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8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8-08-04 08:54:41  作者:一滴羽

 《福祸双至》作者:一滴羽

 
文案
 
腹黑抖s攻and炸毛缺爱受。
一个寿命顶多活到九百岁的散仙小跳蚤正在酒楼逍遥
突然被曾替自己挨了三道天雷的万众瞩目的福星挟持
福星以为小跳蚤是个冒牌货可劲儿地整人,却不知不觉发现冒牌货也很可爱。
等小跳蚤的记忆回来的时候:小灾星,是谁?天天冒牌打本福星的屁股?
 
内容标签: 灵异神怪 情有独钟 前世今生 仙侠修真 
 
搜索关键字:主角:奉鸾仙君 ┃ 配角:祯瑞星君 ┃ 其它:你为天下人愿负自己
 
 
第1章 鼠蚁虫蛇也能当个散仙
大孤城内车马喧闹,来往商贾喧喧嚷嚷。一座金顶玉雕的高楼坐落其中,平添了大孤城的纸金迷醉。就在这酒楼中各色的人在此喧闹嬉笑,仔细一看不起眼的角落坐着四位气度不凡的年轻公子,想来也是某几位家族的纨绔,不过富家少爷竟然不单独开个雅间,而是在这人声鼎沸的大厅里嬉戏打闹?不想这么多了,小二再上两壶陈酿。
这四人当然不是什么纨绔子弟,他们大大小小还算个神仙--吧。坐在主位的当然是我们的主角。八仙桌于西是条癞皮蛇,呸,人家现在是紫金大蟒,自号:辰霞大仙。八仙桌于南只臭老鼠,不是不是,是一只吞天巨咬,自号:养橞大仙。八仙桌于东是蚁人什么?怕律师函警告?好吧好吧是只噬天蚁兽,自号:翡翠大仙。
最后介绍我们的主位,一只跳蚤。没有别称,没有自号,就是一只长在神兽身上的跳蚤。前三位分别是在成妖期间积攒功德,潜心修炼摒弃杂念,经过天雷滚滚,羽化为仙。然而也只是个散仙,比不得天里的仙君,星君。他们顶多算是寿命比较长的好妖精罢了。我们的主角就幸运多了,从他出生到具智慧到化成人形都是在一匹沉睡的白色骐骥皮毛里完成的,相当于他在一匹处于天界精华之地沉睡的神兽身上,吸收日月精华,天地灵气,最后竟然还有一个好巧不巧正好在他旁边路过的神仙,替他挡了一下天雷。就这么迷迷糊糊醒来,竟然成仙了。
当他醒来,看到的第一幅场景便是人间不曾有过的极致神圣富贵的殿堂。有一位不怒自威的男子居于正座,旁边坐的是姿态各异的仙君仙娥,殿堂里隐隐约约有这模糊的旋律回荡,仅仅是听到那个旋律就让小跳蚤肃然。小跳蚤的手脚都被压制住,头上戴着像是封印什么东西的圆环,震得小跳蚤头晕不已。几位胡子老长,仙风道骨的老头,在他旁边滑稽的左看右看,念咒诵经左比划右掐诀,最后都不甘心地摇摇头。俯首于最高位地男子说道:“他确实不是那灾祸或者他的转世,他应该只是因为生于灾祸之身,见过灾祸的样子幻化成其模样的小妖精罢了。不过因为祯瑞星君替他挨了三道天雷,他现在已经算是入了仙籍了。”
上座男子表情看不出阴晴,也不张嘴,便让在场的各位听到他浑厚的声音:“祯瑞现在怎么样了?”
一名身着黛绿长衫,佩环玉镶金钗的神君颔首道:“因为这小仙履历尚浅,还没有太多的因果循环所以只有三道天火劫,祯瑞只是收了些火燎,并无大碍,由我照顾,休息几日便好了。”
上座男子挥了挥手,小跳蚤就被人拎着衣领拉出了大殿。一位仙君带他沐浴更衣,焚香诵经,告诉呆呆的他一些规矩礼法,小跳蚤完全搞不懂什么情况,只能傻着脸看着仙君。仙君叹了口气:“你肯定不是白玟星君的转世啊,这般的呆傻。”
小跳蚤后来知道了自己被赐名奉鸾仙君,真是好笑他一个跳蚤还起了个鸟名。小跳蚤知道后来那个每天用隐晦的眼神看着自己的人,就是那个倒霉的祯瑞星君。后来小跳蚤才知道那个祯瑞星君一点都不倒霉,他是这天宫几万年前降临的一颗祥瑞之星。只要在他旁边,各路神仙身上都会出现祥瑞之兆,过不了多久就会遇到突破瓶颈,悟得大道,是天庭里万众供养的祥瑞之星。所以后来小跳蚤想,也许就是因为他那天正好路过自己,自己才能羽化成仙,成了仙吧。后来小跳蚤再也没见过那位祯瑞星君,他心里还一直惦记着感谢呢,虽然他也想过当面给祯瑞星君道谢,无奈他的神格太低,连去祯瑞星君家门口的小花园的资格都没有。于是他写过几封信托仙鹤寄过去,不过仙鹤却说这天宫天天有无数人向星君写信祈福,他这信怕是星君不一定看到,小跳蚤还是坚持务必寄过去,否则自己就真的要闯过去登门拜访。小跳蚤就是这么一个单纯善良又有些叛逆的天庭散仙。后来小跳蚤作为生在天上的神仙,不得不下凡历练,历练后就迷恋上了人间。最后经常以在凡间修炼为由,下凡游历人间,反正他不过是个幸运的小散仙,没人管他,只要他不太过分,就没人催他回天庭,于是他更是无忧无虑了。
此时此刻,加起来已经是他在人间待的第五百年了,算上在天庭的三百年,他已经活了八百年了,算一算,他的寿命也差不多了,毕竟他是只跳蚤,是只“蟪蛄不知春秋“的小虫子,就算是成了仙寿命也顶多九百年。
“最近这天下不太平,倒是这城还是一如既往的热闹,这些人是真的无所谓。”养橞用筷子捣着花生米,百无聊赖的通过窗子看着楼下来来往往的人。
“毕竟只要仗没打到自家门口,是没有人回去担心的,只要不耽误自己挣钱,这些被利欲熏黑双眼的人,是不会有所作为的。”翡翠喝着桂花酒,淡淡的说道。
“欸?你们看那个小相公是不是很合我的口味啊~”辰霞的头枕在小跳蚤的腿上,整个人像是没有骨头般的瘫在椅子上,噢,对了紫金大蟒就是没骨头。
顺着辰霞妖娆的手指,小跳蚤看见一个正冠素衣的男子正形色匆匆朝酒楼走来。可是向来仔细的小跳蚤却发现,那人不似凡人,一路走来明明像他这样的人早应该有人围观的,人甚至是看不见他。再细细观察,那人有些好面熟。
“小相公进来了。”辰霞从奉鸾的腿上跳起来,整理一下仪容,重新插簪子,拿出随身带的铜镜看看自己的样貌,满意的摆起了姿势。
“意思意思就得了,都说你们长虫好淫,您可真是表现的淋漓尽致啊。”养橞似乎非常不屑于辰霞的行为,不过多年相处,小跳蚤也知道养橞就这个脾气,好像看什么都不顺眼的,看什么都要给人抬杠,所以其实多半时间是剩下三人相处,养橞总是莫名其妙地生他们仨的气,以一人之力孤立其余三人。
辰霞白了养橞一眼,又偷偷照了照镜子。那小相公便上来二楼了。那人竟然径直朝着他们这一桌来了。一时间剩余仨人以为那条蛇又用了什么见不得人的法术,却只见唇红齿白,笑靥如花的辰霞只是傻傻地犯花痴而已。
待那眉头紧皱的来者眼神隐晦地看着奉鸾时,奉鸾才想起来这就时自己的大恩人。奉鸾赶紧掐了个决,让凡人看不见在座的各位,双膝跪地“小仙奉鸾见过祯瑞仙君,小仙见过恩人。一直以后没有机会给恩人致谢,小仙实在有罪,请星君见谅。”不知道为什么,那个传说对谁都温柔似水的祯瑞星君为什么总是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自己,那眼神看的奉鸾慎得慌,他不知道祯瑞对自己的讨厌,是因为祯瑞莫名其妙因为他挨了天雷,还是因为自己是生于那个和祯瑞星君同时降临天庭的,与祯瑞星君相对的灾星皮毛里生出的小跳蚤,并且还于那灾星长的一摸一样。
不管原因是什么,恩人就是恩人,就算讨厌自己也要把他当作恩人。
其余三人也不傻,虽说没见过祯瑞星君的面,但是好歹在升仙之时也曾在天庭待过些日子,这个如雷贯耳的名字,谁不知道,马上单膝跪地叩见星君。“小仙不知星君莅临,有失远迎,望星君见谅。”一向沉稳的翡翠开口道。
四人内心都很诧异,明明传说连自己家门都不曾轻易出来的祯瑞星君竟然下凡来了。
“奉栾仙君怎么一直在人界呆着?”温柔平和的语气让四人大大赞叹,这就是天庭福娃才有的气场啊。只有擅长观察人面相地奉鸾觉得这祯瑞星君的微笑透露着不自然,甚至可以说有些虚假?
“禀祯瑞星君,小人不过是在人间历练,修行。”再怎么说也不能直接说自己贪恋人间吧,这可是大罪。
“我看你就是贪恋人间吧。”祯瑞星君继续微笑这说,却听的四人直冒冷汗?难道这仙君是个笑面虎?这是来处决他们了吗?
“小仙不敢。”奉鸾把头低的更低了,他不想骗自己的恩人,但也更不想被天帝裁决啊。
“你不知道你的寿命比寻常的散仙都短吗?在天庭你还能吸收些日月灵气,在人间对你这种生于天庭的神仙来说,算是慢性自杀了。”祯瑞用手巾包裹住手,拿着翡翠刚刚饮过的桂花酒瓶玩弄似地查看着。
奉鸾越活越没有忌讳,反正他也是将死之人了,用辰霞的话说,他现在都有些放飞自我了。于是当奉鸾看出星君并不像是来治罪的,便淡定的说:“与其让我在太圣洁的更像死域一般的天界做一个被圈养的无聊仙人,我更愿意在脏乱喧嚣却有意思的人界做一个短命的逍遥人。”话说出口,奉鸾就后悔了,这话听着就像是在讽刺被圈养的福星祯瑞星君一般。
果然祯瑞星君的脸色变了变,如果说刚刚盯着奉鸾的表情不过是看着不像开心的样子,他现在的表情一定是不开心。实际上祯瑞星君确实是心情不一般,曾几何时,那个人用同样的样貌,同样的语气,同样的声线也说过这一句话。但那个人不是面前的这个人不是么?那个人已经死了,因为自己任性的一句话,那一句“凭什么是他。”现在的这仙能说出同样的话,也不过是因为是生在他身上,染了他的习性罢了。他默默地告诉自己,这个人不是白玫,他就算外貌像,性格像,哪哪都像,可他不是,他没有为自己做过那些事情,所以他不是。白玫还在那座仙岛上沉睡,等着自己唤醒他。自己不能因为太寂寞就忘记白玫,不可以对他好,也许这人就是白玫派过来试探自己的呢?
四人可不知道这位星君内心如此丰富,辰霞在后面捏了一下奉鸾的腰,心里暗骂奉鸾真的是个老不死,说的都是什么鬼话。
辰霞马上站起来,走到祯瑞星君的身边,纤细的腰肢尽力的扭动,谄媚的笑容尽力的张开:“星君息怒,这个奉鸾是个说话不过脑子的小孩子,他才八百多岁,跟您比起来还是个小屁孩,您可不要生他的气啊。”还真别说,要是帝君,星君,八百岁的时候还真是个黄毛小子,而小跳蚤已经要倒数着自己的日子了。
祯瑞星君看了一眼风华绝代的辰霞,他在天庭还真没见过如此这般妩媚的仙君,一时间脸上带上自己惯用地虚假笑容,但带着恶意说了句“仙娥想多了,本君没有生气。”果然辰霞听到祯瑞的话,辰霞的脸立刻就耷拉下来了。“本仙君是男人!”辰霞这个暴脾气啊,他看这个祯瑞星君就是故意这么说的,什么代表着祥瑞吉祥的星君,这个人简直满肚子黑水。辰霞跺跺脚又回到自己的位置,还跺了偷笑的养橞一脚。
“不知仙君来人间有何事要做?”还是翡翠最靠谱。
“我是来找奉栾仙君的,天庭的铭神集这次撰写的是奉栾仙君之名。”
“什么!”包括翡翠在内的四人都以为自己听错了。何谓铭神集,众所周知人类的命由神仙定,由司命星君的小本本写下,但神仙的命呢,就由更高的一个位面控制了,这铭神集就是那个更高位面对神仙的命运引导,隔段时间铭神集的石书上便会显示出一些仙君的名字,铭神集或是指出仙君该完成的缘分或是对这位仙君的道法指引,总之后果就是登上过铭神集的仙君的道法无一不更上一层楼,无一不脱胎换骨。
基本上大半部分的星君帝君都受过铭神集的引导,一些老大不小的仙君也有过被指引的经历,但像奉鸾这样的散仙还是头一次被铭神集提及。
“星君没有开玩笑吧。小仙只是一个寿命即将到头的散仙罢了。”
“那你认为本君下凡一趟就是为了和你开个玩笑?”祯瑞星君把酒杯扔一边,又开始观察人间的桌椅。
“小仙不敢,那小仙就速速回天庭领命,劳烦星君下凡寻我了。”说不开心肯定是骗人的,虽说奉鸾无欲无求,可是要是还能多活几年,在这人间多呆几年,自己还是很开心的。
“不烦不烦,我也是顺路,我从我仙府下来寻你,我们再一起去铭神集处。”祯瑞星君站起来似乎对这里已经有些不耐烦了。
“仙君为何与我同去?”
“因为我们是一起出现在铭神集上的。”
“!!!!!”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您的点击收看,当您看完希望您可以写出您的感受评论,我一定一定会仔细阅读改正错误的。小说和我都是从零开始,我会在假期期间每天更新四千字左右,请您监督。给您比心。
 
 
 
 
 
第2章 铭神集上集神明
此时此刻,奉鸾正被祯瑞星君拎着衣领往高处飞。
“星君,你放我自己来吧,我自己会飞。”奉鸾嘴角抽搐,眼神无辜地看着祯瑞星君。不知道为什么刚刚还对众人以礼相待,此时此刻却如此不客气地拎着自己的领子往天庭飞去。不就是自己腾云驾雾的功夫不咋地么,好歹能飞,能跟上不就行了。奉鸾有些愤怒自己现在也算耄耋之年了,这要是摔下来,摔残了怎么办。
其实祯瑞星君本来也不想过多接触奉鸾,因为第一次看见他的时候,自己就已经快疯了,他明明就和白玫一摸一样,模样声音表情,可是后来那些老祖宗都说他并不是白玫,更不是白玫的转世,只是一个东施效颦的白玫身上的跳蚤。祯瑞对他的态度可想而知有多么不好,所以在天庭凡是能看见他的地方自己尽量避开,以免自己某些地方的失态,被那些老祖宗看出来。凡是破不得有,不得不和与奉鸾有眼神交流的时候,自己都用眼神狠狠地剐对方一眼。
可就在刚刚奉鸾施展自己的御风术时,祯瑞再也忍不住了。他怎么连白玫那个笨蛋不会腾云驾雾的蠢货姿态都学的那么像,这仙简直该死。
所以他一怒之下,直接拎着奉栾的后衣领像拎猫一样,把奉鸾拎起来。等自己想杀了奉栾的糟心心情平复好了,祯瑞星君才听到奉栾的哀嚎。
“你别叫唤了,再吵我就把你丢下去。”祯瑞的心情确实不好,对于这个冒牌货自己装了几万年的好脾气的演技也难以施展。
“那你就把我丢下去啊,男子汉大丈…啊…”猝不及防被丢下去的奉鸾连续掐了是个决才把自己的身体稳定在半空中,再晚一会儿,自己真的要变成死跳蚤了。哀怨的看了一眼在天上瞪着自己的祯瑞。说好的平易近人呢?说好的善良温和呢?这个祥瑞之星怎么和自己想象的,别人口述的大不一样。难道说他还在生因为自己所以他莫名其妙遭了天雷的气?或者说因为自己长的太像他的死对头?一定是这两个原因中的其中一个或者全部。可自己真的不是那个传闻中离经叛道的白玟星君啊。虽然他也觉得传闻中那些白玟星君做的所谓不可饶恕的大部分事情,自己打心眼里也是挺赞成的,但是想想可以,话不能乱说,奉鸾用滑稽地飞行姿势追上了祯瑞,打算好好跟他解释一番。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