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风(无cp向)——C君同学 - 福书网|www.billions-and-billions.com -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8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8-07-06 11:21:12  作者:C君同学

 《逆风》作者:C君同学

 
文案
 
【有梦想的人都应该支持,因为坚持梦想不容易。】
 
知道我为什么喜欢角落吗
知道我为什么喜欢锁门吗
知道我为什么喜欢深夜吗
 
红尘自有贪嗔痴
他们笑我 人间烟火离不开
他们说我 万花丛里尽遨游
他们总问 尤长靖你到底有几个小宝贝
 
嬉笑怒骂 俗世晃荡
说来也只不过是为了在这薄情人世保命罢了
 
可是原来
心墙倒塌的声音竟会如此轰轰烈烈
谁说飞蛾扑火就注定是悲剧
我要这光和热 永远活在我的血液里
 
*本文主尤长靖,现实向,友情向。故事情节纯属虚构,不涉及任何真实人物以及事件。
内容标签: 娱乐圈 励志人生 成长 逆袭 
 
搜索关键字:主角:尤长靖 ┃ 配角:陆定昊,林超泽,陈立农,灵超,林彦俊,郑锐彬,蔡徐坤 ┃ 其它:偶像练习生
  ☆、逆风|有些人会变成种子
 
  一
  尤长靖在盯着空空荡荡的观众席放空……
  尖叫、欢呼、无数梦一般的画面走马灯一样从他的脑海里呼啸而过。
  出道首演,正式登台,表演顺利结束后所有人都陆陆续续去往了后台。
  陈立农走的时候顺手想要拉他一下,却在看到他的眼神那一瞬间愣住了。那是一种什么样的眼神呢?直到很多年以后,陈立农才终于找到些许合适的字句来形容。
  赤子之心,向死而生。
  尤长靖对于唱歌这件事的执着和热爱程度,陈立农在大厂时虽有所感,却全然不及这一个眼神所表达出来的万分之一能让他触动。那是一种用尽所有的心力与热情,不留余地和后路去捍卫梦想的强悍。
  是历经沧桑,痴心不改,应有所得。
  然而,以陈立农目前的国语水平来说,当下的他显然是形容不出来的。他只知道尤长靖很开心,并且十分快乐和幸福。他想他懂得,就在看到那个眼神的瞬间,他欣喜于他终于窥见了一丝关于尤长靖这个人隐藏起来的那个世界,以及他的所有坚持和梦想。
  多年夙愿,一朝得偿。
  一种微妙的情绪静悄悄发散开来。于是他笑笑,温和的看了那个人一会儿,安静的走远了。
  舞台还没有来得及打扫,伴随着安可曲洒下的那些彩带全都温顺又安静地躺在上面。尤长靖也丝毫不介意,席地而坐抬眼看着对面的观众席。他的视线一格一格,顺着眼前排列整齐的座椅滑向了最后一排靠左的那个位置,既是山顶又在角落,那是一个一不小心就容易被人遗忘的地方。
  去年6月,他就缩在那个角落里艳羡的看着舞台上光芒万丈的大前辈CoCo掌控全场。时下,少年怀揣着歌唱的种子,小心翼翼却又坚定不移的守护着。
  尤长靖想啊,许是那天的灯光太耀眼,又或者是那支手麦的颜色太入心。总而言之,有的念头一旦落下就会在心里肆意生根发芽,野蛮生长,霸道得丝毫不讲道理。
  “我昨天晚上回去一直睡不着觉,我觉得我好幸福,这个舞台是所有歌手都梦寐以求的,我尤长靖何德何能站在这里,唱歌给你们听。你们每个人都比我辛苦,谢谢你们。”他想起他在现场时忍不住对着台下粉丝说的这句话,眼眶微红。
  从掩映着的门角可以看到外面月凉如水,他轻轻抬手捂住脸,明明是无声沉默的画面,却偏偏感受到了指间似有晶莹泪珠滑落。
  “尤长靖,终于做到了啊。”
  2018年5月6日,“NINE PERCENT”FAN MEETING TOUR首场演出落幕。上海梅奔,两万人坐在场馆内齐声对着他和他的队友大喊“出道快乐”。
  “当你想要某种东西时,整个宇宙都会合力助你实现愿望。”——《牧羊少年奇幻之旅》
  二
  夏夜和鸣蝉这种极具季节特色的存在,是尤长靖在马来西亚和中国之间体会到的第一个区别。
  2014年9月13号,刚刚度过高中时期已经减下肥来的尤长靖拖着一个不大不小的行李箱,慢吞吞又充满好奇心的走进了南艺,这个他即将要呆四年的地方。
  南京的夏,比起大陆很多城市而言其实更为火热,但是显然这对于尤长靖来说根本算不了什么。刚走到创意街区就闲不住的小朋友,瞪着一双卡姿兰大眼睛东看西看,眨巴眨巴着就走向了路边的树。
  “哇,这棵树看起来好神奇欸。下面是枯枯的,上面居然可以长出那么多绿绿的叶子,很好看欸。”自己一个人小小声地碎碎念着,路过的同学有目不斜视高冷路过他的,也有远远好奇着他在干嘛而多看一眼的,每种神情他都有偷偷瞟到却并不介意反而觉得很有趣。
  树这个东西,有着一种嚣张的生命力,不管是枝繁叶茂还是枯干凋零,他都觉得很好看。一冬过去,再干枯的树枝只要抓到一点点生机也能枯木逢春。它们的死亡是缓慢的,它们让死去的树也站立着,直到朽落变成尘埃。
  所以在尤长靖的潜意识里,他一直觉得树是一种很好的存在。
  尽管别人可能会不太理解某位大马人的脑回路。但在后来的某一天里,当他对着余明君特别认真地说“我觉得你很像这棵树”的时候,小余同学还是笑着接受了这个甜甜的小哥哥给他的这种奇怪的设定。原因无他,仅仅是因为他从这句话里感受到了那个人轻轻巧巧的善意和温柔。
  把行李箱靠放在树边,尤长靖站在创意街区的路口,认真的拍下了他在南艺的第一张照片。然后充满仪式感的在Ins里写下他对这个地方的感受:很美。
  那时的他还未曾知道,在南艺的求学之路,对于今后的他来说,意味着什么。
  三
  青春的梦想,是未来的真实投影。
  你有多努力,汗水从来不会欺骗你。人生这条路,或许有捷径,但更多的依然是曲折。重复的努力和挑战固然会显得寂寞,但是不走下去,又怎知一切不可能。
  初到南艺三个月,尤长靖十分应景的胖了三斤。虽然没有高中时期胖得那么夸张,但是经历过极致减肥的他,在神奇大陆的美食诱惑之下还是稍微妥协了一点点。
  不过他的运气似乎不太好,在偷吃这方面。
  “尤长靖同学,你手里拿着的是什么?”
  完蛋了,又又又被抓包了。
  “啊,张老师好。我那个……刚刚来,给室友买的,哈哈哈。”
  “是吗?冷了的话吃完会闹肚子的,趁热快给室友送去吧。”
  看着拿着一小盒炸鸡站在店门口傻看着她的尤长靖,张丹丹老师有点心疼又有点无奈。要不是自己硬要这小孩去参加今年的校园歌手大赛,他也不用勉强自己好几天都不吃饭了吧。但是如果能够瘦一点,对他的比赛而言的确会更有好处,所以自己也就默许了他这样极端减肥的行为。
  可是凡事都有两面性,极端饿着自己的另一面就是极端对于食物的渴望。
  看着小孩儿手足无措又有点害羞的样子,张丹丹老师下意识的就顺着他的话把事情绕开了。
  “回去之后要好好练习一下上次老师和你说过的重点,过几天就要比赛了。不过也不要紧张,当作是锻炼就好,知道吗?”
  “我知道了,谢谢老师。我一定会好好练习的。”
  看着自己尊敬的老师走远,尤长靖默默把耳机戴上,拿着那一小盒炸鸡慢慢地顺着树荫往宿舍楼的方向走去。
  四
  张老师不知道,对于即将到来的比赛,尤长靖其实一点都不紧张。
  在他正式来南艺求学之前,马来西亚那些大大小小的歌唱比赛,事实上他已经参加过不少了。
  十来岁的尤长靖,在霸气斐然的把自家SPEAKER唱破一个圈之后,更为霸气的向自家老爹宣布了他要去参加歌唱比赛的决定。
  一个涉世未深的毛头小子,竟然想去大庭广众之下参加比赛,然后□□裸的接受他人的评头论足。尽管已经听过他唱歌的尤爸对于自己儿子的实力从来没有怀疑过,但他还是十分简单粗暴的提着小兔崽子的衣领把人给揪了回来。
  尤长靖不服,尤长靖很生气。
  在经过强烈的思想挣扎之后,尤长靖忍痛割爱了自己的椰浆饭。看着手上孤零零只够坐车的零钱,尤长靖忍不住恶向胆边生,对着已经跑远的妹妹大喊:“你这个小混蛋,我的椰浆饭竟然就只够换你这几块钱吗?!!!”
  妹妹头也不回地远程回复他,“大肥猪,别忘了是我偷偷拿钥匙把你放出来的,你要是不好好比赛丢我的脸,我就回去告诉爸爸,哈哈哈。”
  尤长靖,KO!
  从柔佛州到吉隆坡,100+公里,4个小时。尤长靖坐着巴士一路晃晃悠悠终于到达KL,少年人对于梦想的一腔热血在这时候也总算是稍微冷静了一点。
  他在后来的一次采访里说,其实自己很少有叛逆的时候,因为很怕会被骂。
  他那时微微笑着,被身边的队友调侃说最叛逆的事大概就是偷吃了吧。他软软糯糯地回应着,没有反驳什么,可脑海里却自动想起了年少时的这次任性又执着的坚持。他想,其实这最初踏出的一步,才是他这许多年来一直乖巧无波的青春期里,最大胆也最叛逆的一次了吧。
  时下,TV2《全柔歌唱大赛》的休息室里,有人在练声开嗓,有人在角落里反复扣舞蹈细节,有人扯着衣角让人帮忙补补妆。看起来全都很忙碌,也没什么人说话,空气里紧张的成分大过于其他。
  尤长靖呢?尤长靖……他正坐在地上啃苹果。
  对于紧张的缓解,有的人通过倾诉,有的人通过睡觉,有的人……就很简单,通过吃。
  尤长靖其实是不饿的,他只是紧张,觉得自己需要找点什么事情来做。他一向目标明确,知道自己是来唱歌的,便也就不动跳舞或是其他才艺的心思。尽管他跳舞其实也很不错,但在几者之间只权衡一项的话,他便会毫不犹豫地选择前者。
  唇齿咬过苹果的时候,既能在生理上满足他开腔唱歌的前提,又能在心理上给予他不紧张的满足感。这是尤长靖的一个独特小配方,百无一失。以致于后来在大厂里众人尽力表现去竞选C位的时候,他那毫无形象托着下巴吭哧吭哧咬苹果的样子,把坐在他对面的蔡徐坤吓到呆滞。
  从《全柔歌唱大赛》开始,此后的尤长靖一直辗转于各大歌唱比赛之中。
  box、校园好声音、Beastar、香蕉娱乐练习生全球招募……他在意名次,却也并不是那么的在意名次。比赛对于他而言,更多的其实是在练习歌唱技巧的过程中去练心。
  学校的树还是一如既往的郁郁葱葱。
  尤长靖从小卖部走回宿舍的时间也仅仅只够听4首半的歌,推门进去在书桌上把自己那本厚厚的乐谱拿上,他就又转身准备离开。
  走之前和室友打了个招呼,然后轻轻地带上了门。
  “给你带了小卖部的炸鸡,记得要趁热吃哦。”
  
 
  ☆、逆风|每个选择路口 我就挑难的路走
 
  一
  尤长靖很爱坐在窗口或是阳台上。
  凡是一切可以开阔望得到天空的地方,只要时间充裕的话,他都可以一动不动坐很久。用陆定昊的话来说,发呆时的尤长靖仿佛是块望天石,戳一下哼一句,半亩地都不带挪的。
  有钱的好处,有时候会体现得很直白。
  很巧,“NINE PERCENT”FAN MEETING TOUR的首演竟然是在上海。
  他想起他当练习生的时候,香蕉娱乐的大楼放眼望去,可以看得见大半个上海。远处连绵的海岸线,看起来就像是自己乐谱里那些弯弯绕绕的线,曲曲折折恍恍惚惚。
  而他的家,就在海岸线遥远的那头。
  天空有一只远归的鸟飞过,他眯起眼睛去看,却只看到蓝得发白的天空。
  “长靖,你在看什么呢?”
  “哦,在看这里的天空和家乡的天空有什么不同。”
  他都不用回头,仅凭口音和语气就能知道题主是谁。自从比赛结束以后,陈立农好像越来越粘着他了。
  跨着大长腿把两步并做一步的陈立农走上前来,靠着他以同样的姿势朝上看去。
  “那结果呢?你看出什么了没?”
  他转头看着少年人一贯懵懂的表情,突然就想到过去的这一年多以来,陆定昊和林超泽似乎从来都没有问过自己在看什么。但是却每次都会默默地挤到他的身边坐下来,陪着他一起看。
  等看过了一会儿之后,陆定昊就会吵着说这里有好多蚊子啊都咬到老子嫩嫩的皮肤了,尤长靖你赔!然后三个人就会开始有一搭没一搭的乱聊,满嘴跑火车地互怼,时而互相恭维,时而互相攻击,嘻嘻哈哈的捂着肚子把对方的黑历史统统拿出来轮番羞辱,谁都不放过谁。
  香蕉铁三角的这种迷之互动,每隔一段时间就会上演一次。周期不定,取决于尤长靖什么时候想家。对于这种带有无言默契又显得十分魔性的三角尬聊行为,其他人已经从最初的惊恐进化到后来的淡定如常视而不见了。
  尤长靖就想起来那会儿他们唱《戒烟》的时候,李荣浩老师突然和他提起马来西亚,他一兴奋就滔滔不绝眼神发亮的样子,恨不得马上就能插上翅膀飞回他心心念念的柔佛。
  可廊坊的空气是干干的,没有椰浆饭的香味;夜晚会稍有点凉,不像马来西亚睡个竹席还要自己扇会儿小风;这里的人全都很喜欢和自己说话,但是他们之中没有人能用马来西亚语和自己聊天。
  尤长靖觉得,他好像又有点儿想家了。
  本来在远处和朱正廷说话的陆定昊,似有所感的看了尤长靖一眼,然后他就径直走过来了。
  废话一句没有,上来就开怼说“你穿的好像厨娘啊,感觉一会儿你就要去擀面皮儿什么的会做得很麻利。”尤长靖不甘示弱表示我就是喜欢厨娘的Style怎样。
  你来我往,插科打诨,嬉笑怒骂一番,那些淡淡的思乡情绪好像也就这样随着话语在空中消散不见了,放佛从未有过一般。
  “长靖?”看着明显走神了的尤长靖,陈立农凑到他跟前又叫了一声。
  “没有。它们都是一样的蓝,一样的白。”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