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8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8-08-01 14:50:49  作者:木兮娘

 ======================================================================

《逆命》木兮娘
何千里偷看了司命宫的星盘,发现自己未来会跟一个男人在一起。
雌伏人下,生儿育女。
那人是谢斩流,太玄宗云霄真人,清都峰峰主。
何千里算计谢斩流,企图改天逆命,熟料事与愿违,反把自己搭了进去,顺应那天命。
 
排雷:
短篇。
受非好人。
古早味,狗血。
先强制后爱,先婚后爱。
无法接受者,千千万万别进。
我的建议是,等完结再进,注意别踩雷。
踩雷我是一概不负责,且这几天很忙很忙,不会定时更新。
======================================================================
文章类型:原创-纯爱-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历史-爱情
作品风格:轻松
所属系列:之;短耽
文章进度:已完成
文章字数:28608字
第1章 第 1 章
  逆命/木兮娘
 
  何千里不信命。
 
  他信人定胜天,所以当他出于好奇,偷偷跑进司命宫查看自己的星盘,发现自己未来雌伏人下、生儿育女的时候,就决定逆天改命。
 
  幸好司命宫星盘把那个男人的脸也显露出来,没让何千里天南地北不知姓名的找。
 
  那个男人是谢斩流,太玄宗云霄真人,清都峰峰主。人称天下第一剑圣,成名于二十年前磨屏山一战。
 
  风云榜上第一人,高手榜上第一人,就连那美人榜上,也把他排到第一名。
 
  自成名二十年来,高居修真界各大榜上第一名,当之无愧的天下第一人。
 
  谢斩流!
 
  谢斩流年逾五十,已甄分神境,被誉为太玄宗近三百年来最有望飞升剑仙的天才人物。同时也是修真界最年轻最有望飞升之人。
 
  这样的人物,未来居然成为他何千里的丈夫?
 
  何千里想大笑,却笑不出来。
 
  司命宫星盘,从不出错。
 
  纵他何千里不过蝼蚁一只,配不上天下第一人谢斩流,却也不是那等愿雌伏之人。
 
  何千里从小在流氓堆、野兽群中长大,无父无母无所敬畏,天不怕地不怕,更何况不过区区逆天改命。
 
  那些修真飞升者,不也是逆天改命修长生?
 
  他何千里又为何不能改命?
 
  于是何千里万里迢迢,从极北徒步过冰原、穿荒漠、闯山脉森林,到达太玄宗,走天梯,进山门,拒绝了太玄宗其他峰主的收徒意向。
 
  拜在山间老人门下。
 
  那山间老人,无人知其姓名年岁,修为高深莫测。却是太玄宗的太上长老,哪怕是现任掌门到他面前都要尊称一声师祖。
 
  山间老人一生收徒不过两人,一为天下第一人谢斩流,一为如今东荒境主。全是名满天下的风流人物,其三便是何千里。
 
  太玄宗宗门上下来见过这位小师叔祖,相貌倒是俊秀灵动,不说话便似个姑娘家。气质、行事却像个无赖,没有半点剑仙的潇洒。
 
  他人的评价,何千里安之若素。他的目标也并非真的当个剑修。不过是为接近谢斩流试图找出改命的方法,可惜初来乍到,连谢斩流的清都峰山脚下都踏不上。
 
  无奈,何千里只能随其他人一般每日晨课、练剑修行。
 
  山间老人收他为徒,却不教导。时常不见人影,倒是偶尔提点。那一两句提点却又胜过万卷书。
 
  所幸何千里确实有当剑修的天赋,短短三年时间,便超过宗门大半弟子,甄为融合境。过了此境界,山间老人便修书让谢斩流把何千里带上清都峰。
 
  何千里来到太玄宗三年后,第一次见到谢斩流。
 
  不愧为天下第一人。
 
  气度、相貌,堪称一句‘好个风流人物’!
 
  谢斩流脾气还算好,没那么古怪。只是要道一句温和却也不能。
 
  将何千里带到清都峰后吩咐了几个小童照顾他,便不再出现。
 
  何千里向那几个小童打听,原来谢斩流喜静,清都峰劈开一块地后就住在那儿,常人不能进。那块地前面圈了片竹林,竹林设了阵法。
 
  何千里头次闯进去,走了约莫半个时辰,回到原地。
 
  竹林里没有害人的法阵,想来是主人警示外人,也避免自己的清静被打扰。
 
  何千里出来之后没有急着再闯阵,而是回去一边酿酒一边学习阵法。
 
  他天资聪慧,无论学什么都事半功倍。唯一的缺点是对什么都没兴趣,学会了就放弃,贪图享乐。
 
  山间老人也是看出了这点,才没有亲自花时间教导他。只偶尔指点。
 
  三年后,何千里破了竹林的阵法,闯进谢斩流的竹屋。
 
  在谢斩流淡漠的目光中,何千里将手里的两坛酒扔了一坛过去:“师兄,我酿的酒。请你喝。”
 
  青年站在木屋下,仰着头笑起来的样子,像把所有太阳光都夺走汇聚在他身上一般。
 
  耀眼夺目。
 
  谢斩流走下竹屋,和他对饮。
 
  从白天喝到晚上,天上的星空变成了日轮高挂,他们喝了两天一夜,坛子里的酒还剩一半。
 
  谢斩流从青年狡黠的眉眼中可知,坛子设了阵法,藏的酒不是一坛,是一潭。青年想让他醉,可他本就千杯不醉。
 
  倒是青年醉了。
 
  四肢摊开倒在竹林中央,洒脱大笑、对酒当歌。
 
  论起潇洒,此刻青年比他更像个抛却一切凡尘夙念的剑修。
 
  “何千里?”
 
  谢斩流眼里的冰冷,如千年不化的冰雪。当他念出何千里三个字,冰雪仍旧不化。
 
  他起身,扔掉酒坛回屋,把何千里扔了出去。
 
 
 
第2章 第 2 章
  何千里醒过来的时候发现头顶上在下雨,雨丝细细连绵,落在头顶上被一个看不见的透明罩子格挡开。
 
  谢斩流将他扔出来的同时施了阵法,保护他不被风吹雨打。
 
  何千里咧开嘴笑了一下,偏头看身边只剩下一个酒坛。
 
  另一个酒坛,谢斩流留下了。
 
  他一跃而起,哈哈大笑。回到自己的洞府一问道童,才知他已睡了三天两夜。
 
  隔天,他再次到谢斩流的竹屋,却没见到人。
 
  回来问道童,才知谢斩流去参加三年一度的问剑大会。
 
  类似这种大会,谢斩流从不参加,为何此次却又参加?
 
  他询问道童,道童说道:“因霓鸿仙子邀请。”
 
  “霓鸿仙子?”
 
  “仙乐门掌门首徒,天赋极高。听闻曾与真人历练,磨屏山除魔一战中,霓鸿仙子是唯一与真人并肩作战之人。”
 
  “听闻,真人心悦霓鸿仙子。”
 
  听闻?
 
  何千里玩味一笑,“那霓鸿仙子对真人有没有情意?”
 
  “自然是有的。”
 
  “郎有情,妾有意啊。”
 
  何千里拖长了语调这般念道。
 
  但他不会听信道童的一面之词,接下来的好几天到其他峰晃荡,又跑到山脚下混进修士群里聊天。得到的消息全是谢斩流和那位霓鸿仙子郎情妾意。
 
  何千里便笑问:“既然郎情妾意,为什么不干脆结成道侣?”
 
  “自然是因为两宗关系。”
 
  “仙乐门和太玄宗都是修真界的大宗门,两人结合,强强联合,难道不好?”
 
  “这、唉,跟你说也说不明白。大宗族之间的联姻岂是那么轻易?”
 
  那人说不上来便想驱赶何千里。
 
  何千里跑到不通楼打听消息,花了近三十灵石,买来一个只有一半的答案。
 
  “司命宫宫主透露过云霄真人的姻缘,还不到时候。”
 
  “云霄真人所爱为何人?”
 
  不通楼楼主似笑非笑的睨着他,说道:“传言,云霄真人与霓鸿仙子郎情妾意。”
 
  “是真是假?”
 
  “三万灵石。”
 
  何千里二话不说,起身离开。
 
  他通身上下,也就三十灵石,全买了那句话。
 
  不到时候?姻缘不到时候?
 
  呵。
 
  谢斩流回来后,何千里去找他,自顾自拉着他喝酒。
 
  每次喝醉,谢斩流都把何千里扔出去。从未让他在竹林过夜。
 
  竹林的阵法越设越复杂,一个套着一个阵法。何千里解开阵法的时间花得越来越长,他就越把心思花在如何解阵法上面。
 
  到后来,谢斩流设下的阵法拦不住何千里,如同豆腐一样脆弱,轻易被切开。
 
  然而每次何千里到来,谢斩流仍旧陪他喝酒。
 
  喝完就扔。
 
  直到何千里被留在竹林里。
 
  当然竹屋还是进不去。
 
  何千里又来找谢斩流喝酒,谢斩流接过那坛子酒却放在一边,没有开封。
 
  “师兄,你不喝?”
 
  “不喝。”
 
  “不好喝吗?”
 
  谢斩流定定的望着何千里,眼睛如深渊,眼底似冰封着山顶终年不化的雪。
 
  “不想喝。”
 
  “这样啊,”何千里放下酒坛,突然笑起来问:“那我们切磋?”
 
  “你比不过我。”
 
  说得也是。
 
  何千里就是再修炼个五十年,也打不过谢斩流。
 
  “师兄,你要赶我走吗?”
 
  “你该好好修炼。”谢斩流起身,回到竹屋:“一年后,东部秘境大开。你得进去。”
 
  何千里突然问:“师兄也会去吗?”
 
  “会。”
 
  “那霓鸿仙子呢?”
 
  谢斩流回身:“为什么问她?”
 
  “师兄的竹屋里挂着霓鸿仙子的画像吧。师兄喜欢霓鸿仙子,何不趁东部秘境开的时候向她表明心意?仙乐门和太玄宗结亲,强强联合也只有好处。”
 
  谢斩流眉眼淡漠:“你进了我的竹屋?”
 
  何千里沉默片刻,在谢斩流越来越冰冷的目光下说道:“没有。我只是猜测,没想到师兄的竹屋里真的挂了霓鸿仙子的画像。师兄真对霓鸿仙子有情意,就赶紧向她表明心意。须知有花堪折直须折——”
 
  谢斩流甩了甩衣袖,将何千里扔出竹林。
 
  “一年内突破心动期,否则,离开清都峰。”
 
  何千里心情很愉悦,高声嚷道:“是,师兄。保证一年内突破心动期,但是师兄,莫待无花空折枝啊!”
 
  话音落,竹屋的门‘啪’的一声关上。
 
  竹屋里,谢斩流神色淡漠的扫了眼挂在墙壁上的一人高画像。
 
  画里是一个少年,站在荒凉的极地中,眉眼灵动、笑容灿烂,像是一株从荒漠地里开出来的花。
 
  生命力顽强、不屈,耀眼至极。
 
  少年的眉目像极了长开后的何千里。
 
 
 
 
第3章 第 3 章
  一年内突破心动期,于旁人而言并不容易。但对于何千里来说,并非难事。再加上有谢斩流时不时指点,进展更是神速。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