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8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8-08-08 10:46:07  作者:加点醋

 《掰头》作者:加点醋

 
文案
 
佛系青年厌世攻,爱出风头公举受。1v1,he
 
方义卓爱出风头,有一丢丢虚荣心。在新班遇到了方浥拙,名字读音一样就算了,对方还高大帅气成绩好,他心里很不是滋味,处处挑衅他,偏偏对方是个佛系青年,惹他也不怒。一生怒火无处使,真的是气煞人也
 
内容标签: 欢喜冤家 相爱相杀 校园 
 
搜索关键字:主角:方义卓,方浥拙 ┃ 配角:白野,余培,刘牧浩 ┃ 其它:
 
 
第1章 创造零号一号
初入高中,一切都非常陌生新鲜,如刚来新世界的婴儿般对新环境充满未知的好奇。方义卓只认识一个初中老哥们白野,好在他自来熟,很快和周围达成了一片,打得火热。
 
班主任喜气洋洋地走进教室让大家安静,简单说了几句后让大家从第一排开始进行自我介绍。轮到方义卓的时候,他也不扭捏,大摇大摆地走上去说道:“大家伙,我叫方义卓,义气的义,卓越的卓,大吉大利今晚吃鸡哈。”
 
同学们陆陆续续上去介绍自己的名字,自我介绍这种事真的太好玩了,你可以见识到好多种奇奇怪怪的名字,比如说有一个叫余培的竟然是个女生,生命中一定会遇到一个叫婷婷的女孩子出现了,男生各种什么浩,什么豪,还有叫马云,朱丽叶的……
 
最后一位同学在大家满怀期待地注视下慢吞吞地走上去了,还有女生在窃窃私语着,发着好帅好帅的感叹。他吸了口气直直地看向教室后墙,缓缓说道:“我叫方浥拙。渭城朝雨浥轻尘的浥,守拙归园田的拙。”说完穿过寂静的空气回到自己座位。
 
空气凝固几秒后立马沸腾。
 
【我去,什么情况,他也叫方yizhuo,我们班有两个方yizhuo】
【不是,他刚刚是不是念了两句诗啊,苟什么来着】
【喂喂喂,年轻人不要总想搞个大新闻,人家老兄说的是渭城朝雨浥轻尘。】
【小学学过的哎,后面那句是啥来着,我刚真懵了,就觉得好有文化好有文化啊】
【这两个yizhuo干脆拼一桌算了】
【红红火火恍恍惚惚侯厚华】
 
白野听他们的讨论也乐得不行,搭着方义卓的肩膀说道:“阿卓,以后我介绍自己就说白是一行白鹭上青天,野是是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地见牛羊。”
 
方义卓白了一眼还摇头念诗的傻货,拍掉他的爪子说道:“切,这个班就只能有一个方义卓,那就是我,以后你别叫我阿卓,叫我全名,知道了吗?”
 
同名这种事简直比撞衫还可怕,又不是叫张伟李强的,这都能撞,真是日了狗了。一个班的,以后的日子还能不能好好混了,反正方义卓看那“两句诗”同学是百般不顺,还念诗,恶心死了,比我还能装逼,能要点脸不,总之这个班只能有一个可以叫方yizhuo的,那就是——我。
 
最有趣的事情变成了最煎熬的事情,为什么好多老师第一节课都要学生自我介绍啊,又是“渭城朝雨浥轻尘,守拙归田园”,台下的方义卓跟着上面的方浥拙说着一样的台词,当然方义卓只是对着口型未出声,面部表情更加浮夸而已。
 
方义卓扶额,感叹这人太装逼了,看到他就像吃了一只苍蝇一样令人作呕,这才开学的第一天啊,真难过。
 
晚上,班长从办公室拿来一张名单张贴在墙上,上面是同学名字以及学号。名单贴好后同学们蜂拥而至过去看自己的学号,喜提13号的同学已经钻出来哀嚎了。
 
方义卓一眼就看到了零一号方浥拙,真的忍住暴走的冲动一行一行的往下来,一行一行又一行。
 
白野:“阿卓,我看到你了,你在最后一个,45号。”
 
“别叫我阿卓,我才不是最后一个,这学号我不承认。”
 
孙婷婷指着名单最后一行,笑道:“黑纸白字的,你不是45号,是几号呀?”
 
“我---------。”一时语塞的方义卓看到第一行指过去斩钉截铁地说,“我是01号前面的00号!”
 
众人哄堂大笑:“哈哈哈00号可还行。”
 
方义卓说完下意识地望向气定神闲坐着看热闹的方浥拙,傲娇得扭头回到自己座位。
 
方浥拙方一号收回视线,继续在新书上一笔一划写上自己的名字,他也没想到有生之年会跟人撞名字,有点意思。
 
 
 
 
 
 
第2章 喝水不忘搬水人
最不可避免发生的事情果然发生了。
 
数学课上,数学老师点人回答问题:“方yizhuo,你说一下这个合集是多少?”
 
数学老师抬头发现两个人站了起来,底下全是起哄的,什么情况?
 
一个同学问:“老师,我们班有两个叫方yizhuo的,你叫的是哪个啊?”
 
数学老师:“哪里啊,我怎么没发现,不是就45号同学吗?”
 
“45号同学不是45号,他是00号,01号的也叫方浥拙。”
 
好心的同学立马站出来开始不厌其烦的解释,比明星的经纪人还要当得称职,一番解释后数学老师才晓得那个三点水的字念什么,可是学号又是怎么回事,但现在不是细究的时候,课还得继续上下去,挥手压住喧嚣:“大家安静下,那么你们两个谁来回答一下?”
 
“我。”方义卓脱口而出。
 
此刻方义卓岂能退缩,尽管他刚没听清老师的问题是啥,还好在同桌白野的小声提示下回答出来了,没有丢脸。像以前,方义卓被老师提问,不会就理直气壮地喊一句“我不会”,但现在他就想跟念诗男较劲,哪一点都不能输给他。
 
过了会,数学老师又叫人起来回答问题:“这次我叫一号的方浥拙同学来回答。”
 
方浥拙停下正在稿纸上乱涂乱画肆意游走的水笔,站起来从容的回答问题:“第一小题等于三,第二小题是……”
 
“等等。”数学老师打断了他,“回答一个就好,第二小题你叫一个人起来回答吧。”
 
方浥拙没想到老师来这么一出,这么简单的问题还要叫两个人回答,纯粹浪费时间嘛,只好环视一周准备叫人。
 
教室里一个个小脑袋瓜都转后面去看向方浥拙,看看究竟是谁能成为那个幸运儿呢?
 
方浥拙:“老师,我请方义卓。”
 
【我擦嘞,什么情况,双方掰头吗,一号还挺嚣张的呀】
【哈哈这种场面实在是太精彩了,我要pick一号小哥哥】
【怎么,当我们零号哥哥没粉吗,不能忍,哥哥加油】
 
方义卓也来不及翻白眼,赶紧起来报出答案,利落地坐下来,课堂这才恢复平静。
 
真是醉了,回答个小问题搞得跟华山论剑似的,念诗男纯心要跟我杠啊,切,那得看你够不够格啊。
 
课后,灌水的灌水,上厕所的上厕所。方义卓合上书本走到最后一排的那小角落,面色不悦地盯着方浥拙。
 
方浥拙的同桌感觉气氛有些紧张,未免伤及到自己,强烈的求生欲使他说了声:“我去上厕所。”然后遛得飞快。
 
方义卓顺势坐下来。“一号同学,你课上叫我回答问题是几个意思啊,我们很熟吗?”
 
方浥拙一本正经地说道:“班级里我现在就叫得出你的名字,所以只好叫你了。”
 
“这不废话吗,我的名字你怕是到死都忘不了,不是,你同桌名字都叫不出吗,不就叫……”
 
方义卓想念出方浥拙同桌的名字,却发现自己卡壳了,灵机一动地去翻他的课本,一连翻了三四本,好家伙,扉页一个字都没写,拿到新书第一件事不就是帅气的像明星一样签上自己的大名吗?
 
场面开始变得尴尬。
 
“你等下,我去帮忙换个水。”方浥拙起身离开。
 
朱丽叶拿着陶瓷杯去接水,却发现水桶里没水了,她自知自己小胳膊小腿的,是断不能换桶新水的,而且这种事情怎么可以自己动手呢,要保持形象。不过跟男生还没怎么混熟,只好折回去。突然发现方浥拙默默无闻地从最后面走过去,撕下水桶口的一层封层,抱起来对准芯子插下去,水泡咕咚咕咚往上冒,一旁等候的她赶紧上前接水。
 
【好帅好帅,看到没,方浥拙装水的动作真帅,轻轻松松不费劲。】
【他装的水,一定特别甜,我得去尝一口】
【我也去,等等我】
 
我天,那边的花痴二人组又在犯花痴了,能不这么肤浅吗?这水还是我和几个兄弟从楼下搬来的呢,爬了五楼哎兄弟,不就换个水吗,还当是开天辟地大英雄了,懂不懂什么叫喝水不忘搬水人啊。
 
方义卓看着装逼的飘飘然走回来,觉得自己坐在这里也是自讨没趣,就回到自己的位置去了,恰好迎上拿着塑料水杯的同桌---------白野。拦着他问道:“干嘛去啊。”
 
“灌水啊,你要去吗?”
 
方义卓把人拉回去,赌气地说道:“那桶水,你不要喝。”
 
在渴死边缘的白野一个空水杯砸到他胸头,说道:“那桶水是我们辛辛苦苦搬上来的,怎么就不能喝了。”
 
“有道理哎,我也去灌水。”
 
天气炎热,耗水快,不一会仅剩的一桶水就剩下一丢丢了。
 
午后,方义卓拿着水票走到教室小角落,拍了下方浥拙,“一号同学,一起去搬水啊。”
 
方浥拙转过头拒绝:“我负责擦黑板,不用搬水,所以我就不去了。”
 
“别介啊兄弟,分那么清楚干嘛,体验下搬水的乐趣啊。”
 
“搬水有什么乐趣啊。”
 
“额,当然有乐趣了,比擦黑板有趣多了。”
 
方浥拙想了想,起身跟上搬水小队的步伐,后面的方义卓露出坏坏的笑声,到时候搬不动了可以求求大爷我哦,哈哈哈哈哈。
 
到了取水房,方义卓给搬水小队每个人一张粉红的水票,一张水票可换一桶水。每个人抱起一桶水后走上楼梯拾级而上,犹如扛着重枪的士兵。
 
方义卓扯着嗓子说:“一号,你搬不动可以停下来歇一歇,可别砸了自己的脚啊。”
 
方浥拙摇头说道:“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
 
我靠,这人是不装逼会死星人吧,搬个水还这么讲究,方义卓把水桶重心上移到肱二头肌处,加速越过了装逼星人。
 
5加仑的水,爬这么多楼,纵是孔武有力的人,手也会发酸,需要停下来缓一下。刚刚还是士兵样的几个人,现在搬水的姿势已经是怂态百千了。
 
一个同学说道:“到四楼我们歇一下,不然手要废了。”
 
其他几个人没有异议,冲上四楼把水桶放下,在空中抡了一圈快僵硬的胳膊。方义卓看了眼后面的方浥拙,看不出对方精疲力尽的模样,似乎是没有要停下的意思,于是他咬牙继续拾级而上,突然听到有人叫住了他的名字,是装逼星人。
 
方义卓皱眉问道:“怎么了?”
 
“你鞋带散了。”
 
方义卓抱住水桶也没法低头看自己的鞋子,不过鞋子确实较之前松了些许,走路使不上劲:“没事,我上去再系,一鼓作气嘛。”
 
没想到方浥拙放下水桶,两步跨上来站到方义卓面前,像交接抱娃似的把手穿过水桶的腰,把它取了下来放在阶梯上。“你说的搬水乐趣是指明天学校出现一个劲爆消息,某高一男生在搬水的时候被自己的鞋带绊倒滚下楼吗?”
 
“你还挺毒舌的,是道德的沦丧还是人性的扭曲啊,我系行了吧。”
 
方义卓理智尚存,迈出大长腿,把脚跨到上三阶,伏下身把鞋带系好。
 
方浥拙看着他系鞋带的动作说道:“你这种系鞋带的方法很容易散的。”
 
方义卓听了瞬间炸毛,收回腿,两眼眼神瞪过去:“我活了十几年还要重新学系鞋带啊?我还用你教?”
 
“我不教,我不住海边,只是随便说一句。”方浥拙转身去搬自己的水桶。
 
其他人看方浥拙开始继续搬水了,也不做诸多歇息,也扛起水桶完成最后一层。方义卓低头看了看自己的鞋带有些郁闷,他系鞋带的方法是那种最简单最慢的,就是把两根鞋带折叠然后交叉,把一个头从里面钻出来就大功告成了。他看到别人挽个手,刷的一下就把鞋带系好了,就像移花接木一样,感觉特别酷炫拉风,但是他觉得让别人教自己系鞋带挺傻逼的。
 
到教室,水桶放在饮水机旁紧挨在一起。
 
方义卓看着搬水小分队,说道:“哥几个,谁能拿到水桶头上的封口塑料,下次就可以不去搬水。”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