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8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8-08-09 15:16:36  作者:公子阡殇

 

 
《全世界都在宠我怎么破[快穿]》作者:公子阡殇
 
文案:
作为世间最后一只九尾红狐,君月颜一飞升天庭就备受广大仙君的宠爱,荣升为“庭宠”。
有一天月老他辞职了,君月颜悠闲日子就没有了!因为新月老是他!
一直跟着他的兔子—青蘅仙君,无奈道,“月月只会吃睡!牵红线?不知又要生出多少怨侣!”
玉帝慈爱地看了一眼嘴角沾着糕点屑,正在打呼的小红团,耳边却响起某魔王阴测测的威胁声,“赔钱!”
玉帝猛一哆嗦,“无妨,只要轮回百世,经历世间情爱即可。”月老是幌子,谈情说爱才是本质!
 
cp:好吃懒做、爱撒娇小狐狸受VS深情宠溺大魔王攻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甜文 快穿 
搜索关键字:主角:君月颜 ┃ 配角:青蘅 ┃ 其它:快穿
 
 
 
第1章 楔子
  雪白的薄纱被微风轻轻拂起,在朦胧的烟雾中划过优美的弧度,只是惊鸿一瞥,依稀可见殿内华丽的装饰,最引人注目的当属那张垂坠着上好轻纱的大床了,风儿轻轻地吹动着悬挂在上面的七彩铃铛,清脆悦耳的声音落入耳畔,让人忍不住眼眸轻阖,细细聆听。
  殿内香烟缭绕,浓浓的果香萦绕在身边,经久不散,甜得人心窝都是软的。浑身雪白,泛着盈盈白光的兔子两只短短粗粗的前爪灵活地整理好了书桌,圆滚滚的黑眸里露出了满意的神情,心情颇好地摇了摇脑袋,头上绿白相间的漂亮花环也随着它的动作微微晃动了几下,顺爪从装饰在自己侧身的编织篮里拿出一根胡萝卜,咬得嘎吱嘎吱脆。
  眼睛余光不经意间瞥见床上被上好的红丝绒被包裹的小红团,白得似雪的兔牙咬着红润润胡萝卜的声音不由自主地加大了,听起来有种咬牙切齿的感觉。
  心满意足地吃完了一根颜色味道都极好的胡萝卜,兔子习惯性地舔舔自己毛绒绒的前爪,回味了一下,接着暗暗蓄力,只见一道白光划过空中,留下了绚丽的光尾,像是夜空中一闪而过的流星,再看时它的小身影已经稳稳地落在了红丝绒被上。
  红丝绒被上有着精致的花纹,边上隐隐可见金黄色的丝线,在光线下折射出莹润亮眼的光泽。但是现在,如此漂亮的锦被上,却不时可见一些食物的残渣,兔子两只前爪提起被面,轻轻地抖了抖,食物残渣像是被驱逐的小生物一样纷纷从上面滑落下来。兔子的眸子半眯了起来,看着依旧在睡梦中的小红团子,绒被也随着它的呼吸一起一落,心里的怒气似涨潮的海水,汹涌袭来,怎么办?他好想打死月月啊!
  睡得正香的小红团好像嗅到了兔子的气息,原本乖巧放在胸前的两只小爪子大大地伸展了一下,比它身子还要长的火红色毛绒大尾巴轻轻地动了几下,掠过它绒乎乎的小脑袋,缓慢地睁开了两只似墨的眼睛,水润润的,还带着些许的水汽,小红团秀气地打了个哈欠,肉肉的小爪揉了揉自己的眼睛,才后知后觉地看到卧在自己旁边目不转睛地凝视着自己的漂亮兔子。
  “阿蘅……”软软的小奶音带着刚睡醒的沙哑和迷蒙,一瞬间让兔子的火气消失殆尽,他能怎么办呢?只能宠着了呗!无奈间,对方温热的小身子已经在自己身上蹭来蹭去了,“今天嫦娥姐姐给我带了好吃的糕点,我有给阿蘅留哦!”说着小红团摇晃着自己的大尾巴,悄咪咪地从枕头底下拿出一块色泽亮黄,层层叠叠的酥脆里隐隐裹着红色果酱的点心,两只小前爪举着像是献宝一样看着面前的兔子。
  兔子感觉到了深深的无力感,不用说,又要清理整张床铺了,看着对方单纯地一眼望到底的眸子,终是不忍心责备,抬起前爪安慰地摸了摸对方的小脑袋,“谢谢月月了。”
  小红团乖巧地眯起了眼睛,弯成了一条缝,蹭了蹭对方的爪子。
  明明是一只小狐狸的月月,偏偏没有继承一点狐狸聪慧狡诈的特性,单纯地不忍直视。放下爪子的兔子眼睛直愣愣地盯着对方头上竖着的一撮迎风招展的红色毛发,无奈扶额,在这撮呆毛的映衬下,月月看起来更傻了。
  “月月,青蘅仙君。”女子柔美的嗓音传来,温柔地不像话。
  “织女姐姐~”小狐狸黑眸里漾起无法忽视的惊喜,说话间整个身子已经被女子轻柔地抱进了怀里,细细白白的手指更衬得那身火红的毛发光亮润泽。
  “月月,织女姐姐给你做了漂亮的小披风和帽子、鞋子。”女子温柔似水的声音一字不落地进入了小狐狸弧度好看的耳朵里。
  “哇!谢谢织女姐姐!”小狐狸带着奶音的惊叹声明显取悦了女子,女子发出了低低的笑声,像是喝了酒一样醉人。
  说罢,女子就小心翼翼地帮小狐狸披上了红色的小披风,披风上盛开花朵模样的暗纹若隐若现,大小刚好的小帽子周围是一圈柔软丝滑的白色毛毛,没有一丝杂毛,漂亮的很。白皙纤长的手指灵巧地将红色丝带打了个漂亮的蝴蝶结,底端垂坠着两个泛着银色金属光泽的镂空小铃铛,小狐狸每走一步,身上就发出叮叮当当的清脆悦耳声。
  “真好看!”看着镜中身形娇小的小狐狸,圆圆的脸蛋隐在一片雪白之中,衬得那张小圆脸愈发可爱了。“织女姐姐辛苦了。”小狐狸甜甜地道了谢,温软的嗓音像是糖浆一样,甜到人心眼里去了。
  “月月喜欢就好。”女子唇角的弧度加深了,温温和和地回道,“青蘅仙君,这是给你的。”女子话音刚落,同款披风落在了青蘅面前。
  “谢谢仙女了。”青蘅不着痕迹地瞥了一眼依旧在镜前美滋滋地照着的月月,忍不住抽了一下嘴角。
  “那月月,青蘅仙君,我就先走了。”女子笑了一下说道。
  “嗯,织女姐姐再见!”小狐狸歪着小脑袋,从披风的缝隙里伸出一只小爪爪,挥了挥。
  “嗯。”女子俯身又揉了揉它的小脑袋,勾唇离开了。
  “阿蘅,阿蘅,你也试试嘛,好舒服啊!”小红团满足地摸着头上和自己真耳朵一模一样、连大小也恰好的软软耳朵,喉咙里发出了愉悦的声音。
  “不了。”青蘅高冷地看了一眼兴奋不已的小狐狸月月,心道本仙君可不是傻乎乎的月月!
  再看过去,对方已经穿着柔软舒适的小披风美滋滋地吃起了食物,大大的黑眸眯了起来,唇边的毛发上沾染着食物残渣,看得青蘅又是一阵恨铁不成钢,这个贪吃的月月啊!
  眼看刚刚吃饱的小狐狸美美地打了一个嗝马上又要陷入甜甜的梦乡了,仙风道骨、一身长袍,手拿拂尘的太上老君出现了。对方抚着自己蓄了许久的胡子,含笑的眸子看了一眼小脑袋一点一点的小狐狸,“月月。”苍老地含着宠溺的嗓音让小狐狸一个激灵,猛地睁大了眼睛,揉揉双眸,“老君爷爷!”小狐狸蹦跶蹦跶地窜到了太上老君面前,调皮地揪了揪对方快要及地的白胡子。
  “月月!”青蘅严厉地呵斥了一句,吓得小狐狸嘚瑟了一下,委委屈屈的模样看起来十分招人疼爱。
  “无妨无妨。”太上老君温和地笑笑,摇了摇手中的拂尘,小狐狸已经到了他的手里,接着将小狐狸放到了书桌上,慈爱地看了一眼,旋即将目光转向雪白的兔子身上。
  “青蘅仙君,玉帝想问问之前问你的事情考虑的怎么样了?”老君抚着长须,笑呵呵地询问道。
  “只能答应了。”对上小狐狸迷茫的眼神,青蘅幽幽地叹口气道。
  “月月是不是可以当月老了?”小狐狸捧着自己愈发圆润的小脸,眨着水晶般的黑眸问道。
  “嗯,完成任务,月月就可以做月老了。”老君的声音带着宠溺,哄着眼前乖巧至极的小狐狸。
  “嘻嘻嘻。”小狐狸开心地捂住了眼睛,“其实我还是很想念月老爷爷的!”满面红光,穿得总是很喜庆的月老爷爷很可爱的。
  “哈哈,月老知道了会很高兴的。”慈爱地抚着柔软的小红团,太上老君笑道。
  唉,傻月月哎!还得完成任务啊!听话只听一半,真是让人操碎了心!青蘅拨弄了一下自己头上的精致的花环。
  想起那日玉帝单独地召见了他,说是要让月月走马上任成为新的月老,因为原先的月老工作了多年太过疲惫就去休假了,所以这个位置就空了下来,而玉帝眼里最适合这个职位的就是刚刚飞升仙界不久的君月颜。
  听着玉帝一本正经地说出最适合三个字,青蘅惊讶地差点把头上的花环甩出去,眼里只有食物与睡觉,单纯地像是一张白纸的月月会懂得世间最难懂的情爱?
  然后玉帝就打着哈哈跟他说,让他带着月月穿越各个世界,懂得感情之后再回来上任,而且这件事没有返还的余地,必须要去的。不过给了他一段时间考虑。
  夕阳西沉,渐渐消失在了地平线下,带走了天空的最后一丝温暖的余韵。但是这一切对仙界来说并无差别。青蘅仙君正在“哼哧哼哧”地收拾两人的行礼,毕竟马上就要开启穿越之旅了,把东西交给月月来收拾显然是不现实的。
  瞄了一眼织女送给他的白色小披风,青蘅的爪子试探性地动了一下,然后飞快离开,兔脸上似乎划过一丝纠结,随即深呼了几口气之后,再次朝小披风伸出了爪子,我就试试,我只是试试!
  白色的小披风上是精致的云纹,纤细的丝线泛着雪一样的光芒,帽子上是一双长长的耳朵,柔软地垂坠在身后,恰好搁下他的长耳朵,毛茸茸,软乎乎的,舒服地想要叹息。接着他又穿上了同款的小靴子,整只兔隐隐透露出几分高贵的感觉。
  我真帅!青蘅美滋滋地在镜子前晃来晃去,全方位无死角地欣赏着自己无与伦比的美貌。
  “月月他们已经走了。”王母娘娘闭眼感受了一下,那两人的气息愈发地浅淡了,忽而转头看向气定神闲的玉帝,“这样靠谱吗?月月什么都不懂……”说着就有些埋怨地看着玉帝,都怪他,非得同意魔君的要求。
  “我不是也没有什么办法吗?”玉帝讨好地对王母笑笑,“月月吃了人家浇灌万年的灵果,这才飞升的,人家魔君都找上了仙界,要不然赔灵草,要不然答应他的要求。”
  “哼,我看这魔君就是不怀好意,我可怜的月月啊!”面容高贵精致的王母娘娘勾了勾红唇,冷哼道,随即又想起在外面风餐露宿的月月,又是一阵唏嘘心疼。
  “老婆,老婆,你不用担心,不是还有青蘅在吗?”玉帝摸了摸女子柔软滑腻的手,轻声安慰道。
  “唉,事到如今也只能靠那只比月月强不了多少的兔子了。”王母轻叹一声。
  青蘅:emmmmm……我比月月强得可不止一星半点。
  作者有话要说:  话痨阡殇开新文啦!说起来最近快要考试了,但是还沉迷游戏,大家都知道就是那个叫钱与野男人的游戏,科科。
  这篇快穿应该只有三个字苏、甜、宠,阡殇智商只有三岁,嗯嗯。
  喜欢的小仙女们别忘了收藏一个哦,靴靴!鞠躬。
 
 
第2章 血族的初拥(1)
  一望无际的暗黑夜色铺天盖地地延伸到遥远的天边,寥落的星辰挂在墨似的浓稠夜空,依稀可辨经历了岁月痕迹的华丽古堡的模糊轮廓,干枯的枝丫上几片零零落落的枯黄树叶,随夜风摇曳着它们弱小的身躯,夜色中偶尔传来几声不知名的鸟叫声,划破夜的静谧与寂寥。
  身着纯黑色长风衣,更显得他身影修长、风姿绰约的俊美男人纹路分明的手掌上拖着泛着金属光泽的黄金托盘,穿过在华丽灯光下闪烁着暖色光晕的红地毯,身形稳稳地停在了一扇雕刻着繁复花纹,透着高贵奢华的圆形拱门前。
  修长漂亮的手指轻轻一推,厚重的门随着他的力度缓缓地开了半扇。整间屋子一览无余地落入他的眸中,男子迈着优雅的步伐,高贵地像一个即将参加晚宴的王子,一步一步朝与屋内华丽装潢格格不入、放在正中央的暗色棺材走去。
  四周雕刻着精美花纹的棺材上方却是透明的,如水晶一般,在屋内华美灯光下的照耀下晕出朦胧梦幻的色彩。
  俊美的男子隔着透明的阻碍温柔地凝视着里面沉睡的少年,他的头发黑得像是一团浓墨,愈发地衬得那张精致的面容白玉无瑕,他的睫毛卷而翘,像是展翅欲飞的蝴蝶,他的唇瓣娇嫩地像是一朵鲜艳欲滴的花朵,让人忍不住采撷。
  “奥斯顿亲爱的主人,您什么时候会醒呢?”男子垂眸低喃道,本就低沉的嗓音此刻透着一股慵懒优雅,更是能让人不由自主地沉溺其中。
  回应他的是少年一如既往的平稳呼吸和一动不动的艳丽面容。男子起身,悄无声息地离开了奢华无比的房间。
  几乎是房门关上的瞬间,原本沉睡的少年睫毛轻颤了几下,宛若黑曜石般漆黑华丽的深邃双眸缓缓睁开,满室的流光华彩刹那间黯淡下来了。
  突如其来的亮光让少年不适地抬手遮住眼睛,呢喃了一句:“阿蘅~”声音软糯带着一丝稚气。
  “嗯嗯,月月我在呢!”青蘅精神气十足的声音传入少年耳中,随即一只毛色光亮顺滑的兔子凭空出现在狭小的空间里,“月月,我们好像在棺材里。”青蘅抬爪推了推厚实的棺材四周。
  “嗯?”明显还处于迷蒙中的少年尾音带着疑惑,无端端有种勾人的意味,青蘅拍拍有些泛红的脸颊,迷醉的眼神逐渐清明起来,明明听月月的声音听了这么久,怎么今天有种莫名的感觉?一定是因为月月第一次变成人类模样的缘故。
  半眯着眼睛的君月颜明显还不知道自己的身体发生了什么惊人的变化,霍然起身,只听“咣当一声”,他的小脑袋撞到了那块透明的屏障上了,洁白的额头上顿时出现了一层绯红。
  身体慢半拍的小狐狸月月愣了一下,额头上的疼痛让他大大的黑眸里沁满了泪水,仿佛下一秒就会掉落。
  “月月,你没事吧?”突然呆愣的月月让青蘅心中划过一丝不好的预感,月月他那么怕疼,该不会?
  “哇……好痛啊!阿……蘅……”黑眸里的金豆豆再也无法拒绝地球的诱惑,纷纷砸落,溅起了一朵朵小水花。
  “月!”一阵疾风刮过,隐约看到一个黑色如鬼魅般的身影飘过,男子透着一丝急促的声音落入耳畔,青蘅定睛一看,那道透明的屏障已经消失不见,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的黑发少年已被男子稳稳地抱在了怀里。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