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神棍傍上了禁卫统帅(新人注册送菜金的网址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柠檬西柚不加糖 - 福书网|www.billions-and-billions.com -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8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8-08-06 15:13:55  作者:柠檬西柚不加糖

 《 当神棍傍上了禁卫统帅》作者:柠檬西柚不加糖

 
文案
 
知生死,断凶吉,苏桥的眼睛奇特无比。
 
某日看见京中泛有血光,掐指一算必有大事,屁颠屁颠来到了京都,想要赚个盆满钵盈。
 
苏桥:“嘿,后生!我看你印堂发黑,似有灰气笼罩,厄运当头之势也!”
谢青风:“依你看怎么办呢?”
苏桥:“我这里有祖传的驱邪符,我看你面善,今天买一送一。”
谢青风:“你看我面善,我看你面熟。”
苏桥:“为何?”
 
谢青风伸手扯掉神棍脸上的假胡子,露出白皙年轻的面孔。
“来人啊,把这个杀人凶手给我抓起来!”
 
千里姻缘血案牵,坑蒙拐骗卖符神棍苏桥傍上银甲禁卫军统帅谢青风,侦破京都离奇杀人事件,矛头直指长生密码。
 
1V1 年下 一身正气三好青年攻×油嘴滑舌撒谎不眨眼受
 
食用指南: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很多内容都是我的脑洞,不喜勿点,点了勿喷,欢迎关于文的五花八门的点评,谢绝人身攻击。感谢~
 
新文求预收:《我和妖王抢山头》
太上老君屋中摆了株牡丹花,被炼丹炉的香烟熏了几百年幻化成一只花妖。
 
花妖列入仙籍的那天点背,分去当了土地公。
没想到,选土地的时候也点背,分到了万妖之王居住的山头。
 
小花妖把黄鼠狼赶出了村庄;
小花妖把灰老鼠赶出了村庄;
小花妖……
 
万妖之王大怒:“给老子滚粗这个山头!”
再后来……
万妖之王嬉皮笑脸:“这个山头做你的聘礼,如何?”
 
内容标签: 强强 宫廷侯爵 情有独钟 异能 
 
搜索关键字:主角:苏桥;谢青风 ┃ 配角:主角以外全是配角 ┃ 其它:悬疑;年下;情有独钟
 
 
第1章 血光初现
“看一看,祖传的算卦秘方,算不准,不要钱,算得准,多赏点。客官,算一卦?”苏桥拖着臃肿的身材,吹着两撇小胡子游走在京都繁华的街道上,眯着水灵灵的眼睛,细致地打量来来往往的行人,努力推销他的祖传算卦秘术。
 
然而,销售道路频频受阻。
 
苏桥盯着一位彪形大汉,上下打量一番,鼓起勇气冲上去,抓住他的手:“客官,吾观您印堂……”
 
话还未说完,彪形大汉瞪着铜铃大眼狠狠地剜了他一眼,作势要打他:“我的印堂关你屁事,晦气,滚开,臭算命的。”
 
苏桥揉了揉被他甩开的手腕,对着彪形大汉远去的身影哼了一声,说道:“命不久矣,命不久矣。”
 
一旁站着两个小姑娘,眼睛滴溜溜地看着他,捂着嘴笑了。
 
苏桥回了一个灿烂的笑容:“两位小姐,算一算?算两卦,收一份钱!”
 
“嘻嘻嘻!”两个小姑娘笑嘻嘻地跑开了。
 
“欸!我明明已经很努力地掩盖自己与生俱来的不凡帅气,为何还是命犯桃花!”苏桥长叹一声,一手抓着他的帆旗,一手摇晃着一面拨浪鼓,昂首挺胸,继续叫卖。
 
算命先生通常都会拿着一面招牌旗帜,却没有一个算命先生拿着拨浪鼓。苏桥算是创新第一人。
 
当京都的日头高高挂起,苏桥依旧没有遇见他今日的第一位有缘顾客。
 
“咕噜……咕噜……”苏桥的肚子响了,他左右张望,看见一家人满为患的面馆,摸了摸有些干瘪的钱袋,喃喃自语:“一碗面还是吃得起。”
 
苏桥咽了咽口水,走入面馆之中。正值吃午饭时间,面馆生意异常火爆,已经没有单独的位置。
 
桌子都是四人座,大都三三两两地坐满了人,唯有东北角处的一张桌子,只有一位独自喝酒的男子,有着健康小麦色的皮肤,长得眉清目秀,只是眉目之中夹带了一股凛然之气,让人望而生畏。男子穿着朴素,却坐得笔直,只是仰头喝酒的一个简单动作,都能够看出其不凡气质,也难怪普通百姓都不敢和他拼桌。
 
不过,苏桥这个臭算命的,可不是普通百姓。他屁颠屁颠地跑过去,笑嘻嘻地问:“小兄弟,打扰了,介意老人家拼个桌吗?”
 
男子一手握着酒杯举到嘴边,停住了,半挑着眉看了他一眼,仿佛有些不可思议。但也是短短一瞬间,随即就舒展眉眼,淡淡地说了句:“坐。”
 
“嘿嘿!”苏桥一屁股扎在了凳子上,招呼店小二,要了碗招牌牛肉面。
 
苏桥安安稳稳地坐着等面,右眼皮却不安分地跳了跳,一种不言而喻的难受之感涌上了他的心头,仿佛有些闷气。
 
“奇怪!”苏桥嘟囔一声,继而环顾整间面馆,目光游移一圈,锁定在邻桌几位体型高大的男子身上,其中一位赫然就是他不久前在路上见过的彪形大汉。
 
苏桥闭上眼睛,仿佛沉思了一小会,又把眼睛睁开。
 
如果凑近看,便能够发现,苏桥眼中出现一种奇异的变化,他的瞳孔之中滚动几道淡蓝色的光芒,不多时就充斥了整个瞳孔。
 
他直勾勾地盯着那位彪形大汉,忽而站起身,摇着拨浪鼓走了过去。
 
“哐啷啷!”拨浪鼓发出清脆的响声,几个大汉从面碗中抬起头,望向声音传来的方向。
 
苏桥已经凑到了几个人中间,嬉皮笑脸地说:“客官,最近可有不顺心的事情?”
 
“啪!”彪形大汉将一双筷子拍在桌上,破口大骂:“臭算命的!阴魂不散跟着大爷!滚开,大爷顺心得很!不顺心?不顺心打你一顿也就顺心了!”
 
“欸!放宽心,放宽心,不算卦也没关系,我这有祖传的辟邪符,你买一张,我免费送你一卦箴言。”
 
“哐当!”彪形大汉双手拍桌,桌上碗筷随之震动,他怒气冲冲地喊道:“臭算命的,滚不滚?!”
 
苏桥缩了缩头,害怕彪形大汉要打他,往后退了几步,却依旧不死心,小心翼翼地说道:“年轻人,火气这么大,箴言免费送,免费送!晚上千万不要乱跑,可以的话,和朋友挤着睡一晚。”
 
眼看彪形大汉的朋友们也要拍案而起,苏桥连忙摆摆手:“我走我走,好汉不要生气,生气伤身!”
 
一旁看热闹的人憋着气,闷闷地笑了两声。苏桥讪讪地走回去,店小二正好端来牛肉面,摆放在他面前。苏桥看着热气腾腾的牛肉面,似乎忘记了窘迫,用了闻了一下,哼起小曲,吸溜吸溜地吃面。
 
才吃两口,苏桥就感到一个目光紧紧地粘着他,他含着一口面,抬起了头,对上一双清澈透亮的眼睛,对面一生正气的年轻男子正盯着他吃面。
 
苏桥毫不遮掩地将男子周身上下打量一通,眼睛滴溜溜地转了一圈,嘴里掉出一口面,笑嘻嘻道:“小兄弟,我看你面相有异,似有桃花之气缭绕。天作姻缘可遇不可求,买我一卦,我给你指点迷津。”
 
年轻男子嘴角噙了一些笑意,低低笑了两声,伸出一根手指,对着苏桥隔空点了点:“我看你面相也有异。”
 
“啊哈?”苏桥有些讶异,不知道他什么意思。
 
“你胡子歪了。”
 
“……”
 
苏桥摸了摸嘴巴,热乎乎的面汤浸透了他精心贴上去的假胡子,摇摇欲坠。苏桥连忙用力按了按,神情没有丝毫尴尬,振振有词:“生计所迫,不要惊讶。我看其他算卦的都有胡子,总要随波逐流一番。”
 
“我看其他算卦的都没有拨浪鼓,你怎么有一个?”
 
“总要有点特色,才能够显得鹤立鸡群。”
 
“……”
 
“吸溜吸溜!”苏桥按好胡子,不慌不忙继续吃面。
 
男子饶有兴趣地看他吃了会面,喝了两口酒,掏出几个铜板放在了桌上,喊道:“小二,结账,这位先生的面我请了。”
 
“吸溜吸溜!嗯?!”苏桥反应过来有人请客,抬起头问道:“能再请个酒不?姻缘符送你一张。”
 
“……”真好意思。
 
“小兄弟,你真有桃花。”
 
“有劳先生关心了。酒还剩点,先生将就。”男子将几乎空了的酒壶撂在他面前,走了。
 
苏桥也不介意,拿起来直接喝了。好吃好喝一顿,苏桥便继续上街去坑蒙拐骗,哦不,销售祖传秘术和秘符。
 
日暮西沉之时,苏桥依旧没有遇见他今日的第一位顾客,捏着干瘪的钱袋来到了客栈。
 
“客官,打尖还是住店。”  
 
“小二,送你一张辟邪符,柴房借我睡一晚怎么样?”  
 
“……”  
 
“外加一张姻缘符,小二,看你年纪,该娶亲了。”  
 
“起开!”
 
据理力争之下,苏桥决定厚着脸皮挨个给客栈的客人们算卦,搅黄他们的生意!万事以和为贵的客栈老板只能委曲求全,把柴房让给苏桥这个臭算命的。
 
“小二!两间上房。”一道熟悉的声音传了过来。
 
苏桥回头看了一眼,彪形大汉!除了他之外,还有两个体型高大的同伙。只是,那俩同伙还各自牵着一名衣着华贵的男孩子,男孩子皆浑浑噩噩,似有重病一般,脸色苍白,歪歪靠在他们身上。
 
苏桥转过头,嘴里念叨“作孽”,随店小二找柴房去了。
 
夜色渐深,客栈的住客都纷纷回了房间,店小二开始打扫卫生。躺在柴房干草上的苏桥爬了起来,趁着四下无人,偷偷摸摸溜到了上房的走廊。
 
他早前瞄到了大汉住的房号,这会便摸了过去。大汉的房间早已熄灯,苏桥只好将耳朵贴在房门上,听到了一阵一阵的打鼾声。  
 
他轻轻地啧了一声:“这人身上笼着灰败死气,还泛着红光,大凶之兆,不过两天就要被人杀害。又不让我帮忙,真是苦恼。”
 
他踟蹰片刻,小声念叨:“好好地在里面睡觉,今晚应该没什么事情吧?”他自言自语,冷不丁听到“吱呀”一声,旁边的房门忽然打开了,走出一个人。 
 
苏桥立马直起背,他腰肢柔软,迅速旋了个身,在对方目光触及到他的时候,抬头四十五度角仰望星空:“房里好热啊!”  
 
出来的是个男子,他面色红润,脚步虚晃,显然喝多了。他一出来酒听见了苏桥的感叹,一脸狐疑:“大冬天的…热什么?神经病…嗝…”紧接着踉踉跄跄地下楼去。  
 
苏桥看他走远,又神色凝重地瞄了瞄大汉睡觉的房间,这才依依不舍地离开了。  
 
今日在外面走了一天,苏桥觉得骨头酸胀,累得很,回到柴房没多久便浑浑噩噩地睡过去了。
 
睡眼朦胧间,苏桥耳边传来一声尖叫,音调之大足以穿破万籁寂静的夜晚。  
 
“啊啊啊!!!”  
 
苏桥惊醒过来,继而听到下一句喊声:“死人啦!”  
 
一瞬间,苏桥睡意全消,他的预感,哦不,他的眼睛,从来没有出过差错。
 
作者有话要说:
点进来的小可爱们不要吝啬你们的建议哦,我会努力码字的!!!
 
 
 
 
 
第2章 杀人凶手
黑夜将京都笼罩,阵阵梆子声打破寂静。
 
“天干物燥,小心火烛!”打更人的声音在寂寥无声的京都之中回荡。
 
人们在夜色中沉睡过去,唯有一家小小的客栈烛火通明。
 
巡城的银甲卫将客栈围得水泄不通,客栈的住客们皆衣衫不整,面带惊慌之色,聚在一处,小声议论。
 
“怎么回事?死人了?”
 
“好像才死没多久,凶手会不会还没走?”
 
“一滴血都没有,是惯犯吧?”
 
“是不是仇杀啊,我们会不会有危险?”声音之中皆是惶惶不安。
 
“劳烦各位到大厅集中一下,一会有人来登记,大家配合一下,帮助查案。”银甲卫的一名少年把叽叽喳喳不停的众人都轰下楼。
 
房中仅剩下一名穿着虎纹官服的年轻男子,蹲在地上小心地查看尸体。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