扛走小兔纸,带回家!(玄幻灵异)——大魔王阿花 - 福书网|www.billions-and-billions.com -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8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8-08-09 15:05:04  作者:大魔王阿花

 

 
《扛走小兔纸,带回家!》作者:大魔王阿花
 
文案:
懵懵懂懂小兔精刚化形就被带进了老虎洞里。
大王好吃好喝款待他,就是眼神怪怪的。
夜里他想逃跑的时候已经晚了。
 
腹黑忠犬老虎攻×肤白貌美兔子受
灵异文,萌文,傻白甜文,有捉妖有抓鬼主谈恋爱,1V1,HE,温馨无虐。
 
内容标签: 灵异神怪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兔铭铭,虎奕 ┃ 配角:鼠芷,喵英 ┃ 其它:一干老虎精
 
 
    
第1章 
  这天,阳光明媚,晴空万里,反正就是个不可多得的好日子。
  黑猪山的大王虎奕出任务带回来一只兔子精的事在整个山里都传遍了。
  黑猪山的大王是只老虎精,这山到那山头,整个山里都是老虎,他抓只兔子回来干什么?
  山里的妖怪们都好奇的很,他们整日的活动就晒晒太阳,有任务的时候就出山抓些通缉的在逃妖怪,剩余的时间只能聊聊八卦啦,讨论讨论山里那只母老虎的毛色最靓丽啦,哪只公老虎捉的坏妖怪最多什么的。
  于是好几个资历老的,就暗戳戳的躲在大王洞口悄咪咪的偷看。
  要说吧,一只没成精的老虎抓到了兔子,肯定二话不说就把它吃腹入肚了,现在管妖部明令成精的妖怪不许吃同样成精的,当然,也不许吃山头外面的一种叫做“人”的两脚动物,这种东西成精和不成精的都不能吃,刚开始的时候妖怪们都肆无忌惮自由自在惯了,才不管什么规矩,结果好几个犯了禁忌的,都被管妖部的老大一巴掌拍回了原形,扔到深山老林,自生自灭去了。
  听说管妖部的老大满嘴獠牙,凶恶狰狞,那一掌拍下去,再也成不了形咯。
  后来随着时间的推移,妖怪们越发有组织有纪律,黑猪山更是一马当先,每年获得的锦旗那可得有二十多面,为整个虎族争光无限。
  那兔子精被抓来的当天晚上,整个山洞里传来此起彼伏的喘息,一个粗的,一个细的,细的那个还带着隐隐的哭腔,在静谧的山谷里久久回荡,直到后半夜才歇了声。
  躲在洞外的老妖精个个听的面红耳赤,脚步虚浮,飞快地离开了,嘴里还不停念叨着,非礼勿视,非礼勿视。
  第二天早上,老虎精中就传来了一个消息,以后他们的大王,就要娶媳妇啦!
  兔铭铭觉得自己倒霉透了,他本是一只修炼了一百年的垂耳兔,从小呆在黑猪山旁边的一个山坡上,黑猪山之所以叫黑猪山,是因为这座山曾经是老黑猪的,老黑猪凶恶残暴,吃了好多山中的妖怪,后来虎奕路过此地,有个小虎精跪下来求救,他单枪匹马的上山,赤手空拳就将老黑猪打趴下了,老黑猪由于罪孽深重,被吊在树上打了两百多天。
  虎奕在此地扎根后,又是个懒人,一直没想起来改名字。这三百多年风调雨顺,山泰民安,灵气充足,又没什么其他妖怪敢打扰,黑猪山名头越壮越大,已经成为一块招牌了。
  兔铭铭自打在小山坡里出生起,每天无忧无虑,除了吃就是睡,然后又睡又吃,就这么幸福快乐地过了一百年,一百年后,他修炼成人了。
  他一变成人,心思就活络了,每天在小山坡上溜达实在太无趣了,就想出山去城里看看,可惜城里到处都是两脚动物,太拥挤了,但事物有趣又好玩,他瞧的眼花缭乱,走的晕乎乎的,不知不觉就迷了路。
  迷路就算了,倒霉就倒霉在,还撞见了一只蛇精正在津津有味地啃食一个两脚动物,他一个妖活了一百多年,除了附近山头的几个老虎精,从来没见过其他妖怪,更不知道妖怪不能吃两脚动物。
  他以为所有妖怪都跟黑猪山的山民一样和蔼可亲,还傻乎乎的过去问路,结果那蛇精见到他两眼放光,吃完俩脚怪,要把他一并吞了。
  妖怪吃妖怪可以增加修为,吃掉像兔铭铭这种一百年的兔子,能涨自身五十年的修为!
  正常妖怪修炼成人,本身已经有自保能力了,但兔铭铭靠的是黑猪山的灵气,加上整天混吃等  死莫名其妙自然成形的,根本不会什么法术,蛇妖呲牙咧嘴,眼看就要得手了。
  电闪雷鸣间,一个高大勇猛的身影挡在了他的面前,那人出手疾如风,兔铭铭还没看清怎么回事蛇怪就被打回了原形。
  虎奕将蛇妖提了起来,联系过管妖部后,眯着眼打量着眼前的这个兔子精。
  这兔子精长得实在可口,圆溜溜的大眼睛,小巧尖挺的鼻子,水润的红唇,身材瘦削修长,皮肤白皙稚嫩,屁·股饱满翘立,怪不得蛇妖扑上去就想吃了他。
  两妖在原地等待片刻过不了多时,大胸细腰的高挑美女蛇妖从天而降,点头适意后一边接过不断挣扎的蛇妖,一边提笔在小本子上记录:虎奕,今年捉妖共256只,侦破妖怪犯案事件124起,黑猪山光荣升级为妖族第三敬业山,每年将提高三十万奖金作为资源补给,黑猪山山民可自由携带没成人形的族人进城学习人类文明,但没成形的妖怪必须穿上隐形小披风,以免被人类看见后误抓进动物园。
  写完后将该页作为凭证撕给虎奕,瞥见呆呆站立在一旁的兔铭铭。
  兔铭铭明眸皓齿的样子很是可爱,蛇戚儿看了也是一愣,但还是例行公事的问道:“小兔子,你很眼生,你能把证件拿出来给我看一下吗?”
  通常妖怪有了通行证才能进城,很多肆意做恶的妖怪不会去管妖部办理通行证,所以没有证明的妖怪要被带到所里好好观察调查。
  兔铭铭根本不知道通行证这个东西,就茫然地摇摇头。
  蛇戚儿叹了口气,看他一脸懵懂的样子也不像是作恶多端的坏妖怪,就耐着性子问道:“你是从哪座山出来的呀?”
  “黑猪山。”兔铭铭毫不犹豫的回答。
  蛇戚儿疑惑道:“黑猪山上不都是老虎精吗?”
  虎奕瞧着这小兔子身上妖气稀薄,又单纯又纯净,放出去肯定会被不怀好意的妖盯上,不如呆在自己身边,还能保他长久周全。
  他心里算盘打的啪啪响,嘴上也没落下,回道:“没事,就挂在我名下吧。”
  山大王都说话了,蛇戚儿就不再过问,带兔铭铭去所里敲了个爪印,把通行证领了。
  蛇戚儿将通行证挂在他脖子上,语重心长地说了些在城里活动的禁忌和规则,就让虎奕带着他回去了。
  虎奕牵着兔铭铭的手,大摇大摆的走进了黑猪山,他出于私心,还叉开了小兔子的手指,和他十指相扣,听说这在两脚动物那,意思就是相守一生,白头到老的意思。
  这小兔子以后跟着他了,就是他的媳妇,妖怪的日子还长着呢,必然是要日日的在一起的。
  兔铭铭从来没真正进过黑猪山,左看看右看看,见妖怪们都一脸震惊地瞅着自己,以为是品种不同,就羞涩地低下了头。
  在山民眼里,就是这只兔子精含羞默认了黑猪山大王夫人的身份!
  虎奕直接将他带进了老虎洞。
  兔铭铭好奇的在洞中摸摸碰碰,这里可舒服了,不仅有暖绵绵的床垫,还有热腾腾的泉水,两脚动物发明的东西应有竟有。
  等到快睡觉时,兔铭铭一脸羡慕地看着虎奕享受地泡在泉水里。
  虎奕长得极其俊美,身材精壮结实,算老虎精里面的极品了,此时一半肌肤露在外面,勾勒出若影若现的肌肉,很是撩人,他抬眼看见这小兔子希冀的眼神,轻笑道:“你也想洗?”
  兔铭铭点头如蒜,虎奕手臂一伸,就将他带进了水里,瞳色微暗:“舒服吗?”
  可怜兔铭铭一路顺风顺水修炼成人,还什么都不懂,他只觉得贴着虎奕又泡在泉水里,浑身暖洋洋的,不禁享受地眯起了漂亮的兔眼睛,长长的睫毛像小扇子一样轻轻扇动着,声音听起来很是软绵。
  兔铭铭回道:“舒服。”
  虎奕打开他身体,不停冲撞他的时候,附在小兔子小巧的耳垂边也是问道:“舒服吗。”
  此时的兔铭铭张大了嘴巴,满脸泪痕,说话断断续续地,仔细一听,尽是一些讨饶的话,再也说不出舒服二字了。
  早上醒来的时候,兔铭铭浑身被折腾地快散架了,他颤颤巍巍地爬起来,腰酸软无力,一个脚下打滑,又跌回了老虎垫上。
  身上的毯子全数滑落在腰间,露出了满身的红印子。
  虎奕将小厨妖烧地白粥吹了吹,喂到兔铭铭唇边,这东西是“人类”发明的,听说最适合在这种时候喝。
  兔铭铭忍着饥肠辘辘的肚子,沉默地推开了眼前的粥,他觉得老虎精里也是会有坏的,昨天虎奕不知道对他做了什么,他从小到大都没有这么难受过。
  虎奕也不恼,知道他在气什么,就笑着摸了摸他柔软的头发,解释道:“我们昨天是在修炼法力,妖族之间是可以通过这种修炼来增加修为,你难道不想变成厉害的大妖怪吗?”
  兔铭铭一下子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议的问道:“不同种类的妖怪都可以一起修炼吗?”
  虎奕说道:“事半功倍。”
  他边说眼中闪过一丝狡黠:“不过一个妖怪只能跟同一个妖怪修炼,不然会修为倒退,无法再变成人形。”
  兔铭铭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随即又苦恼地轻声叹气:“可是一点都不舒服。”
  虎奕将粥摇了一勺再次喂到他嘴边,循循善诱:“你第一次修炼,还没掌握诀窍,只要你放松些,要是找不到要领,多试几次就好了。”
  兔铭铭想象了一下自己也能一只手将蛇妖拍回原形的样子,不禁兴奋起来,跃跃欲试地说道:“那我们今晚就再试试!”
  虎奕扣住他纤细的腰,哑声道:“你身体受的住,我们就试。”
  兔铭铭没有听出话中深意,只是喜滋滋地“嗯!”了一声,乖乖把粥喝完了。
  半年后,黑猪山里的妖怪一阵敲锣打鼓,别的山头问起来,说是有喜事,并自豪的告诉来人,自家大王的夫人整日脸色红润,容光焕发,走起路来脚步蹒跚,双手扶腰,足够说明虎奕不仅妖怪抓的好,其他方面也是精力充沛,威武雄壮!
 
    
第2章 
  秋日的雨淅淅沥沥,丝丝点点的细雨从灰暗的天空中飘洒而落。
  一栋老旧的宅子,巨大的落地玻璃已经破裂,连接着它们的是一根根蜘蛛网,阴冷的寒风吹进了破败的房间,发出“呜呜”的声响,像是婴儿的哭泣声。
  兔铭铭往前走一步,楼梯就“咯吱咯吱”,扶手上还带着黑色斑驳血迹,看上去已经干涸很久了,血迹慢慢往上,向阁楼处延伸。
  进入阁楼,入眼处摆放着一木质婴儿床,婴儿床无风却自己摇晃了起来。
  他环顾四周,角落里的跌落了一本相册,相册很老了,照片外那层半透明的磨砂封面已有裂痕,屋子中昏暗无光,兔铭铭手指微动,一小簇火苗从他指尖燃起,他借着火光,细细翻看着照片。
  相册前面几页是一个清丽秀雅的女人,她正笑语嫣然地挽住身旁男子的手臂,洋溢着幸福的气息,后面是他们拍的结婚照,这时女人还是笑着的,再后来的合照里,女人渐渐阴沉,她穿着素色外衣,手中大红色绣花襁褓却像染了鲜血般艳丽,最后那几张,只剩下了女人一个人,旁边的半页直接被剪刀裁去了,而每张照片男人的脸都被划得看不清了。
  兔铭铭放下相册,向木质婴儿床走去,果然,布满灰尘的床上躺着一个大红色绣花襁褓,在影影绰绰的火光中显得很是诡异。
  身后飘来一股阴冷的风,使得兔铭铭打了个哆嗦,这风带着女人虚无缥缈,似有若无地质问声:“你在做什么?”
  兔铭铭猛地回头,一张巨大的女人面孔撞进他的眼睑,那女人没有五官,长发拖地,阴森森的问道:“你来干什么?我什么都给了你,你为什么还要夺走我腹中的孩子?!”
  兔铭铭后退两步,叹了口气,好心解释道:“你的孩子早就已经死了,而且你已经连续杀害周围五只两脚动物了,最近灵管部人手不够,只能派我来啦。”
  女人听到了什么,一下子激动起来,她满是伤疤的脸庞出现了裂痕,鲜血不断从疤痕中涌出,她无措地四处张望着:“宝宝是不会死的,我的宝宝不会死……”随后看到了红色襁褓,欣喜道:“我的孩子……这是我的孩子,我就知道我的孩子还在这里……她没死,她没死!”
  兔铭铭不忍心告诉她,其实她根本没有孩子,灵管部的资料里写道,因为这女人连续怀的三胎都是女娃娃,所以孩子没还没出生就她丈夫被抓去打掉了,在打第三胎的时候不幸大出血死了。
  她含恨而死,靠着一丝执念跟在他丈夫身后,亲眼目睹了自己丈夫不仅不悔恨悔过,在葬礼上,反而是高兴的,解脱的,她死后不到一年又速速娶了一妻,那妻子第一胎就是个男孩,二人和谐美满,羡煞旁人双眼。
  她一日又一日的跟在他身边,整整数十年,终于怨念堆积,化作厉鬼吞噬了丈夫的灵魂,与他合二为一,之后几十年徘徊于人间,将路过的行人统统当做了她那狠心地丈夫杀之而后快。
  这里地处偏僻,人烟稀少,灵管部得知消息后,已经死了五个人了。
  兔铭铭不太懂为什么两脚动物不爱女娃娃热衷于生男娃娃,他们的制造出的东西实惠好用,有些生活方式又很令妖费解。
  女人最终没有拿到襁褓,兔铭铭一把火将它烧掉了,火光中她的样子渐渐恢复本来娟秀的模样,随后跟着红色襁褓一起烟消云散。
  兔铭铭一看女人的灵魂已经平安升天,舒了口气,高高兴兴地回去领赏了。
  回到灵管部,打开门一看,所里空无一妖,兔铭铭兜兜绕绕,走进一间小办公室,才看到一抹熟悉的身影。
  兔铭铭惊讶道:“戚儿姐,你也来灵管部做兼职啦!”
  蛇戚儿已经连续不停做了三个月的活了,她虽然是条蛇精,也是要休息的,每年一入秋,她的身体就懒懒散散,困倦得很,特别想回老家树洞里冬眠。
  打从进了管妖部,365天无休,别说冬眠,连年假都没有一个,想到这里,蛇戚儿很是羡慕人类的工作休假制度,做五休二,还有固定节假日,妖族果然还是有很多东西需要像人类学习啊。
  她将记录凭证写好递给兔铭铭,睁着一张熊猫眼抱怨道:“灵管部的人全体出动除灵去了,这几年不知道怎么回事,时不时就冒出几个道行千年的怨灵,灵管部的老大都忙地屁股冒烟,只能来找我加班了。”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