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梦(新人注册送菜金的网址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玄肆公子 - 福书网|www.billions-and-billions.com -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8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8-08-02 10:05:16  作者:玄肆公子

   《千梦》作者:玄肆公子

  文案
  神魔大战过后,六界回归平静,千年琼露宴在即,然,西遥帝君做了一个梦……
  梦中景象叫人万般触动,倘若当真,倒是桩皆大欢喜的美事。
  可惜,这到底不过一场荒诞的臆想罢了。
  内容标签: 因缘邂逅 前世今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筑子遥 ┃ 配角:南宫御(容御),尹智(司命),简柯(朔逃),纳兰止(九幽),纳兰幺(半妖) ┃ 其它:
 
 
第1章 初始之变(1)
  千年光阴只如指尖一瞬,潋滟莲花池水之上,众仙探首期盼着,只见他一袭白衣,肌肤弹指可破,神秘的紫瞳缓缓睁开。一头秀丽的黑发未绾未系散在身后,却并不显凌乱,光滑顺垂如同上好的丝缎,整一天下第一美人,细心雕琢如芙蓉出水。
  清晨的阳光沐浴,带着几丝暖意,筑子遥幽幽睁开明眸,衣裙上铺满了桃花,清香的气息贯彻全身。
  少年坐在盛开的桃树下,头发黑玉般有淡淡的光泽,脖颈处的肌肤细致如美瓷。一身紫衣衬得他简直可以用娇艳欲滴来形容,少年的美当令世上多少女子都为之自愧不如。
  筑子遥懒懒伸腰,手脚似是有些僵硬,也不知自己这一觉究竟睡了多久。
  望着仿若久别重逢的光明,筑子遥慵懒一笑,光芒透过指间照耀面容,“一千年了,终于可以摆脱这鸟不拉屎的鬼地方了。”
  “这一日等了千年。”紫落淡淡一笑,嘴角却是勾勒出一道极为好看的弧度,透过这抹笑容,仿佛又看到了多年前墨烬斋中那位风度翩翩的白衣公子,自然筑子遥已经全然不记得了。
  他嘟囔着嘴,喋喋不休地抱怨道:“本君可不就是迟到了个琼露宴么,谁知这老狐狸竟这般狠心,直接将我贬到南海守了整整一千年的重明鸟。”
  是了,当年筑子遥贬至南海,途中遭遇相柳拦截,重明鸟与之恶战,最终两败俱伤,就此沉眠于无垠的南海底下。
  “虽说当年天帝为救太子已经灰飞烟灭,但你这么说他老人家,也不怕被哪路神仙听去了告诉东原帝君,到时……可惨喽。”紫落打趣道。
  筑子遥瘪了瘪嘴,虽然现在他二人还在南海这个荒僻地带,但也不免运气差点偶遇个什么神仙路过,这话也就敢在紫落、司命等人面前说说,若是换作其他人……成美缘君还真没那胆,这接班的东原帝君可是出了名的秉公办事,绝不留情。
  是了,筑子遥探首望了望紫落身后,见是空落落的,略带小脾气道:“怎的不见司命、朔逃?这千年来可不常见他二人来看我,莫不是这些年头都忘了还有我筑子遥这一号故人了罢?”
  “他二人……”紫落轻咳几声,也不知该从何说起,司命与朔逃之间的事情说来复杂,只可意会而不好言语。
  紫落给了筑子遥个奇怪的眼神,意思是“你懂的”,后者惘然,不知其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随口调侃言:“难不成还是他二人私奔去了……”
  筑子遥话未言尽,便注意到紫落面部神色的变化,不由微微一愣,该不是当真被他给猜中了罢。
  早觉着司命与朔逃二人不太正常,几百年前来看望他时便整日眉来眼去的,那时想来是老熟人了,并未往那方面想,更多却是不曾联系,可事到如今……筑子遥语塞好半天,着实不敢相信这两位仙君竟也会玩凡间断袖那一套。一时间他还无可置信,但看紫落表情凝重,仿佛在为他二人忧心,着实不像是玩笑。
  紫落抬首望了眼天际,面露无奈哀息的神色,谓然:“近日我算出司命、朔逃会有一劫,恐怕他们是不好过了,这几日我便让他二人悠着些避避风头,希望可以躲过罢……”
  愈是往后紫落底气便不怎足了,毕竟他算出的事情素来精准,倘若他说是有一道劫祸要渡,那么若想逃躲,只叫一个难!
  正如千年前紫落提醒筑子遥注意一样,那些时日筑子遥可谓是处处小心了,可最终又岂会料到竟是因睡过头这样一件小事,落得驻守南海千年的下场。
  回想起来仿若就在昨日,筑子遥简直欲哭无泪,可谓“天要亡我”,司命和朔逃此番只怕是难逃一“死”了。
  与其想着如何躲过去,倒不如一心做好赴“死”的准备。
  “暂且不说这些了,今日可是东原帝君为庆贺太子涅槃归来而设下的宴席,你总不是要拖上我一道被罚罢?”紫落轻轻一言将筑子遥的思绪拉回来。
  筑子遥自当晓得他这说的是自己千年前那一趟迟到,这可哪里还敢再犯一次,嘟囔着白了眼紫落,驾云而去。
  一路上,紫落可是八卦了不少事情,诸如打趣道:“听闻这位太子风华正茂,英姿飒爽,直叫天庭无数仙子仙娥为之倾倒,难道成美就一点不上心?”
  反观筑子遥满副不以为然的模样,懒懒道:“眼下可不正有位‘六界第一美男’在身侧,本君眼中哪里还容得下什么太子。”
  天族太子他倒当真从未见过,但紫落着实可谓是天庭乃至整个天下最美之人,至少此刻在筑子遥看来确实如此。
  面对对方这漫不经心的夸赞,紫落嘴角略微扯了扯,神色间闪过一抹耐人寻味的复杂。
  但愿真正见到那人的时候,他还能这般从容谈笑。
  天蚕情丝虽已断去,但以容御的容颜和身份,亦足以勾去无数韶华女儿家的魂魄,也不知筑子遥能否坦然躲过去。
  当事人可不知紫落这为他忧心的,照旧没心没肺地玩笑着。
  身后司命不知何时来到,饶有兴趣地凑上前来,津津道:“方才路过东原帝君的苍鹰殿,你们猜我看到了谁?”
  筑子遥翘眉,倒真没看出来这是要躲灾避祸的意思,待其下文。
  司命张望周遭,确认这里除了他三人再无旁人后,依旧轻声道然:“四千年前太子被魔族所伤差点灰飞烟灭时,碧纯仙子可不悲痛欲绝去了雪山隐居。今日我不仅在苍鹰殿里看到了这位仙子,还听闻东西二位帝君有意促成太子和碧纯仙子联姻。”
  筑子遥狐疑,刚回天庭的他还不清楚自己在南海的这千年间都发生了什么事情,只隐隐听紫落等人提及,也未曾放在心上,半带审视的目光直勾勾盯着司命,后者眼神闪烁,好一阵心虚。
  “当真只是恰巧路过?”筑子遥不怀好意道。
  司命愣是干笑,自知不擅谎言,便换作一副白眼看了眼紫落,憋屈道:“还不是你那好徒弟,前些日子打碎了东原帝君素来珍爱的净璃瓶,本君这还不是为给她擦屁股去了么?”
  紫落轻笑,“半妖这性子可都您老惯出来的不是?”
  若非前些时候半妖趁着紫落去了南海探看筑子遥,悄然去找司命玩,结果谁知这俩祖宗愣是撞到了苍鹰殿的小仙娥。要只是撞一下便好了,可恰是那小仙娥手中还捧着一个净璃瓶,听闻是今日的宴会上东原帝君打算送给太子作重生之礼的。
  当场半妖便石化了,只得寻求司命帮助,司命又怎好袖手旁观。说到底这地方还是自己带她来的,倘若到时帝君当真怪罪下来,谁也别想逃脱。
  净璃瓶也是当年东原帝君生辰时太上老君赠予的,听闻是有一对,司命这便拉下这张老脸去把老君那个瓶子给求了来。
  又趁着东原帝君正去接应太子,悄然翻墙进入苍鹰殿,本想神不知鬼不觉就将东西还回去,谁知东原帝君这么快便回来了,但更为稀罕的是,司命竟还看到了西华帝君和那位美人仙子。
  于是按捺不住自己八卦的本性,将瓶子交还小仙娥后,又不舍离去,不由自主地听了个墙角,倒还当真听出了些事情。
  一从苍鹰殿出来,这便碰上了筑子遥和紫落,司命见到老熟人自然抑制不住要道出来。
  筑子遥狠狠鄙夷了眼前这个所谓的鬼君一眼,“枉你还是堂堂仙君,竟做出翻墙偷听这般低俗之事。”
  司命一瘪嘴,仿佛幽怨。
  紫落明眸微动,眼中含了一抹似有若无的笑意,朱唇轻启,谓然:“那丫头可有成美当年风范。”
  “早听闻紫落收了位徒弟,还是个女娃,如此说来,本君倒真迫不及待想见一见这妮子。”筑子遥眉眼含笑。
  司命与紫落相互交换了个眼神,皆是笑而不语。
  五百年前,魔族精英聚集南天门,天庭来不及支援,导致南天门被攻破,而后四位帝君赶往包围魔族军队,又有紫落神君带人剿了蛮荒魔族的老巢。魔族始料不及,纷纷归降。
  然,战场上魔君九幽并未现身,军师难源明白此行已无生还的可能,便利用灵珠、槃石等神物企图玉石俱焚。而这一场浩劫,却是半妖替所有人承受了。因此,她变回黑猫原形沉睡了近一百年。
  半妖于此战有功,是以天庭不会不予理睬,东原帝君则令紫落将之照看个几百年。
  哪里晓得这黑猫修成人形后愣是要拜紫落为师,一哭二闹三上吊,紫落终究还是招架不住。
  重新修炼的半妖仿若凤凰涅槃,已然忘却前尘,或许这样也好,至少不必再执念于往事之中。
  半妖名义上虽是紫落的徒弟,却与司命走得更为亲近些,许是紫落太清雅,只可远观瞻仰,乃是一位名副其实的神。相比拟之下,司命就与之大为不同了,活脱脱比人还像人。半妖是从凡间上来的,虽然忘记了一切,但骨子里终究还是更适合与“人”相处,尽管言语道不尽,却在不知不觉中与之愈走愈近。
  作者有话要说:
  本文又名《仙骨债外传》。童鞋还记得《仙骨债》番外“江余篇”里开头提到筑子遥做了一场梦的事情吗?没错,全文写的就是那场梦,提前说明一下,这!只!是!一!场!梦!和原文关系不大(大家想想梦里的世界就清楚了,其实都是天马行空,并无太多前因后果,不必在此纠结),所以也不涉及原文什么设定,这里什么设定。另外,《仙骨债》的结局是悲,梦中是喜,也算圆了成美的一点点臆想。然后,这场梦设定在容御苏醒宴会的时候,也就是神魔大战前夕,令万事从起初开始变化……【PS:剧情需要,将原本小隐的位置换成半妖,至于小隐另有安排,然后弥音等不会出现,对此作者就不解释了。】这里再废话一句,不喜欢《仙骨债》结局的童鞋也可以将此文当作双结局去看,emmmm大概就酱。
 
 
第2章 初始之变(2)
  凌霄宝殿,白玉梁柱上曲环缠绕着玉龙,庄重而威严,仙云缭绕,各路仙家接踵而至,金杯玉酒,琼浆露液,也如千年前那般繁华隆重。
  筑子遥三人来得并不算迟,许是几位神仙对这个太子都饶有兴趣,座上空位寥寥无几。
  于天庭这个些聚会,筑子遥最为之感冒的还是那琳琅满目的美食美酒,至于什么太子什么东原帝君,统统不过几个名字的事情,谁的宴席还不是如此。
  要知道在南海的这一千年间,他可许久没有吃到好东西了,这里拿起一个蟠桃便是大口,司命暗暗扯了扯筑子遥衣袖,要他注意形象。
  啊,你说风度?那是什么东西,可以吃吗?
  司命黑脸,一副“我不认识这厮”的模样转过头去。
  打自筑子遥踏入一刻起,便有无数道各不相同的目光在打量他,想是千年未见好奇他这珍惜生物罢了,筑子遥也没当回事,只顾自己吃喝。
  可是时间一长,大部分目光倒是收了回去,各自为聊。但高位之上,一对冷冽的眼睛仿佛没有焦距,深黯的眼底参差着厌恶与愤怒,他的眼神让人不寒而栗,筑子遥只觉背后一冷。
  从前天庭这半数以上的神仙便看他不顺眼,许是因为他这神仙当的太乌龙了罢。
  俗世所谓的神仙其实通常分为三类:
  一是万物修炼得道便能飞身成仙,一般都是修炼了近千年才得以羽化登仙的。
  二是天帝亲自册封的仙位,也多是对天庭或人间大有奉献的功臣。
  三是天之骄子,生来神力,多为地位尊贵者。
  天庭是以一二类的仙较多,是以紫落这般的神便显得极为神秘。
  不过天地之大无奇不有,未免还存在着个寻常人不知道的第四类,便是天帝册封的时候出现失误被人捡了个仙位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当是成美缘君。
  神总是有傲娇的资本,何况还是他们这种与生俱来的,筑子遥素来不喜争这些个身外名利,亦不在乎他人眼光。
  司命探头张望周遭,仿佛在寻找什么,筑子遥轻轻一戳他的肩膀,有意无意道然:“怎么,如此放不下朔逃?他老人家凡间事务众多,哪里有那闲功夫来参加此等无聊至极的接应宴会。”
  司命因一时被戳中了心事,略微低头,耳根略红,倒有些个不好意思,强行扭捏着解释道:“哪里,我分明是在找半妖那死丫头,还不是怕她又惹什么祸事了……”
  原来这老鬼也会有害羞的时候,筑子遥不由觉着好笑,可为之更多的却是担心,他们这感情日渐亲密起来,当真以为天庭那帮老狐狸都是吃素的么?怕是再不好生克制,紫落算的那卦迟早要灵验。
  紫落身旁不知何时多了个白衣少女,方才司命说的她可都听了去,自是没好气地还了个白眼给对方。
  筑子遥抬眸,对上小隐的眼睛,二人皆是一愣,从前未曾见过面,却觉着彼此很是熟悉,这种感觉倒是异常微妙。
  筑子遥看了眼紫落,“这就是你的小徒弟?”
  闻言,小隐粲然一笑,“小仙正是。我知道,您定是成美缘君!”
  筑子遥轻笑,好似紫落说得倒也有几分道理,这丫头,天不怕、地不怕,当真有些他当年的风范。
  熟悉的陌生人,重新相识,可否还能寻回千年前的感觉?紫落不语,司命亦不语。
  骤然,众仙一阵唏嘘,寻声望去。
  那少年墨丝披肩,凌霄宝殿的金光下笼罩着一层幽幽的光泽,那双幽深黑沉的眼眸里甚至沾染着一份令人不敢亲近的冷漠与疏离。至大殿内入坐主位后方,才淡扫殿上之人,眸光冷然,却是那般美得不像话。
  在座多少仙子仙女面上不是挂着一抹红晕,羞涩低头,唯恐再看上一眼就会让自己深深沦陷其中,无法自拔。
  紫落不经意地瞧了眼筑子遥,然则对方却正没心没肺地吃他自己的。紫落对他这样的反应甚是舒心,轻轻一笑,饮下一口茶水。
  倏尔,一道白纱降落,数位仙娥飘飘然坠地,仿若白衣精灵那般靓丽动人。为首的正是雪山上的那位大美人碧纯仙子,精致的脸蛋上挂着一抹甜美端庄的笑容,目光却始终滞留在容御一人身上。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