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8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8-08-03 08:08:50  作者:流明

   ======================================================================

  《小哥,婚配否?》作者:流明
  文案:
  吴善清:敢问兄台从何处来?到何处去?
  林 玄:天上来~无处去~
  吴善清:…………
  爹不疼娘不爱的走路掉坑到异世的二货
  VS
  爹不明娘不在的带着弟弟像野菜的吴家大公子
  温柔美人攻 X 身残志坚受
  1V1 年下
  内容标签: 生子 穿越时空 种田文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林玄,吴善清(吴澈) ┃ 配角:赵焕然、吴善荀、赵敏卉,段邑,阿漠 ┃ 其它:耽美,种田,重生,穿越,生子
  ======================================================================
 
 
第1章 第一章
  当跨年的爆竹烟火噼里啪啦响起时,林玄终于舍得从被窝里出来,可能刷手机太多整个人晕乎乎。
  拉开窗帘,一闪一闪光的照耀整个天空忽明忽暗,林玄吸了几口冷气顿时有了精神。
  听着窗外叽叽喳喳的人声能感受到对新年喜悦,虽说城市禁止烟花爆竹使用,但还是挡不住部分存着侥幸心理的人。
  林玄今年没回去,中国有别于他国一年年底大迁移他也不在意,曾经也许有过期待,当希望一次次变成失望,也就没了念头,爱谁谁回去,反正他是没了念头。
  撤身到厨房,从冰箱取出速冻水饺煮来吃,一个人不算饿,在大年三十晚上怎么也得吃点意思意思,林玄对过节还是比较在意。
  漏勺在锅里搅拌,看着一个个白白胖胖的水饺浮上来捞出放在碟子里端到卧室。
  窗外声音逐渐变小,手机短信提醒响起了几次,林玄打开手机一一查看,都是同学或同事群发的祝福短信。
  随着经济发展带起的快节奏生活,人对待大多数事物就像碟中的速冻水饺,失去原有的意义。
  就像有一年春晚说唱《群发的短信我不回》节目,表达对现在像打包快餐似的祝福的不满。
  林玄不以为然,群发也是一种祝福,因为有人连群发也不愿意。
  林玄逐个回复感谢及祝福。
  吃完水饺,准备洗洗睡觉,这时听到猫叫声。
  “喵……喵……”
  林玄奇怪,附近没谁在养猫,就算养也是圈养在家里的宠物猫,上千的价钱也不会放出来。
  “喵……喵……”
  仔细听了听发觉是在门外,一声声虽不急不缓却带着祈求,林玄摇头觉得自己想多了。
  打看门,有照明灯楼道并不暗,林玄看到到楼梯扶手上趴着一只猫,不大,脏兮兮的看毛发看不出来什么颜色。
  猫看到林玄,跳下来在林玄开的门缝下坐着,对他喵喵的叫。
  可能是饿了林玄想,转身进屋把没吃完的水饺端出找个小碗夹了几个进去放在它跟前。
  猫嗅了嗅水饺吃起来,吃完一个对着林玄喵一声低头再吃下一个,林玄不禁莞尔。
  等猫吃完所有的水饺后,林玄拿起碗打算进屋,太冷了,身上就穿个睡衣在大冬夜的不冷才怪。
  还未关门猫就叫了起来,一声一声对着林玄叫着,望着浑身脏脏的可能是流浪猫,林玄动了恻隐之心。
  让它进屋来,引到浴室。
  洗澡时很配合,一脸享受的样子,林玄觉得小动物还是有一定灵性。
  洗完澡吹干毛,蓬松起来就像一个白团子很是可爱,逗玩了一会,给它用旧衣服围了个窝。
  躺在床上即将入睡时,林玄想着明天一早要抱去医院检查下,顺便问问附近有没丢了猫。
  躺在衣服里的小白猫望着入睡的林玄,也缓缓闭上眼睛。
  早上林玄是被炮声响惊醒的,侧侧头看到枕边的一起一伏白团子打呼噜,失笑。
  在床上窝了一会起床收拾一番,又吃了顿水饺,抱着白团子出去。
  一路很冷清,见一个个商店都关着门,林玄拍头想到过年很多宠物店都是关门。
  无奈,抱着白团往回走,对着怀里的猫自言自语到,突然脚下一空。
  “啊……!”
  空荡大街上只看到井盖错位在一边,其他什么变化也没有………
  林玄醒来,除了额头疼便是觉得浑身热,跟烤火似的。
  抬头看看天太阳甚是毒辣,甩甩头,好大一会才想起自己在路上走踏空,对了,还有小白猫,猫呢?
  林玄抬起身子打量周围,四处都是半人高的草丛,自己处在一个斜坡上,从这方位直能看到远处整齐的田地,林玄更是糊涂了。
  猫不见了自己也不是在马路上,难道被人误会死了扔尸?林玄脑补。
  不行太热了,林玄无法,猫找不到不找了先找着路回家再说。
  顺着坡往下走,打算先找个人问问路。
  走啊走,半个时辰过去也未见一个人影,此时太阳更是大,穿着羽绒服的林玄简直要冒烟,又不能脱掉,因周围的草叶像锯齿一般割人。
  手上、脸上都划破了好几处,碰上流下的汗水,又疼又痒。
  手里拿着树枝开路,艰难的迈着步子,林玄突然停下,侧头听,隐约的声音传来,大喜,忙加快步伐。
  林玄高兴终于能碰见人了。
  声音逐渐变大,不对!仔细听确认是孩子求救声音。
  林玄扔了拐杖快速往前跑。
  视野开阔后看到一水塘,对面几个孩子在下塘水边,再远些有个人影在水里挣扎,应该是溺水了林玄初步判断。
  看地形,只看到一垄细路,通的方向也不对,呼救声越来越急,顾不得脱衣服林玄直接跳入水中往对面方向游去。
  “善清!善清!”
  一声高过一声,放下手中的什活,吴善清到院外,看到张婶急匆往这跑来,赶紧迎上去。
  “张婶,何时如此……”
  “快善荀掉入水塘了赶紧快走。”张婶打断道。
  吴善清大惊,快步向外跑去,依着村人的指引到西塘,看一处围了一圈人,跑去。
  “大伙让开些,善清来了!”有人高喝道。
  林玄累到虚脱,不敢置信看着围着自己一圈装饰怪异的人都长发长衫
  “善清,这位小兄弟救了善荀,现在可能身体受不住也溺水,你赶紧背回家找刘大夫看看。”一个中年男子把林玄支起示意吴善清过来
  吴善清望向一旁大哭的弟弟,确定无大碍忙上前扶起林玄。
  “谢谢王大哥的帮忙。”
  接过林玄,“你现在如何?”
  呆呆望着如画里的男子,温润如玉但依旧长发长衫。
  林玄撑着最后一口气,“不许动我衣服!”
  吴善清听到不等在确认林玄就昏了过去,赶紧背起回家诊治。
  刘大夫过来翻翻眼皮把了把脉检查一番,最后诊断:“严重脱水、体力不支无甚大事。”
  包扎好头部伤口,又留了几幅滋补的药刘大夫背起药箱离开。
  吴善清给了诊金把人虚送到院外,也对一同回来的村民表示感谢。
  大家都议论纷纷的离去
  回身进屋,看着着装怪异的林玄,吴善清拿着布巾,在木盆里添上水端来,给林玄擦拭下裸露皮肤上的水渍,因林玄昏前说不准动他衣服,身上现在都是水也无法。
  在外搭灶台来熬药,瞧了跪在堂间的吴善荀还不住的抽泣,吴善清走过去问了原委,结合今天看到底大概了解起因。
  教育一番后抱起小孩,给他剥了湿衣服,擦拭干净重新换了件。
  掉入水中受了惊吓,加上哭了半天早已乏了在吴善清怀里渐渐睡去。
  早上,吴善荀和村里的孩子一起到山脚下摘野枣,因长在低处的果子都被摘了,高处的自己个子小够不到便想了法子,用脱掉的鞋子去打枣,一不下心鞋子扔到河边上,见此吴善荀就去捞,结果鞋子没捞到自己掉了进去。
  林玄游去救上吴善荀,自己却被身上的羽绒服吸满了水上不去,外加体力不支溺了水,被喊来的大人见状把林玄救了上来。
  林寻这一昏睡也着实睡了半天一夜,晚上喊醒喂了药,吴善清问了他意见帮退了外套又睡了过去,晚上村里人过来看奇装的林玄的也没如愿。
  林玄直到第二天才醒来,浑身肌肉酸痛,动了动眼睛环视一圈,对面一张长方书桌,右侧靠墙竖立书架,床左侧方形的柜子,都是木质品,一点熟悉的都西都没看到。
  舒缓身子下床,走出房间,看到坐在院内的吴善荀,虽昨天知道自己可能到了一个奇怪的地方,现在醒来,睡得够多也足够清醒下发现这一切都是真的且完全陌生,林玄心底慌乱又迷茫。
  “你醒了,身体现如何?”
  吴善清手里拿着一把野菜进门看到林玄站在正屋门前,忙问道。
  “恩…还…还好!”林玄现在还有些迷糊,话说得有些结巴又有些无措,不知该如何交流
  “快进屋内歇息,感谢兄台对胞弟的救命之恩,在下姓吴名善清。”
  手里野菜放下,拍了拍手上草屑整整衣服边走近林玄边作辑。
  “敢问兄台贵姓?”
  林玄看着长发长衫说话温声慢语且文绉绉的吴善清着实有些不适应,忙错开身子往屋内走去。
  半坐床前,借着屋内光线弱掩饰自己的无措,想自己可能真的穿到过去某个朝代了,入乡随俗不能表现太异类,便尝试模仿说话方式。
  “免贵姓林名玄,吴兄称我林玄即可,救令弟实乃举手之劳不足挂齿,还要感谢吴兄对在下的照顾。”
  “林玄兄此言差矣,如若不是你胞弟还不知如何,你不必如此客气。”
  端着刚熬好的药递给林玄,又道:“你身上衣衫昨日未能换下,我有套未穿的衣裳,若不嫌弃先换上可好?你现在身体虚弱,莫让湿气侵了身子。”
  “那就麻烦吴兄了。”林玄忙起来接过递来的药碗道谢,望着黑乎乎药为了身体赶紧好起来,屏住呼吸一口给干了下去,真苦!
  吴善清从柜内取来一套靛青的长衫递给林玄又接了空碗,对林玄道: “你先把衣裳换上,我中饭摆放出来,用餐后再说。”林玄点头应是。
  等吴善清出去后林玄才脱下毛衣、牛仔裤,长舒一口气, “热死了!”
  这个地方现在应该是初夏,拿着吴善清给的衣服,确定两条袖子后套上身,还有一条宽松布料柔软的应该是所谓的亵裤,虽然没有现在穿的内裤舒服但是也得换掉。
  昨天汗水加湖水在身上粘着一夜,越想越难以忍受,林玄褪掉自己平角短裤,换上长衫长裤出了屋。
  不说衣服穿的皱巴巴,光裆下空荡荡的就让林玄甚是别扭,不住的这捞一把那扯一下。
 
 
第2章 第二章
  “饭好了!哥哥让我喊你吃饭。”吴善荀站在院外探头望院内喊,看到林玄左挠一下右抓一下。
  吴善荀疑惑看着他的举动。
  “你不会穿衣服吗,可以让哥哥帮你,我以前也是哥哥帮我穿的,现在我自己就可以穿衣服了。”
  抬抬头一脸快来夸奖我的表情,听的林玄又窘又羞又觉得好笑,抬头又看到走过来的吴善清,更是不好意思。
  “善荀莫要乱说,林玄兄身着的衣衫与我朝有所差异所以穿来不习惯。”
  林玄衣服布料及款式,别说夏朝不曾见过,就是南北两国也未从出现此类衣衫,一头短发也不像俗家弟子,确实有些怪异。
  无论怎样,林玄救了善荀一命,这个毋庸置疑,林玄不说,他也不会突兀的去寻问。
  林玄跟随吴家兄弟二人身后到院外,左手旁一道栅栏一直延到类似凉亭的地方,走几步看到栅栏一面远处一排住房错落排序,看来吴家是住在村外的地方。
  凉亭中间一圆石桌上,青瓷碟碗内盛放着饭菜,虽看不出什么菜,但是对于一天一夜未吃饭的林玄来说还是狠有吸引力。吴善清也想到这事,招呼林玄先吃饭。
  白米很有嚼劲,简单炒青菜也是很香,林玄不禁对吴善清另眼相看。有道君子远庖厨,尤其在新人注册送菜金的网址男子更如此,吴善清一身气度看也不像是厨师,而且这吴家到现在也就看到这一大一小。
  林玄心里虽有疑问也知道现在不是探究的时候,只有抓紧填饱受饿的胃。
  三人秉着寝不言饭不语的态度直到结束。饭毕,吴善荀被前来探究林玄的小伙伴拉走,吴善清收拾好碗筷端上了茶,林玄正襟危坐晓得问题来了。
  “不知林玄兄是哪方人士?看你穿着及装扮不像我朝人。”给双方倒了茶,吴善清方坐下问道。
  “其实……其实我也不知道,”林玄苦恼道:“我昨日在山上醒来,只觉得头疼和知道自己叫林玄,其他一概不知,后下山听到呼救声碰巧救了令弟,所以现在我也不记得自己来自哪里。现在这是哪里,现在什么朝代?”
  聊了一会见林玄懵懂不知也不似作伪,吴善清便答道:“现是凌朝一百一十七年,我朝居于中部,南北各有商朝、悍朝。”
  凌朝?商朝?悍朝?中国历史上未曾有过这些国家啊。林玄纠结着,如果不是原来的世界,这里的人与历史记载人物习性差异也不大啊。
  林玄现在真真不但一问三不知,更是一听三不解,对于现在处境什么都不了解不熟悉。
  听着吴善清介绍当朝情况,林玄像霜打的茄子,焉巴巴的不知如何是好。
  望着林玄苦恼的表情吴善清顿了顿道:“林玄兄倘若想不起来又无去处,不嫌弃舍下简陋可在我家住段时日,等你想起家人在哪里再离开。”
  “啊?真的,太感谢了!……不嫌弃!不嫌弃!”林玄满眼惊喜,双眼放光的望向吴善清,表达自己的一百个愿意。
  “我可以帮你劈柴煮饭、洗衣裳、摘菜等什么都可以,可能我……我不太会,但我一定会学的。”
  看着林玄反应吴善清轻轻的笑。
  “你也不用林兄弟的喊我,你喊我林玄或者阿玄好了。”林玄自来熟道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