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狂野男友(近代现代)——无边客 - 福书网|www.billions-and-billions.com -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8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8-08-09 14:56:01  作者:无边客

 《我的狂野男友》作者:无边客

 
文案
 
【欢迎收藏作者专栏,定时产粮。】没有的章节移步微博,无边客客客。
沈玉孤身穿行在死亡沙海中,在他濒死之际,一个高大奇怪的男人把他救活。
异族强悍痴情攻X时而清冷时而温润的受
缘更
 
内容标签: 异国奇缘 情有独钟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沈玉、埃德尔 ┃ 配角: ┃ 其它:
 
 
 
第1章 埃尔斯米沙漠
chapter 1
    
    狂沙漫卷,落日余晖在辽远广阔的沙漠中拖出一道迤逦美丽弧线,蔓延至望不清的尽头。风沙弥漫中,一道人影蹒跚渐近,直至夕阳从地平线彻底消失,沙漠彻底笼罩在一片的清冷的昏暗中。
    
 光消失了,在沙漠中徒步走了两天的沈玉再坚持不住,削瘦的身躯踉跄,重心失去,一头栽进残存余温的黄沙中。
    
这里是著有死亡沙海之称的埃尔斯米沙漠,入夜后的沙漠区凄凉沉寂,沙子经过白天阳光猛烈的炽烤,烫热的温度随着夜色变浓而挥发掉,渐渐冰冷起来。
    
    他从沙土里拔出自己的脑袋,嘴巴因缺水导致脱皮溃烂,喉咙被火灼烧过一样干哑发疼,张了张嘴,发出嘶哑的声音。
    
    他已经两天没有喝水,在这片沙漠区中艰难徒步两天,一滴水都没发现,明天如果再喝不上水,他的尸体恐怕要长埋于黄沙下。
    
    而在此之前,沈玉得想办法度过又一个夜晚的到来。
    
    他躺在沙上闭眼苦笑,沙漠区昼夜温差极大,白天光照浓烈,夜里冷得覆霜,昨夜他能在沙区中存活已是一个奇迹,没有水、没有食物,他的身体机能在以很快的速度衰退,虚弱得连喘一口气都极难。
    
    他试图抬起双腿,四肢沉重无力,而那两只脚,在沙堆里走了两天,被沙子烫烂了,温度降低,他的脚疼了起来。
    
    不走了吧。 
    
    求生的欲/望逐渐熄灭,沈玉无神望着天上闪烁的星斗,就要死了,死前能看着这片星幕,似乎也挺浪漫。
    
    嘶嘶——
    
    有什么东西在腿脚爬动,凉丝丝的贴在肌肤上,像一片刀在割开他的皮肤。
    
    神志开始涣散沈玉陡然睁大双眼,不知哪里来的力气,他弯起腰身,手指准确摸到爬在腿上的东西使力一甩,不料那东西没甩开,大腿内侧隐隐一疼,他被那东西咬了。
    
    沈玉紧闭双眼,揪紧腿侧的头部,终于将那东西甩走的同时,浑身卸光力气,无力躺在沙子上。
    
    他大口喘气,猜测那东西是什么。
    
    蛇?还是爬行在沙漠里不知名但具有毒素的物种?
    
    不知是否出于心理作用,沈玉开始感到头晕目眩,耳鸣心慌。他长大嘴巴大口喘气,如同一只将死的动物苟延残喘,全身脱力。
    
    漫天星斗在他的视野中变暗,最后一口气吊在胸腔前,恍惚中有脚步声靠近。
    
    沈玉极力扭过头,苍茫夜色中,他的不远处,隐约走进一抹高大的影子,来人在他头顶前蹲下,沈玉拼命抓住他的脚,还没碰上,两眼一黑,晕死过去。
    
    影子伸手在沈玉鼻子前探息,人没死,单臂将沈玉整个人腾空扛起,挂在肩膀离去。
 
作者有话要说:
想摸个新题材练练手,背景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瞎编,大纲非常粗糙,篇幅不长,不V,更新的话,只能说尽量、尽量日更,我怕写两篇神经错乱了,把主角弄混啥的,字数不保证……
另下章有车……
 
 
 
 
 
第2章 亢奋
冰凉的水在他唇角滴落,昏迷中的沈玉不停舔着水,救命的水滑过喉管,浸润体内每一处器官。求生之欲开始沸腾,叫嚣着他快醒过来。
    
    沈玉费力睁眼,眼焦凝聚,入眼的依然是满天星幕。他身上盖有一块毛料,手指动弹了一下,噼噼啪啪,耳边响有火花溅射的声音。
    
    他侧过头,火光中,那高大的身躯背着他在弄些什么,他张嘴试图与对方交流,即便此刻大脑空白不知要说什么,但他知道自己被对方救了,他至少要向这人道谢。
    
    “谢、谢谢你。”
    
    从喉中挤出这一句话,那人听到了,站起身回头看他。
    
    沈玉这才发现对方个头很高,目测至少有一米九,而他身上怪异的服饰让沈玉停止了一瞬间的思考。
    
    入夜后的沙漠区冷得让人发抖,而眼前的人仅下身围了件皮料,脚踩草鞋?
    
    沈玉不可置信地揉上眼睛,对方走进在他面前蹲下后,他才真正看清楚这人的真面目。
    
    及至肩膀的头发令他整体看过去有种狂野之感,下巴布满胡须,双眉浓密,眼睛像深蓝色的玛瑙,看着他的眼神深邃而平静。
    
    他没开口说话,两条长臂搭在微微曲起的膝盖上,似乎对他感到疑惑?
    
    他的打扮在沈玉看来,实在太像生活在原始部落里的人了。
    
    干涩的嘴唇蠕动,沈玉还想喝水。
    
    那人又往火堆方向靠近,取了一木罐的水过来,喂在他唇边。 
    
    “你、咳咳——”
    
    沈玉被水呛了几口,这一动才发现他身上光溜溜的,他原本的衣服虽然破烂不堪,好歹能遮下重要部位。
    
    裸着就裸着吧,还活着就好。
    
    喝完水,沈玉咽了咽嗓子,开口跟这位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野人’先生道谢。 
    
‘野人’先生对他言谢的话毫无反应,继续回到火堆旁坐下。
    
    沈玉支起身子,冰冷的寒气侵袭四肢,他把落在腰部的毛料拉起来把自己裹严实,踩着发疼的脚朝‘野人’先生靠近。
    
    这一靠近他就发现,在他们前方有一道细细的银光反射,沈玉隐约猜到那是什么。
    
    他按捺着激动往银光走进,走近了一看,眼前果然是一道窄小的水泉,是水,他在沙漠里走了两天都找不到的水!
    
    沈玉拔足狂奔到水源边上,捧起水猛喝,冰凉的感觉仿佛浸入四肢百骸,他连呛几口,笑着倒在沙地上,劫后余生的喜悦。
    
    沈玉回头望着火堆的方向,对那人大吼一声,“谢谢你——”
    
    ‘野人’先生似乎抬头看了他一眼,还是没说话。
    
   被救命恩人‘冷落’,沈玉没感到丝毫气馁,兴奋占据了他的大脑,一向成熟淡然的他竟然止不住嘴角的笑,笑得腮帮酸痛,体内好似有一股熊熊烈火灼烧着他,让他亢奋异常。
    
    沈玉甩了甩处在兴奋状态的大脑,意识到自己的异样。
    
    太热了,气温骤降,他的身体却出现反常的状态。 
    
    他竭力克制亢奋的情绪,往身上泼水试图降温,把全身冲洗过一遍,那股兴奋劲与火热的感觉完全没下去,沈玉伏在水里大口呼吸,他开始流汗,抬头望向火堆,眼前有光闪过,竟然出现了幻觉。
    
    他挣扎着发出叫声,火堆旁的人注意到这边的异样,朝他靠近,试图将他拉出水里。
    
    沈玉在水中挣扎,当对方碰到他,他发出怪异的叫声,既兴奋又痛苦,甚至流露出一丝丝婉转的□□。
    
    亢奋的大脑叫嚣着:对,就是他,就是他——
    
   不等那人反应,沈玉凭着身体的直觉扑向他。对方微弓着背,很快让沈玉得逞,他赤/裸的挂在高大的身躯上,双腿紧夹住对方腰,像一头野兽,用兴奋点去磨着人。
    
    
 
作者有话要说:
完整版老地方,公开放一天,第二天删,后面可私信关键字‘狂野2’,可自动回复
 
 
 
 
 
第3章 古老
浓烈的阳光将沙漠区照得刺目耀眼,温度渐升,脚下的沙子开始一点点发热。 
    
    沈玉醒来时身下胀痛得不行,他试图动了动手脚,从腰部往下酸软的厉害,尤其是某个地方,还有异物留在里头合不拢的感觉。
    
    他缓了片刻的神,发现里头留的液体没有清理过,粘糊糊的沾在底下,沈玉很少有愤怒的情绪,此时他却气得脸色发红。 
    
    他低头细察,身体上仅围有昨天的那块布料,胸膛以下的地方布满青青紫紫的啃咬痕迹,尤其是胸前那两粒乳,肿如葡萄。
    
    沈玉以手背遮住眼睛,脑海浮现出夜里那些凌乱羞耻又放/荡的画面,垂在右侧的手紧紧抓住沙子,嘴角紧绷,咬出青色筋脉,浮于冷白的皮肤上。
  
    这都是什么跟什么?!为什么在他为了逃命误入沙漠区求生时,会遇上这样的情况?
      
    沈玉挪动臀部,忍着羞耻,将手往后谈入,紧咬牙关,一点一点抠出里面的东西。
     
    有人靠近了他,沈玉急忙松手。
    
    出现在他面前站着的,仍然是那位‘野人’先生,对方是他的救命恩人,却也是昨晚与他发生混乱关系的人。
    
    他的心很乱,面上竭力维持平静,冷冷清清地看着对方,直到‘野人’先生蹲下,弯蹲的姿势隐约露出他藏在毛料下的巨/物,沈玉难堪地别过脸。
    
    下一秒,他整个人腾空而起。
    
    ‘野人’先生的臂膀如同结实粗壮的树藤,强健有力的缠在他腿弯与腋下。
    
    沈玉忍着臀下的疼挣动双腿想把对方推开,察觉到他的意图,‘野人’先生低头看了他一眼,那双如蓝色玛瑙的眼睛仿佛给他施了魔力,他忘记动弹,就这样被他抱着在沙漠里走了很久。
    
    烈日灼人,‘野人’先生似乎已经习惯了这种恶劣的气候条件,甚至抱着沈玉这样一个正常男人在沙漠区行走半天,大气都没喘过几次,可见他耐力非凡,已经适应在这样的环境生活。 
    
    沈玉闭上眼睛问他,“你要带我去哪里。”
    
    风沙吹过,对方并未回应他。
    
    沈玉忍无可忍,他睁眼怒视‘野人’先生时,对方刚好也垂眼看着他。
    
    “%#@*……”
    
    沈玉:“……?”他听到了什么。
    
    ‘野人’先生重复了一次刚才的话,嗓音格外沉厚,如一鼓晨钟在耳边击响,沈玉怔了怔,心跳的速度好像变快了。
    
    因为他发现,‘野人’先生说的话,他连听带猜,能听明白大概的意思,更重要的是,这门语言他在学校时曾经修过。
    
    那是古老的波伊语言,而波伊文化,早在上千年前就从历史的舞台上消失了。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