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瓶邪』听说吴家丢了个瓶子(瓶邪同人)——庄十三三 - 福书网|www.billions-and-billions.com -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8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8-08-02 09:49:19  作者:庄十三三

   《(瓶邪同人)听说吴家丢了个瓶子》作者:庄十三三

  文案
  旧文新发?
  “歪,妖妖灵吗”
  “我家丢了个瓶子”
  “蓝盖儿的”
  “我找不到他了”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 ┃ 配角: ┃ 其它:
 
 
第1章 第 1 章
  杭州西湖边的小铺子。
  “王萌萌!你丫的再偷懒我扣你工资信不信!”吴邪躺在贵妃榻上,叫嚷得挺大声。
  “扣吧扣吧,反正已经是负数了。”王盟淡定看了炸毛的吴邪一眼,果断扑入扫雷的怀抱。
  “卧槽你个王萌萌还想反了是不是?这个月的奖金还要不要了?!”吴邪一脸老气横秋。
  王盟瞬间变脸:“哎哟,还有奖金啊哈哈,老板我错了...”
  然后电话叮铃铃地响了起来。
  本来打算装死不接电话的,因为多半是吴三省那个老狐狸打来的。
  但是架不住电话响个不停啊。
  你响你响你再响啊~
  然后电话持之以恒坚持不懈势必要感化吴邪这块石头,然后吴邪终于忍无可忍,果断掀桌!然后——
  滚去接电话。
  “嘿嘿,三叔啊~”
  “你小子在干嘛,这么久才来接电话!”那头吴三省的怒吼差点吓坏王盟。
  吴邪把电话拿离耳朵三米远,然后掏了掏耳屎:“咦?这边风有点大啊,你在说什么完全听不见啊!”
  “你小子!”吴三省想了想半天发现还真没什么词可以形容吴邪,干脆一声咳嗽,“咳咳,你那里有空房间不?”
  “怎么?要租?”吴邪体内的奸商之魂熊熊燃烧起来。
  “我这里的房间啊,坐地优良,交通方便,水电便宜,风水也不错啊,月租只要299只要299啊!”
  “你小子就别扯了,那家伙昨天已经动身去你那里了,估计这会儿到了吧?”
  吴邪看向门口。
  因为是早晨。
  晨曦逆光。
  颇有种偶像剧里面牛逼哄哄的男猪脚出场的特效,然后吴邪看见了闷油瓶。
  卧槽你个三狐狸你怎么不早说是这货啊!
  来王萌萌赶紧告诉小爷这货站在门口有多久了?敢找这位闷大爷要房租啊,他还想再活五百年的好不好!
  “哈哈哈,小哥啊,里面请里面请。”吴邪觉得自己笑得很狗腿,不行,怎么能这样呢,再这么下去,还怎么威慑王盟那小子啊~
  但是,卧槽完全凶不起来啊,每当吴邪体内的小宇宙燃烧的时候,总是不能避免地想到海猴子兄弟,禁婆姐妹,粽子它七大姑八大姨的,尸蟞它六大叔五大爷的...
  怎么的都是一个死字了得!
  嗯,多重死法任君选择,绝对包满意哟~
  “吴邪。”
  暗哑。
  该死的这个闷油瓶子的声音绝对能捕获一群少女的芳心好么,张大爷你低调点,给咱们这些单身狗留点出路可好?
  “啊?”完全不明状况的天真同志。
  “我会付房租。”然后深深地看了吴邪一眼,自己走上了楼梯。
  咦,听说这个闷油瓶子一次下斗价很高哎!要不要多要一点房租?吴邪被熄灭的奸商之魂果断重燃!
  然后想了想可实施性——呵呵。
  吴邪狠狠地用一个月工资收买了王盟那小子乖乖看店,然后颠颠地尾随闷油瓶上楼。
  “诺,这是你的房间。”吴邪指了指那间...废弃许久的杂物房,打开的时候自己被自己吓到了——
  卧槽这里怎么这么乱这不科学我都多久没进来过了怎么可能这么乱...
  “哈哈,小哥,你等一下。”吴邪回过头干笑,然后开启洪荒之力——老老实实地拿起扫把打扫房间...
  “吴邪。”张起灵用奇长的双指点在吴邪的脖颈上。
  吴邪下意识全身瑟缩了一下,卧槽小哥那个地方用力点一下你明年就可以给我烧纸了好么?!
  “嗯?”
  “我没有衣服。”
  “小爷房间里,诺,那一间。”说完转过头继续自己伟大的清扫事业的吴邪忽然觉得好像自己忘记了什么...
  所以当张起灵打开吴邪的房门的时候,看到一屋子的垃圾张口了好一会儿,然后果断瞄准了衣柜,拿起衣服拔腿就走,对一屋子垃圾视而不见。
  当吴邪打扫完房间,倒在沙发上,恨不得把自己的手脚卸下来挂墙上的时候,面前忽然被阴影笼罩。
  懒懒地把脖子歪了个弧度:哦,小哥啊。
  然后维持原姿势不动。
  卧槽之前怎么不知道那个房间里面有这么多东西!TNT毛瑟□□洛阳铲狼眼...这万一让警察逮住了三年五年都是往少里算啊!
  身心俱疲的天真同志无意中眼珠子转了两转,咦,身边这个八块腹肌的男人...
  “卧槽!小哥你怎么没穿衣服!”
  这是耍流氓好么!不过这闷油瓶子的身材不错...等等现在不是身材的问题啊喂!
  “...”手指指了指吴邪身下,张起灵面无表情地把脸从与天花板的深情对视中转回来。
  吴邪“哦”了一声,乖乖爬起来,谁料脚下一软,眼看就要和地板大叔亲切接触了。
  吴邪已经在心里哀悼了三秒钟了,忽然砸进一个结实的怀里,虽然觉得这怀抱的温度低得可以,但是好歹好过地板吧?
  吴邪摆摆手从张起灵怀里站起来:“谢啦,小哥。”
  张起灵看样子犹豫了一会儿才开口:“你不问我为什么?”
  “什么为什么?”吴邪皱眉。
  “长白山。”
  “长白山?挺好看的啊,如果没有云顶天宫的阴影的话。”吴邪耸了耸肩,“算是颠覆了我对长白山的向往啊!”
  你不记得了吗。
  你不记得05年的长白山青铜门了吗。
  张起灵皱眉。
  “鬼玺呢?”
  “哎?小哥你怎么知道我有那玩意?”吴邪一边念,一边从旁边的柜子上拿起鬼玺,随手丢了过去,“小哥要吗?送你吧。”
  张起灵伸手接住。
  的确是当年他给吴邪的那一个。
  吴邪一边揉头发一边伸懒腰:“啊~我要洗澡了啊,小哥你自己看看电视吧。”
  吴邪的身影一消失在张起灵的视线里,吴三省家的电话立刻像着了火一样响起来。
  “喂,大侄子?”
  “解释。”
  “...”
  吴三省那边笑了一声,“大侄子一年前的事情果然是你整出来的。”
  “也没什么,忘记了而已。”
  然后电话被挂了。
  张起灵看了一眼哗啦啦水声的浴室,眸色暗沉。
  楼下。
  王萌萌被一尊凶神从睡梦中惊醒。
  “老板我没偷懒啊,不要扣我奖金啊!”王盟头都没抬就惊慌失措地嚷起来。
  “...”
  “张爷啊~”王盟的余音拉的很长,一脸谄媚地笑,“不要告诉老板啊,不然这个月工资不保啊!”
  “吴邪怎么了。”陈述句。
  大概看出来自己不说会死得比扣工资还惨,王盟很爽快地全交代了。
  “去年您不是特意跑到店里和老板道别吗?”
  “老板不是傻傻地追到长白山去了么?”
  “回来之后就疯了。”
  张起灵皱眉。
  王盟小心翼翼地看了看他的脸色才敢往下讲:“一个礼拜里直接瘦下了十五斤!那脸色简直不能出门见人,被三爷逮回古厝两三天之后就活蹦乱跳的了。”
  “只是,似乎忘记了您当初告别的事儿...”
  王盟越说越低,然后声线猛的高了起来:“结果回来扣了我那个月奖金!然后美其名曰,替我保管,没钱付电费水费就直说嘛...”
  王盟絮絮叨叨。
  张起灵面色阴沉。
  “张爷您也别气了,您是没看见老板那阵子啊,看人眼睛都是放空的,尤其是那个黑印子,天天搂怀里,看都不准看一眼的...”
  “啪”古董店的门被甩上了。
  “喂,王盟...奇怪你小子居然没睡觉?”吴邪的脑袋从楼上探出来,“小哥呢?”
  不能扣王萌萌工资的天真同志表示各种空虚寂寞冷啊~
  “出门了...”王盟声音有些抖索。
  那扇梨花木雕的门啊,华丽丽从中间裂开了,开了,了...
  吴邪蜷在沙发里万般无聊地看电视剧。
  顺带研究一下刚收的一块拓本。
  外带好好编一个故事把它卖出去。
  好吧,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小哥出去这么久了还没回来!
  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现在的行为就像一个怨妇的天真同志忽的被一阵敲门声惊起来。
  小哥?
  还是王盟那小子又忘记带东西了?
  吴邪走下楼,打开门——
  上下牙齿果断打架。
  我了个擦啊,诈尸尸尸尸啊!
  站在门口的女人虽不是美艳不可方物,那股子从骨头里散发的英气在吴邪的认知里只见过一个人啊啊啊!
  然后那个人已经在蛇沼的时候被野鸡脖子咬死了,连个全尸都没有留下。
  说起阿宁这个人,吴邪一直打心眼里觉得可惜。
  但是不代表他能接受这么一个人活生生地站在自己面前啊!
  对,如你所想,面前的女人正是阿宁。
  入了秋的天气很凉,风刮着梨花木雕的门啪啪地响,门口的女人撑一把白伞,面无表情地看着你——
  “哐当”
  张起灵回到吴邪的古董店子的时候,只有木门打在墙壁上哐哐的响声。
  秋更深。
 
 
第2章 第 2 章
  “小三爷。”
  吴邪被装在麻袋里乍一听到这个称呼差点掀桌,还小三爷,那小爷让你把这个解了你解不解...
  “借你血一用,不用担心,事后定把您完完整整地送回去。”说话的是个男人。
  卧槽还好不是之前店里看到的女人...吴邪拍了拍扑通扑通跳的心脏...然后怎么办好奇心大发好想问问是不是阿宁啊~
  等等,天真同志你的重点是不是错了?!
  “完完整整?你指的是死的还是活的?”吴邪好容易注意到那男人的话。
  “若是小三爷还有命回去。”阿宁的声音。
  明显的柔和。
  “你不是阿宁吧?”吴邪已经看出不对劲来了。
  阿宁那女人简直是疯子,可以为目的不择手段,而这女人明显形式手段还稍微嫩了点。
  “自我介绍一下,我是阿安。”
  “阿宁是我妹妹。”
  “不用紧张我并不是来报仇的。”
  “只是有一个墓需要小三爷跟我们走一趟。”
  吴邪一听这女人说话三分柔七分刚,绝对是个比阿宁还难搞定的家伙啊这要是和她走了还真不知道能不能完整回来...
  根本没有给吴邪开口的机会。
  后脑勺一疼华丽丽地晕过去了。
  再醒来的时候,吴邪盯着眼前突然出现的大脸仔细地想了好一会儿是不是在做梦。
  卧槽这张肥腻腻的大饼脸怎么越看越像——
  “卧槽胖子!”吴邪抽搐着嘴角喊出了和他一样被捆成粽子模样的人的名字。
  “哎呀,小天真啊,小哥让我代表党和人民来拯救你于水深火热之中啊!”胖子照例开口不过三句正经。
  胖子自云彩死后就呆在了巴乃,这次能被小哥找出来,吴邪忽然觉得自己卷进了了不得的大事里。
  “那您老能解释一下您现在的装扮吗?在玩cosplay?”吴邪看到胖子心情一下子好起来了。
  胖子“哼”了一声:“还不是阿宁那个娘西皮的,哎哟我的背呀。”
  胖子骂骂咧咧把事情都招出来了。
  据说是小哥一个电话打到阿贵家,然后胖子奉着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的重任,一路追到了吴邪的位置,然后被阿安一脚踹了进来。
  “小哥呢?”吴邪三句不忘小哥。
  “不知道啊,我出来后就没再见过他。”胖子摇摇头,“小天真你也甭操心了,小哥是谁啊?粽子禁婆海猴子都不是对手,这几只小小的蚱蜢能蹦出什么花样来?”
  “这几个人就是冲着小哥来的。”
  “小天真不要开玩笑了。难不成这几个人把你当成了小哥抓来了?怎么看你也不像人家小哥天生丽质难自弃...”
  “...死胖子!”小爷就算不是人见人爱勾搭几个小女生的魅力还是有的好么!
  “我懂我懂,咱们小天真是清新脱俗小郎君,出水芙蓉弱官人~”胖子笑起来眼睛都挤到一块去了。
  “滚滚滚!”吴邪毫不客气地大骂出声。
  胖子就抖着他的肥肉笑得贼开心了。
  “啪”关押他们的小黑屋忽然被踹开。
  进来的是一个贼眉鼠眼的男人:“吵什么吵!都给老子闭嘴!”
  吴邪看了看他手里的家伙——呵呵,识时务者为俊杰,有本事你放下手里的家伙咱们赤手空拳来大战几百个回合啊...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