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老爷的美貌人妻(新人注册送菜金的网址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云上椰子 - 福书网|www.billions-and-billions.com -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8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8-07-29 08:30:51  作者:云上椰子

   《朱老爷的美貌人》作者:云上椰子

 
 
第1章 
  朱老爷是齐南首富,半年前在上京,买了一个据说是会生娃娃的美貌男娼。
  朱老爷笑嘻嘻,仰头看着比自己高了一个头的漂亮青年,拉着美人白嫩的玉手搓啊搓,嘴上道:“我家里还有六房婆娘,美人不要嫌弃。”
  美人低头,语气温婉道自己还有一幼弟也在楼中,望老爷能将他一并赎走,作为回报,他会乖乖给老爷生崽崽。
  老爷一听,大喜。
  两手一挥,带着美人和幼弟呼啦啦回了齐南老家。
 
 
第2章 
  朱老爷四十多岁,皮相虽然矮矬圆,可是他富,故而娶了六房媳妇。
  媳妇们个个都是女的,最大的子女都已成家,孙儿也已一岁。
  这把年纪了,年年还往外跑着,天南地北的做生意,忽然就带回来一个第七房,大家脸上都不好看。
  一块吃饭时,纨绔的三儿子指着美人道:“爹,我都快跟他同岁了!你这怎么忽然就改走旱路了!”
  朱老爷夹了一筷子菜,老神在在:“尝尝鲜。”
  说完就塞进嘴里,嚼了起来。
  遂噤声。
  毕竟大家还得仰仗着浑身发着金光的朱老爷,嘴上嘟嘟囔囔,敢翻浪的人倒不多。
  夜里朱老爷去到美人房中,美人正在辅导八岁幼弟的功课。
  他本出身大族,前二十年养尊处优,后因族里有人犯了事,才沦为奴籍。
  在青楼调教一年,日日灌药,身子淫荡敏感不说,还被调养的能生娃娃。当成奇珍异宝一般,高价卖出初夜,最终被路过的朱老爷一掷千金,连人带弟都买了回去。
  现在朱老爷来到他房中,美人叫弟弟收了功课,乖乖到偏房睡去。
  自己起身迎接,他能有今日片刻安定,不用担心幼弟在青楼的清白安危,也是仰仗了朱老爷。
  作为回报,自得听话。
  按着朱老爷买他的猎奇心思,他也知,自己得给朱老爷生崽崽。
 
 
第3章 
  两人到了床帐内,朱老爷抓起美人纤细白皙的手,握在手中来回揉,嘴上耍流氓道:“砚砚宝贝~来给我脱裤子~ ”
  谢清砚乖巧给朱老爷脱了裤子,手有点抖,脱完正要抽手,被朱老爷抓住,按在那又黑又短的命根子上。笑嘻嘻道:“别怕,宝贝替我摸摸~”
  朱老爷哄着美人:“摸摸,我今晚就不进去弄你。”
  事实上,朱老爷有心无力,不仅那处外观短小,连抽插的时间,也一并短小。
  转瞬即逝,还没彻底插进去,就能吧唧射了。
  哪能在美人面前这般丢脸。
  朱老爷畅快瘫在床上,让面色僵硬,脸颊烧红的大美人给自己手淫。
  十根手指冰凉如玉,谢清砚再是矜持窘迫,到底也青楼浸淫一年,手上功夫实在不差。
  摸在那处好似柔弱无骨,又寸寸都抚弄得周周道道,没过一会儿,朱老爷那处小短黑就颤颤挺立,嘴上舒服得直哼哼,轻声叫道:“美人你慢些,让我再舒服舒服~”
  可话刚说完,朱老爷就吧唧射了谢清砚一手。
  谢清砚蜷着手指,跪在那儿,似乎还在无所适从。
  朱老爷老大不高兴的爬坐起来,拿过备在一旁的湿帕,牵过谢清砚的一双玉手仔细擦拭,有些意兴阑珊道:“你也别太伤心,老爷我经常在外跑动,也是在找秘方,等我找到了再重振雄风,好好肏你。”
  谢清砚:“…………”
  朱老爷看着对方在暧昧灯火中的倾城美貌,到底色心难死。
  “今晚,你还是脱了衣裳,给我抱着睡吧。”
 
 
第4章 
  夜里谢清砚睡着,朱老爷才放开他,一手撑着脑袋低头欣赏枕畔美人,是越看越喜欢。
  哪哪都像是按着他的喜好长的,明艳如玉,又温柔似水。看一眼就想上他,看两眼便想让他怀上自己的崽。看三眼,朱老爷嘿嘿笑,想把谢清砚关起来,一丝不挂栓条铁链,做禁脔。
  就是这身板不争气。
  夜里也让他愁得睡不着。
  也是现在美人在侧,才格外想要健康体魄。
  过得几日,便又打算带上人马,出门活动。彼此他已经连续在谢清砚那处睡了几晚,拉着美人占许多了便宜,临出门还要谢清砚来送。
  “亲我一口。”
  谢清砚垂下眼眸:“老爷……”
  朱老爷也不怕另外六房亲眷站在后面看着,仰头对着谢清砚道:“那你低下头来。”
  谢清砚乖乖照做,朱老爷猝不及防便捧着谢清砚的脸颊,在美人双唇亲上一口。谢清砚窘迫的偏转过头,脖颈立时漫上一层粉红,一路染到脸侧,滚烫滚烫。
  后面那么多双眼睛,盯得他全身僵硬,朱老爷拍拍他肩,才转身踩着奴仆上马。
  骑在马上,还臭流氓道:“回来再好好疼你,宝贝要乖乖的。”
 
 
第5章 
  不想朱老爷一走没两天,谢清砚就被朱老爷的宝贝闺女朱四小姐给赶了出来。
  朱四小姐长相秀丽可爱,在朱老爷一众歪瓜裂枣的儿女中实属清流,因而很得朱老爷喜爱,养着养着,性格一不小心就跋扈了。纨绔三儿不敢做的事,她敢做。
  以前闹着给赶跑了一个差点上位的七夫人,现在将谢清砚屋里的桌子一踢,也把人给一锅端了。
  ……
  外面阴雨绵绵,已是快要入冬。
  弟弟谢清决窝在谢清砚怀里,犹豫许久,还是忍不住抬头看着哥哥的下巴尖道:“哥哥,我们接下来该去哪儿?”
  破庙只能待上一晚,到了明天,出门要往哪处去都是不知,这会儿才深觉自己无用。
  读的那点书,却是这辈子都没可能考取功名。
  谢清砚摸摸弟弟的脑袋,也只是让弟弟在自己怀里躺得舒服些,好快快睡去。
  夜半寒意入骨。
  谢清砚冷到唇色泛紫,正抱着蜷缩的弟弟瑟瑟发抖时,外面忽闻人马声响,有人举着火把进来,却是朱老爷身边的仆从。
  原来朱老爷早有安排,留了他们照看情况。
  这会儿正好把人给带去朱老爷身边。
  前后也才相隔两天。
  再见到朱老爷,那老流氓包下了临江城最好的酒楼,正坐在一桌丰盛佳肴面前等着谢清砚。
  见到美人便起身张开了手,把美人抱在怀里,嘴里叫着:“哎呦呦,我的砚砚宝贝可是受苦了,来,让老爷亲两口,亲两口就不苦了。”
  谢清砚一时也说不上是何感受,低头瞅着这树桩子一样的老无赖。
  便微微倾身,将自己的脑袋温顺的靠在了朱老爷肩上。
 
 
第6章 
  朱老爷让谢清砚坐在自己腿上,要抱着他吃饭。
  谢清砚哪好意思,朱老爷身板虽然壮实,却是虚壮,他在老爷腿上坐没一会儿就能感觉到朱老爷十分不适的调整姿势,谢清砚自是体贴:“老爷,你让我下来吧。”
  朱老爷叹一口,有些不大情愿,这卿卿我我的饭都还没喂上两口呢,腿就被坐麻了。
  只得让谢清砚依偎在自己身旁,抓起美人雪白纤细的手腕,给他套了一只雕花刻凤的金镯子。
  谢清砚:“…………”
  朱老爷笑眯眯:“送你的,喜欢吗?”
  谢清砚摸了摸那尾指般粗的金镯子,低垂眼眸:“谢谢老爷。”
  朱老爷听了高兴,又抓起美人的手腕砸砸亲了两口。
  之后更让谢清砚喂饭,一顿晚膳享用的身心舒爽。
  他要谢清砚陪着自己走上一程,凡是路经大城,哪哪都有他家别院。
  夜里自然也是睡在一处。
  朱老爷在外谈完生意回来,就见谢清砚又在辅导幼弟功课。
  小孩正被谢清砚抓着默写策论,十分认真,连朱老爷进来也没动分毫。
  朱老爷冲谢清砚摆摆手,悄悄走进来,背手弯腰凑在小孩身后看了片刻。
  夜里便跟谢清砚道,以后有了机会,一定去掉你弟弟的奴籍,让他能大展宏图云云。
  美人听了自是动容,心湖泛起波澜,又劝着自己不能奢望。
  他和弟弟都是奴籍,虽然现在跟着朱老爷锦衣玉食,可律法上规定的身份,让他们骨子里就要比普通百姓低贱些许。朱老爷将他从青楼赎身,也是没能去掉奴籍的。
  可富得流油了,有些事,走走官家的门路,未必不能办到。
  谢清砚为表感谢,又说了一些老爷大恩,无以为报之类的话。
  心里也是明白,若朱老爷真能替弟弟去掉奴籍,自得给他生个崽崽才能报答了。
 
 
第7章 
  谢清砚想着自己唯一的用处大抵便是生崽。
  而朱老爷也嘴上常挂要寻药重振雄风。
  白日带着一帮随从呼啦啦出去谈生意,留了几人伺候谢清砚。
  夜里回来听闻谢清砚没出过门,便会抱着美人道:“宝贝怎么不出门逛逛?老爷得出去做生意,赚钱给你买首饰,不能一直陪着你。你就跟这里待着多无趣呀,得出去转转。”
  谢清砚给朱老爷夹菜,轻声应是。
  次日便开始出门逛逛。
  每到一个城镇,白日都会带着弟弟得出去看看,不知不觉就长了许多见识。
  夜里在床上,朱老爷就给谢清砚说着各地见闻,谢清砚都听得十分认真。
  见朱老爷说的口干舌燥了,还主动下床给人倒上一杯温水。
  再回床上时,朱老爷便道:“你往下躺躺,躺我胸口,这样仰头看着我。”
  谢清砚乖乖照做,温顺枕在朱老爷胸口,如瀑的乌发散了一背,露着那半张精致侧脸,如玉的皮肤好似都在泛着光。谢清砚听得久了,眼帘半开半阖,浓长眼睫一颤一颤的,朱老爷看得心喜,肥短的手指便在美人背后偷偷地摸那柔滑青丝,想操不能操的伤痛,也就在心里转转了。
  愁着愁着就睡了过去。
  谢清砚半撑起身,给朱老爷盖好被子,小心依偎在这人身边。
  外边已是入冬,隐约听得窗外寒风呼啸。
  黝黑的床帐里,朱老爷打呼的声音咕噜咕噜,听得久了,竟也莫名觉得心安。
  再睁眼时,已是天光微亮。
  就见眼前的朱老爷笑眯眯道:“昨夜宝贝是不是冷,将我抱得好紧啊。”
 
 
第8章 
  谢清砚嘴拙,一向不太会应对朱老爷的逗趣。
  要么轻声应是,要么默默听着,可朱老爷说什么,他听着都不会反感。
  听得多了,还习惯了这样总是会逗着他的朱老爷。
  老爷难得有空,言道要带他去郊外转转,去山上神庙拜拜神求求崽。
  还特意牵出了他的踏云盖雪马,马儿高大矫健,通身乌黑,只是四只马蹄和头顶鬃毛缀着一抹雪白。
  朱老爷踩着奴仆骑上马儿,转头对谢清砚伸出手道:“上来。”
  谢清砚见着马儿,犹豫再三,到底还是伸出手去。
  可等他坐在朱老爷身前,门外众仆低头噤声,一片尴尬。
  却是朱老爷比谢清砚矮了大半个脑袋,他坚持要把谢清砚抱坐在前,结果就是连路都看不见了,只能对着谢清砚的后颈乌发。
  朱老爷默默不语。
  牵着缰绳的吁吁叫唤,尽力控制那有些傲慢的愚蠢马儿。
  最后还是谢清砚善解人意:“老爷,今日风大,骑马怕是容易受寒……”
  “好罢,”朱老爷老大不情愿的妥协,“那我陪你坐马车。”
 
 
第9章 
  朱老爷白日牵着美人上山拜神。
  求的签说美人会给他开枝散叶,朱老爷听了自是高兴,大手一挥,又叫随从散了许多钱财。
  晚上他也心情甚好,谢清砚沐浴完回到房里,就被门后冒出来的朱老爷给抱住。
  两人都穿着单薄衣衫,抱着还有些瑟瑟发抖,可老爷仍然兴奋。
  是因外面的人给老爷献了一些珍奇玩意,老爷又给美人手上套了一个缀满宝石的金镯,转而拿出一个雪白的毛团,绒绒的,圆圆的,朱老爷拿在手上晃了两下,像小兔子的可爱尾巴。
  “这是何物?”
  “送给宝贝的礼物。”
  朱老爷牵着谢清砚上床,还要给美人脱衣。
  谢清砚扯着自己半褪的衣物,任由朱老爷给他脱了裤子。
  两条长腿交叠微屈,莹白生光。
  朱老爷想上手摸个遍,最后还是忍住。
  老流氓将手插在美人柔嫩腿根,直接打开谢清砚的双腿,看着吞吐蠕动的粉红穴口,摸了摸,谢清砚立时敏感的发颤,手指抓着衣裳,半个身子都软倒得伏趴在床上,这更方便了朱老爷玩弄他下面。
  可朱老爷也舍不得玩弄,只将那白毛团子的另一端缓缓插入谢清砚的嫩穴,玉势将美人插得咬唇忍耐,眼眸立时淌过一层粼粼水色。
  谢清砚也觉自己这般反应太过淫荡难堪,尽力忍着浪意默默压抑,他也不想这样。可也就是这时,才深刻觉出自己已和过去大不相同,他被沦落风尘的经历打烂捏碎,奇淫巧具和种种手段将他给调教成了一个淫贱的奴隶。
  可爱的绒毛团子插在他臀缝间,像是真的长出了一个兔子尾巴,谢清砚捏着衣裳,半趴半伏,扭身看着朱老爷,眼里春色绮丽,又竭力忍耐的样子,真是比那雪白尾巴还要可爱。
  朱老爷握着那尾巴根部,抽了抽,谢清砚被穴内的细微快感磨得像是开了荤的狐狸,颤颤发抖:“别……嗯……”
  可等朱老爷凑近前看时,美人眼眶红红,却是哭了。
  “这是怎么?”老爷还没抽上两下,就撒了手,将宝贝抱在怀里哄:“是弄痛宝贝了?”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