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8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8-07-21 13:33:49  作者:左木茶茶君

 

 
《软萌小可爱澳门线上博彩娱乐网站(重生)》作者:左木茶茶君
 
文案:
看着来电显示上那熟悉到心疼的名字,刚刚接受自己重生到十八岁的石晨流着泪接通了电话。
“小晨晨!这个星期日你有空吗?没空下个星期日你也行!”
嚣张得过分的女声从那端传进了石晨的耳里,她紧紧的握住手机,眼睛里透着奇异的光芒,红唇微勾,软声回道:“我现在就有空。”
 
嚣张小野猫御姐受vs腹黑软妹重生攻
 
1、百合文
2、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小甜文,请勿考究
 
内容标签: 前世今生 重生 甜文 现代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搜索关键字:主角:石晨、柳媚 ┃ 配角:很多很多 ┃ 其它:宠文、重生、
 
 
 
第1章 
  为什么....为什么要护着我......
  因....为....我......
  石晨看着面前浑身是血的女人话还没说完,便死在了自己的面前。
  她双眼赤红,想扑上去抱住对方,却发现自己没法动弹,她空洞的眼神看向自己的腹部,只见一块硕大的水泥板刺穿了她.....
  “啊!”
  石父正在厨房里炖汤呢,突然听见女儿的房中传来一声大叫!
  “晨子!怎么了!”
  石父一手举着瓢一手举着盆猛地冲到了石晨的门前,大吼道。
  而听见动静的石熙也从屋子跑了出来。
  “姐姐怎么了?”
  “不知道啊!”
  见石父一脸懵逼,双手还不得空,石熙只好使劲儿扭了扭门把,不想门从里面反锁住了,没法打开,他有些急切的敲了敲门,“姐,没事儿吧?”
  只见屋子里的床上坐着一十七、八岁的少女,她身着粉色小熊的居家服,有一头及腰的长发,此时,那一双明亮的大眼睛正不可置信的看着自己的房间。
  这房子....
  “姐!你再不说话我可撞门了!”
  是石熙。
  石晨抬起头,看着右边便的紧闭的房门。
  “费什么话!直接撞啊!你姐一定是被什么吓到了!”
  是爸爸。
  石晨掀开薄被,拖着那双粉色小熊凉拖,一步一步的走向房门,她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伸出手将门慢慢打开。
  而门外的石熙早在看见门柄转动的时候,便拉着一旁的石父往后退了一小步。
  “脸色咋这么难看?”
  石晨愣愣的看着温润尔雅的爸爸丢掉手里的东西,上前摸了摸自己的额头,一边摸一边疑惑的嘀咕着:“没烧,不会是做了噩梦吧?瞧瞧这满头冷汗。”
  “姐,你做噩梦了?”
  石晨转过头,只见一十四、五岁的俊秀少年也一脸担忧的看着自己。
  “石熙。”
  石晨伸出手扯了扯自家弟弟还有些婴儿肥的脸颊,“你还活着?”
  石熙的脸立马就黑了。
  “真是抱歉啊,你弟弟我活得生龙活虎,晚上还能抢你几碟菜吃!”
  “臭小子一边去!”
  石父敲了石熙一下,把人赶到一旁,随后垂头看着眼泪落下来的石晨,慈爱道:“别生气,晚上的菜都是你的,你弟弟吃白饭就成。”
  石晨抬手擦掉眼泪,使劲儿的点头,“我就是做梦梦见石熙把爸爸做的饭菜都吃掉了,所以才吓醒的。”
  她不仅长得娇娇萌萌的,就是声音也非常软甜,不但石父听了想打石熙一顿,就是石熙自己也唾弃自己,怎么能在梦里抢姐姐的东西!
  “哎哟,梦都是相反的,你放心,今晚的饭菜都是你的!”
  石父慈爱的摸了摸自家乖女儿的呆毛,然后转身瞪了石熙一眼,捡起盆瓢又进厨房忙活了。
  “就这么点事儿,你也哭,大不了今儿晚上你先动筷子好了。”
  石熙别别扭扭的丢下一句,在石晨又哭又笑的眼神中跑回了房间。
  石晨使劲儿的掐了掐自己的手臂,发现真的很疼后才回到房间,她拿起书桌上的台历,只见那一页显示的是2009年8月。
  2009年.....这是十年前?
  石晨看向书桌上的课本,伸出手拿了过来,这是一本高三的物理书,翻开第一页后的发现上面写着比自己高一届、堂兄石才的名字。
  现在是8月,自己应该是高二刚刚结束,借堂兄的书预习下一学期的功课。
  这么说,她是不是还活着.....
  石晨想起那个女人,急忙将电脑打开,她扫了一眼右下角的时间,今天是八月的最后一天,明天便是开学日。
  她并没有停下,而是打开游览器搜索了几个零九年以后发生的大事件,看着一片空白的页面,石晨颤抖的松开了鼠标。
  她真的回来了,回到了十年前。
  回到了爸爸还没生病,弟弟还没出车锅,以及那个女人还没死的十年前!
  “Everything is like the wind, come and go without a trace......”
  熟悉的手机铃声让石晨惊醒过来,她站起身,走到床前一把掀开小熊枕头,一部旧式的按键手机便出现在她的眼前。
  看着来电显示上那熟悉到心疼的名字,刚刚接受自己重生到十八岁的石晨流着泪接通了电话。
  “小晨晨!这个星期日你有空吗?没空下个星期日你也行!”
  嚣张得过分的女声从那端传进了石晨的耳里,她紧紧的握住手机,眼睛里透着奇异的光芒,红唇微勾,软声回道:“我现在就有空。”
  “啊?!”
  电话另一端的柳媚简直不敢相信这是石晨说的话!
  她将手机从耳边拿了下来,明眸直溜溜的看着手机上的名字,是这个号码没错啊.....
  “怎么,不是你约我的吗?现在怎么不说话了?”
  带着些委屈的声音从手机里再次传来,柳媚赶紧放回耳边,“是我!当然是我!这不是太惊讶了吗。”
  以前不管她怎么找石晨,石晨都不会理她的,更别说答应自己出来玩了。
  “咱们去小滩园游泳怎么样?”
  美滋滋的柳媚提议道。
  石晨坐在床上,看着窗边随风飘扬的窗帘,回道:“你暑假的作业写完了吗?”
  “啊?”
  一脸懵逼的柳媚。
  “我猜猜,你一定没做完。”
  石晨眼中带泪,嘴角含笑道。
  “咳咳,这不是,咳咳。”
  不想在心上人面前丢脸,可是却丢脸丢得厉害的柳媚一脸尴尬,想找理由又发现脑子是乱的,只能干咳着。
  “我家在莱茵苑十六栋三单元,八楼,你现在带着作业过来还能赶晚饭。”
  柳媚眨巴着大眼睛,差点蹦起来,“这这这!我我我!”
  是不是她想的那个意思?!是不是是不是?!
  “我猜你的作业一定还留了许多,不如今天晚上你就住我家吧,明天咱们一起去学校,怎么样?”
  石晨的话让柳媚兴奋的俏脸通红,她只记住了几个字:今天晚上你就住我家吧。
  挂掉电话后,柳媚在原地又蹦又跳,导致她那一对双胞胎哥哥像看神经病一样看着她。
  “发病了?”大哥柳温瀚挑眉。
  “没事儿,叫一车把她送进去就成了,”二哥柳温轩肆笑道。
  “送去哪儿?”
  周末在家休息的柳父从旁路过时问道。
  “精神病院呗。”
  背着柳父的柳温轩想也不想的回道。
  柳温瀚看了一眼脸如黑炭的柳父,怜悯的瞅了一眼自己的同胞弟弟。
  “打死你个臭嘴!”
  “爸!爸爸!我错了!”
  目送两人离开后,柳温瀚便见自家小妹已经背着书包急急忙忙往外冲,他赶紧上前拦住对方,“去哪儿?李妈都快把饭做好了!”
  “我不在家吃了,大哥你告诉爸妈,我今儿睡同学家,明天直接去学校!走了走了!”
  “小妹!回来!”
  “再见!”
  柳温瀚无奈的捂住额头,“你身上带钱了吗?明儿还得交学费!”
  “带了!”
  已经跑出别墅大门的柳媚大吼道。
  而这边的石晨挂了电话后,也不平静。
  她一会儿看着往阳台下面看,一会儿又打开大门看,这来来回回十几次,弄得石熙直翻白眼,“姐,你要是不放心你同学,你就去小区门口接她呗!”
  石晨眼睛一亮,噜了一下自家弟弟的小短发,换了身衣服,拿着钥匙便出了门。
  听见关门声的石父从厨房里探出脑袋,“你姐去接同学了?”
  “嗯。”
  “好啊,总算是有了交心的朋友了。”
  别看自己女儿学习优秀,人也比较受欢迎,作为父亲的他却知道,自家的女儿连一个真心朋友都没有,可是刚刚居然对自己说要请一个同学来家里住一晚上,这可把石父高兴坏了。
  现在正是天热的时候,石晨刚出大门,烈日便撒在她的身上,还没走到小区门口呢,就感觉自己身上火辣辣的。
  柳媚为了赶时间,特意打了的过来,这刚下车便见双颊被晒得红彤彤的石晨。
  石晨身高大约一米六二、三左右,皮肤白皙,身段凹凸有致,偏偏又长了一张无害的萌脸,看着清纯又魅人;而柳媚就如她的名字一眼,身段高挑且火辣,明明才十七岁,那张脸却比同龄人要美艳的多。
  石晨看着眼前还很稚涩的女孩,眼睛又开始发酸了,为了掩饰自己的情绪,她轻踮着右脚,一瘸一拐的来到对方的面前。
  “你黑了不少嘛。”
  “你脚怎么了?”
  异口同声的两人一愣,随即对着对方展颜一笑。
  柳媚赶忙上前扶住石晨,“咱们去看看吧。”
  “不用,我刚刚不小心被门框擦了皮,回家擦点药就好了。”
  石晨不动声色的将重心放在柳媚的手臂上,眨了眨眼,软声道。
  嗷嗷嗷!好可爱!!
  柳某人就差双手捧着脸大叫了!
  作者有话要说:  柳媚:我家女神软萌的很!
  石晨(姨母笑):嗯。
  完结文:女将军的追妻路!
  预收文:小福妻
  爱你们,摸摸大!
 
 
第2章 
  柳媚一边扶着石晨往前走,一边挑着自己暑假做的趣事儿和石晨分享着。
  “我和我爸打球,不小心用力过猛把他的门牙磕出血了.....”
  石晨静静的听着,时不时的接上一句,导致柳媚越说越有劲儿,一直巴拉巴拉巴拉到门前。
  “等等!”
  就在石晨打算开门的时候,柳媚突然拦住她。
  “怎么了?”
  石晨偏过头不解道。
  柳媚的俏脸红了红,她从侧包中掏出了一面小圆镜子以及一把小木梳,“咳咳,外面的风有些大,瞧瞧,把我的头发都吹乱了。”
  说着,便开始打理自己。
  石晨好笑的看着,却没有阻止,她知道,柳媚这是紧张了。
  “好了!开吧!”
  两分钟后,柳媚将东西塞进包里,小脸严肃的看着大门道。
  石晨见此微微一笑。
  “爸,我们回来了。”
  进门后,石晨提高嗓门叫了一声。
  “饭菜马上就好!请同学吃点水果!”
  厨房里的石父探出脑袋笑道。
  “叔叔好!叔叔您真帅!叔叔我来帮您!”
  柳媚红着耳根,对着石父连弯了好几次腰后,才一边往厨房走,一边大声道。
  “哎哟,这孩子真会说话,还这么懂事!不过叔叔这马上就做好了,你和晨子去客厅坐吧。”
  石父笑眯眯的说。
  “叔叔您别跟我客气啊!您要是对我客气,我可不高兴!”
  说完,柳媚便屁颠颠的钻进了厨房,连身上的书包都没放下来。
  “你这同学真是个性情中人。”
  石父拦不住,便对着一旁笑得不行的石晨如此说道。
  石晨抬手擦了擦笑出来的眼泪,走进厨房将某人牵了出来。
  “先喝口水,你若是真想帮忙,等我们吃完饭,咱们一块儿收拾碗筷。”
  柳媚看着牵住自己的小手,哪里还舍得去帮忙,为了不让石晨离开,她反手就是一握!
  “好!”
  石晨扫了一眼反握住自己的手,什么也没说拉着柳媚走向客厅。
  “这是我弟弟,石熙;这是我同学加同桌,柳媚。”
  石熙抬起头对着柳媚笑了笑,伸出手将面前的水果盘推到柳媚的面前,“柳姐,这是刚洗好的水果,别客气!”
  看着小大人似的石熙,柳媚忍不住笑了笑。
  她喜欢石晨,自然也了解石家的情况。
  石父是一名室内设计师,别看他外面温尔文雅,其实骨子里是属于居家男人的那种,喜欢做饭,也比较爱唠叨;而石母是名大学教授,她的性格比较强势,结婚的前几年两人还过得去,直到生下石熙后,石母是越发见不惯石父,几年前便与石父离婚了。
  石母对孩子也不是很重视,加上两个孩子与石父亲近一些,于是两个孩子便给了石父。
  单亲家庭的孩子不仅比一般家庭的孩子懂事,而且敏感许多。
  石家两兄妹学习成绩都很优异,对面都是平易近人的模样,可是却没有多少人能真的走进他们的内心。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