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8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8-08-04 07:06:32  作者:苌楚七

 

 
《皇上的男人会捉鬼》作者:苌楚七
 
文案:
鬼村尸塘,水缸怨灵,人皮图腾,练蛊禁地,作为石郢县令,肖长离刚上任就被小皇帝嫌弃了,因为他不会捉鬼。
为了逆袭赢得民(帝)心,他学习捉鬼,无形之中撩动圣心,一番惊险刺激险象环生纠纠葛葛不可描述后……
“肖长离,你犯上!”
“微臣知罪。”
不久以后……
“肖长离,你怎么还不犯上?”
“……”
 
面瘫县令斗鬼拐皇帝走上人生巅峰的故事,1V1,HE。
————————————————————————
提示1:受第四章出现,部分配角让人讨厌,不喜误入,被喷怕了_(:з」∠)_
2:攻强大,受配不上他,但都是我儿子,就这样。
 
内容标签: 生子 灵异神怪 宫廷侯爵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肖长离,云钰 ┃ 配角:停云观 ┃ 其它:
 
 
    
第1章 荒山鬼嫁
  日落西斜,倦鸟归巢,远山浸染在日暮余辉中,衬着乡间田地里等待收割的稻子,如同一幅田园山水画。
  画中行人如点墨,慢慢移动着。
  这个人身躯挺正动作僵硬,一步一步走得甚是厚重,将泥地都踩出一串清晰的脚印。
  王婶走在他后头,心想这人一身破烂蓬头垢面,一定是个乞丐。不但脏而且臭,臭得让她想吐。
  可惜这条田间小路太窄,她没法绕路,只好捂着鼻子跟在后头。她赶着回去给男人做晚饭,心里不知已将人骂了几百遍。
  忽然,她看到前面人身上掉下一团东西,看了一眼,脸立时就白了。
  那一团东西烂得看不出模样,也不知是什么,上头爬着密密麻麻的蛆虫,拱进拱出很是繁忙。
  她看着那些蛆虫蠕动着,再看看那个人,发现他露在外面的皮肤几乎都是烂的,白花花的蛆虫覆盖着,不细看还以为这是他原本的肤色。
  王婶不敢往前走了,后退几步想往回跑,惶乱中却被脚边石头绊了一跤,摔倒时划破了手,血丝丝渗了出来。
  她再也跑不掉了。
  ————————————————————————————
  京兆府府尹杨升看着眼前的案卷十分头疼。
  在皇城根发生如此骇人的命案也就罢了,偏偏还是在新帝登基这个本该是天下大赦海晏河清的时候。就像一个耳光,不但打在他脸上,还打在了新帝的脸上。
  他不由怀念起一个人来,那个人还在大理寺时,嗜案如命颇有本事,若他此时还在,将这烫手山芋丢给他多好。
  他一边命人将案子压下不得声张,一边派人加紧追查,几日后终于捉到了犯人。
  确切的说,并不是一个人。
  看了一眼被戳成筛子倒在地上却仍在嘶吼挣扎压根已经没有人样的“人”,扬升险些把隔夜饭都吐了出来。
  娘啊,这到底是个啥?!
  ————————————————————————————
  肖长离在赶往石郢县赴任途中,遇到了鬼嫁。
  其时子丑相交,荒山野岭薄雾冥冥,圆月凄迷躲在树影之间,好似一只眼睛在盯着这个一只脚即将踏入幽冥的年轻人。
  肖长离不惧鬼神,所以才敢在这样的夜晚行于荒山之间,看到前方薄雾间闪过一片红影,他也只是微微一顿。
  不过他没有不知死活得闯过去,无惧并不代表愚蠢。
  鬼嫁,顾名思义就是鬼嫁人,多是夭亡的女子不甘死后孤苦,得阎王赦令,在阳间寻找阳寿将尽并与其有阴缘的男子,于夜半子时勾其魂魄入冥,与自己结为阴婚。
  大红花轿小鬼抬舆,吹吹打打却全无生息,缓慢而虚渺得在这午夜山间招摇过境,论起排场倒也并不逊色于人间婚嫁。
  肖长离站在原地,看着那个睡梦中被勾了魂魄的男人木然被两只小鬼架在肩上,愕然之余颇感新奇。
  他所行道路与鬼嫁队伍并无冲撞,原本只需要静立不动便可相安无事,可不知为何,那行队伍忽然调转方向,朝他而来。
  打头的是两个鬼侍女,手臂僵硬挥撒着赤色冥纸。面白如纸,红唇紧闭,双眸漆黑,那是用笔墨画上去的模样。
  四只抬撵小鬼蹦蹦跳跳而来,身躯佝偻悬浮于地,抬着轿子却无丝毫动荡。
  在他们肩上,彩舆富丽堂皇,在这幽深山林间红得刺眼。摇晃微启的轿帘后嫁衣如血,盖头下不知是怎样一张脸。
  肖长离静静看着它们靠近,红影幢幢间似乎一切都被放慢了动作,无数冥纸坠落,在他周围旋绕不歇。
  “野有蔓草,零露漙兮,有美一人,清扬婉兮……”
  喜轿上绣了地狱百鬼图,眨眼已在眼前。轿帘一动,红色嫁衣瞬间化为赤色长练将他围在当中,娇媚浅笑响在耳畔:“邂逅相遇,适我愿兮。”
  耳畔拂过一阵凉意,一张雪白的笑脸骤然之间近在咫尺,诡谲如斯。
  肖长离面无表情得看着眼前这张诡异的脸:“人鬼陌路,殊途难归。”
  女鬼神情一厉,五指微张,指甲纤长如刺,扣在肖长离头顶:“随我去吧!”
  却见肖长离周身猛然放出异光,女鬼惊呼一声,被震出了老远。
  她愕然稳住身形,见肖长离面无惧色且阳气充盈,正气凛然,知道自己遇上了凡人中最不好惹的那类人,即便如何喜爱如何不甘,她也不敢再造次。
  “既是无缘,何必让我遇上?”女鬼幽幽长叹,“放他回去吧,不嫁了。”
  两个小鬼放开那个男人的魂魄,他便悠悠往来路飘去了。
  “既见君子,何所求兮?”女鬼回到轿中,放下轿帘前留下一个诡异不明的笑,“我会再去找你的。”
  眼看着这来自幽冥的迎亲队伍随薄雾消失,血红的嫁衣却仿佛融在了天边的第一缕朝霞中,一点点随着日升月落,染在了肖长离的衣襟上。
  他因一些事耽搁了行程,为不延误任职而夤夜赶路,总算在期限内赶至。
  前方不远,就是通往石郢县的小道。
  秋风缓拂杂草荒芜,不少白色冥纸被风吹起,刮落在肖长离的脚边。
  他走在泥泞路上,迎面而来一辆板车,车上竖躺一人,以白布盖身。推车的是个中年女子,面色蜡黄双目红肿,大概是因为贫穷而无法厚殓,只能孤身一人将亡人送往埋葬。
  擦身而过时车身震动,一只手从白布下露了出来,皮肤青紫有些微的腐烂,指甲尖长泛黑,随着车子行进而晃动着。
  女人佝偻疲倦的身影逐渐远去,肖长离停了下来,回头看了一眼。
  石郢县位于阳州以北,地处大缙与古黎交界,偏远贫瘠却是民风彪悍。加之古黎国尚巫禁之术,或多或少传入石郢,县中便多有神异鬼怪之事,便是上任县令之死都有传言说是被女鬼索命。
  走进县中,所见却是街市整洁,晨光初现中一派祥和。肖长离一袭青衫一只包袱,缓步而行。
  因他来得早,街上还没什么人,他在街边小摊点了碗面果腹。面的口味与京师略有不同,一股浓浓的卤料和不怎么新鲜的味道。
  面上搁了几片肉,有些变味,他便夹出来放在桌上,边上不知何时窜出一个小乞丐,忙不迭扒拉去吃了,还一脸殷切看着他:“我跟你说啊,这里的东西不干净。喏,往前不远有家酒楼,还是上那去吃吧。”
  “臭乞丐,快滚!”
  摊主拿着扫帚过来驱赶,那乞丐嘻嘻哈哈四下乱窜,将摊子搅得更乱:“张抠门,你的肉都臭了,还好意思拿出来买?这么缺德,小心咱们新知县来了,封了你的破面摊!”
  摊主气恼不已,扫帚更是挥得大刀阔斧。眼看尘埃草芥飘进碗里,肖长离拉住那乞丐,对摊主道:“再来两碗,不要放肉。”
  小乞丐赶紧坐下来,拍着桌子嚷:“要要要,多放点,他肚子精贵,我不嫌弃。”
  摊主气呼呼回去煮面,肖长离将原来的面推到一边,小乞丐抢过去呼噜吃起来,边吃还边抱怨难吃。
  肖长离看了看他,道:“你多大了?”
  “十二。”小乞丐咽下一大口面,抬眼瞅他,“干嘛?你要拉我去卖了吗?算你有眼光,我可是很值钱的,好多人都说要让我去元州当小倌过好日子,可姐姐说那不好,把他们都吓跑了。”
  “……”肖长离顿了顿,道,“有手有脚,健康无疾,何不找份营生,正经度日?”
  “你可真多事,比我姐还啰嗦。”小乞丐撇撇嘴,又吃了几口,从桌下拿出一只小包裹还给他,“算了,看你请我吃面的份上,这个还给你。非金非银的,包这么好干什么?”
  肖长离接过来,将上任文书放好。他看到这小乞丐趁乱拿了自己的东西,本想看看他有什么目的,没想到他倒自己拿出来了。
  摊主端了面过来,没好气道:“这小子偷鸡摸狗不干好事,你可小心别上他的当。”
  肖长离跟前那一碗搁了好几片肉,肥瘦相间香味四溢,小乞丐那碗清汤寡水肉末都不见半点,他理所应当的把两碗面调了个:“你不爱吃肉,我来帮你。”
  肖长离并不介意,慢条斯理开始吃面。没一会小乞丐吃完了,又眼巴巴看着他,有一搭没一搭和他聊天:“你面生得很,模样又这么好看,是从哪里来的?家里一定很有钱吧?”
  肖长离没有回答他,吃完面结了帐,拿好包袱,问他县衙怎么走。
  小乞丐一听脸色都变了:“你要去县衙?你去那里做什么?”
  肖长离察觉他神色的变化,道:“此地县衙有何问题?”
  “还有何问题,问题可大了。”小乞丐煞有介事得凑过来,在他耳边道,“那里头有鬼。”
  他本以为能看到这个外来人被吓一跳的样子,结果这人什么表情都没有,而且又问了一遍县衙的方位。
  小乞丐若有所思,很是殷勤得揽着他胳膊:“行,我带你去。”
  肖长离道:“你不是说有鬼吗?”
  “我怕鬼,可鬼怕你。”乞丐眨眨眼笑道,“何况,跟着你有肉吃。要不我给你当书童吧,你这身份哪能没个随从?”也不看看自己这蓬头垢面的模样,哪里会有这样的书童。
  忽然前方走来一个衙差打扮的人,见了小乞丐便冲了过来,小乞丐往肖长离身后躲,直喊救命。
  “臭乞丐,谁让你出来的!”那衙役气势汹汹,扭住小乞丐就要押走。
  小乞丐拽着肖长离喊道:“救命啊,我不去那里!我……我才不是乞丐,我是这位公子的随从!”
  那衙差道:“我呸!你这小叫花子在这游荡多日,我还不知道你?快走,不然我逮你蹲大牢去!”
  小乞丐抓着肖长离不松手,肖长离道:“他犯了何事?要到哪里去?”
  衙差不耐烦道:“你少管闲事!新知县要到了,这帮人破衣烂衫腌臜得很,影响咱们县容,这两天都得待在东祠里。我看你像是个体面人,还是别和这种人扯上关系得好。”
  肖长离闻言淡淡道:“他是我随从。”
  
 
    
第2章 县衙诡事
  小乞丐眼睛一亮,扯开衙差的手挺直了腰杆:“听到没有,狗眼看人低的东西。我告诉你,你要倒大霉了,知不知道这是谁?”
  衙差将肖长离打量一番,心头打起鼓来:这模样这气度,该不会是……
  我的娘啊,不会吧?!
  “韩东!”在衙差惶惶不安时,身后传来一声怒喝。一听这声音,韩东吓得腿一哆嗦,险些没站稳。
  一行人走了过来,当头一人瞪了韩东一眼:“没脑子的东西,还不滚!”
  韩东忙不迭滚了,那人摆出一个笑脸,对肖长离拱手道:“这位可是肖大人?”
  肖长离点头,道:“将那些人都放出来吧。”
  那人面露尴尬,连连应允,说自己是石郢县丞刘元直,特地率县衙众人来迎他。
  石郢县地处偏远,鲜有中土人士前来。肖长离虽轻装简行,但一身卓然气度掩盖不住,就连一个小乞丐都能看出他的不凡来,刚进县内就有人留意到了他,与那传说中的人物一比对,立马回禀了刘元直,一行人便浩浩荡荡前来迎候。
  可惜他们慢了一步,先让那韩东把底子给捅了。
  丞相之子,曾任正三品大理寺卿,虽然因为办事不利被降官远放,到底还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哪敢怠慢?
  一番热情逢迎嘘寒问暖后,几人领着肖长离前往县中最大的酒楼,说要给他接风洗尘。肖长离说声不用,要先去县衙看看。
  几人脸色有些尴尬,说县衙还未收拾好,在南街已备好屋宅,可供他入住。
  肖长离道:“劳烦各位大人相迎,南街新屋便罢了,肖某住县衙即可。时辰尚早,几位大人先回去休息准备,稍后来县衙应差,做好一应交接。肖某先行一步。”言罢拱了拱手,自行离去。
  小乞丐赶紧跟上去:“大人慢走,我来带路。”
  刘元直等人愣了一会,面面相觑。
  “不愧是皇城天梯上下来的大人,行事就是不同凡响。”刘元直捋捋短须,“听说这位肖大人在大理寺时就是个不好忽悠的主,今后咱们可得打起精神来了。”
  主簿赵临面露不屑:“他以往再厉害,还不是个被贬的官儿,何况他爹已辞官,先帝驾崩,靖妃也翻不起什么浪来。他肖家在朝廷已没了什么势力,到了这里,可轮不到他一手遮天。”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