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之我和你的所有世界(近代现代)——月晕主风 - 福书网|www.billions-and-billions.com -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8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8-08-07 18:37:52  作者:月晕主风

 《快穿之我和你的所有世界》作者:月晕主风

 
文案
 
前期:木讷正经温柔(心狠手辣腹黑特别怂)攻&薄情多变美人(闷骚傲娇佛系)受
后期:暴躁阴沉醋坛子攻&闷骚佛系多变受
当天神也陷入痛苦之后,我们才能真正地得救。所以,我们来让神变成人,尝受我们的痛苦吧,不,要让他更痛苦,比我们还要绝望……
 
内容标签: 前世今生 系统 快穿 
 
搜索关键字:主角:月华 ┃ 配角:云祲,昆仑,崖柏木,旬始等等等等 ┃ 其它:快穿,阴谋,阴差阳错,爱恨痴缠,攻一个人
 
 
 
第1章 唯有风知晓(1)
我把记忆抽取,让它熠熠闪光,在黑暗中发亮。我用水晶球装饰树木,里面装的,是我的全部。
——黑暗中的守护者
“滴...滴...滴....链接完毕,检查宿主身体,检查完毕。无隐疾,身体健康,达到投放标准,是否进行投放?”
“谁?”月华睁开眼,触目所及依旧是黑暗。他好像睡了很久。
“宿主您好,昆仑为您服务,是否开启灵魂投放通道?”
“昆...仑?我好久没有感觉到别的声音了,久到…忘了自己是谁。”
昆仑好似沉默了一会“是否开启投放?”
月华轻笑一声,“虽然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意思,不过,好像很有意思的样子,再坏,也不会是现在这样无聊的样子了。”
月华沉默良久,弯起嘴角,“是。”
清风透过窗户徐徐吹来,掀起白色的窗帘与它一起起舞。
屋里宽大的size床上鼓起一个小小的包,阳光洒落,月华觉得仿佛在做梦,一个充满温暖的梦。
“滴...滴...链接宿主,链接完毕。是否接受剧情任务?”
就像是脑子里突然出现的话语,没有声音,没有字体,但是月华就是能感觉到,对,不是看到,不是听到,而是感觉到,哪怕他根本没有睁开眼。
“接受。”反正也不知道到底什么情况,知道的越多,对自己越有利。
“叮!传输剧情中……剧情传输完毕,请宿主浏览。”
坚强善良的元气少女苏梦薇,靠着自己的努力考上了帝都大学,凭着优异的成绩与美丽的外表被很多人所知。
在大学里被多位富家子追求,但是她都没有动心,直到在一次同学聚会上,被嫉妒她的同学设计,送上了一个土豪的床,她拼命地逃出来,闯进了云巅集团的掌权者云想的房间,顺理成章地和云想发生了关系。
云想是个及其负责的人,开始是为了补偿苏梦薇,但渐渐的被她的善良乐观所打动。而像云想这样的帅气多金又有责任心的好男人实在不多见,苏梦薇很快被攻陷,与云想坠入爱河。
而身为多金帅气的单身成功人士,云想的爱慕者只多不少,苏氏设计,希尔维亚集团的独女苏立群便是其中佼佼者。
千娇百宠长大的千金大小姐怎么会容忍自己输给一个穷酸大学生?她用尽各种办法来打压调查苏梦薇,这一调查不要紧,结果却发现了一个惊天秘密。
身为女主,自然是有着金手指,原来女主的真实身份竟也是苏家的后代。按生日来算,还是苏立群的姐姐,苏立群只是商业联姻下,她母亲用了苏氏集团的命运来作为筹码嫁给苏庆荣的结晶。
苏梦薇才是苏庆荣真爱的孩子,只是苏庆荣不知道她的存在罢了。
或许是命运安排,苏庆荣在一次机缘巧合下,得知了苏梦薇的身份,从此,苏家乱了套,一发不可收拾。
苏立群觉得她生活的二十年就是个笑话,她没有了母亲,如今,一向疼爱自己的父亲竟然要把别的女人接回来,占了自己母亲的位置,而那个将要抢走自己一切的女人,苏梦薇,却拥有了她渴望的一切。
苏立群愤恨,不甘。她觉得父亲背叛了自己的母亲,对苏梦薇更加不顺眼起来。从未受过委屈的苏立群遇见了她人生中最糟糕的两件事,看着自己从小喜欢到大的云哥哥,就这样投入了别人的怀抱,不甘心与嫉妒冲昏了她的头脑,她开始陷害苏梦薇,处处找她的麻烦,甚至于想毁了她。
但有着云想处处保驾护航的苏梦薇怎么会那么轻易地就掉入陷阱。反而被云想反设计,苏父对苏立群大失所望,把她送出了国外,她也因此失去了一切。
在经历了一系列挫折,女主与男主的感情越来越深。能干的她深受苏父喜爱,称为成为名副其实的苏家继承人。终于和男主的身份相匹配,成为爱□□业双丰收的人生赢家。
两人白头偕老,幸福一生。
月华如今的身份是云想的弟弟,名为云起,是云家世交的遗孤。因为小的时候目睹自己父母出事的场面,性格阴沉自闭。在他考上大学后,被阳光善良的女主吸引,渐渐走出自己的世界,爱上了女主。在后来苏立群设计男主女主的,使得两人误会的时候,一直陪在女主身边,开导她,关心她。
但是最后,女主还是选择了男主。原主就是那种万年备胎,最后的最后,苏立群设计了一场绑架,原主为了救女主失去了生命。在死的那一刻,还笑着说,希望她幸福。
……
接受完剧情后,月华的心情很难以言喻,“这世界上,还会有这样的人吗?一味的付出,而不求回报……”总觉得原主这样的设定很是熟悉,很像一个人,但是,想不起来……
“叮!是否接受剧情任务?”
月华从思考中清醒过来,“还有任务吗?接受。”
“叮!任务发布:主任务,请宿主避免原主死于非命的下场。支任务:一,完成原主保护风雅集团的愿望。二,拥有自己的花园。昆仑友情提示,宿主占据了别人的身体,可能会受原主情绪影响,出现不可期状况。希望宿主好好努力。”
“……”前两个任务很是理解,但是最后一个是什么鬼?“就这些?”
“叮!是的。”
“你可以把那个……‘叮’去掉吗?震的我脑壳疼。”月华揉揉太阳穴的位置,跟这个系统打着商量。
“叮!好的。”
“……”好吧,听话的好孩子。“那个受原主情绪影响是什么意思?”
“叮……”响到一半没了音,空气安静了一瞬。
“这个要靠宿主自己发现,因为宿主能力不强,所以受的影响会大一点。当前世界为新手世界,宿主处于学习状态,有很大可能会以第三视角看着剧情进展。”
“第三视角的意思是,我只用看?什么也不用做?”那还有什么意思……
“很大程度上,可以这么说。不过随着时间的增加,原主情绪影响消散时,宿主就可以按自己的心意来做事了。”
“这样啊,也行。”
月华赤着脚走到洗手间,看着镜子中的少年,皮肤白皙,有点贫血的样子,亚麻色的头发软软的垂在耳侧,眼睛是浅浅的褐色,桃花眼轻轻向上勾,面相却露出善意,难怪在最后,他还会为了一个得不到的人放弃了生命。
“咚咚咚,二少,该吃饭了。”
从云起的记忆里,他猜到这是云家的老管家薛叔。
回忆着记忆中少年以往的样子,挑了一套干净的衣物。
下了楼才发现,以往日理万机的男主竟然也在。
“昆仑提示,遇见剧情关键人物,云想。”
月华不知觉地怀着小心的心情坐在对面,抗争着问候了一声,“大哥。”这也许就是情绪影响之一,这么怕云想?
云想诧异地抬起头盯着月华,直把月华盯得冷汗直冒,好似过了很长一段时间,云想缓缓把报纸折起来,放在一旁,看着干干净净的少年,突然觉得不经意间,当初那个精致的小娃娃突然就长大了,如今已是君子如玉,分外耀眼,他收回视线,淡淡应了一声,“嗯。”想了想,小孩似乎从未主动和自己打过招呼,今天突然对自己亲切起来,自己似乎也不该如此冷淡。没话找话的说:“今天挺早。”
月华愣了一下,回忆了一下剧情,发现以往的原主都是在男主走了之后才下楼的,很少接触外人。因为他很怕男主沉着脸的样子。自己今天突然这么异常,在男主还没走的情况下便下了楼,还主动打了招呼,那!这样一来,自己岂不是掉了马甲?!要赶紧挽救才是!
云想看着对面的人又沉默起来,皱起了眉头,“怎么又不说话。”
月华一颤,见男主的脸瞬间阴沉下来,突然灵光一闪,难道,这男主是想要云起多跟他说话?月华突然发现,在原主的记忆里,每当原主畏畏缩缩,低头沉默的时候,男主便格外暴躁,但却从未说过重话。莫非……
“哥。”月华小心地接话,观察着男主的表情。
果然,云想的脸色便稍微好看了点。
月华尝试着得寸进尺,趁着男主心情好,想起云家前院的巨大面积,他觉得美丽的花园离得不远了,要赶紧干正事才是。
云想挑挑眉,很满意今天的少年,“怎么了。有话直说。”
“哥,我想求你一件事。”月华模仿着原主低低的语调,听来很是可怜。
哦?小孩会求自己了,进步很大,看来最近请的那个心理老师可以给他涨涨工资。
心理老师:虽然不知道怎么回事,但是可以涨工资我很开心(*^▽^*)。
“怎么了,想要什么就说,不必吞吞吐吐。”
咦?这么容易?
“我想种花,”云想好像一脸鼓励?月华硬着头皮继续胡诌,“就在前院,不会出去的。”
云想盯着好像突然变了样子的小孩,竟然还想种花,那个心理老师的工资可以翻两番。他沉吟一会儿,开口道:“薛叔,你看着他。”这是变相的同意了。
“哎,少爷放心,我会看着二少的。那前院许久无人打理过了,二少想要花园,薛叔给你弄!”老管家笑眯眯的看着月华,拍拍胸脯,把事情承包了下来。薛叔是地道的北方汉子,年轻的时候跟着云想的爷爷闯荡,和云起的爷爷风尚也是好兄弟,他和老伴的婚事还是风奶奶牵的线,对云家的忠心自是没话说。在风云两个当家人相继去世后,他就在云家做起了老管家,教导云想和云起。但是云想过于早熟,很多事情根本不用教。他便把精力放在云起身上,把他当做自己的亲孙子,小时候的云起很是讨喜,无奈云起因为小时候的阴影,对别人的接近很是抵触。心理医生也换了很多,但是都没什么起色,把他愁的头发都白了。如今看着云起终于敞开心扉,主动接近别人,他心里别提多高兴了,别说是一个花园,十个他都能弄出来,为了哄小少爷开心,什么都值得。
云想看着薛叔笑得满脸都是褶子,眉眼也柔和下来。今天的小孩的确让人欣慰,他时常会想,当初的霸气侧漏的风家大小姐的孩子怎么会是这个样子,若是那位的孩子,合该是不会被一点小困难就禁锢自己的。现在的样子,很合他的心意,虽然不比他母亲,但至少不是那么沉默而没有存在感了。
“你是云家二少,家里想怎么折腾都行,不用报备。”云想站起来整整衣袖,看着消瘦少年白的仿佛透明的样子,好似一块透明又脆弱的玻璃,话到嘴边,瞥了一眼月华的餐盘,青菜被拨在一旁,他皱了皱眉,叮嘱了一句,“别挑食。”便向外走去。
薛叔堆着满脸笑褶,“二少,大少还是很关心你的,你以后也别见着大少就躲了。”
月华点点头,当是回应老管家的话。心中却还没回过弯来,自己变化这么大,竟然没引起怀疑。他丝毫不知道锅已经被那位海归心理医生顶了。
云想正襟危坐,若是有人在旁边一定会发现,他手下的文件停留在一页很久了,明显是在发呆。
想起早上小孩的反常,云想还是不放心,虽说这个心理医生在国际上都享有威名,但是才开导了几次不是吗,以往的医生治疗许久,都不见什么效果,现在……见效这么快的吗?到底是什么,是自己忽略了的?
“咚咚”敲门声响起,打断了云想的思考。
“进。”
“云总,这有份企划案需要您的签字。”女秘书拿着文件进来,让云想签字。云想翻了翻文件,见没什么问题,写下自己的大名。秘书拿着文件往外走,云想想起自己的秘书好像有个和云起差不多大的外甥。
“唉,你等等。”云想犹豫了一下,便叫住秘书。
秘书看着自家老板纠结的样子,心中的八卦之魂熊熊燃烧,这样的表情,又想起陈彻曾说的自家老板好像恋爱了的事,心想莫非是情窦初开不知如何表白?她一脸鼓励地开口,“云总,您有什么事吗?”
云想用钢笔敲了几下桌子,纠结道:“我听说你有个十七八岁的外甥?”
“啊?是呀,怎么了?”
“那个,咳,十七岁的小孩突然和以前不一样了是怎么回事?”云想尴尬了一会儿,就把疑问提了出来。
十七岁?老板口味这么重吗?不过,我喜欢,嘿嘿嘿(﹃ )
看秘书一脸没什么表情的表情,他觉得是不是自己表述的不清楚,“比如说,以往不怎么说话的,突然和人搭话了,也会提要求了,是怎么回事?”
秘书虎躯一震,哇塞,这是囚禁风吗?我好像猜到了什么,她斟酌着开口:“老板,咳,云总,十七八岁的孩子正值青春期,他们都是叛逆的,青春期的孩子做什么都是合理的。这个时期的孩子很是变化无常。所以,不管他们做出了什么,就算是通常内向的孩子突然开朗了,活泼的孩子突然稳重了,反正都不要惊讶,那都是在情理之中的!”
“叛逆?”云想眉头轻皱,自家小孩是步入了青春期?内向突然开朗,好像是很符合。“有什么特点?”
“这特点就多了!”见自己老板感兴趣,秘书也兴奋起来,“有的孩子在这一时期什么都敢做,别人的话完全不管用!一旦做了决定,九头牛都拉不回来!不管你说什么,他都要跟你对着来。就拿我来说吧,我当初叛逆期的时候还偷偷抽过烟,打过架,泡过吧,跟大我好几岁的男人谈过恋爱,最后要不是我爸狠抽了我一顿,说不定我现在还一事无成呢!”
云想眉头紧皱,抽烟?打架?泡吧?还早恋?!想起自家小孩也会这样,要让自己狠抽他一顿,才能掰回来,云想的心里就不是滋味。他觉得他要死死盯着云起才行,有一点叛逆的苗头,就要立刻行动!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