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8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8-08-07 18:48:30  作者:疯子毛

 

 
《追随者》作者:疯子毛
 
文案:
帝王攻黑道老大x痴汉忠犬下属受
 
从高中到大学毕业,再到事业失算被人陷害,这男人追随了他十五年。
沉寂三年后再出山,所有的仇要一个一个狠狠地报,所有的人要一个一个铲除。
但他要做的第一件事,是不惜一切代价掘地三尺都要找到那个人。
还活着吗?
瘦瘦弱弱的,虽然有几把刷子但毕竟不是专业打手,被抓住的话,估计还没反抗就被枪毙了吧?但以这家伙的狡猾程度,他不选择相信这种情况。
他活得还好吗?
逃走的话可以金盆洗手,去考个证说不定可以混个医生当,毕竟实战经验丰富,而且形象温和儒雅像个医者,小日子可以过得很滋润。
他会想自己吗?
十五年,从学弟到下属,那家伙仰慕到肉麻兮兮的眼神好像一直没变,但他因为心思一直在另一个人身上,也一直没给什么好的回应。
如果能再见面,会是什么样的场景?
 
 
 
第一章 涅槃
  昏暗的地下拳击场,一群双目赤红的赌徒围着擂台疯狂叫喊,
  “杀了那个黄种人!”
  “Fuck, 我下了这么多钱你可不能输!”
  擂台上雄壮的白人男子气喘吁吁,身上多处挂彩,而与他对峙的东亚男子虽然也满脸汗水,但气息平稳,眼神坚毅而凶狠,结实如铁的古铜色肌肉随呼吸起伏。
  “为什么不按原定计划?穆,你到底在搞什么?!”台下西装革履的庄家也忍不住站起来大声质问。
  被质问的人笑了,瞬间抬起一腿击中对手头部,早已被逼至极限的白人被击得鼻嘴鲜血喷涌,摇晃两下后倒地,没了气息。
  全场哗然中,东亚男子笑着举起双手,表情扭曲而冷酷,仿佛在开启某种仪式。
  “穆!你他妈到底——”庄家话音未落,一颗子弹穿过胸膛,当地被击毙。
  拳击场里一片混乱,赌徒们屁滚尿流地逃跑,庄家的下属还没来得及跑,就被冲进来的其他人按住,子弹从后脑勺穿过,身体软绵绵地倒下。
  不到一分钟的局势变幻,留下的是满地尸体。
  “全部搞定了,穆。”一个日本人操着不太标准的汉语走到擂台前,对上面的男人说。
  擂台上的男人看着这一切,刚才得意的表情渐渐消失,神情陷入了三年来少有的惘然。
  满地的尸体,昏暗的灯光下流了一地的血,三年前的场景和现在如此相似——
  [ 快走啊哥!来不及了!!]
  [ 没用的,他们人已经在外面了,迟早会被抓住的。] 他当时已经无暇思考未来的境遇,只是慢慢走近眼前的满地尸体,拿枪的手有点抖,
  [ 落入他们的手中你以为还能活吗?!而且、而且他们只会让我们生不如死……  ]他那窝囊的弟弟哭了出来。
  [ ……他人呢? ]
  [ 谁?别告诉我你现在还想着那个姓羌的!他妈的到底有什么好?!要不是他我们也不会……]
  [ 我说阿靳。 ]
  [ 李司靳?你那个学弟?他早就跑了吧!死了的话应该就在这里吧……你在干什么?!]
  他疯狂地翻动地面的尸体,一张脸、一张脸地确认,但直到手上沾满鲜血和尸臭,也没找到那个人。
  他笑了,心里高兴地想那家伙是成功逃走了,不枉那幅精通医术的好脑子,也不枉自己手把手地教给他这么多。
  说起来,他对那家伙真是毫无保留地信任啊。
  ……
  “穆!穆权!你还好吗?”
  擂台上的男人清醒过来,笑道,“抱歉,太高兴了,有点走神。”
  “所以我们下一步去哪里?”
  擂台下都是卖身给庄家的拳手,在俱乐部里常年受到非人的折磨,因此才有在穆权带领下的这次血抗,此时他们都看着穆权,等待一个答案。
  对于他们,穆权仿佛已经成了一个精神的领袖。这点并不意外,毕竟穆权以前在黑道上就是领袖级的人物,天生仿佛就有王者的领导力和号召力。
  也许这就是基因——他在黑拳俱乐部里认识的第一个朋友,那个叫青田的日本人这么评价道。
  “想回家的尽管可以回去,这次得到的钱够你们生活了。”穆权看着俱乐部的兄弟道,“我接下来要回中国,找一些该找的人,报一些该报的仇,重新开始自己的事业,如果暂时不知道自己想做什么,不妨跟着我,虽然不能说花天酒地吧,但也不会亏待你们。”
  *
  西伯利亚地下黑拳场遭到血洗后正式解体,原有场地、实体资产均被变卖,大批拳手离开了这个冰冷的国度,有的落叶归根,有的继续漂泊流浪。
  从莫斯科开往北京的铁路上,穆权看着窗外飘飞的白雪发呆。
  “穆,怎么一个人在这喝茶?”青田走到他旁边坐下,“兄弟们都还在睡呢,你起得也真早啊。”
  “睡不着。”穆权笑着,以茶代酒和他碰杯。
  “想到以前的事了?”青田问,“我有时候也会想起女朋友,但她应该早就结婚了。”
  穆权没说话,窗外的雪总让他想到飞舞的樱花,这个场景在记忆深处出现了好多次。
  “说说你要找的那个人吧,”青田放下酒杯,“那个你说一回到中国就要找到的人。”
  “他啊,”穆权轻轻开口,“我们认识十八年了,从高中到现在,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是在校篮球队。”
  一瓣雪花落到玻璃窗上又被迅速吹起,像樱花瓣一样蜿蜒进他的记忆里。
  十八年前的春季,南中的樱花也开得这么旺盛啊。
 
 
第二章 初见
  穆权到现在还记得高中篮球馆地板的颜色,暗黄色的仿木总是干干净净的,白球鞋踩在上面有一种独特的和谐。每年春季篮球队招新,十五六岁的少年就跟白嫩小葱似的,站成一排做着自我介绍。
  “今年的新队员感觉都很普通啊,都没有像穆神这样的超级选手。”
  “穆神这样的队员你以为年年都有吗?这称号可不是白叫的!教练都说了,十几年一见!”
  “他站在篮下根本没有人赶切进来!”
  “他切进对方篮下根本没人挡得住!”
  “你们安静点好不好?新人在自我介绍啦!”
  南中篮球队是出了名的厉害,也是出了名的严苛。能留下来的队员,无论是首发还是板凳,都是经过无数次血汗磨练的战士。当时二年级的穆权凭借过人的体格和力量已经是队里的中流砥柱,在市里和全国的比赛都小有名气。
  他一眼就注意到了人群中的李司靳,并不是因为这家伙有多好看,而是气质太格格不入了。身材高瘦,不比自己矮多少,皮肤白净,五官清秀,一双鹿眼跟女生似的,在一群被晒得黑黄、甚至还冒着臭汗的热血少年中显得尤为显眼。
  “大家好,我叫李司靳,非常喜欢打篮球,请大家多多指教。”
  “为什么要加入篮球队?”教练问。
  “因为想锻炼身体。”李司靳笑得眉眼弯弯,话音刚落就惹得一阵发笑。
  “打篮球多久了?”
  “初中开始打的,我有比赛经验。”似乎要证明自己的实力,李司靳还挺了挺胸。
  “那你觉得你能在这里坚持多久?”穆权突然问。
  “阿权!说了多少次不要打断教练说话,真拿你没办法……”教练扶额,对自己的得意队员只有纵容的份。
  全队沸腾,穆神居然有兴趣向一个新人发问!不可思议!
  李司靳表情有一瞬间发懵,好像是被穆权自带的强大气场吓到了,但不到一秒又恢复了自信的笑容:“当然是坚持到我毕业的那天。”
  “是吗,那我期待下个星期还能在队里看到你。”
  他并没有故意打击李司靳的意思,因为这就是绝大多数新人能在南中篮球队坚持的时间。
  南中是私立学校,办学理念非常开放,德智体美的校训贯彻得十分彻底,这些文体活动总能得到最大限度的支持。篮球队每天放学都有2个小时的强度训练,周六则是一整天的密集训练,甚至在都有队员为了跟上进度,周日都要来篮球馆练习。
  在这种魔鬼强度下,每年进来的50多人,最后只能留下三四个。
  而像穆权这种出类拔萃,一年级就成为队伍王牌球员的,被称为穆神一点也不奇怪。
  “蛙跳五十组!”
  “立卧撑五十组”
  “再跑五圈,坚持一下!”
  “口号喊起来不要停!”
  这样一轮下来,已经有一批新队员累到呕吐。
  “大家休息一会,等下一年级新队员和二三年级的老队员打比赛!”
  “什么?不会吧?!”
  “我们怎么可能和他们打比赛啊教练?!”
  “那岂不是会被打爆头吗,不活了……”
  一片哀鸣中,二三年级学长们露出得意的笑容。
  “我早就说了,这次的新人每一个能打的。”
  “喂!你们想走就走吧,没人拦你们的!”
  “这里不适合你们,还是去加入太极社吧哈哈!”
  穆权沉默地喝完一整瓶水,面无表情地看着累得脸色惨白的一群学弟。对于弱者,他好像向来连嘲笑都懒得给予,十八年前是这样,十八年后好像也是这样。
  “大家深呼吸,为等下保存点体力吧。”
  李司靳的声音一直很有辨识度,清澈通透,但又不会给人感觉太过,即使在嘈杂的广场舞音乐中,穆权也能立即分辨出来。
  这个声音的主人在给累得七歪八倒的队友们送水,还说着一些听上去不知道是安慰还是自嘲的话:
  “喝点水、擦擦汗,至少等下我们不会输得太难看啊!教练还要给我们拍照呢。”
  穆权看了眼李司靳,这家伙脸色惨白,一幅刚吐过的样子,但那小细眉毛十分具有战斗意味地竖起来,一双大眼睛里透着股不服输的倔强,滑稽又有几分可爱。
  有那么点意思,他就要看这家伙到底能坚持到什么时候。
  比赛开始,一年级队员立即陷入被虐菜的惨痛中,比分差距不到十分钟就被扩大到15分以上,然后就是无尽地被蹂躏践踏。
  “可怜的小苗子们,还没长成就被你们虐成这样。”没有上场的其他二三年级球员幸灾乐祸。
  “你看他们各个的表情,跟干苦工一样哈哈哈!”
  “李司靳居然是表现最好的?没想到啊,一年级得分有一大半都是他拿的。”
  “矮子里挑高个而已,喂,你们不要再放水了!怎么可以让一年级的进球呢!”
  他们说得没错,李司靳表现的确是里面最好的,在体力接近透支的情况下,投篮准度算高的,而且很会看走位,用快速传球给队友制造机会,只是他的队友都筋疲力尽,不然可以打出更多的妙传。
  但现在他们这边加紧了攻势,似乎要彻底封死一年级得分的机会。
  “熊哥封死他!不要让他射篮!”
  三年级的熊哥是他们队伍里的体重担当,连穆权都要让他几公斤,现在由他守李司靳,后者正挣扎地尝试突破。
  李司靳的顽强似乎激怒了熊哥,他开始用体重优势给对方施加压力。
  “小鬼!不行了就不要做无畏的抵抗!”
  李司靳没有说话,聋了一样,专注地护着手里的球寻找突破口。他的举动让熊哥怒火更旺,一气之下防守动作开始变形。
  “故意推人!”
  熊哥错愕片刻后,大块肌肉开始气得发颤:“什么意思小鬼?!你故意的吗?!”
  踉跄了几下的李司靳摔在地上,抱着球站了起来,表情茫然,“你说什么?”
  “我说你他妈……”熊哥冲上去揪起李司靳的球衣就要把对方提起来,教练立刻冲上来阻止。
  “熊杰你给我老实点!”
  全场哗然。
  穆权在这时从长板凳上站起来,走到矛盾的暴风中心,看着气得肌肉膨胀的熊哥,还有像小鸡一样被揪起来的李司靳,后者那细胳膊细腿的,估计熊杰一口可以咬下一根。
  “教练,换我上场。”
  他说完这句话,全场又一次哗然:王牌球员穆权竟然要亲自虐菜!
  “阿权你说什么?”熊哥也一头雾水。
  “犯规就是犯规了,游戏精神还是要有的,既然你防不过一年级的新人,不如就让我来试试看吧。”
  “你……!”
  李司靳惊讶地看着他,仿佛连被揪起来的痛都感觉不到了,直到双脚落了地,还是那幅不可置信的表情。
  等他反应过来,穆权已经做好热身,在全队的欢呼声中带球上阵。
  “穆、穆学长,你真的上场了?”
  “我已经上场了,”穆权带球走近他,“而且,防守我的是你,请专心一点。”
  “我很专心的,穆学长你别误会! ”李司靳赶紧回答,张开双手做出防守姿态,刚才的疲累仿佛一扫而空,眼里隐隐兴奋。
  “是吗,”穆权运球的速度渐渐慢下来,眼神逐渐变得危险,嘴角出现一丝弧度:“那来了哦。”
  下一秒快速转身切换走位,在李司靳还没来得及判断他的方向时,就已成功带球越人。这是他最擅长的闪电战打法,动作干净利落地果断切入禁区,然后迅速上篮得分,从头到尾根本不给李司靳反应时间。
  全场沸腾,大喊“不愧是穆神”云云。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