼大睡或是刷着手机。如此沉静而和善的女孩儿因为自己的哥哥而饱受欺负,自然是有人看不顺眼的。学校里的护花使者此起彼伏,俨然把于晓当作最大的敌人,可明的暗的下了不少套子都被于晓一一化解。没办法,身为于氏三小姐,没权没势没地位,加上生得像个男孩子,连联姻的价值都没有了,自然更是不讨人喜欢。于老爷除了给她钱,还是给她钱。豪门世家,兄弟姐妹当然是墙倒众人推,于晓从前吃的苦头也不少,除了安然,她也没有可以信任的人。
  严苓拿着餐盒匆匆走了过来,一眼看到了地上被摔坏的钢笔,有些无奈:“你能不能小心一点,不要老是把笔摔坏好吗。”略带责备的语气传到于晓的耳朵里根本就不痛不痒。“哎呀,我真不该那么不小心。”于晓说得毫无诚意,还有一点儿幸灾乐祸的感觉。“可是我现在又没有笔可以写了,这该怎么办呢?”于晓为难的说:“不然,你去帮我把校长室里的白色钢笔拿来给我用吧。”她说得毫不脸红,也不管严苓会有多么的艰难。反正对她而言,严苓就像一个玩具,高兴时拿来玩一玩,不高兴就丢到一边不理不睬。
  严苓艰难的沉默了一会儿,还是开口说:“如果我拿来了,你能不能爱惜一点儿?”于晓一听,顿时眉开眼笑:“一定一定,我保证这是最后一次。”她的眼里满是玩笑的味道,毫不正经。严苓放下餐盒:“这是给你带的午餐,等会儿我来洗碗。”说完,她转身离去。安然看了一眼于晓,无可奈何的摇了摇头:“你真无聊。”扭头离开,却没能看见于晓眼里那深不见底的寒意。
  严苓走到校长室,轻轻敲了敲门:“校长,你在吗?”门内一片寂静,她推门走了进去。严苓走到校长的书桌前,拿起那只白色的钢笔细细端详了一下,就将笔放回了原地。她微微松了一口气,好在校长也是一个很务实的人,这支笔并不算昂贵。严苓细细回忆了一下自己这个月打工挣来的钱,还好自己能买得起。
  最近于晓越发的过分,自己明明什么都不缺却偏偏要来找她的麻烦。严苓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就要站出来替严东说话,他们兄妹俩本来感情就不好,严东一直口口声声说自己不配做他的妹妹,母亲去世后父亲对她异常冷淡也不怎么搭理他们两个孩子。但是严苓不知道自己还能去哪里,这是她唯一的居所。除了这里,她无处可去;除了严东,她没有亲人。
  严苓走出了校长室。趁着周末的时间,她逛了好几个地方,走了好远的距离才找到了一模一样的钢笔。她没有于晓的顽劣,更不会去偷别人的东西。母亲生前的教诲历历在目:做人端正,善待他人,学会宽容。严苓一直都是这样做的,哪怕面对严东冷漠的眼神,哪怕看着于晓嘲讽的表情。她都没有忘记自己那善良而温和的母亲所说过的每一句话。虽然她曾经也对自己这样的生活方式产生过疑惑,但是人生一世何其艰难,如果不能为什么活着,那真的是很难、、、很难、、、
  等她周一将钢笔放到于晓的桌上,于晓看似无意的一推课桌,这只找了许久才找到的钢笔又摔坏了。“哎呀!对不起,对不起我实在是太不小心了。”于晓假装惊慌的道着歉,她双手捡起地上的钢笔,心疼不已的样子让周围的同学都觉得很好笑。这一个月,恐怕她已经摔碎了不下50只笔了,每次都是这样一幅捶胸顿足的样子,眼里布满了得逞的喜悦。
  严苓静静的看着她演戏,没有一丝一毫的不耐烦,眼前这个人就和严东一样,幼稚得只能玩耍这些无聊的把戏,也不知道是为了什么?人家的家里都是哥哥保护妹妹,而自己却要像一个长辈一样接二连三的收拾严东惹出来的烂账。
  “你别得寸进尺。”教室门口风风火火的走进来一个人,她叫谭梦,是严苓最好的朋友。“别以为你有几个臭钱就能欺负人。”谭梦拉起严苓,迅速离开了于晓的教室。安然看着这两个人,无语的摇摇头。于晓怔愣了一会儿,委屈的看向安然“然姐,你说我有欺负人吗?”水汪汪的大眼睛如果没有配上这副冷硬额五官,还真的活像一只无辜的小狗。安然实在看不下去了,随手就一支笔扔了过去,“你可不可以不要这么无聊。”
  于晓无所谓的摊摊手,“玩玩儿嘛,别那么认真。”教室里一阵哄笑。学校里最不能惹的,恐怕就是这两位了。 
  “你不该什么事都答应她。”谭梦愤怒的说着“这样下去就会没完没了!那是严东自己闯的祸,就该让她自己去解决。”她原本秀气的眉毛都皱在了一起,看得严苓不自觉得笑出了声来。
  “噗,小梦你这个样子好可爱哦。”严苓欢快的说着,刚才被于晓为难的阴霾一扫而空了。这是她最贴心的好朋友,她不愿让她担心难过。
  “什、、、什么?可你个头!!!”谭梦河东狮吼一般的音调在顶楼响起,就连在下面教室里的于晓都听到了。“我在和你说正事儿。算了,我也不和你扯了,反正从今天开始你不准再接近于晓。”她用自己略带愤怒的口吻严肃地说,“那可是晋城出了名的变态,你小心别被她缠上了。”
  严苓这才知道谭梦在担心什么,她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小梦你就别再瞎想了,我和她可怎么都扯不到一起的。”也不知道谭梦脑袋里都装着一些什么。
  “瞎想?你知不知道晋城有几个女星没和她那个过?搞不好都、、、都、、、”谭梦一脸鄙夷的说着,完全没把严苓的话听进去。“我跟你说,反正从现在开始,我是绝对不会允许你再和她接触了。”谭梦说得异常的坚定,仿佛为了朋友就一定要和恶势力对抗到底一样。
  春天的阳光还不那么刺眼,就这样暖暖的斜射在两人身上,严苓终于在面对于晓快一个月的今天感到了暖。她仰起头迎着微风,嘴角扯出淡淡的笑容:看来妈妈说得没错,善待他人就一定会得到回报。
  
 
 
第3章 2、疗伤
  
  接连几天,谭梦都把严苓牢牢的护在身边不让于晓接近她,也不让她接近于晓。起初于晓还觉得无所谓,少了一个跟班还有更多的跟班。可是这一个月以来,自己的生活和读书都被一个人打理得井井有条的:打饭菜配合你的口味,写笔记符合你的习惯,整理书桌按着课表的顺序,就连洗的衣服都有你喜欢的味道时,她彻底不淡定了。
  于晓不知道严苓到底是何方神圣,竟然能在一个月的时间里把自己的生活习惯摸了个透,当她看着周围这些人阿谀奉承的拿来一大堆价格昂贵却并不讨自己喜欢的东西时,才越发觉得严苓有多么地贴心。她想发给短信给严苓,适当的“点拨”“点拨”,竟然发觉自己连她的手机号都没有。于是于晓接连两天在学校里到处找严苓,可谭梦防她就跟防贼一样,一点儿缝隙都不留给她。这才激怒了于晓,她终于逮住了一个放学的时间把严苓和谭梦一起堵在了校外的街口。
  “哟!两个小美女,这段时间过得怎么样啊?”于晓调侃的说到“是不是躲我都躲出心得了。”她的眼神里,可没有一丝笑意。
  “不敢,我们只是怕打扰了于三小姐的清静,不敢造次。”谭梦挑衅的说到。完全不理会严苓不停的扯衣袖暗示她。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