团宠一米八(近代现代)——逢霜见华 - 福书网|www.billions-and-billions.com -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8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8-08-08 10:41:43  作者:逢霜见华

 《团宠一米八》作者:逢霜见华

 
文案
 
说起贺哥成名史,唯有一次极其脸酸。
  某次他和梁风策打赌作文主旨。赌输后贺哥愿赌服输,强忍求生欲在作文中写道:
  当那位老太摔倒在地上的那一刻,我受到良知与理性的双重折磨。煎熬中,大地之神出现了,他举起金银铜三位老太,问我:诚挚的年轻人啊,你掉的是这位金老太,还是……
  
  结果他被语文老师罚在全班朗诵。再后来,全校都对他的才华有所耳闻。
  贺庭竹感觉,遇上了梁风策之后,英明毁于一旦不说,还要学会时常保持微笑:)
 
【推文:好基友即将开的古耽仙侠《仙尊》,作者:瞧火大人】欢迎点击!!
【作者微博:量船载酒】
  食用说明:
  ①回忆杀有。
  ②随心所欲受x认真且怂攻,1V1年下
  ③成长型攻受,从校园步入社会。
  ④欢迎言辞适当者对文做出批评和建议,拒绝ky,拒绝扒榜。
 
内容标签: 强强 年下 情有独钟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贺庭竹 ┃ 配角:贺哥的迷妹迷弟们 ┃ 其它:成长
 
 
第1章 贺哥
  贺庭竹在高中的名校圈里名号挺响亮的。响亮到好多学生一听见他的名字,立马就能反应过来:“哎哟,那不我贺哥吗。”
  
  就算不认那名字也认那张脸。贺哥帅得不讲道理,但他和明星这个职业并没什么关系——除了有个在娱乐圈当模特的好朋友之外,是真没半点关系。
  
  那人气哪来的?
  搞事呗。
  
  如何毫不停留到处搞事?
  转学呗。
  
  对贺庭竹来说,转学是件小事。他每回一转学,人际网就能扩上一圈。后来学校转多了,认识的人也多了,大概天时地利人和吧,先行者以ID“贺哥身边的基佬”应运而生,为他开了贴吧和微博。群众吃瓜吃久了,他才慢慢为人所知。
  
  大家默认他是个不受约束、不守规矩的人,少年意气、恣意妄为。有多少少年做不到他的潇洒,就有多少少年当初狂热地追捧和钦羡过他。
  
  ——但今非昔比。说来说去,那也只是“当初”罢了。
  
  至于现在?他说要从良了。
  认识他的人都有几分不可置信。
  
  其中,老师和家长们以往都是拿他做反面教材,因此面对他如今“改邪归正”的做法,大多欣慰点头。
  唯有学生,当初有多艳羡和期待他那无所拘束的生活,现在就有多遗憾、多失望。
  
  但贺庭竹不管那些。
  他只知道今天,会是他最后一次转学。
  
  同是洛安城,金湖区和燕池区的天气可不大相同。若是能把这两个区直接拼在一起,那就是一边晴一边雨,对比能更鲜明。
  贺庭竹早上从燕池出发,一路又是风又是雨的,结果几十分钟之后在金湖下了车,刚打开车门就被灿烂的阳光晃花了眼睛。
  
  他坐车里,膝盖抵住车门,半眯着眼睛看天,“天气还真不错啊……诶,姐你说,这是不是个好兆头?”
  
  驾驶座的车门砰的一声被关掉,贺新凉走来,揉了两把他头发,“兆什么兆,话多。起来,走了。”
  
  贺庭竹应一声,起身乖乖跟着走。但脚还没迈开,就见迎面而来八.九个学生。他们手指夹着烟头吞云吐雾,敞着一身深蓝色校服,穿着细腿校裤,脚踝露出霹雳无敌炫酷的纹身。
  
  两波人相向而行,贺庭竹走外侧,不经意和别人撞了一下,就抬头瞥了一眼。然而和他对视的那男生,把烟嘴往唇边送的动作一停,眉头一皱,拽了旁边人一把,站停他背后指着他说话。
  
  贺庭竹莫名其妙,回头看,觉得他们神情蛮奇怪的。也听得到模糊的议论声,什么“念叨”什么“笑”,他听不懂,索性也懒得听,便扭头一边走一边问贺新凉:“姐,你看他们哪个学校的?”
  
  贺新凉把墨镜一取挂在衣领上,露出一双极冷也极艳的丹凤眼来。她抬眼一瞥,“渊才高中,离这里很近。不怎样。”垂眸看一眼贺庭竹,冷声道:“你可别和他们一起混。”
  
  贺庭竹眉毛一挑,却是乖乖道:“行,知道了。”
  
  他们这次是去洛安九中。重高,名校。贺庭竹频繁的转学经历让校方心生警惕,贺姐姐被人拒绝了三次,才勉强塞钱把贺庭竹送了进来。
  
  贺庭竹当然知道为什么会被拒绝。这就涉及到他高中生涯的绝对污点之一——不断因为缺勤被劝退。
  
  当然一两次还说得过去,可多了就说不清了。现在贺庭竹就是这么个情况,信誉度都已低到谷底,校方不信任也实在是人之常情。
  但是,什么学生能“坏”到这种地步?校长也想见见他。
  
  于是姐弟俩一边闲聊一边走到校长办公室,贺姐姐敲门,推门进去。内里正对门坐着一个头顶锃亮的老叔叔,没穿西装没蹬皮鞋。
  
  贺庭竹心想:着装蛮随意的嘛,人应该挺随和。
  
  校长的确笑得很和蔼,起身相迎:“是贺同学吧?”
  贺庭竹:“啊,对,是我。”
  
  “听说,之前你在市一中上学?感觉怎么样?”
  贺庭竹:“感觉?没感觉吧……缺勤太多被劝退了,还没来得及感受。”
  
  “哦——那你为什么缺勤?”
  贺庭竹:“去I国旅游了。”
  
  校长没想到得到这个回答:“去I国旅游?旅游?”
  贺庭竹神情愧疚:“对。然后忘了时间,请假时间过了算旷课,就这么被劝退的。”
  
  校长:“……”转头和贺新凉说:“作为监护人,我认为你应该加强一下监管力度。”
  贺新凉拨了一下墨镜:“我带他去的。”
  
  校长:“……贺小姐,学生的本职工作应该是学习,我想你应该知道?”
  贺新凉:“我给他请的私教可不是白请的。您既然看过他的资料,就应当知道他多优秀。”
  贺庭竹:“嗯,我姐说的对。”
  
  校长:……
  
  校长也没话说了。或者说贺庭竹实在不是个让老师喜欢的学生,贺姐姐也实在不是个让老师喜欢的家长。但这学生收都收了,总不能退货吧?便大手一挥,开门谢客,贺庭竹被分到了高三19班。
  
  贺新凉站在了19班门口,“不要人接吧?”
  
  贺庭竹耸肩:“姐,你怕不是吃了假药?你不来接我我要怎么回去。金湖燕池三四十分钟的车程啊,换成公交车得一个多钟头吧。”
  
  贺新凉:“嗯……”
  
  贺庭竹:“而且好像还有晚自习,十点多才下课。再说了,我这么一花季美少男行走在大马路上,你能放心?”
  
  贺新凉看了他一眼又一眼,可能心里真有点不放心,但同时又觉得麻烦。“那我回去找校长给你挑个寝室?”
  
  贺庭竹:“我东西呢?没褥子我睡木板吗?亲姐啊。”
  
  贺新凉只有叹气的份了。“那晚上让胡叔来接你,我有事。”
  
  贺庭竹说:“行啊。”想了想,又说,“申请住校也行,我还没试过,你去跟老师说吧,然后我让胡叔叔帮我买东西。”
  
  贺新凉点点头。
  
  贺庭竹板着脸:“还有!你身体上要还有什么事的话,千万千万要和我打电话!”
  
  贺新凉失笑,又点点头。
  
  贺庭竹仔细着她的脸色,略放松了神色:“这就对了,乖乖的嘛。”
  
  这时下课铃声响了,19班里走出一位墨绿格子衫的老师,对他们笑着:“你好,贺同学吧?”
  贺庭竹对他第一印象不错,也笑道:“老师好。”
  
  刚一下课,走廊就开始喧哗起来。19班窗子探出一大堆脑袋,其他班走出来上厕所的同学,也都忍不住多打量上几眼。
  班主任杨春深引着他俩朝办公室走。而19班窗户里边,男女生都在惊叹于他俩略苏的颜值。
  
  “卧槽卧槽!!好帅!”
  “那女的也好漂亮!冷艳!御姐!身材也特别好……完了完了,我可能要弯了QWQ”
  
  “啊啊啊是贺哥啊!是不是贺哥?”
  “贺哥?贺哥谁啊?”
  “你忘了?就那个我上次给你看的视频,哪个学校校庆吗还是唱歌比赛,边弹钢琴边唱《存在》的那个啊!”
  “他啊!卧槽,帅!!”
  
  “我二叔教市一中的。上次说班里来了一男生,就叫贺庭竹!没规矩,不上课,让我别学他!嘿,叼啊我贺哥,有性格!想不去就不去,羡慕!”这人说着,碰了碰邻座的手臂:“诶,东流,你说是吧?”
  
  神情冷淡的男生头也不抬一下:“我不关心这个。”
  
  他的话很快淹没在一堆人的热情中。
  “东流忙着学习呢,你别打扰人家了。诶诶,我还听说他身手六的一匹啊,群架干翻一个团,真的假的?”
  
  “我也听说了!我还听说里头还有个人被他打哭了?好像是某学校的校霸吧?就是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一黑皮插嘴:“呸,他?那小胳膊小腿的,还打人呢,不被人打就算好的了!”
  
  “哈哈,荣耀你是不是嫉妒人家比你白啊?”
  “还比你帅,哈哈哈哈哈!”
  
  王荣耀抄着手,下撇着嘴角:“呸呸呸!我的颜值怎么说都比他能扛!你们才是嫉妒我的帅气好吧!!”
  
  角落传来微弱的声音:“诶不对啊,你们哪儿听的谣言…我知道的版本,明明是他一边揍人一边哭……”
  安静了一瞬。
  
  随后有人笑骂道:“什么玩意?还有揍人能把自己揍哭的?”
  
  “就是啊,而且你看他也不是个会哭的样……”
  
  那个声音接着说,“有个贴吧,贺哥今天转学了吧。吧主说的,那个ID贺哥身边的基佬……”
  
  “什么乱七八糟的名字,gay里gay气的哈哈哈!”
  “不是编的吧?”
  
  角落里那个头发乱糟糟的男生憋红了脸,最后可怜巴巴挤出一句:“别不信啊,都真的……”
  “等放学我去查,嗯,还有点意思~”
  
  “这个吧我也有听说,连微博都有。听说吧主本来想取‘贺哥今天转学了吗’吧,想想觉得别扭,就把吗给删了。”
  
  “贺哥身边的基佬到底谁啊,真认识贺哥啊?”
  “指不定啊~”
  
  津津乐道间,那边杨春深已经把姐弟俩又带了过来,“那行,宿舍的事我会安排。就是学校没有单人寝,只有四人。我们班有两个寝室空了个床位,你随便挑一个行吧?”
  
  贺庭竹琢磨了会儿,说:“我也不特别挑,不臭就行。”
  
  杨春深笑了:“男寝有点味道很正常的,多住两天就习惯了。”
  贺新凉插了句嘴:“男人有个男人样,别老嫌弃这嫌弃那的。”
  
  贺庭竹侧脸看了姐姐一眼,颇为自得:“你弟弟有这张脸,嫌弃什么不行?”
  脸能当饭吃?贺新凉避开他的视线,笑了一下:“傻逼玩意。”
  
  贺庭竹一笑了之,扭头和杨春深说:“那寝室就随便吧,麻烦老师您了。”
  
  “小事。”
  
  杨春深踏进教室,之前挤在窗口的脑袋齐刷刷地扭过来,眼神好奇又期待。杨春深把贺庭竹领到讲台上:“来了新同学啊,认识一下。贺庭竹贺同学,大家好好相处,互帮互助。”
  
  底下配合地给予掌声。
  
  “真的好帅唉……我的天……”
  “我差点以为这是偶像剧现场你知道吗??”
  “老羊,说实在的,我觉得我可能拉低了我们班平均颜值……”
  
  王荣耀听了,忍不住插嘴:“你终于意识到了?唉,艰难啊艰难……而且就算没有他,以我的颜值也能把你拉上来的!哈哈哈。”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