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8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8-08-09 15:07:31  作者:数辑算法

 

 
《男主的无用超能力》作者:数辑算法
 
文案:
控屌男主的霸道总裁副本。
 
作品标签:都市爱情 搞笑 HE
 
 
 
第1章 
  文泽有些心烦,面前的闺蜜已经第一百万次向他哭诉“那个渣男”如何如何看不起她,如何如何视她的努力讨好如无物,最终必须会归结到一句话上:“你说我该怎么办?”
  “分手吧。”文泽第一百万次回答,“四条腿的青蛙……”
  “我不要听这个!”闺蜜再次泪珠滚滚,用着这年头少见的真丝手帕熟练地沾着眼睛,妆容丝毫不花,看起来还颇有几分楚楚可怜的模样,“从小到大多少人追我?我看都不看一眼!我长得漂亮身材好,正正经经考上的留学,家世也不差,哪点输他?他凭什么不理我?不理我就算了,上床算什么?当我约炮吗?我好歹也是正经相亲的!像我们这种家庭的,哪个不是……”
  文泽悄悄抬高下巴,打了个呵欠,作为一个GAY蜜,这时候帮着痛骂渣男才是正理,奈何这等剧作上演太过次,他已经看腻了。这位大小姐杠上了,怎么也不甘心就此一炮而分,像是蜂蜜般追着那朵青草飞,死活不肯放手。一开始他还帮着痛骂渣男,介绍新男人,种种手段使过之后,大小姐依旧表示念念不忘,从此一周一次的哭诉大会就成了惯例,连这家奶茶店的店员都见怪不怪,淡定地续好咖啡后头也不回地走了。
  大小姐所说倒也是实情,但是感情这种事勉强不来,文泽没有见过那位“渣男”,从听来的信息总结说确是个风流人物,长相家世学历样样不缺,自然是红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大小姐以往也是情场高手,这次却着了魔般偏要吊死在这颗树上了。
  作为关系复杂、感情杠杠的GAY蜜,文泽不得不被迫一周听一次洗脑哭诉,终于,今天他有些受不了了。
  “我有个办法。”文泽微微一笑,“我把他变成GAY,这样你就可以出一口恶气了。”
  他无非是随口一说,尽管这牵涉到一个秘密。没想到,话一出口,大小姐就叫了起来:“行,你去!最好让他喜欢上一个永远不可能喜欢的人,让他也尝尝求而不得的滋味!”
  文泽憋着笑道:“行啊,等下次我碰上他……”
  “等什么下次,我知道他在哪!”大小姐豪气地叫了结帐,拉起文泽就走,“此仇不报非淑女!”
  文泽有些傻眼,他确实有个特殊的能力:能够控制别人的鸡儿。此种控制无非是让别人的鸡儿对着不该硬的硬,对着该硬的硬不起来,但是这只是单纯的生理反应,无关心理,那句“变GAY”不过是玩笑话。
  被塞进车里后,文泽哭笑不得地道:“你可算了吧,我开玩笑的,你也信?”
  “我不管,你得给我做到!”大小姐一擦鼻涕眼泪,嘟着嘴气愤地道,“虽说他床上功夫不错,但是老娘是那么好睡的吗?你说到就要做到,再不济你给我打一拳出出气!”见文泽还要说话,她怒道,“老娘还替你踹过熊GAY的裆呢!”
  这又是另一件黑历史了,文泽默默闭嘴,向各种神佛祈祷不要碰上那位“渣男”,没想到,命运的眼睛有点多,他被拉着拐进一处商业大楼,这是上班日,他与大小姐皆是自由职业,来去方便,此刻如同一阵旋风般闯了进去,根本不管前台小姐欲言又止的眼神——文泽估计大小姐不是第一次这么干了——俩人很快就到达了目标办公室前,门居然没关,而且还有一阵阵成年人熟悉的呻吟声传了出来。
  大小姐如临大敌般瞬间红了眼,蹬着猫跟一脚踹开了门,咆哮道:“闻!尔!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文泽被拉扯着进去,迎头撞上就是某不可描述之部位,第一感想是:呦,够大啊!不知道小的时候多大?
  不幸的是,随着他的思绪升起,渣男闻尔的丁丁如同泄了气的皮球般瞬间软塌了下来,因为血液的瞬间回退以及人类正常的生理规则,他嚎叫一声,捂着裆夹着腿,如同被人踹了一脚般趴在了地上,白花花的屁股朝天,让文泽饱了下眼福。
  面对这场景,原本战斗力爆表的大小姐愣了下,随即转过头来,对文泽绽放了一个笑脸:“干得好!”
  我`操,你不要当着苦主的面揭露凶手啊!
  文泽把这句话默默咽回肚子里,就见闻尔狂暴一般的凶目看了过来。
  文泽不是个擅长暴力的人,要不然也轮不到让大小姐帮忙踢裆了,眼看着闻尔咬牙切齿地半蹲起来,一付要扑过来的架势,再怎么没有眼色也知道该做点什么。
  于是,闻尔刚有复苏的迹象,又嚎叫一声,捂着裆重新趴回地上撅屁股去了。
  人类的生理真是神奇啊,明明是正常的生理现象,只是因为太快太慢就引发了不一样的感受。
  文泽一边这么无耻地暗中感叹,一边对开始疑惑的大小姐抛了个微笑。
  闻尔有如此反应,不过是因为刚刚褪去的血液又以完全违背人类生理构造的方式迅速充回了丁丁上,想像下胳膊被压了太久,突然放松后由麻木转变为正常的感受,这个感受放到男性丁丁上面,那简直是酷刑加身。
  可怜好好一枚大帅哥,自从文泽进了门,莫名其妙就被蹂躏成了寒风中的小花,上半身西装还穿着,精致的领带有气无力地拖在地上,下半身却光溜溜的,潇洒的腿毛和白`皙圆润的屁股暴露在外,越发衬托出本人的窘境。
  似乎觉得这样还不过瘾,大小姐毫不留情地怒骂道:“这就是花心炮的下场!活该!喜欢男人去吧!你这种两脚精`子,就是得艾滋的下场!告诉你,我朋友有的是办法治你!”
  被城门火殃及的池鱼面皮抽了抽,无奈地想要拉走处于兴奋状态的闺蜜,不想才走到旁边,就被一只手猛然抓住了脚踝,如果不是这只手还算有几分“姿色”,他恐怕会直接上去踩一脚。
  “你干了什么?”闻尔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话来,没有哪个男人能练成铁丁丁,他这会儿能坚持着不涕泪横流就很顽强了,“是你吧?”
  文泽很想说“我啥也没干”,但是大小姐正是春风得意,她在闻尔身上受到的挫折有多严重这会儿就有多疯狂,当下就冷笑道:“我这朋友是同性恋风水大师,他叫你变基佬,你就变基佬!不信你就等着吧!”
  神他妈同性恋风水大师!
  文泽当下冷汗流了一脖子,不管三七二十一拉扯着闺蜜匆匆逃离这个羞耻之地,好歹他也是个男人,要拉走一个娇小的女性还是没问题。他想着,反正以后也见不着了,丢脸就丢脸吧,只可惜,命运从来不会放过这种好戏。
  半个月后,文泽在日日夜夜的努力下差不多把这件事给埋进大脑沟壑深处时,闻尔又以一个令他无法抗拒的姿势出现在他的人生中,这次不是渣男,而是伟大的甲方爸爸了。
 
 
第2章 
  甲方爸爸这种生物根据行业的不同有所差别,不过最苦逼的无疑于“设计师”所面对的,无论是“五彩缤纷的漆黑”也好,还是“要大气”也好,文泽早已习惯了,他有一万种方法来解决。
  如今,闻尔冷静而矜持地站在办公室门口,看过来的眼神里明明白白写着“你死定了”。
  文泽是个水电设计师,以关系和证书挂靠了一家省设计院,并不需要天天坐班,偶尔也会接些私活,这次,在一段时间的颓废之后——因为某个无法启齿的理由——他已经身无分文,急需一笔收入来充实荷包与生活。
  “闻总一般不会管这种小事,不过这次听说了你后,就一定要来看看。”介绍人带着一丝不解的假笑着说,“文工,好好干啊,这次整个设计规模不小,以后闻氏全国的连锁影院都会交给我们,只要这次合作成功,是吧,闻总?”
  陷阱!绝对是陷阱!
  文泽的冷汗都下来了,面对闻尔一脸高岭之花的表情,一个字也挤不出来。
  介绍人似乎也感受到了一点不正常的气氛,试探地道:“要不,你们谈?”介绍人也算是多年关系了,对文泽的性向十分了解,也不知道误会到哪里去了,居然说出这样的话。
  谈你妹啊!我要和你绝交!
  不幸的是,文泽的咆哮只能闷在心里,介绍人在看见闻尔微微一点头后就急不可耐地退了出去,还非常贴心地把门带上了。
  闻尔站了起来,拉松了领带,脱下西装,开始卷衬衫的袖口。他足足高文泽一个头,接近一米九,身材长相是没得说,但是作为一个“同性恋风水大师”,文泽完全没有心情品味这种美景,有种“今天一定会倒霉”的预感。
  “这个项目很重要。”意料之外的是,闻尔居然提起了正事,“你们设计院也非常欢迎我的合作,可以说成不成就看你的表现了。”
  文泽挤出个难看的笑容,艰难地道:“我可以解释……”
  “同性恋风水大师,哈?”
  拳头过来时,文泽想躲的,奈何他就不是个擅长打架的人,这一拳正中鼻梁,打得他涕泪横流,鼻血纷飞。
  “噢——”文泽惨叫一声,捂着脑袋弯腰躲闪着闻尔的攻击,“不关我的事!不关我的事!”
  “你做了什么?!”闻尔揪着文泽的领口,把他摇得像一个面口袋,“你到底做了什么?!”
  文泽在眼泪模糊中注视着闻尔近在咫尺的脸,疼痛和烦恼之间,他突然意识到一件事:“你是不是硬不起来了?”
  能让这位大老板急冲冲跑来质问,又与他有关的事,想来想去除了丁丁也没有别的了,而能让闻尔这么气急败坏的,似乎也只剩下这么一个猜测了。
  幸运的是,文泽猜中了。
  “果然是你搞的鬼!”闻尔咬牙切齿地道。
  不幸的是,文泽这下子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文泽的人生很平庸,能够拥有一种“超能力”简直是奇迹,虽然这种“超能力”毫无用处,但是到底让生活有趣了许多。他曾经专心研究过一段时间“超能力”,设想了种种奇葩的功用,最终,他沮丧地承认这个“能力”的唯一作用就是控制丁丁起立敬礼,仅此而已——他脱衣服甩屌也有一样的作用。
  此时,文泽捂着肿起来的脸,看着坐在自己那张舒适办公椅上的闻尔,这里是他的办公室,一般用来接待客户,虽说大部分时间他都穿着睡衣,宅在家里作图,但是怎么也要有个门面,所以他才租了这间办公室。
  “这是个误会,我什么也没做。”文泽吱唔完这句话,看着闻尔脸色阴沉下来后又赶紧补充道,“不过我可以做点什么事……”
  闻尔这次显露出了一点重视,坐直了,双手交握搁在桌沿,阴铡铡地道:“比如?”
  说不如做,文泽直接上手了。
  办公室里静悄悄的,闻尔从面无表情逐渐转为怀疑,接着露出一丝恼怒的神色。
  “你没反应?”文泽有些奇怪地道,“不可能啊!”
  闻尔那张好看的脸逐渐涨红,像个红色气球般仿佛随时要爆了。
  “不,你让我再试下!”文泽很是不爽地道,“来来,你站起来!”
  闻尔先是没动,过了一会儿后慢慢站起身,不得不说,他的身高还是给了文泽很大的压力。
  文泽咽了口唾沫,眼睛盯着闻尔的裆,脑中不由自主浮现出那天见到的场面,嗯,确实很可观,形状也不错,看起来十分有力……我`操,成了!
  “看!”文泽欣喜地指着闻尔裆部的小帐篷,“我说没事的吧?”
  不想,闻尔那双丹凤眼却死死盯着文泽的腿间,他疑惑地低头一看,操,幻想得太投入,自个儿有反应了!
  “那什么,大家都是男人,你懂的,有时候莫名其妙就有了反应……”文泽干笑一声,试图蒙混过去,“有时候大脑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对不对?”
  闻尔一针见血:“你刚才在想什么?”
  “……”
  我在想你的丁丁,这话能说吗?能吗?能吗?能吗?
  出乎意料的是,闻尔居然没有追究,只是阴着脸思考了片刻,道:“你确定这个有用?”
  文泽赶紧道:“这不是有用了?”
  “我是说和以前一样有用!”
  “唔……”
  我怎么知道有没有用啊!
  这句话文泽可不敢说出口,也不敢随便糊弄一下,甲方爸爸那是多么伟大的存在,再说了,逃得了和尚逃不了庙啊,无论从哪方面来看,他都必须夹起丁丁做人。
  “你今天晚上陪我参加个局。”闻尔说出了意料之外的话。
 
 
第3章 
  事情到了这个地步,大家都不想的,做人呢,最重要是开心。
  这话文泽敢讲吗?当然不敢,无论从哪个方面来讲他都被闻尔压得死死,更何况,这件事与他确实并不是完全没关系,他只是搞不懂为什么会出现阳萎这种副作用,以前的详细研究中可没有出现过,想升就升,想降就降,从没有影响基本功能的。
  当天闻尔是退了,当然是衣衫整齐、面容冷漠,只不过走之前,握着门把手,像是扫描仪一样把文泽从头到脚看了一遍,最后从鼻子里喷出一个嘲讽音:“虽然我不是同性恋,但是作为一个男人,真想知道谁会看上你这样的。”
  文泽低头装没听到,论脸皮厚度他可是超一流水准,更何况这还关系到饭碗,人生在世哪有那么多快意恩仇。
  饭局约在周末,星期六的晚上,虽说不是坐班族,但是谁也不喜欢这天还要干自己不喜欢的事,更何况用膝盖猜也知道闻尔为什么要叫文泽来,能让直男硬对一个Gay来说当然是种荣耀,不过换作文泽来就另当别论的。
  文泽以为会有什么豪车来接,再给他一身高级西装,这种偶像剧幻想在接到闻尔电话后消失了:“你怎么还没到?!”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