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子为何一直耿耿于怀(新人注册送菜金的网址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啊雨 - 福书网|www.billions-and-billions.com -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8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8-08-06 14:33:16  作者:啊雨

 《太子为何一直耿耿于怀》作者:啊雨

 
文案
 
柴温因为与同学打架,竟被送去当太子陪伴。
 
岂料又惹上更大一号人物。
 
更不料此人对人一直耿耿于怀!
 
 
PS:
温润纨绔文学才子受AND暴躁傲娇书画双绝攻
一则小短篇
温馨
 
内容标签: 宫廷侯爵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柴温,陆衡 ┃ 配角:张行平,清阳公主 ┃ 其它:温润对傲娇
 
 
 
第1章 第 1 章
二少其人,乃翰林院大学士的二少爷,因性子纨绔,爱玩乐,所以一起读书的同窗戏谑他,称他二少,久而久之,大家便习惯了这么称呼他。二少虽然顽劣,却文采出群,书院中,未有能比者。
 
 
学士教导二少也是十分头疼。这不,教唆同学逃学去钓鱼的事情才过了几天不到,又和礼部尚书家的独子起了纷争,也不知说了什么,将那孩子揍了一顿。那两人本不合,他原本想像以前一样拎着二少亲自去赔礼道歉的,没曾想礼部尚书早就上书皇上了。
 
在尚书府被奚落了回来,心中愤愤,学士气呀,胡子发颤,瞪着二少,恼道:“给我站直了!”
 
二少被父亲的气势一震,头上顶着的瓷杯滑落,一地碎片。二少咳了咳,偷偷瞧了眼爹,还在气头上,面上维持着礼节,心里叫苦不已。学士深深地叹了口气,这孩子,没心没肺的,一点都不像他哥一样让人省心。
 
第二天上朝,礼部尚书将这事扯出来,并义愤填膺地表示自己想要为儿子讨个公道,替学士好好教导一番儿子。学士听得汗颜。皇帝沉吟良久,道:“朕听闻柴学士第二子天资聪慧,读书万卷,文学造诣不低,可是真的?”
 
学士道:“犬子顽劣,只是平时喜欢写字读书罢了,那点文章都是小孩子戏言,算不上聪慧,陛下美言。”
 
皇帝又是沉吟良久,礼部尚书和翰林学士都不知陛下心思,心里没底。此时,右丞相站出来说道:“陛下,微臣有一想法。”
 
“说。”
 
右丞相道:“微臣觉得何不让柴二公子入宫来当太子殿下的陪读,入了宫,一言一行都要遵守宫中的规矩,如此便可压制二公子的叛逆心性,尚书大人刚才也说,本意想要帮助学士大人好好教导其子,治标当治本,陛下觉着如何?”
 
皇帝抬眸,道:“妙。”
 
尚书微急:“陛下微臣觉得这便言重了.....”
 
学士更急,抢了他的话:“陛下三思,犬子尚年幼,性子又轻狂,尚无资格作太子殿下的陪读,若无意中冲撞了太子殿下,微臣心中实在内疚不安。”
 
右丞相笑道:“二位何必着急呢?学士想必也希望二公子有所改变吧,此乃良机。”
 
皇帝道:“丞相所言极是。柴二公子年长太子三岁,且文思灵动,行文如水,太子的老师已年长,太子也该有个与他年岁相仿的伴读,就二公子了。”
 
随后,皇帝便宣布退朝了。右丞相看了看愣怔的礼部尚书和翰林学士,笑着走开。
 
一路上,两人各看不顺眼,互打嘴仗。
 
礼部尚书觉得这事怪得很,而且还便宜了柴温那个混小子,自家儿子倒是什么都没得。进宫当太子的陪读,这是莫大的荣幸,能与太子打交道,将来的仕途可大有影响,尚书思来想去,更气了。弄巧成拙,本来是想替儿子讨公道顺便好好打压那个大学士,结果呢?这叫什么事?丞相大人出的什么馊主意!
 
翰林学士则忧心忡忡,老二在国子监读书,闯下的祸不计其数,嘴上最是不能安稳,虽然都是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但也难管教。以他的那个性格,到宫中,怎么可能忍得住?万一就惹怒了太子呢?而且听闻太子殿下脾气不好,万一一气之下对老二下手......学士越想越心惊胆颤,原以为最多是写检讨,闭门思过一个月,亲自带着人去赔礼道歉,这事差不多了。哎,丞相大人出的这什么馊主意!还有礼部尚书,不过是小孩子间的闹腾,偏偏告到皇上那里去了,真是没事找事!
 
 
 
 
 
第2章 第 2 章
翰林学士和夫人坐在马车里,不停地叮嘱二少要严守宫中礼仪,尤其不可以冲撞了太子殿下。
 
“放心吧,我一定不会惹事的。”
 
二少不理解爹娘为什么这么紧张不安,他也没深想。当得知要进宫当太子殿下的陪读时,他心里是期待的,好奇。一来他没进过宫,二来也想见见太子殿下。
 
告别爹娘,二少随后被带领到东宫书房学文阁。沿路他兴致盎然地观赏皇宫,这比书中描绘得还要威严壮丽。进了书房,里面只两个人,立者白须老人,二少认得他,曾经在国子监教授过礼仪课,学识渊博。坐者黑衣少年,趴在桌子上,手里攥着笔,看样子是在涂涂画画。
 
二少行礼,这爹娘叮嘱过好多次了。林太傅见二少,笑着点了点头,太子殿下则轻轻扫了他一眼,然后就没再看他。林太傅让二少入座,二少偷偷瞄太子,太子殿下立马遮住画纸,看了他一眼。七岁的太子殿下眼眸乌黑,眼神严厉,二少立马坐正。
 
林太傅翻开书,清了清嗓子,“好,我们开始上课,上节课讲到孟子的仁......”
 
二少听老师讲课渐渐入迷,不知什么时候太子殿下竟趴着睡觉去了。林太傅见此,脸色不好,又有些无奈。作为一名伴读,二少觉得不能光顾着自己听课,要时刻提醒太子。于是,他推了推太子殿下,趁太傅看书的时候,凑近小声唤他。太子殿下忽然反推开他,瞪了他一眼,皱眉:“放肆。”
 
二少微愣,“原来你没睡着啊。”
 
太子哼了一声,“本宫睡着了,可又被你给吵醒了。”
 
二少笑道:“怎么会?我声音很小的。”
 
太子冷笑道:“是吗?”
 
林太傅敲了敲桌子,语重心长道:“太子殿下要注意休息,上课时间昏睡可不好,一日之计在于晨啊。好了,我们继续讲课。”
 
太子殿下敷衍点头。
 
半日的课程结束,二少觉得太子殿下比他难管教多了,连林太傅都无可奈何。
 
“你别跟着我。”太子殿下有些恼。
 
二少笑嘻嘻:“我是殿下的陪读,当然要跟着殿下了。对了,林太傅的作业殿下落在书房了,我替殿下带着了,接下来没有课,我们吃完饭,下午写作业吧。”
 
太子道:“放你半天假,别跟着我,想写作业自己去书房。”
 
二少道:“咦?可是我今天才第一天当伴读啊。”
 
太子道:“以后你假很多。”
 
二少开心:“真的?”
 
太子不耐烦道:“对,作业记得给我写一份。”说完也不管二少,加快步子走了。二少还想着假期,反应过来已经追不上太子殿下了,他苦着脸,“那我去哪吃饭呀?”
 
二少巴巴地惦记着吃的,经过的小丫鬟扑哧笑道:“二公子,您的饭菜都准备好了,就在您屋里呢,跟我们走吧。”
 
二少大方笑道:“多谢姐姐相告。”
 
丫鬟又是一阵娇笑,这柴二公子果然如传闻中有趣。
 
 
 
 
 
第3章 第 3 章
二少吃饱喝足,赞道:“真好吃,比我们家厨子做的好吃多了。”
 
丫鬟收拾菜盘,笑道:“二公子喜欢就好。”
 
“对了,太子殿下呢?”
 
“兴许是在起云楼,太子殿下闲暇时候经常去那作画。”见二少好奇,丫鬟又告诉他:“太子殿下好静,最不喜欢人靠近,尤其是他作画的时候,二公子您千万别去。”
 
二少应和着,但仍对起云楼有所幻想。
 
用完膳,二少睡了会,然后神清气爽地背着书包去学文阁写作业了。二少展开作业,环视了一番这偌大的书房,藏书众多,二少心里痒痒的,很想翻翻那些书,然而他谨记着爹娘告诫的话,不能随意翻动任何东西。二少叹了口气,还是先把作业写好吧。
 
作为曾经的国子监第一才子,现在的太子伴读,作业这种事完全难不倒二少,不一会就完成了。看着旁边的另一本作业,二少陷入了思考,太子殿下让他代写作业,可是他们字迹不一样很容易被发现吧?这显然不是伴读应该做的。二少点点头,觉得还是应该让太子殿下自己写。
 
窗外阳光明媚,二少伸了个懒腰,从座位上一蹦跳下来,奔向书架。二少挑了本山川地理游志,盘坐在地上,津津有味地看了起来。
 
起云楼,建于河流之上,高楼似与云齐兮,三面环水,所见风景秀美。太子殿下端坐着,手执画笔,描绘着楼外的风景,目光专注。
 
二少合起书,心潮澎湃,心中开始向往着游山玩水,走遍江山,然后写成一本游记,就像这个作者一样。徜徉神往着,二少离开书房,去了花园,坐在秋千上傻笑,旁若无人。
 
“哎呀!”二少怒,拽紧绳子,转过头来,见是太子殿下,皱眉道:“你怎么踢我?”
 
太子抱胸,面无表情:“本宫喊你好几声了,你聋了?想什么呢。”
 
二少:“好吧,你叫我什么事?”刚才太沉浸了,连太子殿下的声音都没听见。
 
太子:“作业写好了?”
 
二少:“我的写好了。”
 
“我的?”
 
“你得自己写。”
 
太子冷笑:“那我要你干嘛?”
 
二少笑道:“陪伴您读书呀,对了,刚才我在书房里读了一本特别有意思的书,殿下我推荐给你,名字叫《大安游历笔记》……”
 
太子打断,“不用这些,你的任务就是给我写作业。”
 
二少纠结道:“可是先生会发现的。”
 
太子不以为意,嫌弃道:“你不会变换一下字体?而且发现又能怎么样?你胆子这么小,也敢跟人打架?”
 
二少辩解:“那不一样。”
 
太子挥挥手,“不写我就治你罪,自己看着办吧。”太子殿下又给他留下一道背影。二少撇嘴哼道:“还威胁我。”可是不得不从啊,因为爹说了千万得听从太子的。反正是太子授命的,老师问起来他就实话实说。
 
然而,第二天,林太傅并没有多过问,只是说:“太子殿下的字又变了……变好看了。”
 
二少微笑。太子殿下淡淡道:“嗯。”
 
过了一周,二少觉得太子殿下真是个傲慢骄纵反叛懒惰的学生,不听课,作业叫他代写。都说他顽劣,跟太子殿下一比,却显得乖巧极了。太子伴读,不好当啊。
 
书法课,先生让两个人自由练字,太子殿下托着下巴发呆。太子殿下有个习惯,书法课从来不拿笔,二少猜他一定是字写得太难看了,他偷偷笑了笑。
 
太子皱眉:“你笑什么?”
 
二少摇摇头,将自己的纸移到太子面前,问道:“殿下,您觉得我写得这几个字如何?”
 
太子敷衍道:“一般。”
 
二少指着一个字,笑道:“我觉得我这个‘衡’字总写不好,特想请教太子殿下。”
 
“衡?”太子看了他一眼。
 
先生闻言,连忙走下来,道:“二公子想问什么字?我来看看。殿下您继续看书吧。”
 
二少微愣,不过有先生指教当然乐意。太子继续看向窗外,神游天际。耳边有细细温和的说话声,讲的也不是“衡”,而是其他的字。
 
太子,名讳衡,陆衡。太子转过头来看了看二少,他正襟危坐,神情专注,一笔一画地写字。太子心中一动,轻轻拿起搁在砚上的毛笔,摆好宣纸,照书抄《千字文》。书房中渐渐安静了下来。
 
太子抄完一页,要翻页的时候,忽然发觉二少悄悄过来了。他下意识用书盖住宣纸,警惕道:“干什么?”
 
二少笑道:“稀奇,太子殿下写字了,让我看看吧。”
 
太子推他,“不给。”
 
二少说:“求求你了。”
 
太子面无表情,“走开。”
 
二少无奈道:“哎。”然后回到自己座位上去,太子见他拿笔写字,方才放下心来,拿开书,二少这时候速度伸手抢过太子的纸,转过身去看了眼,大笑道:“殿下您的这个字怎么歪歪扭扭的,难看得跟小蚂蚁爬树一样啊……”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