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8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8-07-07 09:27:03  作者:温成韵

 《恰逢春时》作者:温成韵

文案:
我第一次偷偷抱她是在春夏之交的季节。
她穿得薄,她身上热气隔着衣裳朝我扑来,我抱着她傻笑,而她就在我怀里缩成一团,耳根红透,却还死鸭子嘴硬地问我干嘛离她那么近。
时隔很多年,我回忆起春时的景象,脑海里都只剩那一个画面。
我想这大概就是我,这些年来只向往她一个人的原因吧。
“温云深,这辈子都不会丢下付雨笙。”
 
半日常回忆文
雷点:第一人称 以及主角有一点点矫情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破镜重圆 阴差阳错 校园
搜索关键字:主角:温云深 ┃ 配角:付雨笙;徐致;迟右 ┃ 其它:双向暗恋
 
 
 
第1章 第 1 章
  傍晚六点左右的光景,夕阳躲在重重高楼之间,偷窥人间。
  我从研究所匆匆跑出来,打算去参加个饭局。
  这饭局是学院教授组织的,听说把x大各个校区的老教授和英才学子们都邀请了遍。不知道教授组织的目的是什么,反正我目的是为了给自己以后铺路。
  总归,多认识几个人不是坏事。
  当我推开202的包厢门,在一众看向我的人群中,一眼发现了付雨笙时,我方生了点后悔的心思。
  我觉得上天若不是太过偏爱我,就是在捉弄我。
  我和她太久没见,以至于我差点忘了,付雨笙也考上了x大。
  我和她对视了一眼,双双一愣,她先别过了头。
  我眉头一跳,这么多年,她倒半点没变。
  稍息我也回过神,笑着冲大伙欠了欠身算是礼貌。
  包厢内分成两桌,教授们一桌,剩下的研究生或者博士们一桌。
  我走进包厢,先跟我的导师问了好。
  我导师乐呵呵地向旁人介绍我,“小温,温云深,今年刚考上研究生。很有灵性,是我近十年来带的最好的学生。关键人长得也漂亮。诶老陈,你学生叫什么来着,长得也挺帅,我看可以介绍介绍。”
  我见几位老人家都动了当月老的心思,连忙出口,笑道:“别别别,老师现在说这些早了,晚几年再给我介绍也不迟。”
  导师眼睛一瞪,胡子一吹,说:“怎么就早了?你现在是适婚年龄你知不知道?”
  另一位教授笑着瞧我导师,说:“得了,你就别吓唬她了,年轻人都有自己的打算,做你的学生还真不容易。”
  “信不信我吓唬你!”导师冲那教授刚装腔作势地说完就立马破功,笑了几声,对我指了指隔壁桌,“去吧,就你来最迟。”
  我不好意思地摸了摸鼻子,说:“那老师吃好,我去隔壁桌了。”
  “嗯。”
  我朝另一桌走去,发现老师诚不我欺,这桌只剩最后一个座位,就在付雨笙的旁边。
  我硬着头皮坐下,尽力显得大方坦率,做了一番自我介绍后,才转头对她笑,生怕自己认错人般,还特地强调了她的名字,“付雨笙,好久不见。”
  付雨笙没什么表示,连表情也没有,只淡淡地“嗯”了声,弄得我有些尴尬。也让我清楚,我没有在做梦,她就是付雨笙。
  阔别五年,又让我再遇见。
  饭局结束,在座的基本都喝了酒,也不能送彼此回家,只互道小心,接着各找各的代驾。
  我和付雨笙像饭店迎宾,站在门口,送走一位又一位的客人。
  整个期间,我们一句对话,甚至一个对视都没有。
  最后,就只剩我们俩。
  我想我也该走了,而我和她就此一别,再见又是遥遥无期。
  我突然的有些不舍,想跟她说说话,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说什么。
  却不料付雨笙踢了踢脚下的石子,先开了口:“聊聊?”
  “好。”我应着,迈开步子,走到她身边,还没说什么,她倒是知我心意,跟我并肩漫步。
  我们从饭店离开,拐了几个街口,谁都没再开口。
  今晚月光华盛,行道树上的知了没完没了地叫,像是在替我二人喧诉。我看着夜景,都是平日里看腻了的,不太新鲜。兴致阑珊地一抬头,却看见满天的星星在冲我眨眼睛。
  像极了五六年前,下晚自习后的夜晚,我们俩就是这样并肩走着。在学业繁重的高三,好像每天只有那么一段时间,是可以允许我们走得慢一点,去品味岁月静美。
  付雨笙轻叹了口气,我看着她的侧脸,忽然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正是这张脸,我从高一就开始贪恋。
  星星眨眼间,我觉得我高中那几年见过的星辰,就在今晚以无法置改的姿态重新呈现在我眼前。
  银河落万丈,告诉我这么多年,我是怎样的热爱付雨笙。                        
作者有话要说:  缘更 但是放心入坑
 
 
第2章 第 2 章
  我初识付雨笙,是在一次大考的考场里。
  高一下学期末有一场质检考试,年段内座位打乱,一个考室里尽是不同班级的人。
  我坐在我的座位上拿着书却不想复习,百无聊赖间,听到身后的同学说,第三组第四桌的女生,名叫付雨笙,是年段第一。
  我闻言动了心思,寻找到目标座位,想一睹学霸真容。看到那人时却愣了愣,反复跟别的男生对比了一番,才确定她是女生。
  她正好在我的隔壁桌,坐得端正,在认真复习下一门考试科目。
  付雨笙头发留得短,露出眉骨,好看的远山眉下面是微垂的双目,我的角度能看到她的长睫毛,和戴着眼镜也挡不住的高鼻梁,旁边是被冻红的耳朵,接着是好看的嘴唇。
  她的棱角有些分明,估计是太瘦了,没有这个年龄段女生应有的肉感,显得英气,加之一副厚镜片的金丝眼镜,又添了几分书卷气息。
  我习惯性地抬了抬眉,撑着脑袋偏头看她。
  付雨笙?
  名字倒好听。
  侧脸也不赖。
  或许是我的目光过于直接,在我的打量中,她也侧过头来看我。
  我和她四目相对一瞬,没有火花四溅之感,只觉时间停住,仿佛春风拂过,短短一刻。
  我咧开嘴笑,跟她说了句:“不好意思。”
  她先是疑惑地一歪头,接着大概是明白我的意思,她垂下眼睫不再看我,缓慢地摇了遥头,抿着唇继续复习。
  我也回过头,摸着自己的脸,温度正好可以拿来暖手。
  脑中回想她抿唇的画面,我下意识地舔了舔唇,却仍觉得口干舌燥,一颗心嘭嘭直跳。
  忍不住感叹,果然是看脸的世界。
  考试连考三天,我总忍不住去偷看她,看她遇到难题时蹙眉思考,看她因为做完一面卷子而松了口气,再看她一回眸去看墙壁上的挂钟时伸长脖颈目极远眺,又是一看则是和她瞬间地对视。
  我有些臊,但这并不影响我想跟付雨笙成为同班的心。
  我一天比一天勤快复习,只因为付雨笙是年段第一,她自然是去重点班,我努力抱几天佛脚,若是有缘,我和她说不定还能在理科重点班会个面。如果能和高颜值学霸成为同学,日后同学聚会也多点谈资。
  考试在我遮遮掩掩的花痴中结束,接着是长达两个月的暑假。
  早先几天,突然没人供我偷着欣赏,百般不习惯。就连在梦中,也有种迫切想偷瞄付雨笙的冲动,好在梦能允许我天马行空,次次让我如愿以偿瞧见付雨笙,虽多半时候只是惊鸿一瞥。
  可时间一久,感情淡去,梦也不灵了。
  我最后一次梦见付雨笙暑假已经过去两个星期,那场梦梦得我□□。梦中我就坐在付雨笙身旁,撑着脑袋光明正大地盯了她一整天,她倒也不愧为年段第一,在我的灼灼目光中依旧神闲气定。
  于是当夜梦里我看付雨笙看了个爽,谁曾想到那次以后我就鲜少梦见她。
  那年七月份中旬的一天,我躺在床上翻了个滚,不乐意轻易起床,打开高一的官方同学群,老师发了年段成绩的排名,和分班表。付雨笙毫不意外地再度第一,我的成绩则在五十名上下徘徊。
  今年理科两个重点班,点开理科一班的表格,第一位就是她付雨笙,往下滑个十来名,出现了我的名字。
  我轻声笑了起来,也不知道在高兴些什么。
  我打开没有老师的那个同学群,犹豫了下,还是选择输入到:你们谁有段一付雨笙的□□?
  
 
 
第3章 第 3 章
  班群里很快就出现一串数字,有人问我为什么要段一□□。
  我只回了一句:趁早抱大腿。
  同学:妙啊。
  我看着屏幕,勾了勾嘴角。
  才发过去验证信息,屏幕上接着就跳出来一个群通知。校友动作神速,分班表刚出,已创好名为“20xx届理科一班”的群,邀请同学加入。
  我连忙点击同意,想着到时候付雨笙若问我哪来她的QQ,我就告诉她是在这群里找的。
  我看了眼班群的管理员列表,发现班主任还是我高一的班主任,他有一个特点,让学生自由选择座位,并且不随便调位置。
  付雨笙的同意来得比我预想得快,我还在这处评析新学期的任课老师,她那边就已经发问。
  “你是?”
  我连忙切到与她的对话框,回复她:“温云深。我也是高二一班的,马上就要成为同学了,就先加着聊聊天,增进感情。”
  顿了顿,担心她不好接话,便故意不知道她名字,问她:“你呢?”
  发问后才明白自己这谎话有多拙劣,那时的社交软件还没有撤回的功能,话已发出,收回不及,只能徒留尴尬。
  付雨笙倒也不戳穿,回答我:“付雨笙。”接着来了两个字,“幸会。”
  我抱着手机一阵傻笑。
  而自那天之后起,我就很认真地履行抱大腿的职责。
  睡前祝好梦,醒时道早安。她说她去吃饭,等她回来从她吃什么作为话题的开始,聊美食。她说她去看书,就以这本书的类型作为切入点,从诗词歌赋聊到国外名著。我们相互传达彼此的三观,告诉对方此生志向,还时不时臭不要脸的套路对方。
  喜欢什么明星,听什么歌,看什么书,甚至童年的回忆都让对方窥探根底。
  我方明白,看似高冷的学霸,实则比绝大多数人都要有趣。亦或者是我太喜欢她这个朋友了,才会如此觉得。
  连续四十多天的亲密热聊,我不知道她如何想,反正我已经把她划归到我的好朋友这一列,甚至,还夹杂着许多模糊的逾矩的情感。
  日子就在这样的美好时光中,悄然溜过,兴致盎然地跑到了开学这天。
  我一晚上没睡好觉,满心期待着和她的再度相遇,也期待着日后长达两年的同桌生涯——我和她说好了开学后要做对方的同桌。
  王小波曾对李银河说:“一想到你呀,我这张丑脸就泛起微笑。”在这件事上,除了一“丑”字外,我简直就是王小波先生的翻版,而付雨笙就是银河。
  一早,我匆匆出门,到班时正好是通知单上的注册时间,老师还没来。我进班扫了一眼,便锁定了坐在第二桌的付雨笙。
  我大步朝她走去,到桌旁时,她伸手给我拉椅子。
  我也没矫情,承了她的好意,冲她盈盈笑,“你好呀,我是温云深。”
  夏日的晨曦在我们二人之间缓缓淌过,她看着我,扬起嘴角,淡淡地一声,“嗯。”
  千万光阴岁月,都在此刻温柔了起来。
  只因为她的一笑。
 
 
第4章 第 4 章
  付雨笙比我想得要闷骚许多,现实中聊天总不及网络上的她健谈,或许是因为暑假的聊天太过热切,我们两人做同桌已经半个月,关系都没有太大的进展。
  直到一次我化学卷子忘记做了。
  我这一届的化学老师是年段长,教学严谨严厉,没有他对付不了的学生,不做化学作业简直是自寻死路,无奈之下,我只好向付雨笙开口求助,“那个,付啊……”
  这是我第一次有求于她,因为不好意思,所以短短的一句话,被我讲得拖沓。
  “嗯?”她目光从课本上移开,偏头瞧我。
  “化学考卷。”我很快接道。将化学考卷挡在脸前,只露出双因笑而弯的眼睛,藏住考卷后的傻笑。
  她“哦”了声,低头找考卷给我。
  干净利落的短发随着头的弧度偏摆,这个角度能看见她棱角分明的侧脸,和细长突出的直锁骨。
  我又想起了我第一次看见她的场景,两个不同的画面在我脑海中重合了。彼时分明是盛夏,我却仿佛被瞬间置于春风延绵的午后。日光温柔,丁香树下有一位女生,侧脸好看非凡,那女生朝我看来,却是猛地一抖。
  我也跟着怔了一下,发现哪有什么丁香树,那女生也不过就是付雨笙。
  丁香姑娘发问:“你盯着我干嘛?”
  我咂咂嘴,直接从她手里抽走化学考卷,没有理她。
  付雨笙小声嘀咕,却是故意要我听到,“我都给你看了那么久,就说你一句也不行。”
  我一扬眉,转头对她扮了个鬼脸。
  回忆中的故事都是碎片式的,我摸着时间线往后想,却记起了月考后的一节数学课。
  老师自带催眠特技,他刚到班,我就忍不住哈欠连天,正想趴下去眯会,泪眼朦胧时,却听见付雨笙跟我讲话。
  “嗯?”我有些犯迷糊,没听清。
  付雨笙低了低头,靠近我耳边,说:“老师要把卷子发下来了,你先看看你的成绩再睡。”
  我猛地坐起,心想,什么玩意?
  很快试卷到手,我看着其上鲜红的48分,再看看付雨笙的。还好,我们之间只差了一个“1”而已,她148,我48。
  见付雨笙笑了笑,对我说:“好好听课。”
  我也回了她个尴尬又不失礼貌的微笑。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