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8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8-08-07 18:39:56  作者:仟丞玥

 《无可替代》作者:仟丞玥

 
文案
 
新文《笨得要死的仆人》,欢迎围观~~~
 
一段感情,五年时光。
他放手一搏,赌注是自己拥有的全部,到最后,输得倾家荡产,支离破碎。得到的也不过是对方一句“玩玩而已,何必当真?”
何其狼狈?
等到爱不起了,真正离开的时候,收拾点随身行李,简简单单地就出了门,连一句道别都没有留下……
 
前排提示:
1、渣攻贱受
2、先虐受后虐攻
3、狗血
4、日更
 
 
脾气不好爱玩攻*温和清冷受,he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虐恋情深 破镜重圆 职场 
 
搜索关键字:主角:沈之远、程逸 ┃ 配角:王清 ┃ 其它:无
 
 
第1章 已经变了
沈之远一身疲惫,拖着有些虚浮的脚步往回家的方向走去。
临近年关,公司的各个部门都很忙,他们几个部门主管更是忙得连吃饭的时间都没有。
也不知道是不是太过疲劳的缘故,他感冒了,而且这感冒来势汹汹,一时半会没有好的迹象。
天气愈发寒冷了,他穿了一件厚厚的羽绒服,越发显得他消瘦苍白。
摸出钥匙打开门,本该漆黑的屋子却亮着灯。
客厅沙发上坐着的人听到了门口的动静,转过了头来。
程逸天生一副好皮囊,浓黑有型的眉,高挺笔直的鼻梁,英俊得逼人,然而此时此刻他面部线条绷得生硬,一脸的阴沉,看起来气急了。
沈之远怔了怔,收敛了在看到程逸后唇边自然而然流淌出的笑意,停顿了一下才问道:“怎么了?是不是那个项目出什么问题了?”
程逸拒绝了家族的安排,自己创办了一个公司。他事业心极强,凡事都要亲力亲为才行。后来公司走上正轨了,他才稍微放松了些。
前段时间公司接到了一个重要的合作项目,程逸又亲自去了一趟。预计要半个月的,没想到提前回来了。
“你倒是知道我等了你多久吗?”程逸突然出声,面色沉得能滴出水来。
沈之远本就不舒服,程逸这么一吼,太阳穴都突突地跳着疼,他不知道程逸怎么就气得这么厉害,还是下意识地解释了一句:“我们加班。”
程逸并没有因为他的解释而软下声来,依旧是不依不饶:“一个破公司而已,加什么班?你耳朵是聋了吗?我给你打了多少个电话。”
话一出口,两人皆是愣了一下。
沈之远本来准备摸出手机看的,现在也不摸了,就这么看着程逸。
程逸回过神来,被沈之远一双又黑又亮的眸子那么控诉般地看着,也觉得自己语气重了点。
但是并没有想开口道歉的意思。
他越来越烦沈之远那不温不火的性子,在一起久了,如同白开水一般的没滋没味,哪有外面那些莺莺燕燕环绕着来得刺激。
沈之远脾气温和,但这不代表他会逆来顺受,他看着面色不善的程逸,不卑不亢地说道:“有什么话说清楚。”
这么劈头盖脸地一顿责骂,总要有点理由吧?
程逸能怎么说清楚,他说自己就是厌烦了,没事找事而已?
他冷冷地哼了一声,没有说话,拿过沙发上的西装,大步走了出去。
门被关得震天响。
程逸走了。
沈之远苦笑了一下。
什么时候这么一点小事都能激得对方勃然大怒,摔门而去了?
他不是没有感觉到两人之间出现的变化,但是却无能为力。
五年以来的隐忍与付出,已然成了习惯。对方只是那么稍微一撤退,就让他有了身在悬崖边上的恐慌感。
沈之远动作缓慢地脱了羽绒服,站了好一会,才去找了感冒药。
他也懒得烧水了,就着冷水,胡乱地吞了几颗,然后就沉默地坐在了沙发上。
一直等到了十二点,程逸还是没有回来。
沈之远木木地扯了一下衣摆,没出息地眼眶有点发红。
晚上睡得并不安稳,却很奇怪地做了一个甜蜜的梦。
他梦到两人刚在一起不久的那会儿。
有一次程逸硬拉了他到楼顶去看烟花。
那晚上的烟花很美,照亮了整个夜空。
沈之远看着盛开的烟花,而程逸看着他。
“我会一辈子对你好的。”
说完之后,程逸就吻了下来。
夜空烟花璀璨,眼前的人更加耀眼,那晚嘴唇相碰的温度,沈之远到现在还记得清清楚楚。
不知道是不是总是说者无心,听者有意,他听了那句话后,一头扎了进去,无法自拔。
当初是程逸追的他,然而这么多年来,却一直是他照顾着程逸。
两人在一起的时候,沈之远二十一,程逸二十三,五年过去了,沈之远二十六,程逸二十八。
越来越有一种担忧,害怕两人熬不过三十岁。
……
一觉醒来,感冒不见好,好在是周六,可以休息一天。
沈之远难得主动地想要睡一次懒觉,却被一阵手机铃声再次吵醒。
他看着来电显示,想着多半程逸生来就是折磨他的,要不然怎么连这么个小小的愿望都不让他实现?
接通之后,程逸低沉磁性的声音响起:“小远,起床了吗?”
听他这没事人一般的语气,是要将昨晚两人不欢而散的那一页揭过去了。
沈之远自然是配合着他:“嗯,刚醒。”
“晚上有几个朋友要来家里聚聚,你准备一下吧。”
还不等沈之远说什么,程逸就说道:“我这边还有点事,先挂了。”
沈之远开口喊道:“程逸……”
那头的程逸不解:“嗯?”
沈之远愣愣地看着被子上自己的手,好一会儿才说道:“没什么,挂吧。”
那边传来了忙音。
沈之远又坐了一会,才起身下床收拾,去准备晚上要用的东西。
这边。
程逸挂了电话后,也开始穿衣服。
被窝里一个光裸的小男孩伸手拉住了他的胳膊:“程哥,不再睡会吗?”
语气软糯,尾音上扬,恰到好处地撩人。
“不睡了。”程逸答得干脆,穿衣服的动作都没有停过。
小男孩委屈地撇了撇嘴,但是也没敢再造次。
对着程逸这样帅气多金的男人,说一点想法都没有是不可能的。程逸来他这里的次数多了,他也难免有些飘飘然。
然而他明白,自己只是靠着年轻才入了程逸的眼而已,程逸对他并没有多少情意。
程逸穿戴好之后,扔给了他一张卡:“有什么要买的,自己去。”
小男孩喜滋滋地接住了卡:“谢谢程哥。”
程逸没再多留,离开了小情儿的住处。
对于他来说,金钱交易,各取所需,没什么不对的。
要是伺候得好了,他对小情儿向来大方。
……
晚上。
一群人吃饱喝足,三三两两的打牌娱乐。
沈之远本来感冒就没好,又忙这忙那没有休息,吃晚饭的时候没有一点胃口,只是随便地吃了点。
只不过他什么都没说。
收拾了碗筷到厨房去清洗的时候,程逸也跟着他走了进去。
沈之远边冲碗边说道:“你怎么也进来了?不用陪客人吗?”
程逸靠在洗碗池旁边,挑了挑眉:“谁管他们,当然是陪老婆比较重要。”
沈之远没接话,把一个洗好的碗放在了一边,心底泛出丝丝的甜来。
程逸也看得出来他是开心的,于是顺势抱了上去:“这么多天,有没有想我?”
这样的举动倒很像是两人刚在一起那会,程逸惯用的撒娇伎俩。
仿佛沈之远只要答一声“没想”,他就要当场耷拉着脑袋扮委屈似的。
那个时候的程逸还是个大男孩,眉目张扬痞气十足,通常会撒娇。
现在的程逸,沈之远的脑海里不受控制地想起昨晚他阴沉的脸……
“想。”沈之远作答。
他强迫自己抛开脑海里那些不好的东西。
“真的?”程逸问得满足,洋洋得意。
“嗯。”沈之远点了点头,眸中一片真诚,很是温顺的模样。
程逸看着看着,不由自主地就吻了上去。
沈之远不知道他突然动作,推了推他,力道却不是很大:“有人会看见。”
“没事的。”程逸捧着他的脑袋,加深了这个吻。
沈之远便由他去了。
分开时,两人都有些气喘吁吁。
特别是沈之远,眸子发亮,嘴唇上也是水光盈盈。
要不是眼下不是时候,程逸就想要这么把人办了。
他退开了些,降着升腾起来的温度。同时也明白了,他是放不开手的,至少暂时放不开。
沈之远不知他所想,看了看外面:“你去陪他们吧。”
“等会再收拾你。”
程逸靠近他耳边说了一句。
沈之远耳朵更红了,匆匆地低下头刷碗,没说话。
程逸走了出去,在两个发小旁边坐下了。
周明聪一脸八卦靠了过来,用下巴指了指厨房的方向:“五年了,看不出来你程少爷还挺长情的啊?”
程逸和沈之远在一起五年了,对于他们这个圈子里面的人来说简直就是一个奇迹。
就程逸本身来讲,通常也都是一两个月就玩腻了,哪能坚持这么长的时间?
程逸点了一支烟开始抽,然后才斜斜地看了一眼发小:“怎么?有意见?”
周明聪果断地摇了摇头:“没意见,就好奇呗。”
程逸并不打算满足他的好奇心,陷入了沉思中。
其实,他也思考过这个问题。
当初,他看上沈之远的时候,就知道沈之远和其他的小情儿不一样,用金钱是诱惑不了的。
所以他也算是费了一定的心思去追求沈之远。
等把人追到手之后,就开始一起过起了日子,这在其他情儿那里是没有可能的。
甩一张卡与一起过日子的区别。
沈之远对他来说,算是特殊。
然而,这点特殊改变不了什么。
在他心里,沈之远充其量算是个不一样的情人而已。
 
 
 
 
 
 
 
 
 
 
 
 
 
 
作者有话要说:
开新文啦!希望大家多多支持=w=
 
 
 
 
 
第2章 别太惯着
徐宁是他们三个中收心最早的,现在已经结婚了。他看了程逸一眼,提醒道:“程逸,别玩得太过了。”
他没有明说,但是都知道他说的是什么。
程逸拿开了烟,语气也有些不好:“你们一个个的都上我跟前找事是吧?”
“别别别……”周明聪举起双手,表明自己的无辜,“我今晚是来吃吃喝喝的。”
正在这时,收拾好了的沈之远从厨房走了出来。
三个人默契地停止了这个话题。
周明聪招呼道:“来,之远,过来一起打牌。”
沈之远跟其他客人招呼一声后,朝他们这边走了过来:“要打牌?”
“嗯,快坐。”周明聪拉了他坐下,又朝其他两个人说道,“程逸,徐宁,你们也别愣着啊,一起。”
程逸的面色缓了缓,对着沈之远说道:“小远,坐我旁边。”
沈之远早就发现了程逸似乎有些不高兴的样子,只是又没有头绪,只得挨着坐下了。
周明聪大舒一口气,咋咋呼呼地摸出了牌,几个人玩了起来。
一群人玩到了接近十二点,才开始动身离开。
趁程逸和其他人道别的时候,徐宁走到沈之远跟前说道:“你养了几盆兰花是吧?我想去看看。”
沈之远正准备用手指阳台在哪个方向,忽然反应过来什么,然后说道:“走吧,我带你过去。”
两人走到了阳台,关上了门。
沈之远开门见山地问道:“请问有什么事吗?”
他知道徐宁肯定有事要说,看花只是个幌子而已。
徐宁倒是愣了一下,随即无奈地摇了摇头,多么敏感聪慧的一个人啊,怎么一遇到程逸就成了傻子呢?
他开口说道:“你别太惯着程逸了。”毕竟是程逸的朋友,所以他能提醒的,仅限于此。
沈之远为他这句没头没尾的话愣了一下,随即笑道:“怎么说?”
“好歹也多替自己着想。”这是徐宁说的第二句话。
身为外人,他都看出来了,沈之远对程逸到底有多么的好,用尽全力的好。
沈之远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徐宁会突然提醒自己,但是也是由衷感谢的:“谢谢,我会注意的。”
徐宁望着对面笑得温和的沈之远,叹了一口气,随后打招呼离开了。
沈之远一个人站在阳台处,寒风凛冽,冻得他脸都有些麻木,站了一会后,他进了屋。
程逸看到他从阳台进来,也很惊讶:“我还以为你去哪了呢,去阳台干吗?”
沈之远没有回答,搓了搓自己的手问道:“你朋友们都走了?”
“嗯。”程逸随意应了一声,显然注意力不在这上面,他朝沈之远招了招手,“小远,过来。”
沈之远刚一走过去,就被程逸扑倒在沙发上,狠狠地吻住了。
两人分别这么多天,一时触碰到了对方的身体,感受到对方的体温,都有些控制不住。
程逸的手一路顺着摸了下去。
沈之远突然夹紧了腿,趁着接吻的间隙说道:“去……去床上吧……”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