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8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8-08-02 10:42:39  作者:洗衣粉

   

《[希腊神话]美神之惑》作者:洗衣粉
 
文案:
这是一个有丁丁的美神不停(被!)攻(觊!)略(觎!)的故事! 
★黑化狂犬演技派攻vs自私心机万人迷受
 
ps1:1v1 (但是是无节操女票文!)←←重点!受很苏,超级苏的那种
ps2:美神性转,表里不一、外表妖艳贱货,内里冷情无心
ps3:无节操产物,人物崩坏ooc,请勿考据
本文又名
#细数那些年被美神攻略的男神女神们#
#扒一扒那个撩神技能满点的美神#
 
内容标签: 强强 性别转换 传奇 系统
搜索关键字:主角:栀庚(阿芙洛狄忒)、 ┃ 配角:葵音、希腊众男神 ┃ 其它:性转、美神、穿越、重生、黑化、逆袭
 
 
 
 
第1章 泡沫中诞生的美人
  神给可怜的人以恐惧和痛苦,神自己则幸福又畅快地生活着,像氏族中的贵族,任性,享乐,虚荣又争权夺利。
  [葵音]
  [嗯。你知道的,像以往每一次一样。]
  [这次的身份?]
  [美神阿芙洛狄忒,性与美的化身。]
  机械中带着些许软绵的声音说完,浩瀚无垠的海水此刻便像一个被奏响的竖琴,一曲一拨间拉出了一大片潋滟的水花。
  或许那又不是水花。
  那是微黄光晕下被渲染成浅白色的泡沫。
  泡沫中,一个高挑挺拔的男子从里面走了出来。男子赤.裸着身体,踩在一只荷叶般的贝壳之上。
  他的身材修长而健美,眉间一点红,艳丽而张扬,金色的发丝与白瓷般光滑的肢体形成了鲜明的对比,线条分明的肌肉纹理,漂亮而流畅,精瘦的腰肢蕴含着无穷的柔韧和爆发力,身体的每一处都无不彰显着完美。
  这是一具最完美的身体,身体的主人更有着与之相匹配的,最完美的面容。这种完美甚至超越了性别,像是被精心涂上浓墨厚彩的画,漂亮艳丽,又极具侵略性。
  一个没有谁能比得过的存在,美神阿芙洛狄忒。
  [你现在的心情似乎不错。]
  [当然,因为很满意这次的身份。]
  不被道德伦.理束缚的世界,无节.操的希腊众神,所以他也不需要有所顾忌。
  [那么,栀庚,这次请不要大意的做一个合格的妖艳贱货吧!]
  [勾.引这些神袛,让他们为你倾倒,为你心甘情愿奉上一切最美好的东西!]
  [请务必在这个看颜的世界里找到攻略目标,顺利完成攻略任务,成为最美丽的原罪!]
  [葵音……]
  [嗯?]
  [你的情绪值上40点了。]
  栀庚将意识海切断,低头看了一眼身侧的海水,用神力拉出一串浅蓝色的水柱,将其幻换成一件简单的衣裳。悦目的躯体被遮盖住,只余下半截白皙修长的手臂和光滑漂亮的脚。远远看去,他整个身体在未完全散开的白色泡沫衬托下,更显示出似朦胧又有些虚幻的堕.落之美。
  这是一种直击心灵深处的震撼,在这个视觉系占主导的世界里,美神的诞生仿佛就是为了满足了这世间一切生灵对美与爱的幻想。这不单单只是为了表面的荣光,这其中还伴随着内心的欲念,夹着对性的渴望。
  美神似乎就是为了这一点才被创造。
  爱与欲念化身的神袛,只要他愿意,便是没有谁能抵抗得了的诱惑。
  年轻的风神欧罗斯站在岸边,就这么呆呆看着站在贝壳上的男子,直到对方朝着他看过来的一瞬间,才蓦地收回了过于专注的视线,尚且还有些稚嫩的俊脸上浮现出两抹可疑的红晕。
  最美丽的存在呀。
  风神在内心唏嘘,拼命压抑住情不自禁加快的心跳,却无论怎样也无法平静已经乱了的心绪,好在他还没有忘记自己前来的目的,用神力召唤出了一阵和煦的微风,缓缓将栀庚送到了岸边。
  栀庚看了一眼面前这个明显有些紧张的年轻风神,便直接绕开他往奥林匹斯山的方向走去。
  他如今这个身份,是理应被万物宠爱的美神,骄傲,任性,不可一世,甚至是谁也不放在眼里。虽然他并没有打算完全依造这一设定,但也不能太过偏离身份原本的性格。更重要的一点是,此刻他也确实不想把时间浪费在无关紧要的人身上。毕竟一旦给了回应,就意味着给了对方希望,而他不想给自己增添不必要的麻烦。
  毕竟他的任务是攻略,却并非什么人都符合条件。
  这也就意味着,有时候攻略的人,可能并不是目标者。然这结果,也只可能在彻底的攻略了某个人之后,才能确认对方是否是目标者。
  好在,他圈定的攻略范围,一向很准。
  风神殴罗斯,显然不在他的攻略范围之内。
  这位年轻而富有朝气的风神,只是一个可有可无的插曲,作为迎接阿芙洛狄忒出生的开端,以风的自由性,向每一位人类和神祗传递一个信息————
  浩瀚深邃的大海,广袤无垠的天空,在这两处连接的尽头,于泡沫中,一个美的、和创造美的神袛诞生了。
  是爱与美的化身,阿芙洛狄忒。
  美神阿芙洛狄忒呀……风神盯着那越来越远的背影,想到方才那惊鸿一瞥的完美身躯,回味着那双眼睛看向他时,那一瞬间里,冷漠中却又蕴含着无穷诱惑力的眼神,风神欧罗斯琥珀色的瞳孔里顿时浮现出难以言说的痴迷和欲.望,双手忍不住战栗起来。
  为什么呢,为什么目光不在他身上多停留一下。
  好想拥有……好想把他收藏起来,好想……殴罗斯的视线落在那双赤.裸的白皙玉足上,真得好想把这双毫无瑕疵的双脚用黄金打造的铁链紧紧束缚住,然后任那白皙光滑的脚踝在挣扎间布满血红色的伤痕。好想用纯黑色的手帕蒙住他那双风情万种却又极近冷漠的眼眸,不让那双眼眸里流露出高不可攀的高傲和冷漠的蔑视。
  [栀庚,我感觉到来自于你背后的一股变态般地深深恶意。]
  殴罗斯伸出手朝着前方虚握了一下,他想隔着那一抹手帕的黑小心翼翼的去抚摸他的双眼,然后亲吻他微微颤动的睫毛,让他的眼帘沾染上一片暧.昧的湿润。然后他会吻上对方那因为惊讶而半张开,仿佛再无声邀请他一亲芳泽的唇,将任何拒绝的话语都吞之入腹,只余下情动的、和无法压抑的呻.吟。
  [呀—是欲.望的气息。]
  殴罗斯低头看了一眼腿间已经挺立的灼热,遂又猛地抬起头,视线紧锁着前方。下.身涨得发烫,让他迫切想要得到慰藉和疏解,而唯有逐渐远去的这位神袛是他最渴望的凉药。他想拉住他然后抱进怀里,牢牢握住对方那双如白玉般毫无瑕疵的手,引导那双受在他的腿.间上下滑动和抚慰,让这位最美丽的神来感受那血脉喷张的热度!
  [真是可怕的吸引力。栀庚,你让一个充满朝气的英俊少年瞬间变成了一个被欲念支配的小禽兽。]
  即使只是一个背影,都让殴罗斯无比的贪念,他的视线随着那渐行渐远的身影不受控制的移动。像是有一种魔力,让他的双目紧盯着那行走间充满美感的躯体,一丝一毫都舍不得放过,仿佛被蛊惑了一般,目光辗转间,从那双匀称比直的双腿渐渐往上移动,最终停留在了被浅白色衣料包裹住的臀部。
  行走间,那若隐若现的曲线弧仿佛都是欲,如同一场想要甘之如饴实则却是根本就遥不可及的迷梦,如同一场夜雨欲来的无声邀约。
  [殴罗斯现在一定正盯着你挺翘的蜜桃臀各种意.淫。]
  他想拖住那挺翘的臀,让那双笔直修长的腿紧紧缠.住他。然后从正面挺身进.入那柔软又张驰有力的地方,握住那柔韧又劲瘦的腰狠狠撞.击,这样他便会看到美神白皙的胸膛向后弓出的一段美丽又流畅的弧度。
  他想就那样狠狠地贯.穿他!占有他!
  [呀啦,栀庚,你现在有没有觉得菊花一紧?]
  栀庚没有搭理葵音,而是查看了意识界面中已经点亮的人物头像。
  风神殴罗斯———
  初始值好感度30,好感度+70,目前好感度100。
  美神阿芙洛狄忒,性与美的化身。这确确实实是一个相当骚气,又让人浮想联翩的身份设定。殴罗斯仅仅只是和他打了一个照面,就瞬间加满了好感值,尽管这里有殴罗斯本身太过纯情以至于很容易被诱惑这一成分,然更多的却是他现在这个身份设定的原因。
  这并不意味着是一个好现象。正所谓物极必反,占有欲般的性太过浓烈,一旦失去理智彻底臣服于欲.望,清醒之后反而容易把纯粹的爱冲淡,让‘爱’这个最为珍贵的情感显得微不足道起来,所以他需要把握一个度。
  一个适当的,能让他更快攻略下目标,不严重ooc的同时又能牢牢掌握住相关人物情绪的度,可以由性而生,却又不能由性主导,而是由情感牵绊。
  如何运用现在这个身份,便是最为关键的一点。
  如何不着痕迹的做一个合格的妖艳贱货,让那些神袛即使再知道美神是一个浪荡风流的家伙之后,也依旧心甘情愿的跪在他的脚下,为他颂唱光耀之歌,为他耳提面命,俯首称臣。
  [栀庚,我突然想到一个超严重的bug!]
  [嗯?]
  [美神怎么会不是乌拉诺斯的生|殖器|官所变得呢!]
  作者有话要说:  审核的大大求通过呀,没有不能言说的描写,么么扎
  萌性转的美神很久了,性与美的化身,简直就是移动的世间凶器嘛!想想就觉得好带感呀!!所以实在忍不住开了个坑。
  这里的美神是个任表面如何风起云涌,内里都平静无澜的蛇!精!病!此文的正牌攻君绝对有过之而无不及!
  小天使们按个爪,求评论求收藏呀喂╭(╯ε╰)╮
 
 
第2章 被美神选中的孩子
  无星无月的黑暗之夜。
  暧.昧的呻.吟从一处华丽的房间里传来,透着某种病态的、禁.忌的愉悦。
  整个房间里没有光,是一片黑色的。就像是一个被巨大帘幕遮住的绞刑场,使得某种堕.落性的罪孽被掩盖、被安置在看不见一丝光的黑夜里,或者说是……被掩盖在由尼克斯所化的黑色世界中。
  栀庚站在房顶上,看了一眼没有星光亦没有月亮的天空。
  今晚,似乎是勒托掌管的夜。
  这是他来到这里的第几个夜晚,栀庚已经记不清了。有几千年了吧,或者是更久。
  神话世界里,时间的流逝只不过在弹指间。不管是对奥林匹斯山上那些欢快跳着歌舞永不知疲倦的神袛,还是对那些跪着双膝盲目地歌赞神王祈求得到永生的人类而言。
  “栀庚。”葵音突然出声打断了栀庚难得的文艺感伤。
  “嗯?”栀庚抬了抬眼皮,扫了一眼在坐在他肩头的血红色布偶。明明冷清且不带丝毫情绪的眼神,轻轻斜过来时,却似乎蕴含着一种难以言说的慵懒诱惑。
  葵音原本坐在栀庚肩上晃着小脚丫,被他这么一看后,脚立刻就绷直了,身体随即又不可抑制的颤抖了一下。
  长这么勾人,好犯规呀。特别是……有了对比。
  葵音十分嫌弃的捏了捏自己软绵绵的手臂,机械的声音里透着淡淡的忧伤。
  “以前我的身体都是用24k纯金属做的,再不济也是用上好的红酸枝木。再看看现在这个,跟小女生玩得洋娃娃似的,一点力量都没有,就看着唬人一点。要不是今晚有事要做,我宁愿一直待意识海里,至少意……”
  “啊嗯…好棒……嗯……就这样……”屋内突然变得高亢的女声完全将葵音后面的话掩盖。
  卧槽!厉害了。
  葵音撇了撇嘴,“这位塞浦路斯王体力够行呀,已经快六个小时了。”
  “你说他射了几次?”葵音的声音里带上了某种惊叹。
  栀庚很认真的回忆了一下:“四次。”
  “呀嗯,小栀庚你真猥琐,自个儿偷偷数次数。”
  “不想说话。”
  “别呀。”葵音顿了一下:“栀庚,我突然想到一个问题。”也不等栀庚回应,葵音又继续说着,声音里带着明显的兴奋:“你说这世界一个普通人都能持续六小时,那作为众神之王的宙斯会有多?”
  “这很重要?”
  “不重要吗?对了,宙斯和赫拉的第一次嘿咻是持续了几百年来着?”
  栀庚摸了摸葵音头上的金色卷毛,有些不确定的回道:“300年吧。”事实上,关于宙斯和赫拉最初认识的那一段,曾经他在现实世界时,也只是在希腊神话故事中简单的扫了一遍。
  “300年呀,真是可怕的持久力。”
  葵音黑黝黝的眼睛在栀庚脸上瞅了瞅,声音更兴奋了。
  “超级激动!我觉得宙斯对你有意思,而且他肯定在你的攻略范围之内。”
  栀庚的动作一顿,“怎么判断的?”
  葵音不说话了,只是特猥.琐的看了一眼栀庚,在意识海里吐出四个字。
  [器|大、活好!]
  [傻逼。]
  “差不多了。”栀庚估算着时间,对葵音眼神示意了一下。
  葵音点了点头,随即悄无声息的消失在夜色中。
  不多时,一个拿着蜡烛的妇女就十分匆忙的朝这边跑了过来。
  “公主殿下!我亲爱的公主殿下!您在房间里面吗?公主殿下?”妇女面色惨白,惊慌失措的朝着屋内喊着,王后的突然传唤让她已经顾不了平日里公主的吩咐。
  很快,很快王后就会找到这里!
  “公主殿下!公主殿下?”
  这过于焦急的呼喊使得房间里的响动声戛然而止。
  几秒之后,屋内的烛光被点燃。
  视线变得清晰的一刹那,塞浦路斯王看清了身下之人的容颜。如花儿般娇嫩的容颜,被细汗润湿的发丝黏在脸颊,烛光下显示情.欲的迷乱。
  很诱人的场面。然而……
  一瞬间,所有的负面情绪全部侵袭塞浦路斯王的脑海,他痛苦的抱着头,“你是密拉!你竟然是密拉!多么荒唐!我竟然和自己的……”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