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8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8-07-21 13:32:53  作者:兮木萧萧

 

 
《媳妇岂止有点软》作者:兮木萧萧
 
文案:
本文又叫《攻不起来的学妹》
学渣风玚在重修过程中,
占了学妹的便宜,
吃了学妹的豆腐,
夺了学妹的N吻,
最后成了学妹的媳妇,只是这个“老攻”有点一言难尽,她不止有点软,还有点小迟钝。
阮小柒(求夸奖脸):学姐,我做完了。
风玚(郁闷脸):………还没扑倒啊,作者君,我要申请换媳妇。
渣作者(同情脸):媳妇不是你想换就能换
 
173爱欺负人的假学渣学姐x156攻不起来的真学霸学妹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天作之合 甜文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阮小柒,风玚 ┃ 配角:邹芩,崔霖 ┃ 其它:身高差,学姐,17厘米
 
 
 
第1章 阮小柒=软小欺
  A市的九月,天气十分炎热,尽管才上午十点,太阳已经毒辣异常。
  A大正值新生入学,四处都是涌动着的人流,花花绿绿的伞挤满了校园的柏油路。
  充满朝气的大一新生们走在新校园的路上,他们有的是由家人陪同而来,有的形单影只,手里拉着行李箱,在骄阳的照晒下,都有些有气无力,尽管这样,还是能从他们的脸上看到他们对新的校园生活十分憧憬。
  新生的到来注定每个院的学生会都会十分忙碌,因为他们必须去校门口去迎接新生,有的甚至早早地就去了相应的车站。
  而在不远处的树荫下,有一男一女两个学生正非常悠闲地聊天,他们的悠闲与周围的忙碌格格不入。
  “老大,你这学期又挂了几科?”贺况非常不客气地调侃道。
  他长得阳光帅气,即使发型是时下最考验颜值的寸头,也不会让人觉得难看,反而觉得他特别精神。
  此刻他脸上的表情十分幸灾乐祸,和他的气质十分不符。
  “除了体育没挂其他都挂了。”风玚双腿交叠靠在树上,没有一点传说中的淑女样,显然没把挂科一事放在心上。
  她身材高挑,五官不似一般女生那样柔弱,棱角分明却又显不冷漠,小巧的耳朵上打了一个钻石耳钉,头上披散着栗色的卷发,仔细一看,还能发现她的发中还参杂着一缕浅紫,整个人透出一股不羁与洒脱。
  红色的格子衬衫在她的腰间打了一个结,腰肢显得更加纤细却不觉得羸弱,笔直的的黑色七分裤让她的腿更长,脚下是一双白色的帆布鞋,尽显青春活力。
  “啧,不愧是咱们A大数学系的女中豪杰,把我们男生都比下去了,厉害,我猜整个学校恐怕就你一个女生挂这么多吧?”贺况说着忍不住冲风玚伸出大拇指。
  “滚!”风玚恶狠狠地踢了贺况一脚,随即又装模作样地叹道:“哎,除了差不多全科补考,我这学期还要重修三门。”
  “哈哈,我只有两门。”贺况笑完又作死地问道:“既然这么不想学,老大。你当初怎么就来数学系了呢?”
  闻言,风玚的脸一下子拉了下来,她没说一句话,刚刚的活跃气氛因为这个问题一下子踪影全无。
  贺况知道又说错话了,他做了个拉拉链的动作,老实地闭上了嘴巴。
  不说话还生气的老大就是一块寒冰,任太阳怎样晒都晒不化,任他怎样捂都捂不热。
  “风玚,贺况,人手不够了,你们两去东门帮一下忙。”院学生会主席谢灵跑过来临时安排道。
  他瘦瘦高高的,带着一副无框眼镜,看到风玚时眼睛直勾勾的,俨然又是一名风玚的追求者。
  作为学生会学习部一员,风玚和贺况不得不服从安排,他们冒着烈日走到人群中,贺况举着标着“数学科学学院”几个大字的红色大旗,在校门口非常显眼。
  不远处一个女孩拖着大大的行李箱,她扶了扶眼镜,盯着那面旗确认了好几次,才朝他们走来,对着风玚怯生生道:“学姐,请…请问曦园30栋怎么走?”
  她一说完脸上就红扑扑的,看来非常紧张。
  风玚正低头刷微博,头发遮住了她的大半张脸,听到声音她头都没抬,天气太热,她又嫌把人带到宿舍去太远了,便推了推身边的贺况:“这位学长知道。”
  贺况闻言上下打量着这个学妹,长得不高,戴着一副黑色圆框眼镜,扎着高马尾,打扮得像个高中生,很可爱。
  不过不是他的菜,他喜欢像风玚这样又高身材又正的性感美女。
  他敷衍道:“前面直走,在食堂那儿右拐,经过图书馆后左转就到了,学妹你自己去吧,我还有事。”
  他说完举着旗朝前面跑去,准备搭讪远处刚刚从车上下来的美女。
  “谢谢学长。”
  尽管人走了,那女孩还是道了谢。
  她感谢完之后就在原地呆着,转了一圈,她踮着脚看着到处都是人的校园,眼里一片茫然,心里也有些慌,学长刚刚说的路线她好像忘了。
  见风玚还在低头玩起了手机,她想问又不敢问。
  在原地转来转去,过了几分钟后才鼓起勇气,红着脸道:“学姐…学姐你可以带我去吗?”
  风玚好像没听到,还在玩手机。
  女孩一时之间不知道对方是不是故意没听到的。
  她捏着行李箱拉杆的手握得紧紧的,光洁的额头上冒出细汗,她抬袖子擦了擦,又过去了五分钟,好似做了很久的心里斗争,才戳了戳风玚的手臂。
  “有事吗?”风玚有些不耐地抬起头来,天气实在是太热,她的鼻尖已经有了细汗。
  女孩嗫嚅道:“学姐……”
  “你还没去?”风玚听到这声音才发现还是之前的那个学妹,她看了看四周,在心里暗骂贺况,该死的!
  那女孩见风玚抬头,反倒急忙低下头,不敢看她似的,小声道:“我…我找不到路。”
  这下露在外面的小耳朵也红了,风玚觉得稀奇,怎么会有这么害羞的学妹?
  她直起身来,扭了扭酸疼的脖子,看着女孩毛茸茸的头顶:“我带你去吧。”
  一向懒得管闲事的风玚领着这个女孩走了,不为什么,就因为对方这傻傻的模样在这大学里太少见了。
  她迈着大长腿走在前面,扭开了薄荷味冰红茶的瓶盖,没话找话道:“学妹,你叫什么名字?”
  女孩为了跟上她的步伐走得急,又背着小皮包,微微喘着气道:“阮小柒。”
  “噗!”
  风玚刚刚喝下去的饮料一下被喷了出来,好在她面前没有人,不然准得遭殃。
  她讪讪一笑,在兜里找出纸巾擦了擦嘴,保持了形象后转身笑道:“又软又小所以很好欺负?”
  她这一转身,还顺便打量了下眼前这个叫阮小柒的学妹。
  人如其名,阮小柒的真实身高顶天156,比173的她矮了17厘米。
  脸圆圆的,两颊有两个漂亮的酒窝,扎着高马尾,没留刘海,额前只有几丝细发,戴着一副黑边的圆框眼镜,整个人看起来很清爽,身上穿着白色卫衣。
  看来又是一个不知道A市的夏天有多热的学妹。
  果然是又软又小,肯定很好欺负。
  阮小柒显然没想到自己的名字会被对方解读成这样,她红着脸解释道:“不…不是。”
  “那是什么?”
  风玚憋着笑,好久没听到这么中二的名字了,现在的名字不都是流行字越多越好或者字越复杂越好吗?
  风玚转念一想,阮小柒也不是现在才出生的,再说她自己的名字也不好,还不如直接叫风清扬来得霸气。
  她胡乱猜道:“不会是因为你在家排行老七吧?”
  她也就是随便问问,没指望阮小柒会回答自己,反正她们也不熟,却没想到这个学妹特别单纯,竟然一本正经地给她解释。
  阮小柒红着脸结巴道:“不…不是,因为我是…是农历七月份出生的,所以才……”
  她一和陌生人说话就紧张,一紧张就脸红,一脸红就结巴,一连串反应下来,她好像都不会说话了。
  “那还差不多。”风玚很容易就看出了阮小柒的小毛病,她虽然学习很不好,人品也不太好,但是一颗爱护弱小的心她还是有的,特别是这种萌萌的学妹。
  风玚没再多问,她哼着调调潇洒地走在前面,走着走着就感觉不到身后的人了。
  她停下扭头一看,只见阮小柒拖着个大箱子吃力地走在后头,对方见自己转身,很不好意思地小跑了起来。
  风玚感觉自己太没风度了,作为一个身高腿长的学姐,她怎么能让这么软的人拉行李箱呢?她走过去,伸手在拉杆上:“给我吧。”
  阮小柒一听特别腼腆地摇摇头:“不…不用,我…我自己来就好。”
  这是又结巴了?还是天生就是结巴?
  不怪风玚多想,从始至终她都没听到这学妹说过一句话顺畅话,哦不,刚刚回答“阮小柒”三个字时还是挺通顺的。
  风玚摇摇头阻止脑子里不断乱猜的洪荒之力,她二话不说把阮小柒的行李箱抢了过来,拖着又走在了前头。
  阮小柒甩了甩酸胀的手臂,小跑跟了上去,到风玚两步远的时候,她抬了抬眼镜,这才有机会仔细端详这个帮自己的学姐。
  学姐很高很酷很漂亮,五官精致,脸上画着淡妆,刚刚她偷偷瞄到了学姐说话的时候还会露出一颗小虎牙,非常酷!不像自己一说话时脸上就有两个肉坑。
  阮小柒嫌弃地捏了捏自己的脸颊,然后一脸崇拜地看着走在前面昂首挺胸的学姐,她仰头想着想着连风玚扭头看她,她都不知道。
  作为学渣的风玚第一次被学妹崇拜,心里有种说不清的成就感,她腰板挺得更直了。
  好在她不知道身后的阮小柒在想什么,不然她准得吐血。
  阮小柒刚刚从一切都以成绩为准的高中过渡过来,她对学姐的夸赞除了外貌气质之外就是成绩。
  毫无疑问,她把人特别“好”的风玚划入了学霸行列。
  十多分钟后,两人来到宿舍楼下,风玚问:“你有钥匙吗"
  阮小柒道:“没有。”
  风玚又带她去办公楼领钥匙,一圈下来,两人都出了一身汗,学校里人越来越多,空气都是热乎乎的,风玚只想回宿舍睡觉,再不济去东门站着也行。
  她说:“学妹,我先走了。”
  “嗯,谢谢学姐。”阮小柒红着脸对风玚甜甜地笑着,她一笑两个酒窝更加明显,再配上她红透的脸,好似能醉人一般。
  风玚忍住心底想上手戳戳的冲动,道:“小事,不客气。”
  她还没走就发现有人要给阮小柒推荐宿舍用品,她又停住了脚步,俯身到阮小柒耳边好心地提了一句:“别在这儿买东西,贼贵,还是去超市比较合算。”
  “嗯。”
  阮小柒被风玚呵出的热气弄了个大红脸,待她缓过来时,风玚已经走了,她只好又扭捏着去拒绝给自己推销拖线板的学姐。
  然后费力地提着大大的行李箱上楼,到宿舍门口时,阮小柒突然拍了拍额头,她这才想起还没问学姐的名字呢!
  真蠢!
 
 
第2章 不要脸的学姐
  阮小柒是最后一个到宿舍的,她一推开门,就被接踵而来的问候搞得措手不及,先来的三人已经打成一片,她红着脸和她们打招呼,然后去找自己的位置铺床。
  宿舍是四人间,自带卫浴,上床下桌,不用争上下铺。
  因为是最后来,所以阮小柒的位置在最里边的角落里,她全部弄好之后,从行李箱里掏出一个半袖T恤,蛮不好意思地去卫生间换衣服。
  她的家乡在K市,那里冬暖夏凉,是个避暑的好地方,她来的时候还下过雨,所以她穿得稍稍厚了点,却没想到一下飞机后就是迎面而来的热气,A市竟然是三十多度的高温。
  那一瞬间,她感觉自己和爸妈不是活在一个地球上。
  阮小柒为人害羞,却不是交际无能,别看她之前和风玚说话时结结巴巴的,她只是比较内敛,相较于说,她更喜欢听,一个下午的相处后,她就知道了三个室友的基本状况。
  室友三人都是A市本地的,因为怕堵车,所以今天都来的特别早,她们都是由家长陪同而来的,在得知阮小柒是来自西南的小城,而且是自己来的后,纷纷向阮小柒投以赞许的目光。
  阮小柒并不觉得怎样,她来这儿是因为她喜欢A市,她的父母没来是因为她想独立,从小到大,她都是被捧在手心里,这是她第一次想自己完成一件事,所以她花了很长的时间才劝说了对自己一点也不放心的爸妈。
  这不,才刚刚去学校的体育馆报道回来,阮小柒又接到了妈妈的第三个电话,室友们都打趣她是个妈宝女,妈妈说什么就是什么,没有主见和自我判断能力。
  虽然是打趣,阮小柒还是有些窘迫,她很有主见的好不好,不然也不会来这么远的地方上学,但她还是老实地接了电话。
  “小七,在学校记得要好好吃饭,别挑食,记得每天做眼保健操,隐形眼镜我给你放盒子里了………”
  阮妈妈喋喋不休地说着,像带小孩子一样嘱咐她要和室友打好关系,又叮嘱她记得去买生活用品,就怕自家的傻女儿在大学里吃了亏。
  阮小柒很无奈,她像小鸡啄米一样直点头,好不容易阮妈妈才把电话挂了,她想起学姐说买东西就去超市,宿舍楼下的买的都是贵的,不合算,所以她打算去超市买生活用品,其他几人也要去,她正好找不到路,便高兴地点了头。
  经此一举宿舍关系又融洽了一大步。
  接下来就是军训,两周的军训足够让从来没吃过苦的阮小柒腰酸背痛,她原先还想着军训能把自己的小身板拉长一点,却没想反倒让本来就不大的某处缩了水。
  军训这几天阮小柒最渴望的就是休息时,学生会的学姐会来送水果,她的的视线总是有意无意地去搜寻风玚,虽然她还不知道学姐叫风玚。
  然而学生会就来过一次,自此没再来过,阮小柒也从来没见到过风玚,她只好老老实实地军训,会操结束的那天,终于感觉自己的肱二头肌有些硬,她兴奋地和阮妈妈视频报喜,阮妈妈看到她明显变黑的小脸,心疼得不得了。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