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8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8-08-09 15:08:40  作者:快乐喷泉

 

 
《吃个鸡儿[电竞]》作者:快乐喷泉
 
文案:  
曲阜直播时替某位被抢了三级头的路人队友报了仇,不料三日后队友找到直播间,摇身一变化作小土豪,礼物不要钱地刷了起来。
小土豪:“双排吗?”
曲阜:“排。” 
只要你有钱,我们的故事永远不会结束。
排着排着,曲阜发现:
小土豪竟然是个哑巴?
  
沉稳淡定攻x钱多乖巧受,主攻
早期绝地求生游戏背景,直播吃鸡文,无原型,谢绝扒榜。
游戏部分简单,没玩过也OK。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游戏网游 甜文 直播 
搜索关键字:主角:曲阜,宁斐钦 ┃ 配角:曲琪,简杨,阮希 ┃ 其它:绝地求生,吃鸡,直播
 
作品简评:
vip强推奖章
曲阜某日直播时偶遇两奇葩队友,抢三级头杀队友,他看不过去把人给灭了,为惨死的无辜队友报仇。谁知随手救下的队友化身为小土豪找上直播间,一言不合就砸钱,砸着砸着砸出一个队友,组建起一支队伍,名为土匪队。土匪队所到之地,片甲不留,草根出身的队伍从春选赛打到了全国冠军,最后同职业战队角逐代表国家队出战的名额。其间,还收获了个压寨夫人。本文以游戏为主线,从吃鸡发展到人物的成长,蜕变,文笔诙谐幽默,行文简洁自然,从看似简单的游戏中收获到了成功与爱情。面对游戏时的热血,冲动,团队赛时的拼搏奋战,让我们看见了其中凝聚的团魂,他们失败在于默契不够,他们的成功也是因为团队的魅力。游戏或许会更新换代,但土匪队创造出的荣耀,永不消散。
                                                                                  
 
第1章 被抢的三级头
  伴随短促利落的鼠标声,一个拥有红色爆炸头全身皮肤黝黑的女性角色出现在出生岛,曲阜操纵其爬上飞机最高处,然后按下C键蹲在上面,有着俯视众生的气场。
  曲阜直播间的人都熟悉了他开局必蹲在飞机上看风景的操作,好事者还用每次他直播蹲飞机的素材做了个鬼畜,当时视频在网站首页挂了好几天都没下去,就连曲阜,都在直播时放过那个视频。
  曲阜是个主播,他所在的直播平台叫蛋糕直播,是近几年迅速崛起现已达到人流量最大的一个直播平台,曲阜直播了一年,粉丝数从最初的0涨到现在的三百多万,俨然成为蛋糕直播最火的主播之一。
  曲阜现在玩的游戏,是最近极火的绝地求生,这把开的四排,意味着除了他,系统自动给他匹配了三个野生队友。
  “喂,听不听得到?”三号队友首先开了麦,是个带着点口音的糙汉子。
  没人理他,三号干脆爬上了曲阜的这架飞机,来到他身后,同样蹲下,挥舞着拳头砸在他背上,人物被袭击发出“啊”的声音,背后也冒着绿血。
  就待了一会,曲阜的人物已被打得浑身是伤,他起身从飞机上跳了下去,冷淡开口道:“无聊。”
  弹幕:
  [原来这样能把曲哥打下来,学习了。]
  [曲哥:还能不能让我好好装逼了?]
  谁知曲阜刚跳下来,三号也尾随其后,挥舞着小拳拳想要继续暴打他,曲阜跑开三号还在后面追,说着:“诶,兄弟你别跑啊,跑什么,说话啊。”
  曲阜被他烦的没辙,转身同他打起了拳,每一下落在他头上,而对方则是一拳没打到曲阜。
  曲阜边狂扁他边开麦问道:“怎么样,爽不爽,嗯?”
  三号被虐得无力反抗,骂道:“我操你妈逼。”
  画面一转,所有人上了飞机。
  绝地求生大逃杀,因活到最后的玩家系统会显示:大吉大利,今晚吃鸡,这几个字,又名吃鸡。最初载入时间一分钟,一百名玩家降落到出生岛,一分钟后,所有人上飞机,可随意跳到地图上的任何地方,搜索武器、药品、装备,见人就杀,把最后一个人杀死后,你就能吃到鸡。
  一开始地图十分广阔,之后会不断缩小安全区,玩家必须想办法进安全区,否则在外面会被毒死,这时也正是遇人的好时机。
  “跳哪?”之前一直没说话的二号队友问道。
  三号答道:“机场机场。”
  机场在地图上叫军事基地,物资丰厚,不过跳的人也多,来机场的人通常会选择跳楼顶,视野好,有什么枪也一目了然,捡到枪就打。
  三个队友都跳了,曲阜也跟着跳,这局运气不错,落地就捡了把M4,旁边还放着九十发子弹,装弹后迅速把和他跳同一栋楼顶正弯腰捡枪的人给打死,这栋楼便被他一个人所承包。
  剩下三个队友去了对面那栋楼,曲阜刚下到二楼,就听见三号的声音响起:“操你妈的,抢我三级头,把三级头给老子脱下来。”
  “三级头交出来饶你不死。”二号也开麦道。
  曲阜顿时明白,二号和三号是认识的,现在两人狼狈为奸,想抢四号的三级头。
  “操你妈,你跑什么,信不信我弄死你?”
  三号透过劣质麦传出的声音让曲阜下意识皱了皱眉,向直播间问道:“这年头,抢东西还敢这么嚣张?”
  看着右下角队友移动的位置,四号在往他这栋楼跑,一阵枪声过后,四号倒地,三号得意洋洋道:“跑?老子打断你的腿,你他妈再跑试试?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交不交三级头?”
  “别废话了,杀了他他身上的装备都是我们的。”
  两枪霰弹,四号队友死亡。
  曲阜在二楼窗户,用M4对准正在舔包的两个人,一顿扫射,二号三号几乎同时倒地。
  三号破口大骂道:“操你妈的,有病啊?老子又没抢你东西,敢打老子,你他妈脑残啊?”
  曲阜跳窗走到他们尸体面前,看了眼四号还没退游戏,嘲讽道:“你还明白自己抢了别人东西?向人家道歉,我考虑拉你起来。”
  三号:“道你……好好好,是我错了,不该抢四号东西,三级头等会给你行吧,赶紧拉老子起来。”
  曲阜的枪口指向二号:“还有你。”
  “呸,臭傻逼,道你妈。”
  “还在那说脏话呢,毫无素质。”曲阜言语中透露着满满的嫌弃,随手把二号补了,按下F拉三号起来。
  三号刚被拉起来,还没来得及把枪对准曲阜,等待他的是一枪M4再次倒地。
  三号再也伪装不下去,彻底爆发道:“我去你妈的,不是说老子就拉老子起来吗,你这狗比现在什么意思?”
  “我拉你了啊。”曲阜诚肯道,“顺便再告诉你一个道理,一命还一命。”
  接着曲阜快速将人补了,继承了四号的三级头,还顺带收获了一个八倍镜。
  在曲阜把那两个队友解决之后,关了语音,左下角二号三号的喇叭一直亮起,不用猜也知道正在那骂他呢。
  曲阜摇摇头,向观众科普道:“一直说脏话是一种素质极为低下的行为,直播间里的小朋友可不要学他们。”
  [收到。我是小朋友︿( ̄︶ ̄)︿]
  [原来曲哥不喜欢说脏话的女孩子,拿小本本记下来。]
  “当然,偶尔一两句还是可以的。”曲阜补充道。
  曲阜在直播的时候,几乎不说脏话,大家已经习惯,要是他哪天爆了句粗口,才是奇怪。
  有人曾夸他素质高,曲阜认真反驳过,“我素质不高,看直播的很多都是未成年,不说脏话只是因为不想让小朋友们听见,到时候一个个的不学好。”
  等曲阜把机场搜完,如愿看到二号和三号退了游戏,估计是他两在那儿骂了许久,而曲阜却一直没理他们觉得自讨没趣,干脆走了。
  曲阜松了口气:“还好走了,不然还得带他们吃鸡,血亏。”
  一局结束,十五杀吃鸡,曲阜往椅背上一靠,伸了个懒腰,再动动脖子,能听见骨头咔咔的声音,坐太久了得活动活动,曲阜今天已经直播了四个小时,现在也到了晚饭的时候。
  退到游戏大厅,右上角发来一个申请:
  [invite request from ABC]
  ABC是上一局的四号,那位兄弟被杀了之后并没退游戏,而是全程看着曲阜,直到他吃鸡。
  曲阜有些遗憾,要不是时间不够,再带那兄弟躺一把鸡也未尝不可。
  此时手机上弹出消息提示,骑手此刻距离他563米,曲阜飞快点了拒绝,对观众说道:“外卖到了,吃饭去,吃完饭再开播,拜拜。”
  门铃响了,曲阜取了外卖,敲响那间一下午都不曾开过的房门:“出来吃饭。”
  房门应声打开,门后是一名穿着睡衣的瘦小女生,皮肤很白,头发随意扎起,懒洋洋地张口朝曲阜打了个哈欠。
  曲阜扭过头,将手盖在她脸上:“闭嘴,你有口臭。”
  曲琪将脸上的手拍掉,恨不得跳起来打爆曲阜狗头:“去死,你才口臭呢。”
  “吃饭了。”曲阜从她肩上拿下根头发,转身来到餐桌拆开外卖盒。
  曲琪,曲阜的妹妹,亲的。
  今年读大一,成天不去上课,就宅在家里写小说,用曲琪的原话来说就是,大学嘛,拿到毕业证就好啦,这大好时光当然是要追逐自己的梦想。
  “今天吃什么呀?”闻到香味的曲琪吸了吸鼻子,蹭到餐桌面前。
  曲阜顺手把筷子给她,答道:“黄焖鸡,不是你昨天要吃的吗?”
  “呦,这么听话呀。”
  “没大没小。”曲阜把送的餐巾纸糊在曲琪脸上,“吃还堵不住你的嘴。”
  曲琪悻悻扯掉那张纸,乖乖吃饭。
  曲阜又一次拍掉想夹他鸡肉的筷子,瞪着面前还在装无辜的人:“事不过三啊,再抢我肉你就别吃了。”
  “不就几块肉吗,对人家那么凶。”曲琪委屈地崛起了嘴,“你这样,以后是找不到女朋友的。”
  “关你屁事。”曲阜冷淡道。
  吃完饭,曲阜坐在沙发上玩手机,说道:“你去丢垃圾。”
  “我不去,你去。”曲琪逃窜地比兔子还快,进了卧室,躲在门口,只露出一条缝。
  “你这样是找不到男朋友的。”
  曲琪朝他吐舌头,照搬道:“关你屁事。”
  接着,门被毫不留情关上。
  曲阜嫌弃地发出一声冷笑,按下手机,走向餐桌。
  当他打包好垃圾,在门口等电梯时,手机响了,来电显示:沈容仪。
  曲阜顿了下,随即手指划过接听键。
  一个温柔的女声问道:“小阜啊,你爸问你这周要不要回来家里吃饭?”
  “不去了,你们自己吃吧。”曲阜的声音很冷淡。
  电梯到了,曲阜阴沉着脸进了电梯,手指按向关门键的力度比以往大了些,指尖微微泛白。
  手机一条短信发来:
  [周六晚上,家里有煮你爱吃的糖醋排骨。]
  曲阜喉结微动,垂下眼将垃圾丢进桶里,长按将短信删了。
  家?他哪还有家。
 
 
第2章 抓到你了
  次日,一个名为[看曲哥如何教素质队友做人]的视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刷上了首页,内容是关于曲阜昨晚那场四排的录屏。
  曲阜吃饭看视频的时候正好刷到,险些被呛着。
  视频发布10个小时,点击6.7万,收藏一万二,曲阜疑惑道,这些人疯了吗。
  不仅如此,就连曲阜直播间都涨了两万关注,直播时,不少新粉还在问他今天会不会和四号排。
  曲阜咬开一袋饼干,塑料声混合着他的回答:“随缘吧。”
  很可惜,直到直播结束,曲阜也没有遇见四号。
  这样的结果,在曲阜看来再正常不过,玩吃鸡的那么多人,要是还能匹配上,那才是见鬼。
  不料三日后,曲阜直播间空降一位名为ABC的土豪,一出手就刷了十个海鲜拼盘,礼物信息足足霸占了所有直播间顶端一分钟。
  海鲜拼盘是蛋糕直播中最贵的礼物,一个就要1314人民币,而ABC一次性刷了十个,想不让曲阜注意到他都难。
  直播间的观众先反应过来:
  [这个名字好眼熟啊,不就是那天的四号吗?]
  [土豪这是报答曲哥的恩情来了?]
  曲阜愣了下,经弹幕提醒才想起来土豪的身份,答谢道:“谢谢ABC送的十个海鲜拼盘……”
  就在曲阜说话的时候,ABC问道:[我可以和你一起双排吗?]
  曲阜的鼠标停留在把ABC设为房管的界面上,随后按下确认键,毫无芥蒂答道:“好啊。”
  曲阜带水友的频率很少,但这世上没有什么事是钱做不到的。曲阜私信他自己的QQ账号,两人加上后,他打字问道:[有yy吗?]
  ABC:[我……不能说话。]
  曲阜看了眼时间,十一点半:[是挺晚了,没事,上游戏吧。]
  四号之前凉得太快,当把人拉进队伍中,曲阜才发现四号身上穿的衣服都不便宜,光是一条小白裙就一千多,土豪就是土豪,连吃鸡都能玩成绝地暖暖。
  进了游戏,曲阜依照惯例又蹲在飞机顶端,四号笨拙地往飞机上跳,蹦跶了好几下才跳上去,默默跑到曲阜身后。
  对于这种行为,曲阜颇为欣赏问道:“你也喜欢看风景,要不给你挪个地?”
  手机上弹出四号的回复:[不用了。]
  土豪不能说话,曲阜抿了下唇将手机立在电脑旁边,以便能及时收到对方信息。
  曲阜点开地图问道:“卫总,我们去哪儿啊?”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