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8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8-08-07 18:41:31  作者:林檬雨

 《皇兄在上,帝在下》作者:林檬雨

 
文案
 
韩重言问:“七哥,七哥,何为家人?”
 
韩泽对曰:“家人乃温暖人心之人。”
 
韩重言问:“七哥,七哥,何为仇人?”
 
韩泽对曰:“仇源心里,怨恨恐惧之人乃为仇人。”
 
韩重言又问:“七哥七哥,那何为一生一世一双人也?”
 
韩泽笑了笑意味深长却是良久才对答:“一生一世一双人,乃你我此生不离不弃之约。”
 
军师美人心黑攻x狼狗心狠手辣武痴受。可逆不可拆,互攻无限可击。
 
内容标签: 强强 情有独钟 传奇 励志人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韩重言韩泽 ┃ 配角:顾南溪韩仲术 ┃ 其它:复仇虐恋
 
 
 
第1章 契子  千秋万世,陪君可好
雨珠淅淅沥沥挂满屋檐,天青色房屋中一身着白色立领长衫的青年左手执书,右手却有一下没一下的敲打着桌面,檀香木质的桌子被敲出清脆的响声似乎召唤着什么人,滴答一滴水珠从屋檐上低落下来。
 
 
是这屋子太破漏雨了吗?并不是,突然呼啦一声房梁上倒挂下一墨发少年郎,好看的眼眸直勾勾盯着青年,似乎是野兽但是一瞬间的翻身落地眼中感情刹那间变换,是依赖,是欢喜。
 
 
“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又去祭拜你母亲了吧?怎又不记得带伞,染了风寒怎办?”
 
 
落地少年郎十六的模样,墨发高束被淋的透水湿,棕色布衫也是都湿透了,紧紧贴着他瘦弱的身子,额前几缕青丝柔柔弱弱的耷拉着。少年郎倒是不介意的憨厚笑之,拍拍胸脯道:“七哥,我没事,这点小雨,我一介粗人不放在眼里。”
 
 
白衣青年叹息的放下手里的书本,起身给他斟了杯热茶,又是唤了下人拿来了毛巾一股脑的按在面前小孩子的头上,死命的擦拭,虽看起来重却根本舍不得用力。少年郎捧着热茶,也不顾及一身湿透的衣服就往这椅子一坐捧着个热茶坐的端正。
 
 
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座石像,青年男子又是一顿劈头盖脸的叫骂,虽是责备话语却是半点狠劲也没有,少年郎还在嬉笑,两人只是相视而笑。雨天逐渐放晴,彩虹高挂,屋内两人虽无话,却笑颜如花。
 
 
此时光景正好,莫问后来。
 
 
作者有话要说:
短篇新文,一个语c群的浮生,全部都是自己的原创。高鞥预警,这是篇短文,望体谅,希望喜欢。
 
林檬敬上。
 
 
 
 
 
第2章 一
 远言开元二年,大傑与天同庆,新皇登基,乃先帝九子,韩信字重言。明黄龙袍身上穿,金黄龙椅身上坐。
 
 
     全朝文武百官跪而拜之,浩荡声响响彻整间大殿,清一色红铺面一地,浩浩荡荡由一男子带领喊声整齐。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韩信百般聊奈挥挥手,示意平身,身在朝堂心却早已不在,说白大局他也只是个傀儡皇帝,这个位置他根本不屑一顾。只是身旁身为丞相的男子,絮絮叨叨念叨半天,也就是某声音尖锐的太监喊声:“有事启奏,无事退朝。”
 
 
韩信只装作一座危言耸听的石像,乖乖坐着便可,其他交与这心里满是小九九的丞相便可,朝堂上说了什么他只听了个大概一二,眼神却是一直往哪一片红旁边的白衣青年望去,那是他的七哥,他的先生。在这个世界上,他现在唯一信任的人了。
 
 
时间飞快流逝,终于是让这个对文不太感冒的武痴下了朝,被一众宫女簇拥着回到后殿摆弄半天换上常服,他便不管三七二十的批阅奏折直径飞奔而出,哪有天子之像,顶多算的上一枚武将。
 
穿过养心殿旁边的西花园,是片凉亭湖水波光粼粼,韩泽坐在老位置抚琴似是知道某个坐不住的臭小子会偷跑出来,亭子里的石桌上备好了韩信喜欢的吃食。跑的太快,他有点气喘了也没开口叫就一屁股坐下了喝已经放凉的茶水解渴就开始往嘴里塞糕点,怎么看这稚嫩的脸庞说白了也只是个孩子。
 
韩泽淡然抚琴也未续做招待,哪知韩信先将一军,满是糕点残渣的手环住了他的腰,声音中带着戏谑和玩笑之意。
 
“先生,朕想纳你入我这三宫六院可好?”
 
韩泽嗤笑人语句听了手上动作,还真有模有样伺候他嘴咯塞了个糕点:“皇上,微臣以为,你得先有个帝王风范可好?”
 
 
韩信有些撇屈吃瘩了,砸吧嘴里吃食,想着想着又笑了,已经不比当初。思绪辗转,眼眸中倒映,直接倒放了整个人生。
 
 
震寰三十一年,皇帝寻回皇九子,赐姓为韩,改名为韩信。加封为晨王,赏赐黄金万两,府邸一座。那时的韩信,才只十四,五岁的模样。身体还未发育开,个子因为过度的营养不良恰恰卡在了不到五尺的高度。脸上脏兮兮的跪在富丽堂皇的宫殿地上,别提有多窘迫,就算是如此但他那双似乎可以装满星辰的眼眸却靓丽的厉害。
 
 
满心满眼的怨恨和愤怒在他小小的身躯里燃烧着,但是韩信还是忍辱负重跪下谢了恩典。话语都是咬牙切齿的从牙齿缝隙里挤出来的一样:“儿子,谢父皇恩典。”
 
 
接着韩信就在这宫中暂住了下来,好好的洗了个澡整理了下妆容,看上去还是个粉雕玉琢的小娃娃,一身紫色衣袍在他小小的身躯上显得格格不入。韩信不喜欢这些宫女跟着,他感觉就像那个狗皇帝派人监视着他一样。
 
从小生活在市井的好处就是,他练就了一身逃跑的好速度,三下五除二的就把一群较弱的宫女太监给甩到了后面老远,只是这样东奔西跑在偌大的皇宫里实在不可取。因为这对小小少年郎来说,已经迷路了。
 
 
韩信攀爬的闻着香味来到了个凉亭,湖水波光粼粼,阳光暖暖洋洋还有一个“美娇娥”在抚琴,他的视力出奇的好大老远就看清了那人面貌。一身白色立领长衫,袖口带鎏金云纹,青丝被白色绸带束起,眉眼好看的紧,俊的紧。
 
 
韩信看的有些痴了,恍神那“美娇娥”正冲他笑,他不争气的红了耳根,却是抱拳行了个不太恰当的礼,稚嫩的声音含糊其辞:“韩信参见娘娘。”
 
噗嗤一声面前的“美娇娥”笑的有些欢快,开口却是正经的好听男声,惊的韩信差点坐地上,他说:“我可不是娘娘,我是七皇子韩泽,你便是九弟吧?”韩信听到这里,脸色冷了下来,哦原来是哪狗皇帝的儿子,呵,肯定一样讨厌。他转身便要离开。
 
 
韩泽却叫住了他:“别走啊,既然来了坐下喝杯茶吃吃糕点也好。”他深知这宫里凡是不能都拒绝,他咬紧了牙关逼迫自己坐下。看着满桌好吃的,似乎都是□□,他趁着韩泽喝茶的功夫,拿了他娘亲唯一的簪子开始戳这些糕点都被戳的粉碎没些整形,簪子还没有黑。他有些窘迫起来。
 
然后他开始小心翼翼的把那粉末放进嘴里,甜比街头王伯家的,还要好吃,真不亏是皇宫的吃食。他吃的开心,然后一只手伸了过来,他离开反手抓住捏的韩泽生疼。但是他虽脸色不好,还是给他擦擦满是碎杂的嘴角,好看的脸配上一句:“都吃到嘴边了,慢点吃,没人跟你抢。”
 
韩信惊的松开了手,眼里一刹那的愧疚,白皙的皮肤,好看的脸捏一下就红的手腕还真是个林妹妹,真能信的过吗?
 
 
作者有话要说:
继续。
 
 
 
 
 
第3章 二
清冷建筑物,两座石狮子蹲在门口,朱红镀金招牌门口挂,这便是郁王府邸,韩信也不知道是中什么幺蛾子偏偏是被这“美娇娥”牵着走。不好要推迟,又不好发作只能莫名其妙被带到这府邸里。
 
 
韩泽带着少年郎进了府邸,虽不比皇宫富丽堂皇,但也大的紧,比起以前他和娘亲住的茅草屋大的多。两人,一大一小走进大堂便老远就看到一个淡蓝色衣衫长裙,扎着两个可爱鼓包头的姑娘朝这边扑面而来,铃铛声作响。
 
 
少女就抱紧了韩泽整张脸埋在了他的胸膛,韩泽也宠溺的揉了揉她的脑袋,微风吹过带着点铃铛的声响,什么东西在他小小的心里开始了萌芽,少年郎瞳孔剧烈的扩大。脑袋耷拉了下来,有些过长的刘海遮住了眉眼。
 
 
他转身便走,似乎是想逃离这里,是啊这里不是他的归属,这个所谓的七哥也不是他的亲人,他不属于。他不能抢夺别人亲情,走着走着发现迷了路,花花草草迷人眼目。只看见一石桌上摆了两坛好酒,他不是怎么识字也就看不懂,只知是酒。于是,懵懂的韩信就坐了下来,偷偷打开了酒坛子嗅了嗅,好香啊,只是尝一口应该没关系吧。
 
身体比心智要诚实的很多,韩信仰头就舔了舔,有些辛辣但后又是丝丝甘甜。他喜欢这个味道,所以一不小心就喝了一半去了。小小少年郎打了个酒嗝,白皙的脸颊泛着可疑的红晕,头顶似乎冒着酒泡泡眼眶逐渐湿润了。
 
 
他重力的摔了酒坛子,啪叽碎了一地,他指着已经黄昏的天空大声囔囔起来:“狗皇帝,嗝!我一定会杀了你……嗝!……你给我等着!”稀里糊涂的乱说一通后他开始东倒西歪,突然撞进了个结实的怀抱,韩泽叹息总算找到这个闯祸鬼了,看样子喝的很多啊。他低头打量怀里的小家伙,重重的喘息声还有那么几分可爱劲。
 
 
然后韩信便紧抱住了他不撒手,酒气扑面的望他怀里蹭:“娘亲……信儿想你了,嗝!娘亲……”韩泽本以为是醒了不成,只是醉把自己当成了母亲了。他似乎是哄孩子的力气拍着他的背,安抚着醉的稀里糊涂还在呢喃的小家伙。嘴角也无奈勾起,这样醉后吐真言已经十分少见了,或许他会是可信的人吧。
 
 
一旁树林里,浅蓝色衣裙的少女握着铃铛不让它出声,静静的看着这出,有些好奇和有些失落,她的七哥为什么会对一个来历不明的呆子这么好她不明白,也不想明白。
 
 
第二日艳阳高照,韩信只决得头疼的厉害,嗓子也十分干涩,只是睁眼就看见了两个熟悉的身影,韩泽见他醒了端起了醒酒汤,似乎是亲自要喂他。韩信有些难为情,端过那碗也不管烫不烫一口气喝掉。然后头舒服了些,韩泽这才开始了介绍,修长的玉指指了下一旁似乎有些不高兴的少女笑道:“这是你八姐,韩冥雪,九烟。”
 
 
接着他要敲了韩信的脑袋介绍到:“这是九弟,昨日才正式回宫,叫韩信。”,韩九烟傲气的撇过头不想理会,但是还是伸手言和。韩信还是惊的,这是兽性的本能,他不敢相信任何人。韩九烟更是气愤,女孩子都先伸手了,还不懂礼貌的把她搁在这儿,她扭过头气鼓鼓跑了出去,真是个呆子!
 
 
韩信神色复杂,翻身下床去关了门窗然后才重新坐回床上,郑重其事的看着面前的韩泽,稚嫩的声音里充满了镇重和试探。
 
 
他说:“为什么?”
 
 
这似乎没有超出韩泽的算盘,但是他觉得似乎来得太早,难道这个人真的单纯的傻吗?韩泽仍是面带笑容,但语气却开始严肃起来:“只是顺手罢了。”
 
 
韩信闻言,眼睫微垂,陷入了沉默,他的直觉告诉他,面前这个男人很危险。韩泽也未多说,只是让人好生休息调养,其余不需要多管便可。
 
 
但从小横冲直撞的韩信怎会安生,他觉得这个皇帝儿子只是在怜悯他而已,他不需要敌人的施舍,哪怕哭着爬他也不要笑着站。在晨王府邸还未完工之前,不知皇帝是为何批准了让韩信留在郁王府。
 
同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的道理,韩信还算明白,这样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如果他太过安稳绝对没机会能打探到多的关于皇帝的消息。至此,他还未发现其实那次他醉酒什么都让韩泽知道了。
 
日子还在一天天过,韩信目前也只是掌握一些小道消息,这个美娇娥和那包子头的姑娘算是亲近,府邸里下人也觉得这个王爷很和善。这让他再次感到很迷茫起来,明明是哪个混蛋的儿子怎么可能这么亲民。
 
他开始绞尽脑汁的想戳穿韩泽的羊皮,但不管是故意弄坏桌椅,随意破口大骂责备下人还是乱跑弄杂人家生意摊位。韩泽都未曾责怪过他一句,甚至默默给他收拾了烂摊子。
 
是夜,他蹑手蹑脚的潜入韩泽的书房,一身夜行衣隐藏着身形。韩信悄咪咪关上门,很小声,仔细打量房间后发觉是真的无人才敢点上蜡烛开始翻阅桌子上的东西,才发现这堆书不是古籍就是和朋友的来往书信。
 
他看不懂,毕竟他大字不识多少,只看懂几字其余全是一片浆糊,翻箱倒柜过后他有些气愤,难道就真的抓不到他丝毫把柄吗?然而就在此时,另一边光亮亮起,一身白衣胜雪的佳人提着灯笼靠在墙壁上一副看好戏的感觉,却是出乎预料的出声问了韩信:“怎么?这样就放弃了?”韩信咽了口水,掌心都是汗被逮了个正着怎么办?他的手一直抓着腰间借的长剑。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