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来北往(近代现代)——八足 - 福书网|www.billions-and-billions.com -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8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8-08-07 18:36:35  作者:八足

 

 
《南来北往》作者:八足
 
文案:
[地铁八号线]系列文之五
 
-两个人都有着狗血的身世,
-但是平头老百姓能怎么办。
-重组家庭,能过就过,不能过就撤。
-藏北从小被亲妈抛弃,
-年少的时候又把家和亲爸
-让给了毫无血缘关系的藏南。
 
-藏北:特么都让给你了还想咋样。
-藏南:用我自己补偿你。
 
-表面坚强实则易心软的哥哥 X 表面软萌实则特倔强的弟弟
这篇主攻
--------------------
-这个是以上海地铁8号线为主题的轻松系列文。
-原则是:
-1)每篇都会存稿至少过半后再发表,每晚一更,放心跳坑;
-2)1V1,HE;
-3)系列中CP有的彼此认识会有穿插情节。
 
内容标签: 都市情缘 情有独钟 因缘邂逅 职场 
搜索关键字:主角:藏北,藏南 ┃ 配角:杨思,Allen ┃ 其它:
 
 
 
第01章 偷
  藏北,男,33岁,哥哥,分开始时15岁,刚被分手,公司上班族。
  藏南,男,23岁,弟弟,分开始时5岁,刚大学毕业不到一年,辞了家乡的工作来上海。
  这里的“藏”姓,音“zàng”。
  ********************
  2月14日晚高峰,刚拜访完客户的藏北沉着脸背靠车厢,挤在弥漫着恋爱酸臭味的地铁里。
  离他最近的一对情侣与他其实就隔了半米,但是中间硬是塞了一大捧血红又恶俗的玫瑰,面上还喷洒了金粉和香精,冲得他鼻子直难受,眼泪都快被熏出来了。
  操!带这么大坨东西挤地铁,脑子被门挤过了吧!买得起花,打不起车,这种男人能要?
  想到车,藏北脸更黑了,刚分手一周的“前任”现在应该也捧着比这还夸张的一份礼物,坐在那富二代的宾利上了吧。而自己那辆开了六年的小两厢,也被攒了满腔郁郁却无处宣泄的自己狠踹了两脚,车门很给面子地深深凹陷了几个大坑。等第二天冷静下来,只能老老实实送修。
  其实藏北这个人各方面的条件都不差,三十而立已过了爱玩的年纪,性格沉稳又靠谱,沪籍有房有车无贷,在一家4A(公司)做AD(Account Director客户总监),身体健康模样周正,除了一周一包烟,无其他不良嗜好,偶尔小聚喝酒也是大大方方带家属,唯一特别的是:爱好——男。
  这任前男友,也谈了快三年,虽没爱得轰轰烈烈,但是年纪条件相当,不咸不淡处了这么久,觉得就算找个女的结婚过日子也就是这样了。半年前,藏北找几个朋友帮忙弄了个浪漫的小仪式求了婚,当时的男友戴着那块花费他2个月薪资的手表,捂着脸眼泛泪光的感动模样还历历在目。路人拍下的男男求婚小视频还曾在朋友圈和微博火过几天,现在想想真是跟吞了苍蝇一样。
  一周前,藏北去接难得不用加班的男友下班,回家路上开始筹划情人节两人一起休假去迪士尼玩一天,门票是求婚的时候就买好了的。
  但是男友却脱下手表,递给他。
  有个男人在追他,他动心了。对不起。
  男友下了车,当夜没有回来,第二天过来收拾了放在藏北家的一点个人物品,坐上一辆宾利,驾驶座上的男人降下车窗,目光轻飘飘地扫过他,仿佛只是随意看一眼路边的小。
  过完年已经33的藏北不是会为这种事情在公共场合争吵或是动粗的男人,那样只会让两个人的关系更加难堪,望着那道毫无留恋的背影,只能把邪火哐哐两下撒在自己的车身上。
  前男友把他的痕迹从朋友圈删得一干二净,新发的内容也转换了画风。
  嗅出不寻常味道的朋友们这才马后炮地来爆料。
  富二代,两三个月了,年前年后没加班,没公司旅游,贵重礼物,搬家,新公寓……
  藏北面无表情,靠着车厢暗暗叹了口气。连男朋友搬了家都没察觉,没啥可说的。
  经过人民广场站,下去一大波人,那一大坨花也跟着下去了,身边换了一个背着双肩包的青年,背对着他站着玩手机。藏北习惯性瞥了一眼人家的腿,长且直,比例不错。
  藏北有了些许喘息的空间,这才感觉到外套贴着胸口的内侧袋里手机在震动。
  拿出来的时候,震动已经停止,手机显示有四个未接来电,1个“爸”,3个“舅”。
  这两个人的电话,他一个都不想回复。但是手机马上又震了起来,这次显示是“舅妈”。
  他知道舅舅舅妈要找他说什么,不接电话肯定是不行的,前几年因为他们闹,他还换了次工作。
  他给自己做了3秒钟的心理建设。
  电话一接通,那头的女人就哇啦哇啦地叫开了,在嘈杂的地铁里竟也漏音得厉害,让站在前面的男生转过头看了藏北一眼。
  藏北带着歉意向男生点点头,举着手机背过身去,低着头麻木地听舅妈那边声泪俱下的控诉,没看到那男生看到他的脸之后也跟着变了脸色。
  电话那头,果然还是为了房子。
  藏北现在的房子是外公外婆留下来的一套老公房,外公在藏北大学毕业后就将这房子的产权和户主都改到他的名下,这些舅舅舅妈甚至他亲妈都不知道。直到两位老人相继去世,这些被那姐弟两摆到台面上来谈的时候才闹起来,连他亲妈都跳出来,让他把产权拿出来重新分割。
  这几年藏北一个人伺候走两位年迈病重的老人,现在看着各自在外组建家庭、“忙得不得了”、连回家看望照顾父母的时间都没有的两个子女这样闹,藏北骂不还口打不还手,只冷冷地看着他们,“白眼狼”、“诈骗犯”这些都算轻的,藏北无所谓。
  他妈也放过软,想让他先把房子“借”给同母异父的弟弟结婚用,藏北问:“这个弟弟给外公喂过饭擦过身倒过尿壶吗?”别说做这些,他们连病房都没进过,只会打电话叮嘱藏北要把老人照顾好,谁让你是外公外婆带大的呢,要知恩图报。
  谁不是呢。
  这样闹了很长一段时间无果,近几年已经老死不相往来。
  只是年前传出这片老公房要拆迁的消息,藏北知道,这是他们最后的机会了,他们不会放过。春节期间,他妈难得地放低了姿态说想组织一个家庭聚会。藏北一句:“这顿饭不谈房子,能做到吗?”把他妈剩下的话都噎在喉咙里,气得挂了电话。
  这房子是外公外婆留给他的,他一个人的,他仅有的一个家,和舅舅、他妈都没关系,他一步都不会让,人都是自私的。
  “下一站,西藏南路,下车乘客请提前做好准备……”
  我操!过站了!
  藏北没心情再举着手机听舅妈叨叨,对着手机那头回应了一句:“等我搬了新房,会请您和舅舅来坐坐的。”
  说完就挂了电话,转过身准备下车,他和一群准备抚慰他被绿的单身狗约在公司附近的新天地,前两站就该下了的。
  之前背对着他的青年不知道什么时候也转了过来,面对着他,正直勾勾地盯着他上下打量。藏北突然转身,两人目光对上,那人像是被吓了一跳,随即闪烁着移开了眼神,身体也僵硬地往车门方向扭了扭,显得特别不自然。
  老司机藏北冷冷地扯了扯嘴角,表示这种情况他都习惯了,这小孩要么是“同”道中人,要么就是个“偷”。
  广播再次提醒马上到达西藏南路站,藏北一般不往这来,因为这站的名字让他不舒服,但是为了节省时间,他必须在这站下车,再往回坐两站。
  车厢门打开的时候,那男生瘦长的身体挡在藏北前面没有动,藏北只得绕过他下了车,同时感觉身后紧贴着他也下来一个人,而且跟着他穿过拥挤的人群一起走到对面站台,然后错了一小步站在他的侧后方。
  藏北握紧手机拧起眉:这个站果然让人很不舒服!
  抬头看了眼电子屏,下一班车还有两分钟,藏北打开手机在微信群里和朋友们说一声自己还得一刻钟才能到。
  刚点了“发送”,就听到背后熙熙攘攘的人群中突然爆发出一声尖锐的呼喊:“小偷!我的手机!”
  藏北嘴角一绷,下意识往自己侧后方看去,那小孩果然不见了,在右手边的人群中那道带着墨绿色背包的背影闪过,正往楼梯方向快速移动。
  啧!果然是个小贼吗。这十五才刚过就回来开工了?白白长了双好看的腿。
  一个念头闪过,藏北犹豫了0.5秒,握紧手里的公文包抬起腿追了上去。
  “让让!”
  排队等车的队伍不断被冲散,不明所以的吃瓜群众彼此询问伴着抱怨声四起。藏北可不管他们,他现在只想抓住那个觊觎过他的小贼,有机会的话让他胖揍一顿,疏解一下攒了一周的火气,顺便做个好人好事。
  那个背包闪动得很快,说明那小子仗着身材优势,动作灵巧,眼看就要跑到楼梯口。
  平日一直注意锻炼的藏北挥着强有力的大长手臂不断扒开人群,强势地追了上去,一个飞扑,不等人抬腿爬梯就将人摁倒在楼梯上。
  “唔!”
  “嗷!”
  身下传来两声截然不同的声音,一个是隐忍一个是哀嚎,让压在上头的藏北察觉出不对劲。攥着背包小子的胳膊将人拽了起来,这才发现下面还压着一个呢,整个人被压在尖硬的楼梯上,上面还压着两个成年男人的重量,想想都够疼的。那人的裤头正被背包小子紧紧抓在手里,因为藏北的拉扯动作,顺带露出了半边黝黑的屁股。
  藏北嫌恶地对那半边屁股扭开了头,看着已经冲到跟前的安保人员,心下觉得遗憾——不好再趁机出手揍人了。
  背包小子松开手让安保接手了那小偷,回头看抓着自己胳膊的是藏北,马上又换上一副惊恐的表情,这次藏北没有错过背包小子张着双惶惶的大眼睛偷瞄他的神情,只是他在反思自己判断失误了,这小子其实不是贼,那就是“同”道中人?
  还来不及多想,两人就被工作人员请到了地铁站警务室,做了简单的笔录,签字。本来藏北想说小偷也不是自己抓到的,要先走一步,但是失主坚持要向他和背包小子两个人致谢,什么留电话加微信,什么以后好好报答,把藏北烦得不行,背包小子被人缠得手足无措,腼腆得直摆手说“不用不用”。
  失主是个小姑娘,犯花痴也就忍了,一个轨警也在旁边凑热闹:“你们俩兄弟不错啊!能不能留张合影贴在我们外面的公告栏里,正能量应当好好宣传嘛。”
  小姑娘听到合影,眼睛都亮得要着火了。
  但是……兄弟?是什么鬼?
  “呵呵,合影就不用了,我们不认识的,做好事是每个公民应尽的义务嘛,没其他事,我就先……”藏北冷笑着打着官腔,想尽快脱身,群里那些家伙给他准备的罚酒已经摆满一桌了吧。
  轨警疑惑地看了看一脸冷漠的藏北,再看看莫名涨得满脸通红欲言又止的背包小子,打断道:“兄弟俩吵架啦?一起做了好事,就和好算了。你这当阿哥的,让让阿弟呗,这孩子就算有错,我看也坏不到哪去。”
  “……”藏北对轨警这没由来的认定也是无语了,抬眼瞅了瞅一旁尴尬的背包小子,这么清秀的小模样,哪里长得跟他像了?
  “你们爹妈给取的名字,意思应该是让你们俩谁也离不开谁,有南就有北,有东就有西,又不是真要你们天南地北,是伐啦?兄弟要齐心啊!刚才一起抓小偷表现不是蛮好!”轨警拍了拍笔录上两人签名的位置,热心地劝解道。
  南北?心中那根快要被遗忘的尖刺此时又冒了出来,并往深处扎了下去。藏北眯起了眼睛,瞥了一眼笔录,随性乱划出来的“藏北”签名后头跟着端端正正的“藏南”两个字。
  作者有话要说:  写的是2017年2月14日,正月十八。
 
 
第02章 结
  藏北不喜欢西藏南路,因为他有个他不承认但是法律承认的弟弟叫“藏南”,和亲妈那边同母异父的弟弟不同,这个弟弟与他异父异母,是他爸第二任妻子带来的拖油瓶。
  拖油瓶的妈妈,其实是藏北的小学老师。藏北小学是在老家读的,确切地说是他爸的老家。
  藏北的妈妈是上海知青,本以为下半辈子都要贡献给了内地,就和当地一个工人也就是藏北的爸爸结合了,没想到在一起没多久高考恢复了,上山下乡也被废止,藏北妈妈想要回上海,但是藏北爸爸不愿意离开家乡,那时候感情的依恋暂时掩藏了藏北妈妈的不甘心,就这么拖了几年,80年代初生下了藏北,藏爸爸以为有了孩子妻子就会安心留下了。
  可是一次再寻常不过的回沪探亲,人没有回来,父子俩收到的是离婚书,那时候藏北刚牙牙学语。
  藏北爸爸知道终究是留不住人,只能签了字,独自把孩子养大。藏北懂事后就没见过妈妈,爸爸平日里需要工作,爷爷奶奶早逝,他是放养着长大的,小时候十分顽劣,上了小学也不服管教,常常把学校里的年轻女老师气哭,直到上了五年级换了个班主任,姓张。
  张老师也很年轻,但是治理这群野孩子倒是很有手段。她对藏北观察了一段时间,发现他的问题根源还是在家庭。张老师不厌其烦地叫来家长,和藏北爸爸讨论的不是学习问题,而是父子的相处之道。她也和藏北谈心,了解藏北的心结是妈妈的离开,建议他给妈妈打电话或写信,建立起联系。
  藏北爸爸不工作的时候不再闷头做家务或是自顾自看书,而是和儿子沟通交流,一起玩耍。藏北妈妈没有给他回应,但是却和只在出生时见过的外公外婆联系上了,给予了他另一种爱。
  脱离野孩子状态迅速成长起来的藏北对张老师是敬服的,后来知道单身的张老师竟然有个儿子,两三岁的小包子,听说还没出生他爸爸就意外身故了,有时候没人照顾,就蹲在他们教室门口外面抓着一辆小木头车等妈妈,藏北心血来潮会带着小包子玩,当是帮张老师忙了。
  藏北上了初中,和张老师还有小包子见面就少了,逢年过节会寄个贺卡给张老师。
  直到上了初二,有个周末他爸说要带他去外头吃饭,藏北高高兴兴地去了,在餐桌上他看到了一脸羞赧的张老师和长大了一点的小包子。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