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8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8-08-07 18:54:09  作者:鹿未凉

   

《[七五]一世长歌》作者:鹿未凉
 
文案:
在洛阳收复之战中战死,然后重生到七侠五义里的长歌门弟子杨迟章淡定地接受了现状。反正换个地图重新开始这种事情又不是第一次,他早就习惯了。
然而总是莫名其妙卷入命案、被迫斩妖除魔的杨迟章内心:mmp,又打白工,包黑子这个无良老板居然连一百块都不给我!编外人员就是这么惨!
公孙策顺毛:乖,我的就是你的。
杨迟章:那你先亲我一口(*/ω\*)
 
注意事项:
1.本文主攻!主攻!主攻!重要的事情说三遍!什么爱他就让他受都是口胡!男主武力值颜值都爆表!就是这么苏苏苏!作者亲妈保证,虐谁也不虐攻受!
2.cp公孙策,攻受互宠,就是想看两个都不是什么正经文人的文人谈恋爱,哎嘿。
3.作者第一次认真写一个故事,请多包容,特别渴望各位的意见!求评论求收藏!!!
4.尽量塑造出我心中的长歌风骨,为我大长歌打疯狂打电话!!!
 
内容标签: 七五 天作之合 穿越时空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杨迟章;公孙策 ┃ 配角:展昭;白玉堂 ┃ 其它:剑三;七五
 
 
第1章 穿越
  残阳如血。
  杨迟章倒在鲜血铺就的道路上,看着近在咫尺的洛阳城门,露出一个释怀的笑容。
  太好了,洛阳终于收复了。
  这一战之惨烈,只消看看周围的尸骨就知道。天策、长歌、藏剑、七秀......各门派的服饰鲜明,却都沾满了鲜血泥土。
  没有胜利的欢呼,只有发泄的痛哭!
  “爹,娘,我终于帮你们报仇了!”身穿天策军铠甲的小兵左手用力地锤着胸膛,而他的右手已经在与狼牙军之战中永远的失去了。
  万花弟子手捧一把落凤,“师兄,你看到了吗,洛阳回来了!”而他的武器还好好的束在腰间。
  “秀娘,说好等洛阳收复就一起去看花的,可你——”一个身高八尺的汉子怀抱着一个七秀姑娘,哭的泣不成声。
  “迟章,迟章,你撑住,我立刻带你去找孙先生,他现在就在军营里!”李怀世——杨迟章的至交好友,眼眶通红,抱起好友就往营帐跑。
  杨迟章吃力的抬起手拍拍李怀世的手臂,示意他停下来:“算啦,我虽单休莫问但好歹也算半个大夫,我的身体我自己清楚,生机断绝,药石罔顾。”
  “说什么丧气话,孙先生乃杏林圣手,他一定会有办法的,一定!”男人刚毅的脸庞上终于落下泪来,却执着的想挽留好友逝去的脚步。
  杨迟章失笑:“好啦,这么多年生生死死的,莫要做这小儿女之态了。你带我进洛阳看一眼好吗,洛阳好不容易收回来,我却一眼都没有见过呢。”
  说话的声音已经越来越轻,看得出杨迟章的生命力正在飞速的流逝,李怀世咬牙,运转起所剩无几的内力,大轻功往洛阳城飞起。
  洛阳城经过战乱,早就不复当年华美的景象,杨迟章却能感受到这断壁残峘下的生机勃勃。无人知杨迟章祖籍洛阳,就连他的养父杨逸飞也是在杀康雪烛的路上捡到他的,只道他是无父无母的孤儿。
  人生短短二十载,死前能归故里也算上天的恩赐了。杨迟章这般想着,脑子里却飞快地闪过义父、宫商先生、太白先生等诸多长辈悲痛的脸,然后慢慢阖上了双眼。
  “迟章——”李怀世抱着好友渐渐冰冷的身体,终于忍不住痛哭失声。
  收复国山,魂归故里,迟章虽死亦不悔矣。
  “这位兄台,快醒醒!”
  是谁在耳边聒噪,不知道打扰死人的长眠是很没有道德的嘛,杨迟章皱皱眉,忍不住想看看到底是哪方神仙。
  阳光有些刺眼,适应不良的杨迟章赶紧又闭上。
  “太好了,兄台,你终于醒了。”
  揉揉眼睛,杨迟章终于看到了打扰他做鬼的罪魁祸首。
  眼前两人,一红一白,俱是俊美不凡。身穿白衣之人眉眼精致出稍显风流,若不是他高冷肃杀的气质,恐怕走在路上是会被人调戏的类型。而身穿红衣之人看上去就平易近人的多,脸带微笑,浓眉大眼,一身正气凛然,看上去特别的浩气盟。
  唔,黑白无常长的一点都不吓人就算了,怎么还穿着红衣啊?可见传说误人。
  “见过两位鬼差,莫不是现在就带在下去投胎吗?”杨迟章站起身来,恭敬地施了一礼。
  “噗——哈哈哈”红衣人忍不住哈哈大笑,连白衣人眼里也带上了一抹笑意。
  “兄台,你不过是溺水,已被我等及时救了上来。以你的年龄,想要投胎恐怕还要五六十年呢,哈哈哈哈!”
  溺水?可他明明是内力耗尽,伤入内腑,无药可治而死的啊!
  杨迟章浑身一震,自醒来就没有好好查看周围的情形,这一看更是让他大吃一惊!
  明明闭眼前还是洛阳如血的天空,怎的一整眼就到了这鸟语花香的树林里,难道又是?
  明显想到什么的杨迟章匆忙问:“敢问两位恩人,现在是什么朝代,哪一年间?”
  红衣人虽觉得此人问的奇怪,不过还是老老实实的回答:“宋朝庆历元年。”
  宋朝庆历元年?果然是又穿越了。
  为什么说“又”呢,因为大唐已经是杨迟章活的第二世了。第一世的杨迟章是个安安静静打剑三的工科男,因为接触剑三时恰逢新爹长歌门面世,就果断选了长歌这一职业。有天做日常的   时候不小心把水泼到键盘上,然后就这么触电穿越了。
  别人穿越要么自带随身空间要么自带剑三系统,杨迟章什么都没有,还从一个身体健康的大学生穿越成一个瘦弱不堪、面黄肌瘦的孤儿,心理素质和生活能力稍微差点可能都要气死。幸好后来被路过的杨逸飞捡回长歌门从此悉心教导,恐怕早就饿死在某个风雪交加的晚上了。
  啥外挂也没有的杨逸飞从此就在长歌门起早贪黑,除了学武功,还有君子六艺。可以说是全方面健康发展了。
  原本以为战死在洛阳,没想到一睁眼居然又换了个新地图!
  现代人,大唐人,现在又变成了宋朝人,杨迟章也是无语。幸好这次穿越不是魂穿,看着身上穿着熟悉的长歌门派套,还有身后背着的青玉流,杨迟章提着的心放下了一半。
  穿来穿去已经习惯的杨迟章很快接受了新设定,淡定开口道:“在下杨迟章,还未请教两位恩人的尊姓大名。”
  “在下展昭,这位是我的好友白玉堂。”展昭笑嘻嘻的介绍,旁边的白玉堂则是轻轻颔首。
  展昭?白玉堂?杨迟章瞪大了眼睛,七侠五义,我的天!这是怎样一种运气哟,从游戏世界到小说世界,从唐朝到宋朝,说出去大概会有一群人以为我疯了吧。
  轻咳一声,杨迟章正色道:“救命之恩,无以为报,以后两位若有需求尽管开口。”
  “举手之劳,不足挂齿,杨兄莫要见外。”展昭一抱拳,“只我观杨兄内力深厚,为何会在这小谭里溺水?”
  这,难道要他说自己死了刚活过来就在这里吗,展昭和白玉堂非以为自己溺水溺傻了。一看  杨迟章面露犹疑之色,似有难言之隐,展昭立刻善解人意的开口:“原本不过多问一句,若有不便之处,不说也无妨。”
  果然是南侠,杨迟章对展昭的好感度立刻直线上升,露出了死去活来后的第一抹笑容。纵然展昭看惯了白玉堂的脸,对美色的抵抗力比较高,此刻也险些被这个笑容晃花了眼。
  第一世的杨迟章长的就很好看,就算宅的很还是高票当选了校草。第二世魂穿的身体小时候营养不良的看不出什么,可是长大之后却是芝兰玉树、龙章凤姿的很,再加上从小琴棋书画、诗词歌赋的气质加成,长歌门的不少师姐妹们早就偷偷的把偶像从李白大大换成杨师兄/弟了。而第三世的杨迟章身体还是那个身体,却经历了战场的杀戮,战士的豪情与文人的风骨融合在一起,形成了一种奇异的魅力,一笑的杀伤力可谓是Max。
  看着展昭愣神,白玉堂想起了展昭第一次见到自己的样子,无奈接过话:“杨兄此刻有什么去处”,为防杨迟章人生地不熟,难得又开口道:“此次是开封郊外,杨兄若无其他打算,不如与我们一起进开封。”
  杨迟章此刻确实什么都不知道,见白玉堂好意,也就欣然答应。
  杨迟章用内力烘干了衣服、头发,帅气值又上升了一格。这种杀伤力在进入开封城的时候顿时显现了出来。
  称水果的小贩,正在眉飞色舞的吹嘘自家的水果有多么好,结果说了一半就没了声音。吃灌汤包的食客忘记了吹凉,呆呆地往嘴里一塞,立刻烫的死去活来。行人走路不看脚下踢到了石头还崴了脚。
  恃美行凶,大概说的就是杨迟章了。
  “杨兄,日头渐高,你应该也饿了,我知道前面有一家很好吃的面馆,走,我请你吃面。”展昭一手拉着白玉堂,一面招呼着杨迟章就往面馆去了。
  “大鱼面馆”四个大字迎风招展,店面虽小,却收拾的一尘不染,可见店家之细心。
  “展大人来啦,有失远迎,有失远迎。今天还是老样子吗?”面馆的老板是个和气的中年  人,一笑起来眼睛眯的连缝都没有了。
  “嗯,我和玉堂老样子”,转而又问杨迟章:“杨兄有什么忌口的吗?”得到否定的回答 后,又道:“那就三碗鱼骨拉面吧!”
  “好嘞,三碗鱼骨拉面喽~”
  端上来的除了三碗面,还有店里的招牌鱼豆腐。展昭拉住上完菜就走的老余:“哎,老余,我们可没点鱼豆腐啊,你是不是上错了?”老余笑眯眯:“我可没上错菜,这道鱼豆腐是我家那  不知羞的丫头非要送给这位小哥的。”说完一指杨迟章,溜溜达达的走了。
  杨迟章一愣,下意识往店里一看,一个胖乎乎的小丫头立刻不好意思的躲到后堂去了。
  “哈哈哈,这可不得了,以后我们跟着杨兄吃饭还可以多吃点。”展昭笑眯眯地打趣杨迟章,然后又去逗白玉堂:“玉堂,杨兄一来,你开封第一美男子的名头就要保不住了。”
  杨迟章和白玉堂嫌弃的看了一眼招猫逗狗似的展昭,恨不得用面堵住他的嘴。
  杨迟章:“这有什么,我都习惯了。”
  KO!展昭闭嘴了,白玉堂笑了,杨迟章神清气爽地吃起面来。
 
 
第2章 来历
  老余家的面确实算得上是开封的一绝了,鱼汤的鲜美与手擀面的柔韧完美的结合在一起,一口下去满口鲜香,连杨迟章这个斯文人也忍不住像展昭一样,端着碗把汤喝光了。
  “不知杨兄眼下有何打算?”吃饱喝足的展昭懒洋洋的,确实符合他“御猫”的称号。
  如何打算?老实说杨迟章也不知现下该如何是好,这个世界对他来说实在太过陌生。生活不是小说,小说里的主角无论换几个地图都能混得风生水起,可是真的穿越之后,那种没有亲人没有朋友的孤独感和恐惧感能把人逼疯。杨迟章本来就是个不善交际的宅男,第一次穿越之后要不是杨逸飞把他捡回长歌悉心教导长大,小刺猬杨迟章也不会露出自己白白的肚皮。
  而这个新地图里,能说的上是认识的只有展昭和白玉堂,自己不仅身无分文,连个身份证都没有,妥妥的黑户一个。
  悲从中来的杨迟章,一脸沉痛地抱紧了因为吃饭放在一旁的青玉流:“展兄,说好的这顿你请对吧?”
  展昭:“。。。。。。”
  杨迟章说出这句话时也是不好意思的,别人救了自己按道理应该请恩人吃饭的,结果还要恩人来付钱。这可真是,义父知道了恐怕又要用书敲自己脑袋了。
  白玉堂在一旁笑了:“自然是他付,这贼猫难得请客,杨兄无需多思。”
  展昭炸毛:“什么叫难得,难道我在玉堂心里是一个小气的人吗?”
  白玉堂并不理他,随手端了桌上的茶水喝了一口,眉头立刻皱了下:“我观杨兄并不是开封人士,身上服饰——”,白玉堂顿了顿,“看上去也不是大宋风格。”
  杨迟章囧了囧,自己的来历实在惊世骇俗,虽有违君子之道,但实在不便明示。只得开口胡诌道:“我实乃长歌门弟子,我长歌门自前朝就已经存在,为避战乱,已隐居出世百年有余,门内人丁凋零,这一代也不过只有我一个弟子罢了。”这也不算瞎编了,对这个世界来说,长歌门早就消失在时间的洪流里了,杨迟章有些难过,语气便低落下来:“师傅他老人家让我出门见见世面,我便离开师门一路往开封而来,师傅年纪渐大,这一别也不知何时再见。”
  展白二人见此也不知如何劝,只后悔多问了这几句。显然对于这番说辞,展昭他们是信了七八分了。虽然长歌门这个门派他们不曾听说过,不过杨迟章通身清贵的气质是做不得假的,一看就觉得是某个隐世世家培养出的继承人。
  当然了,这七八分里有几分是脸的加成就不得而知了。
  多思无益,杨迟章很快挥去愁绪:“我刚出山,还没有——”,杨迟章把嘴边转着的“身份证”给咽了下去,换了个比较宋朝的说法:“户籍,如何才能在开封落户呢?”就像现代人出行需要个身份证一样,落户对于新人注册送菜金的网址人也是很重要的。而且杨迟章在这个世界其实无家可归,展昭大小也算个官,又天生一副侠义心肠,天时地利人和,这会儿不抱大腿什么时候抱呢。
  “啊,这个事儿,只要你在开封呆满一年就好了。”展昭爽朗一笑,本来他还有些疑惑,可转念一想就算杨迟章有户籍,说不定还是唐朝的呢。
  咦?这么容易?杨迟章一愣,突然想起还是大学生的他有一天在网上看到一个标题:《中国新人注册送菜金的网址户籍宽松:宋代居留一年能拿京城户口》。万万没想到,居然是真的!
  原以为最难搞定的黑户问题居然就这么解决了,杨迟章也松了口气。友好的和展昭白玉堂告别之后,杨迟章一个人思考起以后的道路。
  他是从战场上穿越过来的,身上除了把青玉流,连个装饰的玉佩也没有,总不能把青玉流给当了吧,杨迟章恨不得仰天长叹,真真是一文钱难倒英雄汉!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