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忠犬不如养忠龙[娱乐圈]——一扇轻收 - 福书网|www.billions-and-billions.com -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8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8-08-03 08:04:36  作者:一扇轻收

   《养忠犬不如养忠龙[娱乐圈]》作者:一扇轻收

  文案
  演艺圈里有三大人物不能得罪,第三第二是谁不重要,但必须把黎之清这尊大佛记得牢靠。
  盘靓条顺出身好,后台硬得炸不动。
  粉丝横跨各阶层,分分钟组建一拨高素质正规军。
  最重要的是,全国人民都知道,黎影帝身边有位忠犬。
  黎之清:把老龙神比作忠犬,你们的良心不会痛吗?
  再说,养忠犬哪比得过养忠龙啊。
  记者:请问你们是因为男神的哪部作品成为真爱粉?
  粉丝:当然是小哥哥的荧幕首秀啦。
  记者:电视剧?
  粉丝:不,新闻联播。
  记者:……
  社会我黎哥,人狠还好看。
  主受,1V1,无虐,HE。
  闷骚护短老忠龙攻×貌美迷人小明星受
  排雷:放飞自我的苏爽小文,主角苏到不合逻辑,完全不能带脑子看,全程甜腻没玻璃渣,以上(响指)。
  微博:就是那个扇子
  内容标签: 娱乐圈 打脸 甜文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黎之清,尤川 ┃ 配角:写到哪编到哪
  作品简评
  演艺圈里有三大人物不能得罪,第三第二是谁不重要,但必须把黎之清这尊大佛记得牢靠。盘靓条顺出身好,后台硬得炸不动。粉丝横跨各阶层,分分钟组建一拨高素质正规军。最重要的是,全国人民都知道,黎影帝身边有位忠犬。而只有黎之清本人知道,陪在他身边的这位是实打实的上古龙神。本文设定新颖,主角黎之清性格温润讨喜,出身贵不可言却在娱乐圈中低调行事,靠自身实力荣登事业巅峰,让人在其遭遇恶意抹黑后不由期待他身份曝光的一天,而尤川和黎之清的感情发展水到渠成,双方互动萌动人心,贯穿全文始终。
 
 
第1章 
  京都这边的暴雨已经连续下了将近一个礼拜,雨滴砸到路面上的声音隔着窗户都能听得清晰。明明现在才过下午三点,可外头的天空却已经黑压得跟六七点钟差不多了。
  大学城这边的民房建筑都挺老旧,只有外围的几栋楼房在近两年新刷了墙面,临街的低楼层都被租赁出去装修成商铺,各店都在费尽心力地吸引学生光顾,唯独那家二手书店缩在街尾深巷,招牌还走的朴素路线,一看就把金钱这俗物看得很淡,甚至还有点不屑一顾的意思。
  书店所在的这条小路不大平坦,水坑太多,李中意在伞下缩着肩膀,一脚一个大水花地往里挪,瞅见那家书店活像难民看到救济所,忙不迭地冲过去。
  这会儿店里没有开灯,光线昏暗,除了窗面显出的灰白亮度,就只有手机冒出的一屏幽光。
  拿着手机的那人把整个身体缩在桌子后面的软椅里,一张脸远远看着只有巴掌大小,被屏幕光亮照得白且精致,左边头发被挽到耳后,右边头发长长垂在脸侧,此时正低头叼着吃到一半的薯片,似乎在玩什么手机游戏。
  这模样专注到可爱,应该是个讨人喜欢的“小姑娘”,看起来两耳不闻窗外事的,可李中意才把脚从店外踏进去,对方就手指麻利地点住暂停,抬起下巴望了过来。
  那双眼睛简直好看到令人发指,目光漫不经心地从眼尾一扫而出,李中意登时就觉着膝头发软,胸腔里的小心脏扑通扑通地使劲蹦跶。
  他把剩下那条腿收进门里,清清嗓子张开嘴,还没来得及吐出第一个音节,云层间乍然劈出一道森冷钢刃,室内旋即一片白亮,所有昏暗的事物都在转瞬间支离破碎。
  很快电光褪去,暴烈的雷鞭抽得人耳膜生疼,头皮都不由地发起麻来。
  李中意忍不住抽了口冷气。
  从他的视角看过去,骤雨在窗户上溅砸出铺天盖地的绵密织网,连同外头咆哮的明晃雷电一齐将桌后的身影包裹其中。
  那一瞬间,李中意莫名生出难以言喻的强烈预感。
  他总觉得这道雷电像极锯爪獠牙恣凶稔恶的凶蛮怪物,破天穿云,来势汹汹,嘶吼着要将软椅里的那人卸骨拆肉,活吞下去。
  和他的怂样相比,“小姑娘”的反应就要淡定很多,人家可能根本就没把这记撼地惊雷放在心上。
  “她”放下手机站起来,身形别提有多颀长挺直。
  李中意心里“嚯”了一声,暗说这“小姑娘”的个头可真是不矮。
  这念头闪现不到两秒,他所以为的“小姑娘”就走到墙边把开关按下,灯光一撒下来,李中意脸上明显抽搐了一下。
  这他妈哪是什么小姑娘!分明就是一个留着长发的漂亮小青年!尼玛是个男的!
  对方穿着一身浅色的休闲服,男性很少会留的黑顺长发垂在肩后,和脸颊脖颈的肌肤相映,把后者衬托出令人咋舌的白皙通透。
  他五官俊逸拔,精致得罕见,刚刚光线不足,又配着那头长发,难怪会被错当成女性。
  李中意隐约听到胸口“哗啦”一声脆响,明明对方什么都没做,可他还是觉得自己像是被人狠狠欺骗了一样。
  这感觉,如同失恋。
  青年在那边快速地鼓动腮帮,把薯片嚼碎咽下,迈开长腿在店里转了一圈,最后拿起桌上的纸巾盒走过来:“对不住,只有这个了。”
  他嗓音清润,辨识度高,李中意羡慕完那张很有可能是祖上接连拯救世界才能生出的脸,又不由开始羡慕起这把难得的好声音,半天才意识到对方是想让他擦擦脸上的雨水,忙抽出几张纸巾胡乱往脸上按,磕巴问他:“那、那个……请问店老板在吗?”
  “找唐顺时?”青年歪头看他,恍然地挑起眉,“你是宋俊麟?”
  李中意茫然地“啊?”了一声,连忙摆手:“不是不是,我找唐老板,但是不叫宋俊麟。”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青年一摸脑袋,眼睛笑得亮晶晶的,“我在等人,说是会穿黑衣服过来,我错把你当成他了。”他顿了顿,接着说,“不凑巧,唐顺时因为工作问题去了帝都,恐怕得下个星期才能回来。”
  李中意低头看一眼自己的黑色短袖,又问:“那能不能麻烦你把他的手机号码告诉我?我是附近大学的学生,之前听说这里有房子出租,但是没问到唐老板的联系方式,我就亲自过来看一看。”
  “号码是可以给你,不过……”青年摊手笑了,“在你之前已经有人预定那间卧室了,对方说是要在今天下午搬进来,只是不知道现在雨势变大会不会改主意,我在等的就是他。”
  李中意闻言失望地叹了口气。
  青年安慰性地拍拍他肩膀,从口袋里掏出几块柠檬糖塞给他,眨了眨眼睛:“不急,这附近应该还有不少租房,可以等雨停了再说,小心着凉。”
  李中意谢过他,撑起伞后忍不住往店里看了一眼,发现青年还站在原地,见他回头,笑着对他挥挥手。
  李中意被他笑得心里发热,隔着雨幕高声道:“我叫李中意,你也是附近大学的学生吗?我以前都没见过你,叫什么名字?”
  问完他想到这边学生加起来绝对上万,没见过面实在正常,不由一阵尴尬。
  好在青年没多想,还是笑着:“我叫黎之清,最近两天才来京都,觉得面生很正常。”
  “你是住在唐老板这里吗?”
  “对。”黎之清点头。
  李中意看着那双在灯下格外清亮的眼睛,咬咬牙说:“那要是……要是那个人反悔不租了,你能不能联系我一下?”
  “当然可以。”黎之清笑得坦荡。
  李中意忙回去报出号码,确定黎之清完整记下才迈开脚,临近巷口时又不禁回头看眼书店招牌,使劲顺了顺胸口:“……一个大男人,怎么还跟个妖孽似的。”
  男妖孽在他离开后窝回软椅,捏了块饼干用嘴咬住,捡起手机继续玩被暂停了的游戏。
  像这种跑酷游戏,手感最重要,由于刚刚被打断几分钟,他有点不适应高分段的切弯速度,没跑过几个弯道就狠狠撞上障碍物,最终还是没能打破最佳记录。
  黎之清懊恼地“啊”一声,兴致就像那块饼干一样被牙齿咬碎,索性丟开手机伸个懒腰。
  他长腿还没抻直,余光就扫到柜台外面正无声无息地站着一个人,也不知是什么时候进来的,一点儿脚步声都没发出来。
  他本能地掀起眼睛,直接和那人对视。
  对面站着的是一个身穿黑衣的高大男人,一张脸精刀细裁棱角分明,原本一副古井无波的模样,可他一和黎之清的目光对上,眼神似乎陡然变了一下。
  不知是他脸上太白还是瞳仁太黑,那双眼睛深渊似的能把旁人目光全吸进去。
  黎之清被他看得愣了一下,过了半晌才反应过来,试探性地开口:“……你是?”
  男人没说话,只直勾勾地看过来。
  这架势,要不是眼神瞧起来没什么杀气,黎之清都要怀疑他是上门抢劫的了。
  “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地方吗?”他问。
  对方依旧没有开口。
  黎之清昂头跟对方大眼瞪着小眼,等到脖子都有点酸了还是没听见男人挤出一个字来。
  黎之清小小地皱了下眉,倒不是不爽男人不吭声的态度,单纯是因为现在他坐着对方站着,对比之下显得自己太矮。
  想到这里,他从软椅里站起来,顺便把对方上下打量了一遍。
  男人手上空空,明显不是来买旧书,倒像是来……
  “你来找人?”
  等等,找人。
  黎之清目光下移,落在那身黑衣上,豁然贯通地抬起视线,飞快补上一句:“你是宋俊麟?”
  男人先是点头,复又愣住。
  “原来是你。”黎之清笑起来,绕过柜台走到男人面前,本想跟这位未来室友握个手,谁料对方见他过去眼睛一亮,顺着他伸手的动作,胳膊一张直接把他整个人抱在怀里。
  黎之清怔了一下,倒没觉得这样亲热的打招呼方式有多离谱,犹豫着回抱过去,顺带拍了拍男人的后背。
  他正想说点什么,一个五大三粗的男青年突然劈开雨幕窜进店里,看到抱在一起的两人吓了一跳,收完雨伞才赔笑说:“请问唐老板在吗?我是宋俊鳞,想来看看预约的房间。”
  黎之清慢半拍地听清他的话,眼睛一下就瞪得溜圆。
  那边站着的是宋俊鳞,那他现在抱着的这个人是谁?!
  作者有话要说:  高亮:苏爽文,前几章为配合攻身份一丢丢志怪后面没有,前期事业线略慢,全程无虐,拒绝人参,以上。
 
 
第2章 
  天边闪出一瞬的冷调电光,无论是份量还是数量都很有诚意的雨豆子还在哗啦啦地可劲儿砸着,在外面这种十足热闹的气氛衬托下,聚集人数难得破二的书店就显得太过安静。
  黎之清被男人死死按在怀里,一脸懵逼地看着杵在店门口没有立即上前的宋俊麟,这副傻里傻气的表情放到一张惹人疼的脸上,硬是透出几分呆萌天真的可爱味道。
  由于角度问题,宋俊麟看不到黑衣男人的长相,不过却能看清黎之清从男人怀里侧过来的那张脸。
  他咧着嘴角心想:哎哟我天爷,这小伙子长得可真好看。
  而黎之清的脑子里来来回回只晃过同一句话:抱住他不撒手的这人特么的到底谁?!
  如果现实能像动漫一样加上特效,他这时候的头发丝儿恐怕都会僵直得全绷起来。
  店里静了几秒,却像是过去了十来分钟。
  宋俊麟突然意识到自己死盯着人家小青年看不大礼貌,忙往书架环视一圈,再看向黎之清时发现对方还是睁大眼睛瞧着自己,神情里似乎还夹着点惊疑不定。
  宋俊麟不解了两秒,接着反应过来。
  对面两个大男人那么亲密地抱在一起,很有可能就是那种超越了同性友谊的不一般关系,他这边突然闯进来撞个正着,估计是把小青年给吓得懵住了。
  “没事儿你别紧张。”宋俊麟把雨伞插到门后的伞架里,嘿嘿笑道,“我本职是在网上画漫画的,相关作品都看过一点,我觉得这个很正常。”
  正常?
  黎之清没懂他的意思,无缘无故被一个陌生男人抱着不撒手到底哪里正常?
  箍在他身后的双臂坚实有力,黎之清的脸就贴在男人胸口靠上的地方,隔着衣服都能感受到对方胸前肌理的柔韧触感以及传递过来的丝丝凉意。
  他缓过神,挣了两下没能挣开,见男人丝毫没有放开他的意思,从隐约发紧的嗓间挤出声音:“……放开我。”
  话音落下,黎之清明显感到自己反而被对方抱紧一些。
  男人像是对这句话有点抗拒,不过很快就卸去力道,顺服地松开手,站在原地紧盯住他。
  黎之清往后退开两步,颈后寒毛还在竖着。
  他这时更深刻地体会到男人是真的很高,尽管中间还隔着几步距离,可他仍然需要抬起下巴才能跟他对视。
  男人五官寒峻,没有丁点儿表情,无论嘴角眉梢都尽是淡漠硬冷的线条,唯独那双眼睛显出几丝人性化的热度。
  黎之清甚至能从他眼底看出一丝欢欣愉悦的情绪来,似乎还有一点莫名其妙的……
  ……顺从?
  黎之清被他用这种眼神看着,不由自主地联想到家里小叔养的那只拉布拉多。他心里一梗,觉得自己经过刚才那一吓怕是有点花了眼睛。
  他看了看身前高大沉默的男人,又看了看那边笑得灿烂的宋俊麟,抹了把额头稍稍定神,先问后者:“你是……宋俊麟?”
  “对啊,就是来租房的那个。”宋俊麟嘴边有一片没剃干净的小胡茬,随着他说话的动作拧来扯去,“唐老板在店里吗?他见过我好几回了。”
  黎之清没回答唐顺时在不在的问题,转头又问身前这个没什么威胁感的男人:“那你又是谁?”
  男人站得笔直挺拔,他在黎之清说话时将目光移到他的唇上,努力想去模仿他嘴唇启启合合的动作,最后唇角动了动,嘴巴也张开一点,还是没能顺利发出声音。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