秃头之后,我在前男友面前变强了(近代现代)——鱼片面包 - 福书网|www.billions-and-billions.com -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8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8-08-08 10:38:42  作者:鱼片面包

 《秃头之后,我在前男友面前变强了》作者:鱼片面包

 
文案
 
从前有个秃子,被渣了。
还好炮友不离不弃。
差不多是真爱了。
只可惜一朝被人渣,十年怕人渣
年下攻x绝症秃头受
正文BE番外HE。
受菊不洁。
 
内容标签: 都市情缘 虐恋情深 破镜重圆 
 
搜索关键字:主角:吴缘,闻秋棋 ┃ 配角: ┃ 其它:
 
 
 
第1章 一
01
我普一睁眼就看见昨天晚上看对眼准备来一场生命大和谐的同志看着我,我尴尬的挪了挪屁股。
 
“早,早啊兄弟…”
 
大兄弟咧嘴一笑:“还没开艹对方就能吐血两升经历还是头一回呢。”
 
我尴尬的笑了笑,妄图回避掉这个糟糕的事实,我眼角拧巴拧巴终于挤出点眼泪了,“其实我快死了…所以死之前我想再、再…”我一抬眼看那大兄弟依旧是那张皮笑肉不笑的样子就差给他跪下了。
 
“你知道你浪费了我多久吗?”
 
我心头一跳,圈子里本来0多1少,长的好看还是1的大兄弟肯定非常吃得开,瞎了眼看上我想吃点清粥小菜,结果被吐了一身血,怕不是这辈子的阴影了。
 
我的胃和我的神经一起拧巴了起来,我哆哆嗦嗦地开口:“大、大兄弟…我可以给你赔钱…”
 
大兄弟不乐意了,他一张霸道总裁的模样,用鼻孔哼了一声:“你看我像是缺钱的样子吗?”
 
我觉得我冷汗都下来了,也不知道是吓的还是疼得,只觉得一阵恍惚之后,我放松了。
 
02
 
我这是第二次看到大兄弟的脸,大兄弟咬牙切齿。
 
我脖子一横,“来吧大兄弟,要杀要剐随你!”
 
大兄弟看傻子一样看着我,憋了半天,笑出了声,哇,那一笑宛如百花齐放,让人垂涎三尺。
 
“我不要你的命,况且你也不是活不了几天。”
 
大兄弟露出了一口白牙:“你不是也想爽吗?你死之前,给我艹怎么样?”
 
死前还能捞到个优质床伴,我一拍大腿,生怕对方后悔就同意了。
 
大兄弟说:“我叫闻秋棋。”
 
03
 
躺了没几天,我就出院了,反正晚期也没得救了,只想着自己这么多天没去上工,怕是早就被叶老板那孙子开了,心头一琢磨,可劲浪吧。
 
我已经脑补出大兄弟一脸如花似玉地躺在床上冲我升鸟的样子了。
 
不过去见大兄弟之前,在医院门口见到了刚刚脑补出要来开我的叶老板正好和他的心尖宝也在出来。
 
心尖宝方塘带着口罩,还有点咳嗽,可能是患了感冒,毕竟最近冷热交替,实在是很容易患病的,我表示理解的准备和他们擦身而去。
 
就听叶老板说:“跟踪都跟到医院了吗?真是恶心。”
 
我觉得听这话我可以立刻呕三升血给他,然后喷他满脸,告诉他劳资牛逼是来看医生的。
 
可是我不敢,毕竟一看到他那张脸我就怂了,谁让我喜欢他,情不知所起,可是就跟个金刚钻一样突突突突突钻心的疼。
 
唉,我又看了一眼叶老板的脸,嘤嘤嘤,是我喜欢的款。
 
就算是嫌弃人也好几把好看。
 
“我没有跟踪你。”我叹了口气,回答了一声叶老板。
 
叶老板显然不信,他那张仿佛随时能吐出点胃酸的脸让人无言以对,方糖大宝贝咳了咳,扯了扯他的衣服,这才让叶老板满满的恶意缩回去了一点。
 
明明四周没有人,我却好像能感受到什么嘲讽和议论的声音和视线。我脑子里一瞬间闪过了大兄弟的脸:“叶老板,我已经有在交往的人了,不会来缠着你了。”
 
叶老板捏住了我的领子,“欲情故纵?”
 
叶老板的呼吸喷洒在我的脸上,我突然淡定了起来,我仿佛透过了叶老板的脸看到了那茫茫宇宙,我甚至能看见有个人在和时间奔跑大喊着:“Come baby——”
 
我看着叶老板的脸放大放大再放大,每个毛孔都看的清清楚楚的感觉,一拳打了过去。
 
叶老板猝不及防,但是他恼怒的眼睛里出现了震惊。
 
方糖大宝贝也惊讶的指着我的脸,我一抹鼻子,嚯,这么多血,能养起来多少蚊子。
 
我再也不去看叶老板,用另一只干净的手摸了摸头,薅下来一大把头发,我摸了模头顶,有些心痛的想着,自己也许已经到了秃顶的年纪了。
 
在回想叶老板挨得那一拳,只觉得自己秃了也变强了,值啊。
 
03
 
脱发其实是早就有的,但是这么大一把的脱,我也是头一次见,以前医生对我说只是我心理压力太大,现在我估摸着是世界神听到了我变强的愿望而收走的代价。
 
我和叶老板其实并没有什么太大的故事,大概就是我单相思他,觉得叶老板也对我有意思的时候,戒酒献身结果被说成了勾引人的恶心基佬而已。
 
叶老板艹我的时候很用力,把我踹下床的时候更是不遗余力。
 
叶老板恶心我的样子我大概一生忘不了,可是这样的眼神太熟悉了,以至于我想不起了当初是什么感受,只觉得这件事之后公司里任何客户都要明嘲暗讽我是一个□□。
 
只可惜在享受了这么多糟糕的记忆之后我却不能一走了之逃到天涯海角,因为大概是那个时候查出了胃癌。
 
我数了数自己这些年来的存款,发现自己根本连点药都开不起,等终于凑齐了化疗的钱,拖到现在,医生宛若便秘的脸告诉我大概只能等死了。
 
其实我走投无路的时候也曾跟叶老板借过钱。
 
他恶心地看着我,然后把我按在厕所,狠狠地艹了一顿,然后把支票丢了下来,看着我捡起支票的时候,还不忘嘲讽我一句:“果然是为了钱。”
 
是啊,为了活。
 
只可惜这笔卖身钱到底还是没能用上,因为那时候,医生已经下了通牒,化疗很疼,治愈的可能性也不大。
 
后来叶老板和他心目中的白月光在一起了,方糖是个画家,这种学艺术的人自然不能和我们这样的大老粗比,但是人啊,不蒸馒头争口气。
我这么英俊潇洒,自然不能瘦的形销骨立,至少死之前也是要帅成狗。
 
作死的结果就是真的快死了。
 
我面临人生走马灯的时候,大兄弟从天而降,说要和我来一炮。
 
然后笑着吐了他一身血。
 
04
大兄弟在骂人的时候也很适合我的胃口,身为一个炮友,他居然来医院门口接我,要不是我真的知道自己几斤几两,或许马上又要拜倒在大兄弟的西装裤下面了。
 
大兄弟的车停在了我面前,我听到叶老板在后面喊着:“吴缘,你好样的。”
 
恍惚间,我好像发现很久没有听到过自己个的名字了,我回头看着被方糖大宝贝拉着的男人正在咬牙切齿的瞪着我。
 
“叶老板,我真的我不会再纠缠你了——”
 
我的领子又被扯住了,我顺势把手上脏兮兮的血迹抹到了叶老板昂贵的袖子上。
 
谁知道大兄弟直接下车推开了叶老板,把我从叶老板的手下救了下来,大兄弟霸气侧漏地说:“请问你要对我的男朋友做什么?”
 
叶老板似乎怎么也想不到自己会得到这样一个答案,他死死的盯着我仿佛要盯出花来,“你很好,你很好,你好极了。”
 
大兄弟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一块湿巾就开始给我擦脸,漫不经心地回答叶老板:“我男朋友的好我当然知道。”
 
那宠溺的眼神看掉了我一身鸡皮疙瘩。
 
我看着那湿巾上越来越红,只觉得自己出血量这么大还敢出去走来走去,也是个勇士。
 
大兄弟给我擦干净以后才慢悠悠的看着叶老板,旁边的方糖:“请您管好您的男友,不要让他对着我男朋友乱咬可以吗?”
 
叶老板大概这才想起来方糖还在,但是令我震惊的是,方糖大宝贝不但没有生气,还是依然一副高冷的艺术家模样,微笑着点了点头,然后牵着叶老板走了。
 
我暗自感叹,果然是大宝贝,光是不会恼羞成怒破坏形象这一点我是万万赶不上的。
 
05
 
闹剧结束了,大兄弟拉我上了他的车,那悠扬的引擎声音。我很喜欢大兄弟的品味,没有闻着难受的香水味,车里也是干干净净的样子,没有太多的挂件摆饰。
 
“他是谁?”大兄弟问。
 
大兄弟给我扣上了安全带,也贴心的控制了窗户的大小,我看着窗外一闪而过的景色有些心不在焉的说:“我前男友。”
 
大兄弟似乎早已经预料到这个结果,也没有说话,不过我叹了口气:“可能连前男友都不算,嗯,具体来说只能算是技术并不好的炮友?”
 
大兄弟拐了个弯,“他刚刚看你就像看个出轨的对象。”
 
我哈哈大笑了起来,笑到眼泪都出来了。
 
“我说了什么很好笑的事吗?”
 
我擦掉眼角的眼泪,还没缓神:“他永远不可能喜欢我的。”
 
“这么自信?”
 
“是啊,就是这么自信。”
 
06
 
我一直没有问大兄弟要带我去哪,所以他停车的时候我顺势也下了车,看到个公交站台打算去看看,却发现大兄弟抓住了我的手,我有些纳闷的看着他,难不成他想这个饭点和我来一炮?
 
大兄弟靠近了我,拽着我就进了一家餐馆,高档气息扑面而来,我看了看我这身卫衣配运动裤,实在是不大好意思进去。
 
大兄弟却从善如流的坐下,服务员递上了一本菜单,上头是我一堆不认识的字符,大兄弟摇了摇头还掉了菜单,然后说了一堆我听不懂的菜名。
 
结果上菜的时候,居然都是中餐,感情这么多菜起个洋文名字是隔应我。
 
“你胃不好,这里的药膳适合你。”
 
菜弥漫着浓郁的药香,饥肠辘辘的我早就不住的咽口水,老实说胃不好以后我好像也没多吃过多少好的。
 
身体好好的时候,没钱吃。
 
身体垮掉了以后,没胃口。
 
我大概是很久没有这样认真的吃过饭了,酒足饭饱之后,我不由得感叹大兄弟是个好人,要是我早两年遇到他,怕不是这辈子拉着他不放手了。
 
“你现在也可以。”
 
大兄弟握着我的手说:“我又不想当你的炮友了,我做你男朋友。”
 
我突然觉得有些胃里倒腾。
 
大兄弟握着一瓶药,“你同意的话,那就请你好好活着。”
 
“你想让我活着?”
 
“嗯,我要你活着。”
 
07
 
真好啊,临死前,还能听见这样一句话。
 
这可真好。
 
 
 
 
 
 
第2章 二
08
答应了大兄弟要好好活着,所以当天晚上我就用公共电话打通了楚辞的电话,那头传来了熟悉的声音。
 
“有屁快放劳资昨晚夜班刚刚才睡着要是骚扰电话我他妈剁了你JJ——”
 
“是我。”
 
楚辞似乎愣了一下,“吴缘你个狗日的还没死?”
 
我眼睛前面一闪而过的大兄弟的脸长在了狗的脸上,疯狂的动着腰。
 
不行了,太魔性了。
 
我赶忙守住幻想:“是啊,我又不想死了。”
 
“为啥,你不是一心求死吗?化疗不做了,药不吃了,还说要互相拉黑老死不相往来了。”
 
“因为爱情。还有我还是很希望你在我坟上送束花的。”
 
楚辞大喊了一声:“不给!你这个恋爱脑傻!逼!”挂了电话。
 
我有些无奈的扣上公共电话,把钱给小卖部店里的老婆婆,这时听见了我手机响了。
 
“你真的愿意继续治吗?”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