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天骄系统(综同人)——叶藏鸦 - 福书网|www.billions-and-billions.com -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8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8-08-01 14:36:38  作者:叶藏鸦

  

《[综]天骄系统》作者:叶藏鸦
 
文案:
“请宿主选择分区。”
一直赖在系统空间不走的方侵竹,终于带着成为天骄的任务,来到了武侠世界。
在这个综武侠的世界中,方侵竹有很多疑惑不解的事。其中最让他挂怀的,就是那个温润待人的花公子,为何总对他分外冷淡……
 
内容标签: 武侠 情有独钟 穿越时空 系统
搜索关键字:主角:方侵竹 ┃ 配角:武侠众 ┃ 其它:系统、穿越
 
 
第1章 风雪山庄(一)
  1.
  “请宿主选择分区。”
  一个不太高兴的正太音在耳旁响起。
  方侵竹从书中抬起头来,果不其然,眼前出现一块几近透明的面板,几个画面在眼前依次排开。轻触画面,底端便显示出名字。方侵竹手指滑动数下,停留在一幅画面上。
  那是皑皑白雪中一片巍峨的庄园。天际阴沉,庄园门口却亮着两盏血红的灯笼。大门半开,隐隐约约能看到院内风墙上贴着新新旧旧的纸,上面画着人头像,写着大大的“赏”字。门口的匾额,隐约能看见“仁义庄”三个字,风雪中一匹骏马驮着一个带着毡帽的人,正在走近。
  由于他的手指停留太长,画面下端出现一行文字:“是否选择分区‘风雪中州’?”
  方侵竹并没有点是或者不是。
  那正太音又不高兴地响起来:“你到底要怎样啊?都在这里赖了这么多年,什么武功都让你学完了!”
  方侵竹合上书本。那是一本线装古籍,青色封面,和别的书并无太大区别,只是这名字若被普通人看大,可能会吓一跳。
  “你连《葵花宝典》都看完了!”隐藏在面板后的正太简直要跳起来:“这里还有什么你没看过的!”
  “确实都看完了。”方侵竹说。他的声音有点冷清,听不出什么情绪,好像声音的主人本身并没有什么情绪一般。
  “所以啊,我才问你,怎么还不走?”
  方侵竹,天骄系统ID100008号,此时正面临着被系统驱逐的危险。
  他并不是不想走,只是在一个地方久了,难免会有留恋。何况这里简直是琼瑶仙境,想要什么有什么,还有这么大的图书馆……
  他轻咳一声:“所以我必须走了吗?”
  “当然,不过在走之前会给你点福利。”正太音听说他要走,压抑着内心的喜悦,沉稳地说道。其实方侵竹是走是留对他并无太大影响,只是他是在想看看方侵竹在现世的样子。
  不一会,方侵竹面前出现一本蓝色封面的书籍,只是书上没有名字。
  “我知道这里的书你都看过,不过刚刚入世,不可能让你把这些武功都带走,所以你得选择一个入门的武功。”
  方侵竹的手按在封面上,书名的地方不断跳跃各种文字,“降龙十八掌”“九阴真经”“小李飞刀”等等迅速闪过。
  他的手离开封面,一个名字就牢牢地落在封面上。
  “恭喜宿主获得SR武功秘籍《独孤九剑》。装备成功,请升级。”
  升级需要的材料叫做“玉灵芝”,不过方侵竹的玉灵芝多得系统已经无法计算了。他的手指一直按在加号上,等升级到十二的时候,正太音又出现了:“不能再升了!咳,宿主,您的《独孤九剑》已升至满级。如果你想获得更高层次,请积累现世经验,自行领悟。”
  画面紧接一闪而过,又有一个武器盒子出现在眼前。
  “请宿主选择武器。”
  其实系统有一点点紧张,因为方侵竹第一次抽武功秘籍就抽了SR,而且还不差钱地升到顶级,如果武器再抽个SSR,简直就逆天了。
  方侵竹的手离开盒子,过了好一会,才又听到那个正太音。不过正太音这次不是不高兴,而是……憋笑。
  “恭喜宿主……抽取……哈哈哈哈抽取N级武器‘青竹竿’,此武器可配合刀法剑法棍法,摘叶飞花,无所不利……哈哈哈!”
  系统终于毫无顾忌地大笑起来。
  方侵竹打开盒子,果然见里面躺着一根碧绿的青竹竿子。长短和文人佩剑大致相同,颜色倒是可人,碧绿碧绿的,像根碧玉一般,只是握在手里轻飘飘的,一摸便知道是根竹子。
  不过方侵竹并不是太在意。
  系统笑够了,又发送了点新手福利,比如说衣服啊药丸啊什么的。方侵竹虽然不差钱,但是奈何现在系统商店还没有开放。
  “宿主已选择分区‘风雪中州’,由路人甲到天骄,祝您得偿所愿,早日归来!”
  一片风雪扑面而来。
  方侵竹再次醒过来的时候,感到一阵刺骨的冷风吹进颈项。他抬眼一望,发现自己站在一座巍峨的宅院前。冷风夹着飞雪,从天幕席卷而下,扑面而来。这宅院千檐百宇,大门却是敞开的。只见门上挂着一个匾额,上面写着三个铁画银钩的大字:“仁义庄”。
  这时,耳畔传来一阵马蹄声。
  马蹄踏在雪地上,原本声音就微弱。可是这马蹄声,哒哒哒,却连风雪也掩盖不住,远远地传了过来。不一会,风雪中出现一个人。那人裹着貂裘,戴着毡帽,袖手坐在马上,懒懒散散地踏雪而来。
  虽然落拓,但绝不落魄!
  方侵竹立刻想起了一个人。一个在古龙世界大放异彩,被无数后辈追忆的人。
  沈浪。
  那匹神骏的马行到目前,马上的人微微抬起头,露出毡帽下的眼睛。目如朗星,唇角含笑。
  不是沈浪是谁?
  沈浪显然也注意到了方侵竹。雪地里站着的这位白衣少年,肩头落满积雪,不知已在这里站了多久?少年的容貌虽然俊秀,但是因在寒风中太久,已冻得失去血色。少年为何要站在这里?而现在,少年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上,轻轻地,带着微微的惊异和赞叹。
  沈浪竟觉得这少年有些捉摸不透。
  他跳下马,含笑的眼睛一直望着方侵竹:“小兄弟,这里风大,何不进屋避一避?”
  方侵竹怔了怔,实在是沈浪出现的太快,拉去了他的注意力。他还没有仔细观察过自己现在的处境。不过有人关心总是好的,方侵竹正想说声“多谢”,一道冷冷的声音却突然插了进来:“他不能进去。”
  一个独臂黑衣人站在门口。他的一只手腕齐齐断去,安着一只铁钩。风雪中,铁钩如他的人一般冷。
  “冷兄,这是为何?”沈浪含笑问。
  “因为他没有请柬。”
  听到这话,沈浪立刻拿出自己的请柬:“如果我的请柬给他呢?”
  “也不行!”
  沈浪十分了解冷三的性格,知道他恪守规矩,说一不二,但还是忍不住问:“绝对不行?”
  “难道你认识他?”冷三问。
  沈浪摇了摇头:“我只是觉得这位小兄弟在风雪中站了这么久,他需要一个躲避风雪的地方。”他看了眼方侵竹的脚。
  方侵竹也跟着朝下看。他发现自己的双脚没在雪中,积雪几乎堆到了小腿。
  “是不是只要有请柬,请柬上正好是这个人,他就可以进去?”又一道声音传来。
  然而风雪中,除了门前几个人,却不见其他人身影。冷三立刻皱了眉,他横过冰冷的手臂,就像横着一把剑,冷声问:“谁!”
  正门的屋檐下忽然翻出一个人来。那人一身皂衣,却裹着大红的披风,他身如飘絮,竟似比这雪还轻,落在雪地上,一点声音也没有。
  冷三盯着他,死死地说出三个字:“陆!小!凤!”
  那人摸了摸和眉毛一样的胡子,笑着说道:“冷兄,接好了!”从怀里摸出两张请柬,请柬飞向冷三!
  冷三竟被逼得向后一跃,这才反手接住请柬。他瞪着陆小凤,面色潮红,显然怒极。
  陆小凤却悠闲地道:“还不快快验帖?我已经等不及想吃南海娘子准备的饭菜了!”
  冷三举起铁钩,那钩轻轻落在请帖上,翻开了请柬。
  他看着请柬,面色更红了,整个人竟轻轻颤抖起来。他极其生气,因为他知道,这其中一张请柬必定是假的!
  他瞪向方侵竹,这人在这里站了一天,如果他有请柬,为何不早拿出来?!
  “冷兄,你到底验好了没有?”陆小凤故意哈了口气,搓了搓手,显得很冷的样子。
  冷三怒瞪他一眼,闪身让出大门。
  “哈哈哈!”陆小凤大笑起来,一把抓住方侵竹的手臂:“走,快跟我进去!”
  方侵竹这才发现自己的脚已经麻了,他一个趔趄,差点扑倒在雪地,这时另一只胳膊却也被人握住:“小心!”是沈浪含笑的声音。
  方侵竹在两人的帮助下足不沾地地进了山庄大门。
  大门后是一面风墙,墙上贴着一层又一层的纸张,上面画着穷凶极恶的江湖恶徒,写着他们于何日所犯何罪,如若捉住,赏银多少多少。
  陆小凤和沈浪一人捉着方侵竹的一支胳膊,把他夹在中间,竟毫不停留,脚下生风,踏雪无痕,绕过了许多回廊院落,终于来到一座大厅前。
  刚掀开暖帘,便觉一股热气袭来,还夹着淡淡的梅香。
  “花满楼,快来猜猜我带进来的是谁!”陆小凤快活地嚷道。
 
 
第2章 风雪山庄(二)
  大厅里坐满了人,这些人,有僧有俗,有老有少。
  陆小凤把手放在方侵竹的腰间轻轻一提,便把他带到了一张桌前。
  那桌上已坐了几个人,此时全都不说话,全都望向一人。
  青年眉目温润,气度洒然,蓝色缎带束发,发带垂落肩头,和月白锦衣相映成趣,使人就像一块温玉。只是他的两只眼睛漆黑如墨,没有半分神采。
  听到陆小凤说话,青年端起茶饮了一口,并未立刻作答。
  陆小凤道:“花满楼,方才我和司空摘星打赌,赌你到底认识多少人。现在猜猜,我带来的是谁?”
  “你让花满楼猜一个从未见过的人是谁,岂不是不公平?”司空摘星不满道。
  “公不公平可不是你司空猴子说了算。况且,如果这人花满楼见过,那还要猜吗?”
  “事先说好,输了的人要怎么办?”司空摘星继续道。
  “围着这个屋子绕三圈学狗叫。”
  “陆小凤,你会不会反悔?”
  “我陆小凤虽然是君子,但反悔两个字,还不知道怎么写。”
  方侵竹此时有些懵。其实在见到陆小凤的时候他就开始懵了。怎么看“风雪中州”都应该是说沈浪的故事,可是为什么这里出现了陆小凤、司空摘星和花满楼?
  而且,更要命的是,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谁。
  对于现在的自己,他的脑海中一片空白。方侵竹试图在灵识中接触系统,但却毫无音信。
  方侵竹怀疑这是系统故意设的障碍。他在那个空间实在呆得太久了,久到和系统有点相看两相厌,这不,他一到现世,系统就把各种难题送来了。
  方侵竹并不想一进入这个世界就目标失败然后被遣送回去,虽然那样也无所谓,但……
  他看向花满楼。
  花满楼放下茶杯,并没有看向他们,只是淡淡地说了句:“原来是方五公子。”
  此话一出,许多人都惊讶极了,这一桌子的人都吃惊地看向方侵竹。
  陆小凤道:“你怎么知道?”他显然不信。
  花满楼淡淡一笑:“数年前和方五公子有一面之缘,当时是方伯父四十寿诞,我和大哥一起去替方伯父祝寿。”
  “听说方家确实有个五公子。”同桌一个身披袈裟的和尚说道:“不过这位方五公子从小身体娇弱,向来是深居简出。”
  “慧音大师说的不错,”一个书生打扮的人说道:“这五公子和四公子原本就是双胞兄弟,只是因为五公子天生体弱,才很少出现在人前。”那书生对方侵竹一笑:“不过,方五公子画艺超绝,小生倒是早有耳闻。”
  方侵竹总觉得这人笑得有些奇怪,好像用眼神在说“你懂的”。他也不明白,自己画的到底是什么东西,能让这个看起来既风度又俊雅的书生甩了一个如此含义深刻的眼神?
  不说这些人,花满楼给他的感觉倒是……有些冷淡。对方并不像小说中那般,如春天般温暖,笑容以对,而自从注意到方侵竹之后,神情中总有种淡淡的警戒。不过方侵竹觉得这是自己想多了,花满楼这种,如果这的要警戒一个人,也不会让人看出来吧。
  其实方侵竹有一点想错了,此时他已不是一个普通人。一个能把独孤九剑练到满级的人,放眼江湖已是高手中的高手,他的观察力已变得非常敏锐,只是他还缺乏这样的经验,大脑还不能处理这类信息。所以方侵竹才以为这只是自己的“错觉”。
  陆小凤揽着方侵竹的肩,推他坐下,转而对花满楼道:“你是怎么知道他的身份的?我可是花了五百两银子才从大智大通那儿打听到的!”
  花满楼道:“只因你和大智大通说话的时候,声音大得简直怕别人听不到。”
  陆小凤摇了摇头:“并不是我声音太大,只是你耳朵太灵!”
  花满楼微微一笑:“要真说的话,其实和耳朵的关系也不是太大……”
  这时司空摘星笑道:“陆小凤,你现在认不认输?”
  陆小凤道:“我怎么就输了?”
  “你难道想耍赖不成?!”司空摘星:“方才明明说好,你随便找个人进来,看看花满楼能不能认识。我赌能,你赌不能,怎么现在输了反而不认账?”
  慧音大师说道:“确实如此,陆施主可不要不认账啊。”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