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人花志(新人注册送菜金的网址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骨火 - 福书网|www.billions-and-billions.com -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8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8-08-08 10:32:38  作者:骨火

 《食人花志》作者:骨火

 
文案
 
非典型仙侠灵异文。视角会在攻受之间变换。
本文原名《食人志怪》
相传在千里之外的鸢首村,有一株通灵性的食人花。
它的第一份食物是猫,于是在平日里它会变成猫的模样视察结界。
但无论长相多么可爱,都无法掩盖它凶狠的本质。
每年鸢首村举行祭祀大典,村民将新鲜死尸送到它的面前,算作供奉它的祭品。
如此一来它就会履行承诺,保佑整个村子来年风调雨顺。
 
某天,高等虎族妖谢升闯入了它的结界。
谢升:我一碰你,你就合上嘴巴不松口,这是为什么?
食人花:这是我们食人花一族消解食物的方式。
谢升:你的模样和我的原形相差无几。
食人花:嗯……
谢升:还一直含着我的手指……我、我会想歪的。
食人花:?????
 
ps:
1、HE。一周五至六更。
2、作者微博:小火熬制大骨汤
3、受没有真的吃人!(。)
 
内容标签: 幻想空间 灵异神怪 仙侠修真 东方玄幻 
 
搜索关键字:主角:谢升,鸢室仁 ┃ 配角:咏川,谢楠 ┃ 其它:食人花的春天
 
 
 
第1章 第一章
相传,在千百里之外的丘陵地,有座蓊蓊郁郁的鸢首山,鸢首山上有个鸢首村,鸢首村后头有株鸢首花。
 
鸢首花汲日月辉光,通灵性,时常行踪诡谲,见首不见尾。
 
有人好奇:既然是朵花,就应该扎根在泥土中随雨露日光生长,怎么会不知行踪呢?
 
据村中人透露,这株花可不是一株普普通通供人赏玩的俗物。
它是株本性凶狠的食人花。
 
此时在鸢首山腰的小路上,有位头戴棕竹斗笠的男子。他姓谢名升,乃是天砚山上一只拥有千年修为的虎妖。此番化为人形前来,就是为了调查清楚鸢首山的异状。
谢升将额头向下微倾,上半边脸便隐没在圆檐之内。带路的村民看不清来人模样,只当他是位真人不露相的云游道士。
 
村民的眼睛忍不住向后瞟,他暗自猜测:从下颌骨勾勒出的俊俏轮廓来看,这云游道士应当也是个仪表不凡的人物。
 
“道长请看,此处有两条路。”面前的山路走到尽头,村民指着小路的两条分岔口,“一条通往鸢首村,一条通往鸢首花栖居之地,您准备走哪一条?”
 
两棵枝叶繁茂的巨树突兀地耸立于山间,而通往鸢首花的小路穿过两棵参天古树后消失在视线中。它们将阳光悉数遮蔽在山腰外,阴凉的风将树叶吹得窣窣打颤。
 
树影翳翳,云烟渺然。
 
谢升踏在脚底的绿草丛上,看着面前的花叶纵横交错,俨然长成了一座牢固的高墙。他竟发现这些肆无忌惮的小树枝没有别的来处,全是由两棵古树抽枝发芽而成。
 
谢升伸手戳了戳这堵花叶墙,不由得心生疑惑:“平日里你们怎么过去?”
 
“平日里我们不过去,里面的鸢首花也不出来,每年只有那一天——”村民向悠远的碧空望去,回忆道,“只有那一天,鸢首花将这两棵大树连根拔起,结界消除,村中祭司带领我们敲锣打鼓来到此处。将人牲丢入后,这堵绿墙便訇然复现,坚如磐石,再无人可入内。说起来,道长来得真是时候,今年的鸢首祭祀日马上就要到了。”
 
“鸢首祭祀日……”谢升蹙眉:“敲锣打鼓?”
 
“没错。”村民笑眯眯地颔首,“等鸢首花食用完人牲,它便会向天施法,保佑村子来年天降祚福、五谷丰登,所以我们才敲锣打鼓为此庆祝。”
 
用活人性命换取收成和财运,实在是残忍罪恶,哪里值得敲锣打鼓奔走欢呼呢。
更何况这妖花未必能带来风调雨顺的祥兆。按照谢升多年行侠仗义的经验,妖花极有可能诱骗了鸢首村村民,驱使他们送活人给它吃。
 
想到这儿,谢升心中怒气大盛,他右足一点,腾空而起,手掌四周空气霎时蒸腾开来,一时间大风四起,呼号的狂风吹开了遮天蔽日的树叶,阳光垂直落下,映出一道白日贯虹的景象。
 
谢升掌风朝前一挥,绿油油的高墙便被劈出一条两人宽的入口,长风灌入,四周掀起一阵飞沙走石,转瞬变成了花叶海中的漩涡。
 
村民被风沙吹得蓬头垢面睁不开眼,他抱住漩涡对面的一棵桑树呻|吟:“道长!您这是要做什么?!您快下来,不要擅闯鸢首后山,否则鸢首花灵该生气了!”
 
谢升只当他被妖花迷惑:“我这就替你们除掉这株妖花,你在这里等我的好消息!”谢升收起掌风,在狂风中不忘抖抖衣袖,“大伯,莫要沉迷不悟!”
 
抱着树干瑟瑟发抖的村民一个眨眼,谢升便消失得无烟无踪,四周作乱的狂风已停,连古树墙上那个可怕的漩涡也不见了。
 
村民后怕地吞了口唾沫,在原地呆坐半响才终于回神。他踉跄爬起,拍拍站在衣摆上的泥土,边跑边喊:“不好了,大祭司!不好了!有歹人来村里迫害鸢首花了!”
 
……
 
谢升飞落在一片草海之中。
 
周遭悄然寂寂,连风声都轻得可怜。头顶天色沉静,湖面上是黯蓝的倒影。
 
这风景像极了他家脚下傍晚时分的砚山湖。周围的碧树绿草将湖泊环在中央,微波粼粼的湖面在群青簇拥中展现出了犹抱琵琶半遮面的姿态,在晚霞的映照下,显得清丽又妩媚。
 
可惜,还有稍许不同。
这个结界里的晚霞太浅了,浅得毫无半点真实感。
 
谢升沿着湖边走了半圈,倏地发觉头顶漏了一抹刺目的光线出来。他抬头一瞧,竟发现这边的天空碧蓝如洗,太阳像只破壳的蛋黄,发着金灿灿的光。
与那边的傍晚天色形成了强烈反差。
 
他心里一惊,身体一跃而起,踏着枝头向湖外飞去,阴翳的树林越来越亮,晚霞顷刻间转为朝阳。
 
谢升停在一棵苦槠树的树顶,俯瞰空旷无人的结界。
他终于发现,原来此处时空错位,清晨傍晚各占一半林地,湖泊最中央便是一条分界线,与四周景致共同组成一副简易的阴阳八卦图阵。
 
就在这时,他脚下的苦槠树突然传来一阵轻微的摇晃感。
 
他向脚边看去,不知什么时候有只黄猫跳到了树顶,蜷缩起背脊坐在一旁。它神色慵懒,眼睛惬意地眯成两条缝,爪子团成球缩进前胸。
 
看起来像是快要睡着了。在旁人眼中,它对人完全无法构成威胁。
 
但作为法力强大的虎族大妖,谢升一眼就瞧出了异样。他警惕地皱起眉头,挺直腰板,用虎族用来查探真身的法术将这只猫窥看了个遍。
 
“你就是那株吃人的妖花?”
谢升看出他的真身是株花草。
 
“黄猫”没有说话,它转了转耳朵,睁开慵懒的双眼,眼瞳在阳光下挤成一条竖线。
 
谢升蹲下身来伸手碰它:“既然你这株妖花能变猫,就说明已经修成了人形,为何不以人形现身。要变也该学习鬼界通灵,变成一只黑猫,黄猫看上去憨厚可爱,毫无震慑力。”
 
刚被碰到细长的眉毛,这黄猫便迅速张开嘴巴咬住谢升的手指,力道极大,咬住后便不松口了,长着胡须的两腮扑扑鼓了出来。
 
谢升本来准备使法术抽出手指,谁知黄猫咬他竟未用上牙齿,而是像叼木棍一样含在嘴里。谢升索性就放在它口中没有拔出,等待它下一步如何动作。
 
“我不用人形示人,是因为他们会笑话我变成人的样子。”
 
谢升听见一好听的少年声音时愣了愣,这才反应过来是这只猫在说话。
它没有开口,仍然咬住了谢升的手指。看来用了腹语传音。
 
笑话你是因为太丑了吗?
谢升没有将这句话问出口。
 
黄猫道:“我闻到了妖的气味。你也是妖,却为何叫我妖花?
 
谢升冷哼一声:“我们天砚山虎族从降生那一刻起便立下行侠仗义的承诺,时至今日,就连各大修仙门派都要对我们礼让三分。难道你从没听过我们谢氏虎……”
 
“族”字还没来得及说完,黄猫少年便问:“什么是虎族?”
 
谢升行走各仙门鬼岛从没受到过这样的轻视,当今天下谁没听说过天砚山虎族的鼎鼎大名,谁曾想这小妖竟然连虎族是什么都不清楚。
 
黄猫的圆眼珠清澈明亮,倒也不像骗人。谢升忍着不满为它解释:“便是老虎一族。”
 
“那老虎又是何物?”
 
“你……”
这次谢升不想解释了。
他决定变回原形真身,让这株孤陋寡闻的妖花见见世面。
顷刻间,谢升周身金光四溢,一只威风凛凛的吊睛白额虎就这么悬浮于苦槠树顶的枝叶上。他露出四颗锋利粗壮的虎齿,故作凶狠地对黄猫咧嘴呵了口气,抬起爪子一把朝黄猫头顶拍去。
 
谢升脖子上一圈雪白鬃毛是他尊贵身份的象征。他的体格比一般老虎要大上一倍,更别提与一只瘦小的黄猫相比。
 
这便是谢升的原身。
 
黄猫那张玲珑小口已经咬不住谢升巨大的虎爪,它被虎爪打了一记有些恼怒,鼓着腮帮子说:“不就是变大吗?我也会。”
 
说完,它便发起狠来,模仿谢升的体格变大了数十倍。等到与谢升一般高大时,突然低下头,张口咬住了谢升的手掌。
 
又不松口了。
 
谢升见黄猫变大后还专门学他在身上涂上了黑白相间的虎纹,不禁笑了起来:“你一直含着我的手做什么?”
 
黄猫继续用腹语传音:“你说我是吃人的妖花,就应该知道食人花如何消解食物。食人花不会咀嚼咬合,只会将人|肉含在嘴里,慢慢汲取养分。”
 
谢升丝毫不信自己强大的妖力能被它吞噬,他带上了些玩味的语气:“你知道吗,现在你与我虎族的姑娘一般模样,还这么不知羞耻地吮着我的手。就不怕我心生歹意?”
 
黄猫听得不明所以,但从那句“不知羞耻”来看,言辞中必有羞辱之意。黄猫忽然失去了与他继续交谈的兴致。它松开口,瞬间缩小至原状,背后放出一缕袅袅白烟。
 
是遁形术!
 
谢升立即伸手向前捞拽,白烟中却空无一物,黄猫果然已经消失不见。谢升俯身向树下一探,十丈之外的地方不知何时来了一位面容俊秀的少年,那少年全身未着寸缕,大摇大摆地在草丛中穿梭自如,铺满象牙光泽的后背吸引住了谢升的全部目光。
 
腰背以下的部位在绿草如茵中若隐若现,谢升不过多看了几眼,就被一道强大的外力击晕了。
 
当谢升从鸢首村中醒来,慢慢回忆起之前一猫一虎的对话。他终于明白为什么黄猫会对他说,别人总是笑话他变成人的样子。
 
大概是因为,黄猫不知道变成人形时需要穿衣服。
 
作者有话要说:
这章是几天前写的,先放出来给大家看看qwq
周三正式开文!
 
 
 
 
 
第2章 第二章
“各位父老乡亲,你们看!就是这个歹人!”
 
先前为谢升带路的村民大哥站在鸢首庙前,指着被五花大绑在祭台上的谢升愤愤不平道:“这个歹人要迫害我们的鸢首神花,擅闯村中禁地,我们应该如何处决他?”
 
处决……
 
谢升从晕厥中迷迷糊糊醒来后,最先听到的是两个奇怪的字眼。他眯眼空思考了好一会儿,忽觉手脚麻痹想翻个身。
 
等等——为什么他现在动弹不得?
 
谢升低头一看,原来此时他身上绕着数圈紧实的麻绳,连双手都被绑成了两朵麻花,全身上下仅剩脖子能勉强转动。
 
这座屋子与普通居宅不同,摆设尽是些香桌香案、神龛祭品,可见也不是用来居住的屋子,倒像是祭堂。
 
而他用虎毛变出来的斗笠高高悬挂在房梁上,随穿堂风来回摇摆。晃晃悠悠的斗笠正下方站着一群穿着粗旷的男人,尽管还没理解他们口中叫嚷出于何因,但谢升能从语气听出来,一定是发生了一些让他们群情激愤的大事。
 
“我们必须铲除歹人!铲除妖孽!”
“保村卫山是我们的职责所在,绝不能让歹恶之徒破坏村子的宁静。”
 
“父老乡亲们,我们不可姑息外人在我们村中为非作歹。否则我们还有何颜面去见黄泉之下的列祖列宗?”
“是呀!别说祖宗了,就连刚刚死去的爷爷奶奶我都不敢见。”
 
看来全天下的大人们教训年轻人都是同一种方法。在天砚山,每当谢升犯错,他父亲教育他从来都会用这样一个类似的借口——愧对猫族虎宗、玉皇佛祖。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