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正我也死不了(穿越重生)——管红衣 - 福书网|www.billions-and-billions.com -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8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8-08-09 15:11:44  作者:管红衣

 

 
《反正我也死不了[快穿]》作者:管红衣
 
文案:
每到一个世界都众叛亲离、声名狼藉,顾言之却浪得飞起,无所畏惧。
——反正他也死不了。
本身就是一根金手指,三千浮华、金戈铁马于他来说统统不过一场游戏而已。
他在找一颗蛋。
一颗不记得是多久之前、他曾经下过的蛋。
可待翻遍一个又一个世界,怎么好像,儿砸其实都在自己身边,还带着它的另一个爹= =。
儿砸表示:我操碎了心:)
【又作又浪厌世受×占有欲强到爆表牛逼攻】
 
【剧情版文案】
重新穿回曾经经历过的世界,顾言之成了众人眼中起死回生了的不死之人。
 
◆有儿子,HE,攻只能是一个人,受真的苏破天际
备注1:非主流慢/快穿!!集狗血与扯淡于一身,可能很不正经,其实是个小甜饼!!!
备注2:攻受都是神经病,不要指望会有三观,不喜勿喷
备注3:谢绝扒榜么么哒
 
第一个故事:孵蛋的老攻(√)
第二个故事:修罗场的老攻(√)
第三个故事:病态的老攻(√)
第四个故事: 被虐待的老攻(√)
第五个故事:炸天的老攻(√)
 
内容标签: 强强 随身空间 仙侠修真 快穿 
搜索关键字:主角:顾言之,精分攻 ┃ 配角: ┃ 其它:
 
 
 
第1章 孵蛋的老攻01
  顾言之脚踏尸山血海,被数人围在中间,巍然不动。
  兵戎相见,他绝美的脸上沾染了一丝血迹,犹如怒放的红莲一般,妖冶而精致,亦犹如他这个人,浑身浴血,耀眼瞩目。
  “师兄,你觉得我们将他带回去献给师傅如何?”围着他的一修士不怀好意地笑道:“如此绝色,当然要孝敬师傅!不过在那之前我们得先将他调/教成炉鼎才是嘿嘿嘿……”
  被唤作师兄的为首修士看了看顾言之脚下的血肉,尚有些忌惮。
  另一个修士道:“护身法宝早被他爆光了,他已是强弩之末!区区金丹修为能撑到现在也不容易,嘿,这小子够辣!”
  那为首的修士似被他说服,当即暴喝了一声:“哪里来的妖孽,还不束手就擒!”
  这是自顾言之穿越到这世界起,不到一个时辰内,经历的第三波伏击。前两波口中喊着“妖星”、要对他斩尽杀绝的人尚且没有得逞,这几个人……未免太不自量力了些。
  顾言之挑起了唇角。
  这一笑张扬疏狂,魅惑丛生,众生百态似都抵不过他稍弯的薄唇,叫那些将剑横于身前的、严阵以待的修士不禁面露贪婪之色。
  但他并没有给这群人机会。
  狂风大作,衣袂猎猎,顾言之脸上的血迹更显妖异。
  顷刻间,空气中骤然发出“砰”地一声巨响!
  “不好!他要自爆!快……”为首的修士双目圆睁,还未来得及提醒身边的人离开,身体便已经被爆炸的余波炸成肉沫。
  谁能想到这普普通通的金丹期修士,竟丝毫不在乎自己的生命?!一路凭借自爆各种法宝逃到了这里,可见其性格勇猛刚烈,已然叫人钦佩,但怎曾想他竟如此不珍惜性命、毫不犹豫地选择自杀!
  他最后用残存的意识打量周围,自己的师弟们无一幸免,尽数被这人爆体而亡的余波炸成了血雾。
  顾言之于一片虚空中重新醒来。
  四周迷雾漫漫,远方有景,影影绰绰,却什么都看不真切。
  他在虚空中抬起手来,一本约四指厚、古香古色的书籍便出现于掌中。书页无风自动,直定格在其中的某一页,顾言之凝神望去,只见上面鲜红的大字写着:
  【任务完成度:0.1%】
  【任务失败。该进度已清零。是否重新选择该世界完成进度?】
  顾言之:“……”
  登时有一种想要吐血的冲动。
  自莫名其妙开始穿越时起,经历了成百上千个世界,顾言之已不记得时间过去了多久,也记不清中间经历了多少事。
  每一次都是来到一个世界,直至穿越的这个肉身归西陨落之后就会重新穿越,成为又一个莫名其妙、或好或坏的角色。用尽了一切的手段和办法,甚至曾无数次轻易结束自己的生命,也依旧没有摆脱这种不断穿越的困境。
  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顾言之自己也不知。
  ——他统统不记得了。
  然而这种莫名其妙的穿越也不是没有尽头的。
  某一天当他再次身死陨落之时,睁眼看见的就是眼前这一片虚无,手中执着的就是现如今他面前的这本书。
  这书有一个响当当的名字:《大罗世界宝地鉴赏攻略手册》。
  顾言之搭眼儿一瞅,给它起了个简称,叫《大宝鉴》。
  大宝鉴开篇就介绍了一下这本书的作用,每攻略下一个世界就会得到相应数量的星星,而凑齐九九八十一颗星,他就可以回到自己原来的世界,摆脱这种不断穿越的困境。
  甫一看完介绍,顾言之古井无波的内心终于泛起了惊涛骇浪!可当他翻到后面的时候,又生生哽在喉头一口老血——
  他将这本书由前到后、由后向前地翻了数遍,也没找到书中所说的攻略是什么意思!
  也就是说这本书中除了简要的作用介绍和可以选择的世界以外,其他信息通通没有。
  但好不容易找到了可能的出路,顾言之自然不会放弃机会,反而还会拼尽全力、放手一搏。
  他当即就选了个难度一颗星的、一个叫做九州的世界。
  但不知为何,乍一到那个世界就有人口喊妖星,对他喊打喊杀。
  于是就有了方才他被几波人伏杀、爆体身亡的事情发生。
  顾言之不怕死,又五识敏锐而唯独没有痛觉,死亡对于他来说差不多是早就成为习惯、驾轻就熟的事情,他本意也是想亲身测试这个世界以摸清书中所说的“攻略”到底是要做些什么,那些围上来的人可以说是间接地成了他的试验品。
  然而结果却是,他杀了那么多的人,跑了那么远的路,却只完成了千分之一的进度?!
  若不是这本书是自己回到现实中去的关键,他真恨不得现在就撕了这破书!
  “大宝鉴我问你,究竟怎么做能完成攻略进度?”
  回答他的是虚空之中的一片静谧与虚无。
  冷静下来的顾言之收敛心神,手指在书页上一点,便又回了方才的那个世界。
  既然不能走个过场了事,那他便重新回到那个世界,去完成那所谓的攻略。
  ※※※
  九州有仙山,名曰鹿泽山。
  山在沧海间,外观如巨鹿,鹿首角茸处有一仙峰,名曰鹿泽峰。
  其形势不甚挺拔陡峭,亦非高不可攀,却是修仙之人登仙极乐之所在,非一般造化之人可接近也。
  鹿泽峰还有个小名儿,九州之人都管它叫一步登仙峰。顾名思义,只有即将飞升成仙的大乘境界者才会有资格和办法到这座峰上,坐等机缘,一步登仙。
  这一日一步登仙峰上忽然天降异相,电闪雷鸣。其声之响,其动之异常,引得周围修士纷纷赶至山下打探情况。
  只见天空之上乌云滚滚,细小电流穿梭其中,遮天蔽日。雷声阵阵,声势浩大,可那意味着天罚的九重玄雷却迟迟不见落下。
  众人议论纷纷,交头接耳间全在讨论是哪位大佬今日在此渡劫——没听说最近有哪位大乘尊者来了这一步登仙峰呀!
  是以讨论结果,尽是不知。
  然而半个时辰过后,雷声渐歇,堆积在天上的浓重乌云骤然散开,鹿泽山周围又是碧海蓝天的醉人景致,哪里还有人要渡劫的样子?
  玄云挂空,玄雷不现,这明显就是异相。九州大陆数万年历史,这种情况不常发生,但每次发生接踵而来的都不会是什么好事。
  有那仙风道骨、手持浮尘罗盘、一身道袍加身的修士于一旁掐指演算卦数,忽然罗盘一收,瞪眼惊恐叫道:“雷云异动,非瞬息天开,实为咎兆!非渡人飞仙,则兆妖魔之灵现!”
  “快去通知玄阳宗……有异世妖星降临九州了!”
  这道长身份显赫,他话中之意已经很明确:天雷只劈那些有违天地之道的人。既然这雷不是度人成仙,那便预示着有天理不容的人或事降临九州了。
  一嗓子已引起轩然大波。
  然而一众修士凑在一起激烈议论间,皆因修为不够、不敢擅自窥探峰上的玄妙,并不知道半个时辰前,一步登仙峰上有一口被打磨精致石棺,棺盖被人由下至上地一寸寸推开,只留半扇。
  亦不知半个时辰后,这口棺中猛地坐起一个人来!
  顾言之从棺中坐起,大口喘着粗气,对着空气狠狠翻了个白眼!
  上一次来到这个世界,他睁开眼时自己也是在一口棺中。
  本就丹田枯竭四肢僵硬,这从里面推开棺材盖子的活儿简直就不是人干的!
  再说了,怎么他一穿越就都要又打雷又要闪电的?还每次都招呼他整整一个钟头的时间?吓唬谁呢!
  大概是躺得太久,恢复了这么长时间顾言之仍旧觉得手脚麻软。
  他吭哧吭哧地从棺中爬了出来,又歇了一会儿,这才有闲心重新打量周围的环境和自己。
  其实上次来时他已经将这个世界的信息摸索得差不多了。
  他穿成的人姓顾,叫琰峥,曾经是天门宗宗主座下首席弟子。
  当年顾琰峥重伤亲师,叛出宗门,为人所不齿的事在天下间流传甚广。实则是因容貌过于绝丽而令其师尊起了歹心,险些被侵犯,不得已逃离师门,蒙受不白之冤,颠沛流离。
  后来顾琰峥集结屠魔、玄阳二宗的势力,不仅为自己洗刷了罪名,而且还令曾羞辱过他的师尊得到了该有的惩罚。又因其德才兼备,转而被迎回了天门宗,做了天门宗的宗主。
  顾言之之所以会知道这些,是因为很久以前,这个世界他来过。
  虽不知道时隔了多少年,亦数不清这中间自己历经了多少世,但终归是自己切身经历过的,所以顾言之还有印象。
  毕竟当年顾琰峥的仇是他给报的。污垢之名,还是他亲手洗刷的。
  更何况他亲自选择的风水绝佳的地理位置、亲手打磨的石棺雕刻的花纹,又怎会全无印象?
  他就清楚地记得在成为宗主的两年后,因为太无聊,他选择了自杀。
  稍稍整理下仪容,从乾坤袋中掏出一面铜镜照了一照,但见镜中之人蛾眉皓齿、俊美无俦后,顾言之不由弯起了嘴角。
  ——他还清楚记得当他作为顾琰峥的时候,在那个世界吃过他所认为的味道最好的八宝鸭!
  到底是心心念念肖想了几辈子的美食。上次回来他便是想先去吃一次八宝鸭,结果鸭子影儿都没见着就自爆成了渣渣,如今既然还是这个世界,无论如何,他也要先吃上一口再说。
  思及此他一挥衣袖,半掩的棺盖高高飞起,重重落下,摔了个粉碎,也顺道将那被苍翠藤蔓遮掩住的洞口砸出一个洞。
  顾言之一振衣袍,矮身而出。
  上次回来的时候凭借乾坤袋中的玉牌,他便已经想起了自己的身份。却因为经历的世界太多,拥有过的乾坤袋远不只这一个,亲手给自己打磨的石棺也不只这一座,那时候他还是觉得一阵混乱,想不起这究竟是哪个世界。
  但刚出了石洞,看见不远处山石耸立的形状之怪,犹如两支怒气张扬的鹿角,又隐隐绰绰地见到这峰顶大大小小数十个洞窟,不知怎地,那时的顾言之脑中瞬间闪现出一张模糊但冷厉的面容来。
  以及那一日,他与那张面孔的主人,在这山洞之中……
  紧接着,由这个人的出现,他便顺理成章地忆起这个世界并联的大陆被分为了九个州,所以统称九州,是个全民修仙的世界。
  顾言之记起这是个以强者为尊的世界,但原主顾琰峥却是个没有什么武力、不折不扣的丹修。
  洞外头晴空朗日,风轻云静。日头很足,看起来应是正午时光。
  只是不知今夕是何年。
  上一次一下山就被人包围了,顾言之仍不知晓对方口中“妖星”的含义。为了谨慎起见,他调转方位,朝着另一个方向飞下山去,一路竟未遇到任何阻碍。
  等有资格上一步登仙峰的大能赶到之时,见到的便不过一具空棺而已了。
  顾言之下山后一路向西飞去,只飞到气海几近枯竭的时候才发现了一个市集,于是欣然落地。
  甫一落地,他便发现这个地方的状况有些反常——这里道路宽阔修葺有方,两旁商铺屋舍,亭台楼阁也装饰的相当精致,但大白天的放眼望去,集市上却无几人踪影,商铺、酒肆茶坊门窗尽数紧闭,倒像是一座死城。
  想吃八宝鸭却扑了个空,顾言之舔舔嘴角,费了一些功夫,才勉强揪住了一个神色匆匆正赶路的道士。
  将人暴力拉至一旁后,他笑嘻嘻地冲着那道人一抱拳,礼貌问道:“敢问这位道友,此地为何地?今年又是哪一年?”
  被他拉住的小道士见他发髻松散衣着破烂,还以为自己遇到了个疯子,正要不耐烦地驱赶,又猛见他生得“唇红齿白肤如雪,面若梨花颜如玉”,纵使形容稍显狼狈,但仍掩不住他的矜娇贵气,不禁动作一顿,已经开口答道:
  “此地乃凌州五豪坡甘宁道,此年乃仙纪捌零贰玖年。你又是何人?缘何出现在这里?”
  自己飞了这么久,竟然还在凌州境内。
  距离自己最初离开,时间竟已过去三百年。
  顾言之冲他眨眨眼睛,并未作答他的问题,而是问道:“不知道友可曾听说最近天下有什么异动和妖星之说?”
  小道士认真想了想,摇头道:“不曾。”
  顾言之眸子一转,又问:“那再请问道友,此地发生了何事?怎么白日如此萧条?”
  修仙之人闭关百十来年实属常事,闭关期间外界沧海桑田也是常事,小道士并不疑顾言之,而是叮嘱他道:“此地黎民修士皆深染怪病不得而治,道友趁还没被传染上,速速离开此处吧。”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