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8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8-08-03 07:42:28  作者:frairy

 《云生深处》作者:frairy

 
 
开门见山,见云,见人间。
 
内容标签: 幻想空间 情有独钟 甜文 快穿 
 
搜索关键字:主角:陆嘉  淮钦 ┃ 配角:孟行舟 ┃ 其它:快穿美攻剧情流逻辑废
 
第1章 第一章
 
树林里萤火点点发着微光,不远处传来几声野猫野狗的叫声,林间的微风夹着山里淡淡的雾气,屋内泛起淡淡的水汽。
这是初夏一个平凡的夜晚。
郊区的高级疗养院。
陆嘉合上纱窗,关掉壁灯,坐在窗前的摇椅上。
月光从窗外慢慢渗进来,恰恰捉住他轻轻点着地的脚。
若隐若现、朦朦胧胧的光影里,他静静注视着自己的脚,一半在黑暗里,一半在月光里。
过了许久,直到月光爬上搭在椅子上的手,才缓缓闭上眼睛。
这样平静安宁的日子他已经所剩不多了。
只是依然不甘心。
在闭眼那瞬间,陆嘉隐隐约约听到窗台上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正要去看看,意识就陷入更深的漩涡。
下一刻,陆嘉脑袋传来一阵剧痛,艰难地睁开眼。
摇椅变成了马车,摇摇晃晃地在山路上疾驰。身上的睡衣变成一席长衫,陆嘉瞳孔紧缩,梦魇了?
马车依然摇晃不停,陆嘉摸了摸头,按了按,里面起了个大包。
一阵疼意从头顶快速传递全身。
陆嘉咬了咬牙,没忍住发出一点□□。
有疼痛,不像是做梦。
能出声,不是鬼压床。
对面跪坐着一个青衣小童,见陆嘉醒来,忙扶住他,“大少爷莫动,还有一个时辰便到了。山路崎岖,小心磕碰,回头老夫人要担心了。”
大少爷?
又是要去哪儿?
陆嘉一脸雾水。
陆嘉只能点头,然后注视着自己的手。
这是一双纤长的、瘦弱的手,薄得能看见几条青色的血管。
胸腔发出闷闷的咳嗽,他背后泛起一丝丝凉意,这不是自己的身体。
他这是到了别人身上了?
不是在家里睡觉吗?
他闭上眼睛,不知应该如何应对,便掩去惊涛骇浪,闭眼假寐。
陆嘉不知这是暂时的,还是永久的,更不知将要何去何从。
正思索时,马车又颠簸在一段乱石小路上,一大堆记忆猛地塞进脑海里。
孟云生,二十六岁,体弱多病,常年离不了药,性格内向,孤僻。
身份倒是显贵,左相的儿子,上头有一个姐姐,在宫里做皇妃,下头有一个弟弟,镇远大将军。母亲早死,左相并未再娶。
相比之下原主倒是深居简出,极少见人。在外人眼里是相府可有可无的陪衬。
此次出门,是为了到普济寺治病。
陆嘉紧紧皱眉,那些记忆应该是原主的,撞了头再受刺激,就想起来了,但是再细微的便是想不起来了。
“叮,陆嘉先生您好,欢迎您加入我们。”
毫无起伏的机械声音响起,陆嘉猛地睁眼。
触及小童询问的眼光又轻轻闭上,“你是谁?”
“在下是您的绑定系统,编号七。负责为您发布任务。”
“我穿越了?”
“是的。”
“为什么?”
系统沉默了半晌,“陆嘉先生在原来的世界,生命特征正在急速减弱。作为交换,我们救您,您替我们完成任务。”
“为什么是我?”
“抱歉,我无法回答。”
陆嘉微微皱眉,“完成任务就可以回去吗?”
系统沉默了几秒,给了一个肯定的回复,“可以的,陆嘉先生只需要完成任务即可。”
陆嘉松了一口气,“好。叫我陆先生就好”
陆嘉在原来的世界的确生了重病,长期的治疗耗光他所有的精力,却依然不敢轻易放弃。
接着脑海里出现一块半透明显示屏,只是屏幕是空白的。
“这是任务公布栏?”
“是的,陆先生。你真聪明。”
陆嘉盯着那块空白的屏幕,“我看不见任务。”
系统说:“抱歉,陆先生。还不到发布任务的时候。”
陆嘉正在思索中,马车却停了下来。
陆嘉揉捏着自己这双瘦骨嶙峋的手,青衣小童,陆嘉从原主记忆里翻出来他的名字,“元宝,到了吗?”
车夫掀起门帘,元宝赶紧扶起陆嘉,“少爷,到了。”
又掀起车帘,伸手指了指马车前的寺庙,“这便是普济寺。”
时值夏日,骄阳似火,陆嘉本就虚弱的身体更显不堪,鬓角沁出细密的汗珠。
陆嘉抬脚准备下车,想了想,喘口气,将大半重量压在元宝身上,任元宝握着他的手臂。
下了地,才长呼一口气,这具身体的虚弱比他自己的身体还要严重。
“小七,不能找一具好点的身体吗?”
系统,“抱歉陆先生,下次会注意的。”
陆嘉问,“还有下次?”
系统不再回答,陆嘉也不再问。
虽然这系统古怪,是什么来历,要他做什么,一问三不知,但好歹知道不是做梦。
而且得到一个可以活下去的机会。
等他把任务完成,随遇而安,到时候自会知道。
 
“少爷等着,我去敲门。”
车夫将马车赶到后院,元宝抱着一个包袱,快步跑到寺门口,扣响门铃。
陆嘉这才打量起这座寺庙。
重山深处,白云晨雾,昼鸟初啼,古寺墙上爬满青藤,普济寺规模不大,寺顶四角屋檐飞起,挂了四只碗口大的铜铃,山里湿润的风传堂而过,便听到一阵碎玉弄盘的脆响。
山里风清,吹散马车里闷出来的烦热。
半晌,紧闭的寺门仅开了一条缝隙,门后露出半张脸来,“客人因何而来?”
元宝单手抱着包袱,另一只手从怀里掏出拜帖递过去,“我家公子是左相家少爷,烦请通报住持。”
话声刚落,寺门便开了,那小和尚左手里还停着一只翠鸟,见了人,扑楞着翅膀落到古树上。
那小和尚接过拜帖,朝元宝微微致意,又向陆嘉行了一礼,“原来是孟少爷,等候多时了,我这就带你们去见住持。”
“外面天热,辛苦施主远道而来。住持在佛堂里,马上就到了。”
陆嘉点点头,“多谢小师父。”
眼神还时不时瞟一眼那翠生生的小肉团子。
这在现实世界里可是珍稀动物。
至少自己是没有见过活的,只在杂志上见过。
自寺门而入,穿过前厅,后院一池荷花,群鱼戏水,院中央一棵古树,四人合抱尚且有余,伫立院中,冠叶低垂。
古树后便是佛堂,离得近了,便有淡淡的檀香散在空中。
堂里禅香袅袅,青烟缭绕。
陆嘉慢步走过去,站在门外,“明心法师,在下孟云生,叨扰了。”
原主记忆中对这个名字十分熟悉,甚至有些尊敬。
小时候一场大病,高烧不退,药石无灵,就是这位法师将他救活过来。
明心跪坐在蒲团上,并未睁眼,只是停下念经,“施主远道而来,身体虚弱,过来坐下吧。桌上有你父亲的来信,你先拿来看看。”
陆嘉走进去拿起那封信,全是繁体字。
一个字也不认识。不得不在脑海中求救,“小七在吗?”
系统问道,“在的,陆先生。有什么问题吗?”
“我不认识这些字。”
“抱歉陆先生,是我的失误,我这就为你转换。”
陆嘉眼前一花,再睁眼时,果然每个字都变成他所认识的简体字。
 
作者有话要说:
初来乍到,请多关照。
每天一更,逗你一笑。
有事请假,不要暴躁。
后续会补,求个抱抱。
 
 
 
 
 
第2章 第二章
第二章
信里大致讲了来意,与陆嘉的记忆差不多。
看完以后,陆嘉向住持示意,便坐在他对面,“明心法师,我父亲说,我已是病入膏肓,药石无灵。京中朝堂诡谲,风云莫测,法师医术高明,曾救我一命,堪称起死回生之术,所以才将我送至普济寺。”
明心点点头,“不错,你父亲心怀天下、生性慈悲。为相后替我隐姓埋名,永避朝堂。救你一命,我本也该竭尽全力。”
他又紧紧皱眉,“你这病我也曾替你看过,一身死气,胎生带来,虚不受补,又遭高烧三日,彻底坏了根基,能活过二十岁已是极限,当年我留下一副药,算是吊着你的命,多活了这几年。”
陆嘉点头,这具身体的情况他虽刚刚适应,但也能感觉得到虚弱不堪,“法师,那我就是回天乏术了吗?”
明心看向一旁的香炉,仅剩半指长的线香还在燃烧,“此山名为小重山,山中有一天才地宝,取普济寺后山泉水煎药送服,肉白骨,活死人。只是那宝物多年前绝迹,山泉也已多年未流。”
明心拨弄一下手腕上的念珠,说:“巧的是,此次孟老书信刚到,那泉便涌出细流,该是施主的福分。”
明心接过书信,放到一旁的小柜里,“只是施主根基已坏,我尽全力,也只是让你多活几年,不能彻底根治,还望早有准备。”
陆嘉点点头。
明心叫来那小和尚,说:“慧觉,从今日起,孟施主便住到山泉旁的别院,方便用药,吃过饭后,你带他过去吧。”
陆嘉道过谢后,便跟着门口的小和尚,往膳堂走去。
小和尚去后边摘菜做饭,陆嘉百无聊赖地坐在院中,指节轻扣着膝盖。
就跪坐了那么一小会儿,就腿麻得抽痛。
“听那法师的话,我好像活不了多久了。”
系统说,“陆先生任务未完成时,这具身体便不会有事。”
陆嘉叹一口气,“所以那灵药没有用吗?”
系统迟疑了一下,“可以改善陆先生的身体。”
陆嘉说:“那还是去吧,这身体,我怕一块豆腐都能把我撞死。”
吃过饭后,元宝随车夫先去后山,陆嘉去跟住持告辞过后,才跟在小和尚身后上山。
 
 
 
“啊ˉˉ ”的一声,元宝尖锐的嗓音划破了雾气弥漫的黄昏。
紧接着原本静谧平和的后山别院里扑棱起几群麻雀。
那小和尚抓紧陆嘉的手,赶紧向别院跑去。
陆嘉扶在院门口的古树旁大喘气。
元宝慌慌张张地冲出来,贴到陆嘉背后,一双手抓着他的手臂,勒得生疼。
仿佛院门里有吃人的鬼怪,狰狞着面目就要咬上来一般。
陆嘉上气不接下气。“元宝,你,你慢慢说,我喘口气。”
肺里的空气不够用,陆嘉咳嗽了几声,才算缓过来了。
这才问一直抓着他手臂的元宝,说:“怎么了,屋里有野兽不成。”
“少……少爷……蛇………,”元宝小小的身体瑟瑟发抖,“少爷,吓人,吓死人了。”
陆嘉拉开他抓按着自己的手,走过去,推开房门。
  砰——
元宝将陆嘉拉出去,又将房门摔上。
又死命拉着陆嘉的手。
陆嘉只能按着他的手,拍拍手背,依然问他:“元宝,你看到了什么?”
元宝哭丧着脸,“少爷,我看见屋里有条蛇,浑身是血,红色的眼睛,肯定是刚吃了人,在咱屋里消化呢……”
陆嘉眉头一皱,便走进屋里去,屋里干干净净,别说蛇,灰尘都没有落一点。
“子不语怪力乱神,这屋里哪有什么蛇。”陆嘉回头说。
元宝依旧瑟缩在门口不进来,“少爷,可我真的,真的……”
陆嘉打开包袱,拿出自己的衣服,放到柜子里,回头对元宝说:“你要是怕,就回去吧,我倒是不怕的。”
说完又在脑海里问系统:“小七,元宝看到的是真的吗?”
系统沉默了一下,语气里仿佛带了点笑意,“陆先生,是真的。”
陆嘉手里绘着青花的小瓷杯摔落在地,打了两个滚,碎成几片,前山屋檐上的铜铃传来一阵阵清响,莫名心惊。
陆嘉问系统:“我们赶紧跑,来得及吗?”
系统回答:“来不及。”顿了一顿,又加了一句,“陆先生别担心,必要时候会采取自救措施。”
陆嘉松了一口气。
元宝撇着嘴跟进来,眼神依然恐惧,“少爷,我果真看见了的。”
陆嘉掀开床帘,“哪里有蛇?此处是佛门清净地,就算有畜生也不敢胡来。也许是山间雾气,扰乱你的视听,才有误会。”
陆嘉顿了顿,说:“若是你害怕,可以去山下和住持他们住到一起。让马夫进来照顾我就好。”
元宝将摔碎的瓷杯收拾起来,睁圆了眼睛看着陆嘉,“是元宝唐突了,老爷将少爷送到这千里迢迢的地方,是为了少爷的身体。”
“就算有,有蛇,也该元宝保护着少爷。”
说完又委屈地看了一眼陆嘉,“可少爷怎么能赶我走呢?我跟了少爷八年,少爷却……”
陆嘉头疼。
只得随意劝解几句,让他早去休息。
 
第二天一早,陆嘉在古寺沉重的钟声里醒来,元宝进来伺候他梳洗完毕,就到旁厅准备早饭。
陆嘉看着自己多出来的一大截头发,自言自语,“我不喜欢这么长的头发,夏天会很热。”
“而且梳着好疼,还容易掉。”
系统回答:“抱歉,请您忍耐一下,结束了就好了。”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