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婚之后我终于吃饱了(玄幻灵异)——百户千灯 - 福书网|www.billions-and-billions.com -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8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8-08-03 07:58:14  作者:百户千灯

   《结婚之后我终于吃饱了》作者:百户千灯

  文案:
  云子宿什么都好,乖巧老实,任人宰割,花瓶一个。
  就有一点:吃得太多。
  家里人算计完了他父母的遗产,就把他打包嫁给了韩家那位阴气沉沉、克妻克亲、三年必死的韩大少。
  别人见了韩大少恨不得绕着走,只有云子宿,他第一次见到韩大少眼睛就亮了。
  这人身上有他最喜欢的诱人香气!
  饿了三百多年的云子宿终于能吃饱了,为了长远的可持续发展,他决定帮对方活得久一点。
  结果他帮着帮着却发现——对方活过的时间好像比他还要久。
  云子宿:……我吃饱了,我不要了!
  韩弈:乖,再多吃点。
 
  天才小可爱受 x 扮猪吃老虎攻,先婚后爱。一个原本想吃饱饭,结果自己被人吃干抹净的故事。
 
  内容标签: 灵异神怪 情有独钟 穿越时空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云子宿;韩弈 ┃ 配角: ┃ 其它:
 
  作品简评:乖巧老实、任人宰割,活脱脱花瓶一个的云子宿因为吃得太多,被云家人算计完父母的遗产之后,又被打包嫁给了韩家那位阴气沉沉、克妻克亲、三年必死的韩大少。别人见了韩大少恨不得绕着走,只有云子宿,他第一次见到韩大少眼睛就亮了。和韩大少结婚之后,饿了三百多年的云子宿终于能吃饱了,为了长远的可持续发展,他决定帮对方活得久一点。结果他帮着帮着却发现——对方活过的时间好像比他还要久。
  本文行文流畅,文风细腻,剧情线与感情线双线并行,交织发展。在一个接一个的冒险中,两位主角的感情渐渐深厚,他们在上一个世界的纠葛过往也渐渐浮出水面。拯救世界的同时顺便谈一场恋爱,主角们的后续故事值得期待。
 
 
第1章 
  炎热的夏日,烈日高悬于天空正中,炽|热的阳光炙烤着大地。正是一天里最热的时候,街上行人无几,连路边梧桐树的叶子都被晒得有些发蔫,失了几分翠绿的颜色。
  拎着几杯奶茶的云子宿慢悠悠地走在阳光下,和那些行色匆匆的路人相比,他既没有全副武装的防晒装备,也没有专门选择有树荫的地方来走,毒辣的阳光似乎对他完全没有影响,那张被黑框眼镜遮住了小半的白|皙脸庞上也没有一点出汗的痕迹。
  走进小区,拐至倒数第二排别墅,云子宿走到房门前,按下了门铃。
  没有人应。
  云子宿又用提着三杯奶茶的右手去按了一次门铃,过了好一会,门才从里面被打开了。
  一个十二三岁大小的男孩皱着眉站在门口,嘴里嘟囔了一句:“按这么久干嘛,烦死了。”
  云子宿只当没听见,绕过他身边直接走了进去。
  一进屋,充足的冷气迎面扑来,清凉的室温驱散了一身的暑气,就算是已经不易受外界环境影响的云子宿,也舒服地眯了眯眼睛。
  客厅里有两女一男三个年轻人正坐在一边玩牌,还有一个位置空着,显然是留给刚刚那个男孩的。
  云子宿把五杯奶茶和代金卡放在茶几上,拎起自己的那杯去了书房。等落后一步的男孩走回客厅的时候,三个年轻人里那个十五岁的女孩没看见云子宿,就叫了一声:“云耀祖,把奶茶拿过来。”
  被叫做云耀祖的男孩在茶几上找到了自己的那杯,插上吸管吸了一大口,边喝边走回了桌旁。
  “要喝自己拿,我才不帮你。”
  女孩气得够呛,伸手就想拍他的头,云耀祖灵活地躲了过去,最后还是一旁的云光宗开口道:“姗姗,你去拿。”
  云光宗在四个人里年龄最大,他的话还能起点作用。被点名的云姗姗瞪了云耀祖一眼,不情不愿地去把剩下的三杯奶茶拿了过来。
  四个人继续打牌,不过他们没玩多久,就被餐厅里的声音叫了过去。
  “过来吃饭了!”
  别墅的面积很大,餐厅也显得非常宽敞,圆形的餐桌上摆满了丰盛的菜肴,周围放置了足有十二把椅子。众人依次就座后,餐桌旁就只剩下最顶端的一把最大的椅子还空着。
  国字脸的中年男人对云光宗道:“光宗,去请你奶奶。”
  云光宗起身上楼,没过一会,就从楼上扶着一位面目严肃、花白头发梳理得一丝不苟的老太太走了下来。
  直到老人落座,率先拿起筷子,这顿饭才算真正开始。
  云老太太已到耳顺之年,却仍然听不得一点忤逆的话,连最小的孙子云耀祖在她面前都不敢像平时那样骄横。她嫁到云家四十年,给三代单传的云老爷子生了三儿一女,自诩是云家的头号功臣。云老爷子去世之后,云老太太也成了头号家长,家里稍大一点的事,都得由她做主。
  不过今天的情况有点变化,午餐吃到尾声,率先打算开口的却是那个国字脸的中年男人,也就是云老太太的大儿子,云学工。
  云老太太讲究食不言寝不语,有她在,餐桌上谈事也得等都吃完了才行。等所有人陆陆续续地放下筷子之后,云学工正想开口,却见不远处的云子宿还在继续。
  低头吃海鲜汤面的年轻男孩动作轻巧优雅,吃相彬彬有礼。白|皙秀美的面容被黑框眼镜和细软的刘海遮住了大半,但只看那轮廓精致的下巴和薄软的红唇,也足以让人赏心悦目。
  不过在云学工眼里,云子宿却只有一个词可以形容。
  ——饭桶。
  云家的午餐很丰盛,光是硬菜就占了一半。其他人吃不了多久就觉得撑了,只有云子宿一个人,他从头到尾都没有放慢过进食速度,饭量也足以令人咋舌。
  解决完一碗海鲜汤面只花了不到三分钟,之后,云子宿又开始吃起了面前的蒸饺,忍无可忍的云学工正想开口,却被身旁的妻子吕凤莲拉了一下。
  吕凤莲暗中朝他使了个眼色。
  想起今天要说的事,云学工不得不把已经到嘴边的斥责咽了下去。
  等最后一个蒸饺吃完,云子宿没东西可吃了,才终于放下了筷子。
  云学工已经掩饰住了自己的怒气,他没看云子宿,反而对着其他人道:“我有事情要说。”
  云老太太没走,其他人也不能离席。听见云学工的话,已经百无聊赖到开始玩手机的几个小辈都抬起了头。
  云学工道:“风云集团的韩家最近在给小辈寻找婚配对象,我最近正好和他们有合作,听说了这件事,就把咱们家的情况和他们提了一下。”
  一听见韩家这两个字,别说正值适婚年龄的李|芳菲,连年仅十五岁的云姗姗都按捺不住地露出了惊喜和向往。
  云家家底不差,这座位于市区的别墅就是佐证之一。单靠云老太太手里握着的那份祖产,也足够养活云家后两代这一大家子的人。可是坐吃山总会空,云老爷子的三个儿子没一个能比得上他,唯一一个聪明点的二儿子还放弃了继承家族企业,而且生意才刚做出点成绩,就出车祸走了。
  韩家不一样,就算放眼整个临城,也再难找出一家能与韩家一较高下的世家。临城四大家族里,韩家是当之无愧的老大。他们家的三个小辈也都是人中龙凤,就连年仅十二岁的韩以天都被早早地冠上了神童的称号。
  云老爷子还在的时候,李|芳菲和云姗姗曾经参加过韩家举办的酒宴,她们对韩家的众星捧月和财大气粗的印象尤为深刻。可惜自打老爷子去世之后,云家再也没办法和临城的其他世家搭上线,别说参加酒会,她们连见韩家人一面的机会都没有。
  所以一听云学工提起韩家的亲事,两人都很是关注。
  李|芳菲和她妈妈一样,从小在重男轻女的云老太太眼皮底下长大,性子很是逆来顺受。此时在场虽然只有她一个人年龄合适,率先开口询问的人却是云姗姗。
  “大伯,韩家这次是要给谁相亲?”
  云姗姗的话问完,李|芳菲也忍不住看向了云学工。
  云学工道:“是韩家的大公子。”
  急等回答的两人都是眼睛一亮,云姗姗抢着问:“是不是韩以隆?”
  云学工却摇了摇头。
  “是韩弈。”
  听见这个名字,云姗姗满脸茫然,李|芳菲却是脸色一白。
  韩弈?怎么会是韩弈?
  一旁的云向红也愣了一下,她知道云学工的脾气,从小就没反抗过大哥的决定,可韩家的情况她听说过,如果真的是韩弈,她宁愿自己的女儿攀不上这个高枝。
  云向红问:“大哥,你把情况介绍了,韩家那边怎么说?”
  云学工道:“韩家觉得条件不错,说是今晚要见一面。”
  云向红眉心一抽,李|芳菲更是差点没直接叫出声来。
  吕凤莲在一旁看着,心底冷笑一声,觉得自家这小姑子也太会白日做梦,就算是韩弈,那也是韩家人,哪里轮得上李|芳菲挑三拣四?不过她面上不显,只笑着道:“向红啊,人韩家看中的可不是我们家的姑娘。”
  云向红茫然道:“不是姑娘?”
  云学工点了点头,视线转到了一旁的云子宿身上。
  “他们要约的人是老三家的。”
  原本安安静静待在边缘的云子宿瞬间成了众人的焦点。
  不看还好,这么一看,云学工又被气得不轻。才刚放下筷子,就这两句话的功夫,云子宿竟然又喝上了奶茶。
  饭桶!果然是饭桶!
  心里骂着,云学工的脸色也不怎么好看,他不打算和云子宿多废话,直接道:“老三家的,你自己去收拾,下午让你伯母带你去换身衣服,晚上就去见韩家的人。”
  说话之间,竟然连一点商量的余地都没有。
  不说突然被下了通知的云子宿,就连屋里的其他人,一时也有些没反应过来。
  国内虽然已经通过了同性婚姻,可是传统思想根深蒂固难以改变,不接受同性恋的依旧大有人在,别的不说,保守了一辈子的云老太太肯定不会同意。
  可等众人去看云老太太的反应时,却没从她那一贯严苛的脸色中找出一点意外。
  不仅如此,等云学工说完之后,沉默了许久的云老太太还咳了一声,用沙哑苍老的声音开口道:“老了,坐久了各处疼。光宗啊,来,扶奶奶回屋。”
  云光宗起身扶她上楼,云老太太的话紧跟着云学工的声音,她这么一动,就让云子宿连唯一能开口拒绝的时机都没有了。
  等云老太太走后,其他人也准备离席,吕凤莲又招呼了云子宿一声:“小宿啊,你快回屋收拾收拾,伯母下午就带你去买衣服。”
  三个人分饰三角,就这么替云子宿做了主。
  吃掉最后一颗珍珠的云子宿终于放下了手中的奶茶,他抬眼淡淡地看向吕凤莲,又看了一眼正恐吓般地瞪着他的云学工。
  云姗姗和云耀祖已经被自己家长拽走了,李|芳菲更是和云向红躲得远远的,一会功夫,餐厅里就剩下了他们三个人。
  不过其他人在与不在也没什么区别,总归是没人会帮云子宿拒绝。
  巧的是,云子宿自己也没想拒绝。
  把奶茶杯扔进垃|圾桶,云子宿朝吕凤莲露出一个微笑。
  “好,谢谢伯母。”
  见人这么识时务,云学工从鼻子里哼了一声,满意地转身走了。
  然而和他一起对亲侄子下手的吕凤莲看见了云子宿的微笑,却是顿了一下,没来由地觉得颈后突然一冷。
 
 
第2章 
  吕凤莲说好了下午两点半出门,云子宿还有一个小时的时间,回到二楼的房间,他反手就锁上了门。
  这间房不大不小,一个人住足够,但是放在整栋别墅里,却能算得上条件最差的几间卧室之一。
  云子宿的家原本在临城隔壁的安城。他的父亲云学商是唯一一个离开云家单干的人。三个月前,云学商与妻子同行时出了车祸,夫妻两人当场死亡。在北城大学读大一的云子宿赶回来料理后事,但是葬礼刚办完不久,云子宿就被大伯云学工和小叔云学兵用不能耽误学业,让父母在天之灵伤心的借口连哄带骗地赶回了学校。
  等云子宿假期回家,云学工和云学兵又跑去学校门口堵人,没让他回安城的家,反而直接把他从北城拉回了临城,就让他住在这栋别墅里。暑假放了小半个月,云子宿还一次都没回过安城,自己家里的情况没看到,云老太太的脸色倒是看了不少。
  没办法,云老太太看不惯他父母,连带着对他这个孙子也没什么好脸色。
  虽然这个房间和自家条件没法比,云子宿倒没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
  因为他大部分时间都不在这里。
  房门锁好后,云子宿往床上一躺,被子一拉,意识就进入了一个全新的地方。
  再回神时,面前已经是一片古朴而清幽的装饰。云子宿盘膝坐在屋内的一张|玉|台上,脸上已经没有了那副厚重的黑框眼镜。毫无遮挡的出色面容轮廓精致,清隽动人,莹白如玉的皮肤上笼着一层朦胧的光芒。云子宿拥有着足以超越性别的美丽,可当那双清澈透亮的眼眸睁开时,却又让人完全无法错认他的性别。
  朦胧的白光并非错觉,反而随着时间的推移越发明显。不知过了多久,白光才从云子宿的身上慢慢收敛,重新回到他的身体之中。
  从玉台上走下来,云子宿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心口。他的灵体和肉|身外表相差无几,偏偏只有修士根基所在的心口部位是空的,那里空落落的,看不见实体,只有一片虚无的白光。
  云子宿检查了一下,发现胸前的空缺比上次进来时又填补了一点。但也只有一点点而已,连半个指甲盖的大小都没有,他已经把中午吃掉的大量食物全部转化成了灵气,纯灵之体的修炼进展却还是不尽如人意。
  伸手戳了戳自己的胸口,看着指尖被白光吞没却触不到任何实体,云子宿只能无奈地叹了一口气。
  凡俗界的灵气实在太少了,照这个进度来算,他还不知道得吃多少东西,才能拥有充足的灵气来完成纯灵之体的修炼。
  不过想起晚上去相亲的事,云子宿又燃起了一点希望。
  既然是要去相亲,肯定能让人吃饱吧?
  结束修炼之后,云子宿的意识重新回到卧室里,中午吃的食物已经完全被转化成了灵气,现在胃里又变得空空如也。他手掌一翻,掌心里就出现了一包薯片。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