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华为晔(新人注册送菜金的网址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故远 - 福书网|www.billions-and-billions.com -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8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8-07-30 11:24:33  作者:故远

   《日华为晔》作者:故远

  文案
  万年前他躺在血泊中,看着那个人一直不肯转过身的背影,一颗心慢慢凉透。
  万年后他持剑而来,剑芒澄净雪亮,清冷俊美仍是他朝思暮想的模样。
  “只要看着你,哪怕身处冰天雪地,心中仍是一片草木葳蕤。”
  (放心吧,真的不虐,就是车速有点快,请系好安全带!)
  内容标签: 强强 情有独钟 天之骄子
  搜索关键字:主角:祁夜(岁夜)&封召姜晔 ┃ 配角:珏央,清刀外加一大票吃瓜群众 ┃ 其它:记不住副cp没关系,主线记住就行
 
 
第1章 山鬼
  云浮界是三千世界之首的第一上界,地域广阔,修仙者多如牛毛。
  云浮界之内分为修仙界和凡间。修仙界的地域算是广阔了,却仍比不上凡间的地界。
  修仙界的人会繁衍后代,毕竟寿命能超过五百年的少之又少,大多数人最多不过活个一两百年,一生至顶也不过筑基初期。
  凡间之人若想要走上这条修仙路,希望之渺茫,登天都比这个简单。
  修仙界和凡间泾渭分明,向来是井水不犯河水。修仙者时不时会入凡间,不过是不能乱来的。每一个入凡间的修士,都是有记录的,若是在凡间犯了什么事甚至闹出人命来,是会被修仙界的执法堂追杀的。
  当然,若是凡间有妖魔鬼怪作祟,是可以向修仙门派求救的,只是需要给点酬劳罢了。
  不过妖魔鬼怪这种东西,在乌镇,向来只存在于传说之中。
  乌镇位于卞唐王朝最西边,离这里最近的逢城大概在五百里之外,是个鼎鼎有名的穷地方。
  人家妖魔鬼怪出来为祸人间,要么吸食人的阳气精气,要么就是贪图珍宝灵草。乌镇这么个地方,要什么没什么,镇里人一个个面黄肌瘦的,妖魔鬼怪都看不上。
  再说这地方连一丝小灵脉都没有,成精成妖也没有条件。
  就算是有人被杀了有怨气,也成不了厉鬼——受苦受饿一辈子,不快点去投胎投个好人家,还在这破地方逗留什么?
  可偏偏有个人大老远的来这里,还住了六年之久。
  六年前,一架马车驶入城中,车中有个坐在轮椅上的青年,长得到是白净俊秀,唇角天生上扬,自带三分笑意,脸上常年挂着小,露出一对酒窝,看上去面善亲和。
  青年叫祁夜,在这里住下来后,开了个医馆——六年都没人来看病的医馆。
  倒不是他医术不好,相反,这货可是个神医。只是乌镇的人饭都吃不起,哪来的钱看病?得了重病就是命不好,该怎么等死怎么等死,该怎么埋怎么埋。
  祁夜也不会强行给别人看病,按照他的话来说,万事随缘不强求。只是有一年乌镇的旱灾闹得狠了,已经到了易子而食的地步,他才看不过去朝着北方大河的方向劈了一剑,引来了苇河之水解了旱灾。
  是的,祁夜是个修士,算是厉害的那种。
  从那以后,百姓对他更多的只有敬畏了,更不敢来找他看病了。
  修仙者在这些凡人眼里,哪怕只是炼气期修士,也与神灵差不多了。
  祁夜准备离开这个地方,带着他的两个小徒弟——祁濯和盛扶妆。
  祁濯是孤儿,在一个雨夜里高烧不退被祁夜救了回去,没什么好报答的,就答应了祁夜做他徒弟。
  祁濯从小混迹市井,被祁夜捡回去时已经有十三岁,混得一身痞气,什么都不服,什么都不信。
  不过虽然他喜欢跟祁夜顶嘴,总是欠揍地冷着一张脸冷嘲热讽所有人,祁夜也不得不承认,他的天赋真的极高。
  至于盛扶妆,她是自己一步一步走到乌镇来的,那时的她看上去十六岁,比祁濯还大。她对自己的身世缄口不言,祁夜见她没地方去,又会做饭洗衣服,索性又收了个徒弟。
  “师父,我都收拾好了。”祁濯背着行囊站在祁夜面前。
  祁夜点了点头,看见了他那小小的包袱,忽地想起自家大徒弟这三年来也没几件像样的衣服,心中无端生出几分愧疚来。
  毕竟自己每天换一套衣服。
  “小濯啊,等到了逢城,师父给你买几件衣服穿。”祁夜又转头看着替自己推轮椅的盛扶妆:“当然也不会少了。”
  祁濯很不给师父面子:“不用了。”
  盛扶妆的态度则完全不一样:“多谢师父。”
  祁夜满意地一点头,自动忽略了自家大徒弟的态度。
  他从手上的青玉镯里取出一张裁剪成人形的纸,提笔沾了沾砚台里的朱砂墨,点在纸人眉心上,纸人渐渐的变得和成年男子一般大。
  “好了,现在驾车的也有了。”祁夜放下笔,将桌上的笔砚收进青玉镯。
  祁夜取出一块雕了双马奔腾的墨玉,摔碎在地上,玉屑四散,两匹骏马嘶鸣着站在原地。
  纸仆人立刻上前将马套在早已准备好的车上。
  祁夜:“走吧。”
  盛扶妆立刻推着他上前,在祁濯和纸没有仆人将祁夜扶上马车后,把轮椅放在了马车后箱。
  等她也上了马车,纸仆人架着马车扬长而去,掀起一片翻滚的尘土。
  祁夜没有丝毫不舍,连车帘都没掀起来。
  当年他执意跟着药阁的阁主学医术,为的是济世救人。
  可医馆开了六年,没有一个人来看病,反倒是卖草席的人生意红火。
  我欲救世人,世人却不信我,当如何?
  凡事随缘,也自有定数,不可强求。这是师尊教给他的。
  那便......不强求吧!
  从乌镇一路往东走,五百里左右,便是逢城——了卞唐实际上的边城。
  三天后,他们抵达逢城。
  哪怕冷静淡漠如祁濯,也被这里的繁华恍惚了思绪。
  街道两旁是各类商铺,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偶尔跑过一个拿着糖葫芦或小风车的孩童,脸上带着纯真无邪的笑。
  那是他从未见过的景象。
  马车缓缓向前走,驾车的人早已换成了祁濯——纸仆人毕竟是修士的把戏,会吓着凡人。
  “扶妆,想买点首饰吗?”祁夜笑眯眯地看着她,露出了一个自以为慈祥的笑。
  “多谢师父,不用了。”
  祁夜可惜地道:“难得你师父我阔绰一次,怎么一个一个的都不知道把握机会?”
  祁濯闻言,冷哼一声:“你也知道你抠门?”
  祁夜就知道他嘴里没好话,用痛心疾首的语气控诉:“你这黑心黑肺的白眼狼,这三年来吃我的用我的,还整天没大没小的。当初要不是我把你捡回来,现在你指不定在哪烂成泥了。我是造了哪门子的孽养了你这么个徒弟?我的命怎么这么苦......”
  祁濯冷冷地打断他:“如果你没救我,没准我现在已经投胎到富贵人家了也说不定。”
  祁夜:“......”一时竟是无法反驳。
  盛扶妆:“师兄,师父,你们少说两句吧。师父,我们今天晚上住哪儿?”
  “我看看。”祁夜挑起车帘,刚好“远福客栈”四个字飘过,他便道:“就住远福客栈吧。”
  祁濯去客栈后院安置马车,祁夜带着盛扶妆去一楼吃饭。
  隔壁桌传来热火朝天的讨论声。
  “唉,听说了吗,这次要被送上山的是谢家的大小姐!”
  “谢夫人怎会同意?谢家大小姐可是打小被指给了太守公子的。”
  “谢家自谢老爷去后一年不如一年,谢夫人更是病痛缠身。我听说啊,这次之所以会是谢家大小姐,就是太守搞的鬼呢!”
  “必是太守嫌弃谢家落魄了吧,这些当官的就喜欢拜高踩低,想当年谢家可是逢城鼎鼎有名的显赫家族啊!可惜谢老爷就这么去了......”
  祁夜越听越疑惑,趁着小二来上菜,便问他:“这谢家大小姐是何人,为何要被送上山?”
  小二道:“这是逢城的规矩,每年送个貌美的姑娘上山,给山鬼大人当新娘子,这么多年也送了二十几个了吧!”
  祁夜皱眉:“山鬼大人是谁?”
  小二:“山鬼大人神通大的很呢!当年太守提出山鬼大人的要求时许多人都不同意,结果您猜怎么着?山鬼大人引来了大水,淹了逢城!”
  “水淹逢城?”祁夜的眉皱的更深了。
  “是啊,后来把全城的适龄姑娘的名字写在纸上,随便抓了一个送上去了,水才退去呢!”
  “什么时候送上山?”
  “就明天。”
  祁夜丢给小二七个铜板,小而美眉开眼笑地走了。
  祁濯安置好马车回来,便看到自家师父一脸凝重的神色,不由得想:“这是跟别人吵架输了吗?”
  “你怎么了?”祁濯坐下来,一边夹肉一边问。
  祁夜将打听来的消息都跟他讲了一遍,最后一脸神秘地看着他,压低了声音:“想不想跟我去拯救良家少女?”
  祁濯:“......”我看你像要去拐卖良家少女的。
  祁夜:“说真的,好久没有做过好事了,想想觉得自己真是个英雄!”
  想了想,又补了一句:“还是长得好看的英雄!”
  盛扶妆笑了:“师父您把救了师兄,收留了我,也算是做了好事呢。”
  祁夜:“收留你算,至于他——”祁夜哼了一声:“救他是我这辈子造的最大的孽。”
  祁濯不理他,专心吃饭。
  盛扶妆却问:“凡间之人不是可以向修仙界求助吗?为什么太守任由这山鬼为祸逢城?”
  “逢城地偏,虽不像乌镇那样前不着村后不着店,也算是在云浮界的边缘地区,这里离修仙界远着呢!”祁夜解释道,“再说了,入凡间的修士一般都去天都上京那些至极的繁华之地,谁会没事跑这里来管闲事?那不是吃饱了撑的吗?”
  “你不就是吃饱了撑的吗?”祁濯想,“还撑得不轻,在乌镇那鬼地方一待就是六年。”
  盛扶妆轻轻地哦了一声,不在言语。
  晚上,祁夜回到房间,掀起衣袍,褪去裤子,露出了两小腿腿上缠着的绷带。雪白的绷带上有星星点点的血迹,他解下绷带,轻轻抽了口气。绷带下,是血肉模糊的小腿,像是被什么锋锐的利器生生磨下一层肉。
  “疼死小爷我了!”祁夜想。
  他取出一颗碧绿的丹药,灵力封住了丹药的丹香,小心翼翼地揉碎了抹在小腿上。
  血肉模糊的小腿上出现一层淡绿色的光罩,祁夜动了动,不疼了。
  “好了,三天之内我又是一条好汉了。”祁夜美滋滋地想,只可惜这丹药没剩几颗了,得省着点用。
  他从青玉镯里取出一把剑,剑长三尺,两指宽,无鞘。
  剑身通体黯淡无光,却在祁夜的手接触到剑柄时,隐隐发出一声嗡鸣,一股势不可挡的锋锐感自剑中传来。
  剑身靠近剑柄的地方,镌刻着两个端正古朴的大字。
  同尘。
  此剑名曰:同尘。
  祁夜一贯嬉笑的脸上露出一种悲哀的神色,眼神幽深无比,定定地看着同尘。
  和光同尘,与时舒卷。
  这是他的同尘剑。
  木窗未关,月光照在他脸上,蒙上一层微光,眼里所有的思念和悲伤无处遁形。
  “同尘啊......”他的声音低低的,无端有一种孤寂之感。
  回应他的,是窗外茂密的树叶被风吹动的沙沙声。
  第二日,祁濯习惯性地来到祁夜房间准备把他扶到轮椅上,就看到自家师父站在窗边,支了一个铜镜叼着一根青色的发带扎头发。
  绑好了头发还左右转着脑袋看了看,露出了满意的笑。
  祁濯:“......师父你能站起来啊?”
  祁夜闻言收起了铜镜,单手扶着窗棂摆了一个自以为帅的造型:“就三天的药效,怎么样,师父好看不?”
  “哦,不好看。”祁濯冷漠脸。
  “啧,”祁夜收起了笑容,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衣服,天青色的衣袍干净整洁,银色的腰带上还挂了一块质地温润的玉佩,黑靴一尘不染,连裹在护腕边的衣服褶皱都那么完美。
  “真是不懂欣赏,”祁夜想,“有我这么帅的师父你还有什么好嫌弃的,云浮界我说自己第二帅就没人敢说自己第一!”
  “行了,走吧,你个小白眼狼。”祁夜拿起桌上的剑,率先出了门。
  祁濯这才注意到那把剑,剑身靠近剑柄出包着几层布条,被祁夜拿在手里。造型很古朴,通体黯淡无光,看上去就是把普通的凡剑。
  可按照祁夜的性子,什么都用最好的,这剑的来历铁定不凡。
  祁夜带着祁濯和盛扶妆跟着人群一起来到了逢城东边的大河,那里有一台花轿,四角红绸上绣着鸳鸯。
  “怎么不见新娘子?”盛扶妆话音刚落,一行人就拥簇着一个穿着嫁衣的女子哭哭啼啼地走了过来。
  “你确定这是送新娘子,不是送葬?”祁濯很怀疑。
  祁夜白了他一眼:“废话,你把女儿养那么大嫁给个面都没见过能随时淹了岳丈家的‘女婿’,能高高兴兴地送女儿出嫁?”
  祁濯觉得有道理,要是这样还能笑嘻嘻乐呵呵地送女儿出嫁,那只能说明不是亲生的。
  “吉时到,上轿!”
  一身红嫁衣的新娘子被扶上了轿,几个身强力壮的男子将轿子抬着平稳地丢到了河里。
  轿子竟飘到了河中央都未沉,忽地一道刺目的光闪过,轿子不见了踪影。
  见此景,众人纷纷跪拜,口中高呼“山鬼大人”。
  祁夜带着俩徒弟悄悄地绕到一边的树林里,他将一根金针插在地面,不一会儿,得意地笑了:“找到了!”
  这种粗劣的传送阵,也就骗骗那群无知的凡人。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