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8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8-08-04 07:07:36  作者:正萌君

 

 
《强扭的瓜很甜》作者:正萌君
 
文案:
殷裘没想到自己死了后,竟重生成为一本书里人人称赞谦谦如玉的公子哥。
自称系统的东西告诉他,他要做的就是让顾言俞幸福。
顾言俞,一个生性内向不爱社交,全心全意爱着他这个身体的二弟。
 
殷裘看完全书后:我娶了他吧。
系统:?
殷裘:这样他就能幸福了。
系统/顾言俞:???
 
表面谦谦如玉实则霸道攻x克制理智冷清受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恋爱合约 系统 穿书 
搜索关键字:主角:殷裘.顾言俞 ┃ 配角:殷让.等等 ┃ 其它:。
 
 
 
第一章 
  “我看完了。”
  “那……那可以吗?”
  虚无空间内,系统正小心翼翼观察着殷裘的表情,它没有实体,以一种黑雾形态存在,雾中两只眼睛忽明忽暗的,配上机械的声线给人感觉诡异又恐怖。
  只是空间内只有殷裘一人,而殷裘是从来不知恐怖为何物的人,他们以这种奇特的方式对话着,殷裘看出系统眼睛里的期待,弯了弯唇说:“你是永生不死的吗?”
  系统不知道殷裘为什么问这个问题,但为了和他处好关系,老实回答:“只要不被清除数据,我会一直存在。”
  殷裘听完感叹道真好。
  系统不知殷裘说的是哪种好,随后他就听到殷裘说:“我答应你的要求。”
  系统顿时激动了,殷裘可是他第一个签订合同的宿主!没想到这么顺利!
  事实上很多系统都是如此顺利,毕竟挑选的都是死亡后灵魂却还滞留在现世的宿主,只要抛出“复活”这个诱惑点一般没人会去拒绝。
  但是我们单纯的系统不知道这种情况,它还沉浸在喜悦中,完全没发现它和殷裘的立场已经互换了。
  殷裘也觉得很高兴,他终于还是活下去了。
  被在意的人设计杀死后,他还可以死而复生。
  清晨,殷裘便在一张大床上醒了过来,他手掌敷在柔软的被子上,猛地一下抓紧,很快又放开,他坐起来打量房间内的一切,通过传输的记忆,他对周遭的环境很熟悉。
  这是殷裘的卧室,说来也巧,他占据的这个身体的主人和他同名,难不成就是名字关系才选中他。
  殷裘站在全身镜前,镜面上这个男人身材高挑,偏瘦,此时穿着灰色的丝绸睡衣,刘海堪堪遮住了眉毛,五官端正,不笑也给人一种温润如玉的感觉。
  形象上像一个文人,可记忆里却是殷家说一不二的存在,在三年前殷父突然病重去世,殷裘便以雷霆手段解决了动乱,将殷家所有权利牢牢掌控在手里。
  可即便如此,见过殷裘的人还是会被他外貌迷惑,称赞一声“谦谦公子”。
  这样特别的人在系统告诉他的故事里,却只是一个配角,而真正的主角是顾言俞。
  顾言俞是一个贫困家庭的独生子,只读完高中便早早出来找工作,在这种连大学生都不好找工作的社会里,顾言俞这种没高学历没关系的人更是不用指望找到什么轻松的高薪工作。
  好在顾言俞长得好看又有自知之明,他在一家咖啡店工作,因为他长相还吸引了不少顾客,时间久了当上了店长。
  日子似乎开始越来越好,如果顾言俞没有遇上殷让的话。
  殷让是殷家二少,典型的纨绔子弟,他在咖啡店对顾言俞一见钟情,展开了一系列猛烈的追求,而顾言俞表面看上去清冷理智,却是从未遇到一个人对自己这般好的人,很快便沦陷了。
  殷让虽然喜欢顾言俞,但是从未敢把他们关系摊在明面上,而是秘密和顾言俞好了三年。
  那三年对顾言俞来说,是甜蜜又痛苦的,甜蜜是他陷了进去,痛苦是殷让从中挣脱出来。
  这种擅长流连在花花世界的纨绔子弟,所谓的真爱也不过维持了三年,最后殷让在见证了他们感情的咖啡店中递给了顾言俞一张卡。
  “密码是你手机后面六位数,言俞,我们好聚好散。”
  顾言俞收了殷让的卡,将卡里的钱尽数交给父母,写了一封遗书后自杀了。
  殷裘和系统交易就是他要在这个世界以殷裘的身份让顾言俞幸福指数达到100,完成后他可以提出一个要求。
  系统给他安排进来的日子也是刻意的,今天正好是顾言俞和殷让在咖啡店初次相遇的日子。
  这是顾言俞悲剧的源头。
  殷裘换好衣服后便下楼,此时殷让和殷母已经坐在餐桌前说说笑笑了。
  “妈,二弟。”殷裘打了声招呼坐下,佣人们这才开始把早餐端上来。
  这是殷母定下来的规矩,她觉得自家人一起吃饭才像样。
  殷裘性格并不沉闷,但是远远比不上殷让开朗阳光,他在哪里都是十分吃得开的,这不,还逗着殷母开心。
  “二弟。”
  殷裘温润的声音打断了殷让讲述的趣闻,后者和殷母看过去,就见殷裘微笑着说:“今天让司机送你去公司,你也该做点正经事了。”
  殷让愣了一会,才反应过来殷裘这是让他去公司上班,他立刻站起来大声说:“我不去,大哥我做错什么了?”
  殷让之所以这么想是因为曾经他不知天高地厚,认为殷裘独占了殷家的大业,所有人都只认殷家大少,把他当做配角。
  殷让不甘过,暗地里也耍过阴招企图扳倒殷裘,但是计划还没怎么开始实施,有一天殷裘就对他说,有一个项目需要他亲自处理,出国一周公司所有事由他负责。
  殷让高兴坏了,立刻前往公司坐在了掌权的椅子上,还没坐热呢,就看见殷裘的秘书抱着厚厚的文件过来让他处理。
  庞大复杂的各种数据分析文件需要他核对了解。
  那一周,就把他雄心壮志消磨殆尽。
  殷裘出国回来那天,殷让都哭了,他激动的不行,连忙把大量被他搞砸的工作甩回给殷裘,并声称自己没有那个能力担当胜任这个位置。
  通过这次事件不但在殷家公司工作的众人知道殷让是个水货,也让殷让自己认清了自己的位置,他后来甚至觉得殷裘就是知道他暗地做的一切才用了这招折磨他。
  殷母没有殷让那么复杂的心思,只是觉得太突然,加上殷让一脸不情愿,她说:“你弟性子跳脱,你让他去坐办公室恐怕也帮不了你。”
  殷母以为自己把话说到这份上殷裘不会再勉强殷让。
  殷裘今天是绝对不会让殷让有机会见到顾言俞,他以一种不容拒绝的态度说:“性子跳脱刚好磨一磨,他年纪也不小了,总这样混下去只会让外人看笑话,何况只是让他先了解下公司平日运作,之后适不适合再看。”
  话说到这殷母也觉得有理,转而对殷让说:“那你今天就和你大哥去公司看看,别忘了你也是殷家二少。”
  殷让看见殷母三言两语就被“策反”,只能坐下来叹口气答应下来,心想今天没办法赴朋友的约了。
  吃完饭后殷让跟着殷裘去停车场,听到后者一边打电话和秘书吩咐着,一边打开车门自顾自坐进去。
  殷让站在原地,他这才后知后觉,看着车内的殷裘说:“大哥你不和我一起去公司吗?”
  殷裘手指敲了敲方向盘,抬头对殷让说:“今天陈秘书会带你了解工作,我还有一个项目需要亲自去监督。”
  殷让眼珠子亮了亮,十分老实的应了一声。
  殷裘不但继承了原主记忆,还看过这个故事的全文,基本上只要是重要一点的角色性格他都清楚,何况这个还是原主的亲弟,一看这个表情就知道他打什么鬼主意。
  殷裘非常乐意把殷让的企图扼杀:“今天陈秘书会全程在你身边,如果你表现不错,他会如实告诉我。”
  言下之意就是:你敢跑,死。
  殷让一瞬间仿佛看到了殷裘眼里嗜血的杀意,他内心升起寒意,可再看过去殷裘依然是一副好好大哥的样子。
  看错了吧……呵呵。
  见殷让老老实实开自己跑车去公司,原文中今天殷让被朋友带去咖啡店对顾言俞一见钟情的情况不会发生,系统感觉这个前景一片光明,它看见殷裘发动车子问:“你这是要去哪?”
  “去咖啡店。”
  “嗯?嗯!”两个不同音的字充分概括了系统情绪上的剧烈起伏。
  殷裘露出兴味的笑说:“我很好奇能让人一见钟情的美人主角长什么样,更何况——”
  他停顿了一下,说了一句系统无法理解的话:“我得见到他,才能给他幸福。”
  顾言俞工作的咖啡店开在闹市区,虽然咖啡比其他店昂贵,但是门面装修很高档,服务态度好,加上有顾言俞这个门面担当,一番网上炒作后是彻底火了。
  殷裘进去咖啡店时正是客人最多的时候,他扫了一眼没看到特别扎眼的面孔,随意找了一处位置坐下。
  殷裘问系统:“顾言俞是哪个?”
  系统:“没看到他,也许在厨房帮忙。”
  系统刚说完,殷裘就看到就在前面的一排座位上几个少女一脸兴奋的往他这个方向举起手机。
  殷裘还没转身,就听到他身后有一道声音响起。
  “先生,请问需要点什么?”话音刚落,一位身着制服的男子站在他身旁。
  殷裘在听到声音时候心脏活跃了起来,疯狂跳动着,在对上那张女人都未必能与其争艳的脸庞时,他弯了弯唇。
  心想:是我喜欢的类型。
 
 
第二章 
  顾言俞肤色白皙,头发微长至脖颈,艳丽的外表下是一双透出冷淡的双眸,特别的气质让人看了就移不开眼。
  殷裘看着就心痒痒,大概殷让当时也是这样对顾言俞一见钟情。
  顾言俞心里也不如表面那般平静,他竟然在今天这样的日子看到了绝对不该出现在这里的人!
  殷裘——殷让的大哥,顾言俞很多时候是通过殷让侧面讲述他这位大哥,那三年并未正式见过面,只是看过照片而已。
  顾言俞又有一种自己身在梦中的恍惚,他在和殷让分手后,一时的心灰意冷自杀了,可是又重新回到了三年前还未见到殷让的时刻。
  他回到了家,见到了发丝都白了好几根的父母,才知道当初的他多傻,重来一回是上天给他的机会。
  顾言俞知道今天是见到殷让的日子,原本他想请假,可是内心深藏的不甘告诉他,凭什么要躲避?错不在他!
  既然重来,就让他好好欣赏殷让一厢情愿的独角戏!
  可是如今殷让没看到,却遇到了殷裘,难道当初是自己没有注意到他吗?
  与此同时殷裘也注意到顾言俞头上的白条,他问系统:“头上白条是什么?”
  系统:“是他的幸福指数,整条变成蓝色就满额了。”
  所以现在一整条白就代表顾言俞非常不幸福吗?殷裘还真有种“任重而道远”的感觉。
  殷裘露出微笑道:“一杯摩卡,谢谢。”
  顾言俞点头说了一句“稍等”便走开,过了一会是一名女服务员送了咖啡过来,殷裘抿了一口,专注着看着顾言俞忙碌的身影。
  由于冲着顾言俞这位咖啡帅哥来的人不少,顾言俞已经习惯淡定面对这些炽热视线,可是当他不经意转头对上了殷裘毫不掩饰的目光时,他手一抖,差点洒了盘子里的咖啡。
  他是在看我吗?顾言俞快速偏过头,面对这唯一的变故感到心乱如麻,他咬牙又回头看去,颇有些凶狠味道。
  殷裘看到顾言俞瞪他也感到莫名其妙,他看了看周围其他人,比他还过分的还拿着手机拍摄,他只是多看他几眼怎么就被仇视了?
  殷裘只好对顾言俞笑了笑,这笑容在他脸上显得格外深情和温柔,在阳光下还富有暖意。
  顾言俞见状心脏快速跳动了几下,很快又在那相似的眉眼中想起了什么,刺痛感随之传来,他装作若无其事继续工作。
  殷裘接到了陈秘书的报告,听到殷让非常努力的“视察”工作,他称赞了几句,吩咐陈秘书务必寸步不离指导。
  系统觉得有必要提醒殷裘:“就算今天殷让没办法见到顾言俞,也会有其他时候。”
  殷裘清楚这点,顾言俞名气摆在这,殷让那个颜控怎么可能会错过,他要彻底杜绝两人见面是不太可能,他现在是合法公民,也不能把顾言俞绑了关起来。
  没人知道殷裘无害温和的面孔下已经冒出来多少黑暗的想法。
  到了晚上,咖啡店已经打烊,店里其他服务员收拾好一切便和顾言俞打声招呼离开,顾言俞是负责关门的,他收拾好前台后便关灯走了出去,锁好门刚转身就被站在不远处的人吓一跳。
  待他定睛一看,是殷裘。
  顾言俞抿了抿嘴,下了班后他连表面客气都不想保持,目光警惕的看着殷裘。
  殷裘带着微笑走上前,在两人距离两三步时停下说:“你好,我叫殷裘,我看你刚下班,现在公交车已经没有了,不如我送你回去?”
  顾言俞真的不想去猜测殷裘这举动是代表什么,他只是冷漠说:“不用,我自己有车。”
  “哦?”殷裘转头看向空空如也的停车位。
  顾言俞也看过去,这一眼他就愣住,转而惊讶的跑过去,他的小绵羊不见了?!
  殷裘的声音从后方传来:“顾先生你的车呢?”
  顾言俞深吸一口气,他拿出车的遥控器按了一下,没听到声音,心里基本确定被偷了。
  不该发生这些事的……为什么全部乱了?顾言俞真的想不通。
  殷裘来到顾言俞身旁说:“顾先生打算在这里站多久?”
  顾言俞听到殷裘轻飘飘的语气,憋着的气忍不住让他回了一句:“殷先生你很闲吗?”
  殷裘老神在在说:“我还在等送你回家。”
  对了,就是殷裘出现在这,他的一切全乱了,直觉告诉顾言俞必须离这个人远远的,尤其他还是殷让的大哥,他后退一步说:“谢谢,我自己走回去就好。”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