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8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8-08-06 14:32:27  作者:蒲君

 《(嬴政扶苏短篇)第七世 作者:蒲君

 
文案
 
1、政苏短篇,一时脑洞。
2、主要讲扶苏轮回七世,达成所愿的小故事。
3、已完结,放心看。
4、温顺偏执病娇(?)受X霸气侧漏帝王攻,受宠攻。
5、最后,我是始皇陛下脑残粉啊啊啊啊啊啊啊,男神陛下嫁我!!!要不我嫁也行!!!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扶苏,嬴政 ┃ 配角: ┃ 其它:
 
 
第1章 第一章
  扶苏极缓极慢的抽出手中的宝剑,锋利的剑刃幽幽的闪着寒光,倒映着扶苏那张冷静淡漠到可怕的脸,消瘦的脸颊,苍白的肌肤,酷似那帝王的狭长双目,浓似墨的长眉斜飞入鬓,鬓若刀裁,鼻若悬胆,如此相像的一张脸,怎么会不喜欢?怎么可能会不喜欢?却偏偏,不得那人喜欢……
 
  于是,扶苏缓缓的勾起嘴角,慢慢的笑了,渐渐不可遏制的大笑,直至笑弯了腰。紧跟着走进内室的蒙恬见扶苏如同魔怔了一般狂笑,正要上前劝慰几句,却见扶苏猛地止住笑,一字一句的念到:“朕巡行天下,祷祠名山诸神以延寿命。今扶苏与将军蒙恬将师数十万以屯边,十有余年矣,不能进而前,士卒多耗,无尺寸之功。乃反数上书直言诽谤我所为,以不得罢归为太子,日夜怨望。扶苏为人子不孝,其赐剑以自裁!将军恬与扶苏居外,不匡正,宜知其谋。为人臣不忠,其赐死,以兵属裨将王离。”剑身已抽出一半,扶苏闭了闭眼,持剑的手一用力,抽出剑身,扔掉剑鞘,横剑于颈。
 
  蒙恬慌了,上前握住扶苏持剑的手,急道:“陛下居外,未立太子,使臣将三十万众守边,公子为监,此天下重任也。今一使者来即自杀,安知其非诈?请复请,复请而后死,未暮也。”
  扶苏如同念台词一般,毫无感情的开口道:“父而赐子死,尚安复请。”然后就这么静静的看着蒙恬,看着这个如师如友的大将军。
 
  那如死灰一般绝望的眼睛没有半点生气,黑得如同一汪深潭,冷且寂,于是蒙恬叹了一口气,松开紧握的手,转身走出内室。
 
为人不孝、士卒多耗,无尺寸之功、上书直言诽谤,哪一条不是触目惊心,哪一条不是鲜血淋漓,从最开始的哭泣,到现在的平静,这封诏书,扶苏已经接了六次。是的,六次。熟悉到诏书的每一个字,他闭上眼睛都能临摹出来,李斯大人那冠绝天下的小篆,每个字都美得像一幅画,每个字都能要了他的命。
 
第一次,不可置信的他绝望的哭泣,为了那么一点点尊严,不愿死在大庭广众之下,选择入内室自刎。本以为一了百了,谁知转眼又回到接诏书那刻,那时的他惊呆了,接过御赐的宝剑恍惚的走进内室,正要再一次自刎,熟悉的场景,熟悉的对话让扶苏清醒过来,这一次他选择听从蒙恬的话,放下手中的剑,转身写了一封请示的竹简,卷起来交给门外的使者,毕竟有生的希望,谁想死呢?更何况,他还想亲眼再见那帝王一面,哪怕仅仅只是一面。
 
此时的他恍恍惚惚,竟没看到使者那不屑甚至嘲讽的眼神。焦急的等待,八百里加急,日夜兼程,来回不过半月,等来的依然是赐死!甚至那诏书的措辞越发激烈,将扶苏伤得体无完肤!这让一向骄傲的扶苏情何以堪!接到回复诏书的那一刻,扶苏想都没想,拔出使者手中的剑,自刎在使者面前!这一刻,也就是这一刻,扶苏见到了使者眼中的轻蔑,浓浓的怀疑涌上心头,却也一切都迟了。
 
第三次,从黑暗中醒来的扶苏静静的听完使者宣诏,恭敬的跪下接下诏书和赐剑,起身,“给本公子拿下!”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扶苏挥手指着使者一行人,说到,突然的连在场士兵都愣住了。“愣着干什么!还要本公子亲自动手?”扶苏转身喝道。蒙恬也被突然发难的扶苏吓了一跳,却也选择沉默,甚至还给亲卫使了个眼色,让亲卫把使者一行人拿下。毕竟被赐死的不止扶苏,还有他!
 
雷厉风行的扣下使者,扶苏转身进内室,随便准备了点路上吃的干粮,赶到马厩,找到自己的爱马,骑上就要离开。赶来的蒙恬拦住扶苏问道:“公子要去哪里?要做什么?”
扶苏来不及解释,急匆匆的说了句:“去找父皇!军队就交给你了将军!一定要看好那群使者!”就打马从蒙恬身边路过,不曾带一兵一卒,甚至连个护卫都没带,就这么急切的冲向茫茫然的未知。
 
军队有蒙恬扶苏自然是放心的,他没想到的是,到了沙丘,见到的不是他的父皇,而是他那得宠的弟弟——胡亥,胡亥看到他就像看到鬼一样,惊慌失措的跑进行宫。扶苏想追进,却被门外的守卫拦住。扶苏不敢硬闯,只得大声道:“儿臣扶苏拜见父皇!有下情禀报!求父皇恩准儿臣亲自面陈!如此!儿臣死亦无憾!”
 
本以为,如此,至少还能得见最后一面,却没想,等来的是数不清的弓箭手,寒光林立的箭头直指扶苏全身,七月的天如此炎热,扶苏却从脚底凉到心底。赵高携着胡亥,李斯走出殿门,胡亥依旧惊慌,李斯眼带不忍和怜悯,唯有赵高,志得意满的看着他道:“陛下说了,公子扶苏抗令不尊,擅离职守,如今更是妄想强闯禁宫!是想要弑君造反吗?!”
 
“儿臣……不敢……”扶苏跪倒在地,以头贴地,再一次,泣道。他从未想过要弑君,他怎么可能会弑君?那是他的帝王,他的神祗啊!
 
“放箭!”
 
“赵高!你!好大的胆子!”李斯不可置信的看着下令放箭的赵高,在看向倒在血泊中如同刺猬的扶苏,震惊到。伪诏让扶苏自杀是一回事,亲自下令箭杀扶苏又是另一回事!更何况那不是随便什么人!是大秦的长公子,是帝国的继承人!是他李斯最喜爱的女婿!纵然因为政见不合,他亦从未想过要他死得如此之痛苦惨烈!
 
“胆子?李大人!您可别忘了!下臣的胆子,是陛下给的!是您李大人给的!是胡亥公子给的!”赵高看着李斯笑着说道,笑容里充满着恶意,都是一条绳上的蚂蚱,出了事谁也跑不了,扶苏不死,就是他们死!
 
胡亥脸色苍白的看着还未断气的扶苏,他没想到的是,今次之事,仅仅是个开始,他还有二十多个哥哥姐姐,一个一个的,都会犹如眼前的大哥一样,不得好死!更没想到的是,这个庞大的帝国,在他手中仅仅三年,就灰飞烟灭,成为了历史的尘埃……
 
李斯沉默了,他不知道,他的沉默,让他离死亡从未如此接近过。他忠心耿耿的一生,到头来,晚节不保,遗臭万年。更没想到的是,仅仅一年后,他就因为“谋反”,被处以他再熟悉不过的五种酷刑:黥刑(在脸上刺字)、劓刑(割掉鼻子)、断舌、砍趾后,被腰斩于咸阳闹市,夷灭三族……
 
滚烫的热血流进双眼,天地间一片血红色,扶苏想,如果再来一次,他绝对不会这么傻了……那人间的帝王,是铁石铸造的心肠,吝啬到连见最后一面的机会都不给他。渐渐消失的意识中,他恍惚中听到,赵高吩咐众人收拾现场,整理用物,起驾会咸阳的命令。恍惚中见到,那沙丘行宫缓缓打开。恍惚中闻道,一股淡淡的腐臭味道,萦绕于鼻尖,始终不曾散去……
 
 
 
 
 
 
第2章 第二章
再一次醒来的扶苏心灰意冷,在使者宣完诏书之后,用那把御赐的剑,避开要害,假死脱身,藏身于民,然后他终于知道,在他死后,这个世界发生了什么。蒙恬因为不肯自杀,使者立刻把他交付给了执法的官吏,关押在阳周,最终吞药而死。胡亥登基为皇帝之后,他的所有弟弟妹妹,无一幸免。大秦帝国,在胡亥手中,仅仅存在了三年,赵佗领着南征百越的五十万大军自立为王,蒙恬手下北击匈奴铁骨铮铮的三十万大军被王离带走二十万,失去主将,军心涣散的虎狼之师,就这么败在了巨鹿。就连最后一个能挽救大秦的章邯,为了自保,带着最后的二十万秦军给项羽投了降……
 
扶苏不怪章邯,能救却不救这个国家,毕竟蒙恬蒙毅前车之鉴还近在眼前,扶苏知道,章邯是想对这个国家尽忠的,不然不会在被陷害的情况下还派出长史司马欣前往咸阳面圣禀明原委,祈求宽恕。章邯没想到的是,司马欣不仅连胡亥的面都没见到,就差点死在咸阳……
 
扶苏也不能怪蒙恬,手握大秦最精锐的三十万大军,虽然身遭囚禁,可他的势力足以背叛,只要他想反。可是蒙恬选择守义而死,吞药自杀。就跟他选择守孝而死,拔剑自刎一样。
 
扶苏亲眼见证着大秦帝国的诞生,也亲眼看到大秦帝国的毁灭,前后不过十几年,然后他又看到楚汉相争,汉朝建立,这个踩着秦朝尸骨建立起来的王朝,一边继承了秦朝的天下,人民,律法,制度。一边痛骂着秦朝的暴虐无道,律法残酷……何其可笑!
 
于是,扶苏去见了张良,问了他几个问题:“为何当初如此痛恨秦始皇灭亡了你的国家,甚至不惜博浪沙刺秦的你,此刻竟不建议汉王帮你复国?你功劳如此之大,要当初韩国的封地复国简直轻而易举!你家族五代为相,你如此做,对得起你祖上吗?对得起你的韩王吗?还是你也觉得,始皇统一天下是正确的?”
 
张良无言以对,最后只能叹道:“天下统一乃大势所趋,吾刺秦乃为国仇家恨,是张良狭隘了。”
 
扶苏笑道:“张良啊张良,就像你说的,始皇灭你国家,乃是大势所趋。灭六国之后始皇可曾妄杀过六国权贵一人?屠戮过六国百姓?你哪来的国仇家恨?”说吧大笑着离去,第二日,扶苏自尽于隐居之地。一如他的父皇一般,与满室的咸鱼为伴,同臭。
 
他那高高在上的父皇,死后竟要与咸鱼同车。那些臭咸鱼,是几辈子修来的福气!竟能与人间的帝王同臭!每次只要一想到这些,扶苏就心痛难忍,恨不得亲手杀了赵高胡亥等人。
 
不出意料,扶苏这次醒来依然是接诏书前夕,这是他的第五次重生,他是如此的庆幸他能回来,又是如此的痛恨这个时候回来!哪怕早一年,半年,哪怕是一个月也好!至少,他能在那人病中亲自侍奉,能陪着那人走过人生最后一段路,能亲手送那人离开。有尊严,体面的离开。
 
熟悉的使者,熟悉的赐剑,熟悉的诏书,扶苏平静的接过,然后一如既往的吩咐众人把使者拿下,直接坑杀。不像上上次那样一人一骑,扶苏带着几千骑兵,飞马赶往沙丘。他已经清楚的知道,他的父皇,为何要派他到上郡监督军队,协助大将蒙恬修筑长城、抵御匈奴。他的父皇是想告诉他,治理国家严刑峻法是不可缺少的。不管是对内还是对外,只有当国家真正安定的时候,才能去实施仁政。否则,他为何不把自己派到其它地方去呢?那可是整整三十万大军,大秦三分之一的精锐!他的父皇,把兵权交给了他,他却依然懵懂不知,不懂得培养自己的势力,不懂得掌控军权。不懂得,蒙家三代,代代效忠侍奉的是王上,也唯有王上。不懂得大秦的国君,各个都是文能提笔安天下,武能马上定乾坤的。不懂得,大秦从一开始的就是从战争中成长起来的,他的先祖秦穆公时先后灭掉西方戎族所建立的12个国家,开辟国土千余里。秦孝公重用商鞅变法,各个先祖为了这个国家的强大,生存,用尽了心血,从人人看不起的蛮夷虎狼到统一天下,秦人流了多少汗,淌了多少血。那人说:“扶苏,你终究是令我失望了……”直至此刻,扶苏才明白,那人为什么失望,因何失望……
 
 
 
 
 
 
第3章 第三章
带着却匈奴七百余里,使得胡人不敢南下而牧马,士不敢弯弓而报怨的大秦铁骑,扶苏顺利的赶到沙丘,重来那么多次,他当然知道,他父皇巡游队伍带了多少人,队伍里又有哪些人!面对扶苏带来的士兵,百官大骂,对此,扶苏不痛不痒,他以铁血手腕控制了百官,杀了赵高,囚禁胡亥和李斯,找到真正的遗诏和他父皇的遗体,以及和氏璧制成的传国玉玺。
 
“与丧会咸阳而葬……父皇啊……早知今日!何必当初!”扶苏跪在他父亲的遗体前痛哭,几世的死别,至今才得一见,却也只能见到这最后一面。扶苏不甘心,可那又能怎样?天意捉弄,每次他回来都是在他死后,接诏书前,一刻不多一刻不少!“受命于天!既寿永昌!假的!都是假的!”扶苏握着传国玉玺,哭着笑了,笑着哭了。
 
底下众人战战兢兢,如今所有人都亲眼见到始皇遗体,公子扶苏又手握主持丧事的诏书和传国玉玺,再加上扶苏本事长公子,继承皇位理所应当,更别说外面虎视眈眈的几千铁骑还在看着他们!众臣哪敢不服,都顺从的低下了头颅,高唱到:“大秦万年!万年!万万年!公子万年!万年!万万年!”
 
扶苏在这响彻天地的呼声中回过神来,闻着和那次单人匹马来到沙丘被箭杀之后闻到的腐臭气息,有些惊慌的开口道:“冰块呢!行宫里的冰块呢!还不快给本公子找来!快!快!蒙毅呢?叫蒙毅来见我!!”如今,扶苏能相信的只有蒙家,只有永远忠于皇帝的蒙家!地上跪着的大臣,扶苏一个都不相信!
 
“公子!蒙上卿在之前已经被陛下派去‘还祷山川’了!至今未归!”不知何人,在一片寂静中小小声的说道。
 
“去找!快给本公子去找!找到蒙毅告诉他,让他直奔咸阳!中途不可有任何延误!其他人一个时辰内给本公子准备足够多能从此地到咸阳途中的冰块!!众将听令!速寻良木制成棺椁!本公子要在一个时辰内见到父皇遗体躺在其中!!”扶苏凄厉的喝到,声嘶力竭,他紧握着玉玺的手在颤抖,他在怕,外面天气那么热,沙丘到咸阳的路程那么长……怕……怕见到一具腐烂的尸体!怕见到一张可怕的脸!怕等不及下葬就已经不成人形!简直可怕!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