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8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8-08-22 10:02:53  作者:孤海寸光

 

 
《奶味小狼狗》作者:孤海寸光
 
文案一:
相别十年,喻星河一直对徐冉念念不忘。
一朝见面,发现对方正急缺一个形婚对象?
问:这种时候,她该怎么办?
答:正面上!
形婚?不存在的。
近水楼台,假戏真做,你跑不掉:-D
 
文案二:
徐冉把身娇体软的女孩捡回家:我会好好照顾你,给你一个家。
女孩又乖又软又听话,奶味十足,直到——
小狼狗将她扑倒,咬着她的耳朵说:让我好好‘照顾’你。
 
注:
1.小狼狗×温柔御姐
2.同性可婚。年龄差十岁,师生关系已解除
 
内容标签: 年下 豪门世家 婚恋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喻星河,徐冉 ┃ 配角:徐宁,秦济楚 ┃ 其它:
 
 
 
第1章 
  徐氏公司,二十一层,会议室。
  “这次竞标项目,对方没有给明确的标准,不确定性很大,部门内讨论以后,结合市场行情以及对风险的预测评估,提出了目前可选择的三套方案。”
  项目负责人刘明,站在投影前,给会议室的众人汇报此次的竞标计划。
  坐在最中间的那人,指节在桌面上轻轻叩了叩,淡淡的嗯了一声,慢慢的翻看起文件来。
  她大概三十来岁上下,白色高定衬衫质地上乘,修剪得宜,扣子扣到倒数第二颗,领口微微敞开着,白皙清瘦。
  会议室里的窗帘拉了一半,盛夏的阳光金灿灿的,溜了几缕进来,正好打在她身上,给她镀上一层暖黄色的淡淡光晕,温柔,沉静。
  她往后,半靠在座椅之上,将项目评估书举到眼前,一时之间,会议室里只有纸页翻动的响声,以及空调冷气的呼呼风声。
  空调的温度打的低,刘明的额上却冒出了细细的一层汗。他心里有些惴惴不安,这份文件要的太急太赶,熬夜赶工出来,很多细节都没敲定。
  他的目光不由的落到翻阅文件的那人身上,从他的视角看,女人的脸颊被文件半掩住,只能看见白色衬衫后露出的雪嫩脖颈,优美细长,弧度动人,看起来透着一种令人心颤的温柔。
  刘明一个失神,再回过神来,那点温柔的心颤就成了心慌。
  不轻不重的将那份文件放回桌上,徐冉推椅站了起来,轮廓优美的唇角微微弯出一点弧度,眼睛里却没有笑意:“刘明,建议你以后,只拿工资,不要做事。”
  刘明脸颊一下涨红起来,豆大的汗珠从脑门上滚下来:“徐、徐总,对不起,我马上就回去召开会议,立刻修改!请您、您再给我一天时间。”
  徐冉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看了秘书一眼,示意她结束此次会议。
  回到总经理办公室,她冷淡的神色倒是融化了几分,眉目间有几分愁绪。
  最近这次竞标的项目,忽然遇到强有力的对手,对方公司似乎知道徐氏一贯的竞标策略和底线,咬价咬的很紧不说,给出来的方案更加翔实可靠,在第一轮的竞选中倒是稳稳的压住了徐氏。项目部通宵达旦改方案,只是现在看来,第二轮拿下项目的可能性并不大。
  爷爷病倒,公司里的权力交接失序,加上最近接手的项目运转不畅,公司的资金链不稳,董事怀疑她是否有能力接任公司,纷纷提出质疑。如今看来,倒是陷入困境。
  她长舒一口气,压制住了负面情绪,坐在桌前,准备处理往来的工作邮件。
  手机却在这时响了。
  一见母亲来电,徐冉立刻放下了工作,按了接听:“妈,医院那边怎么样?”
  电话里传来柔柔的声音,似乎刚刚哭过:“冉冉,检测结果出来了,恶性的……”
  恶性。
  这两个字,对自幼和爷爷感情甚笃的徐冉来说,冰冷而又沉重。
  徐冉强迫自己冷静下来:“爷爷现在怎么样?”
  “昏迷中,一会叫你爸的名字,一会叫你们的名字,我现在正开车过来,马上到你公司楼下了。”
  她一怔:“妈,你现在去接宁宁啊,我晚点开车去医院。”
  乔言柔柔的叹了一口气:“我有事要和你说,你爷爷在说梦话,他说,想看见孩子们结婚。”
  “……结婚?”
  她揉了揉眉心,走到落地窗前,往远处眺望:“我真的不想结婚……”
  ……
  喻星河将名片放回包里,微信刚收到一条新消息,是导师发过来的:徐氏的大楼就在十字路口的尽头,很高的一层楼,你怎么这么路痴,还没找到?
  喻星河回:知道了,我会把材料送过去,只是对方会不满吗?
  傅尧回复:没事,她是我的朋友,虽然对我凶,但是不会对你发脾气。
  导师傅尧三十多岁,开了一家律师事务所,专攻经济法,在业界很有名望。今天他本来要来和徐氏的总经理谈一下新接的案子进展,却忽然跳票,抓了喻星河,让她过来。
  喻星河是个大写加粗的路痴,从公交车站下来,明明地图上显示只有756米,她却在附近转了大半个小时,终究来到十字路口,确定了那栋高耸入云际的大楼,就是她今天的目的地。
  一走进大楼里,扑面而来的冷气瞬间隔绝了外界炙烤的温度。
  光洁干净的大理石地面,映照出西装领带,衣冠楚楚。高跟鞋在地面上踩过,节奏感很清晰。来往众人,形色匆匆。
  喻星河在前台问了一下,总经理办公室在二十一楼。
  二十一楼的人不多,导师原本已经约好了时间,喻星河和秘书说了几句话,被她引领着向总经理办公室走去。
  秘书轻轻叩了下门,喻星河深吸一口气,这是她第一次独立和大客户交流,稍有些紧张,调整好呼吸,她冷静下来。
  秘书推开门,她跟着走进去,目光落在背对着她,站在落地窗前的人身上。
  那人正在打电话:“既然已经出发了,那就等会我们一起去医院吧,我叫我秘书去接宁宁。”
  她似乎是有些无奈:“妈,你说爷爷为什么就对这件事这么有执念呢?”
  电话里有柔柔的声音泻出来:“老一辈的想法,当然和你们年轻人想法不一样。”
  徐冉沉默了很久,揉了揉眉心,轻呼了一口气,似乎是做出了某种艰难的决定:“妈,我会找一个合适的人结婚,给我一点时间,我会安下爷爷的心。公司这边一切都好,放心。”
  电话终于挂断了,那人并没有立刻的转身。
  喻星河的心早已剧烈的跳动。她的目光贪婪的落在那背影上,雪嫩的脖颈弧度优美,看起来十分脆弱,让人心动。栗色的长发低低的绑在脑后,发尾卷起温柔的弧度,就如她清醇温柔的声音。
  阔别十年,星河没想到今日会再遇到她。
  看这情形,她需要一个合适的婚姻对象。
  喻星河深吸一口气,还没安抚好自己的心跳,背对着她的人已经转过身。
  徐冉原本低着头,美丽的脖颈微弯,一边看自己的日程安排,一边说:“傅尧,我最近需要一个合适的对象结婚,你有没有适龄的人选推荐给我?”
  “人品好,长相一般便足够。这个人最好能接受婚前财产公证,协议结婚,之后协议离婚。”
  办公室里一直寂静的很,她似乎感受到那注视,缓缓抬起头,只是目光还在手中的文件上。
  秘书对徐冉低了低头:“总经理,这是傅律师的助手,他之前和您约了时间,只是他今天临时有事,所以让他的助手给您送材料了。”
  徐冉微微点头,示意她出去,侧过身子,转眸看向来人。
  正好撞进那双眸光潋滟,星辉万点的眸子里。
  眼前的女孩,穿着一件浅灰色的衬衫,扣子扣到了最上面一颗,黑发柔顺的披在肩上,右侧的长发别在了耳后,雪嫩的耳垂半隐半露。
  那双眼睛十分动人,笑的时候眼尾微微上挑,不笑的时候,浓密长睫垂下,显得有些冷淡。
  徐冉怔怔,记忆里的画面一帧帧掠过,最终定格在大雪纷飞的冬夜:“星河?”
  喻星河看着她,眼角微红,一字一顿:“徐老师,好久……不见。”
  她微哽了一下,低下头,纤细的手指紧紧捏住了衬衫的衣角,而后松开,平整的衬衫上多了几丝褶皱。
  女孩的胸腔微微起伏着,半晌,才微仰起头:“徐老师,方才听你电话你说的,你需要一个结婚对象?我自认人品长相都尚可,选择我结婚,如何?”
 
 
第2章 
  和她结婚?
  徐冉还没从见到故人的惊与喜中回转过来,就陷入了更深的错愕和震惊之中,轻声复述一遍:“和你结婚?”
  她怎么可能和她结婚?
  横亘在两人之间的是十岁的年龄差距,是她和少女父母交浅言深的友谊,是少女一声声的呼唤,徐老师。
  犹记得那个雪落纷纷的冬夜,漆黑夜空之中星光点点。而穹顶之下,少女那双细长的眼里亦盛着星光,清澈的眸子里闪着纯净的爱恋,微微仰着头,近乎痴迷的看着她。
  少女穿着白色的长羽绒服,瘦削的下巴埋在领口处的绒毛里,白皙的脸颊泛着一层淡淡的绯红色,忽然扯住了她的衣角,而后踮起脚尖,温热的嘴唇比雪花更温柔,在她脸颊上轻轻拂过:“我真的很喜欢你。徐老师,你能不能别走?”
  “徐……总?”
  徐冉回过神来,轻轻舒了一口气,看着眼前的女孩,两人隔着办公桌而坐,有几分陌生的拘谨。
  十年过去。十四岁的少女眉眼长开了许多,但那双眼睛还是一如既往的动人,笑起来的时候蕴着星河,就如她的名字。只是女孩现在垂下眸子,显得有些冷淡。
  徐冉嘴唇动了动,想说些什么,终究还是没有开口。
  时间有种神奇的魔力,十年未见,昔日种种,却仿佛尤在眼前。七分陌生之中,却又夹杂了三分熟稔。
  久别重逢,近乡情怯。
  喻星河抬起眸子,又轻声喊她:“徐总,”
  “不用叫我徐总,”徐冉犹豫了一下,“也行,随你怎么称呼。”
  喻星河沉默的点了点头,换个话题:“方才听你说,要我boss给你推荐结婚的对象?”
  这句话被她复述出来,徐冉忽然想起,雪夜里少女曾经仰起头对她说:我喜欢你,以后可以嫁给你吗?
  喻星河见她神色,似是察觉了她的心思,语气很淡,手指不自然的微微蜷缩一下:“徐老师,方才是玩笑话……你是不是还记着以前的事?以前是我年纪小,不太懂事。”
  青春期的时候,对身边人一点点好感和依赖都容易放大成喜欢,可等到长大后再回首,才知那是一场美丽的错误。即使再美丽,也都是错的。
  徐冉轻舒了一口气,本该觉得释然,心口却又莫名有些堵。
  她轻轻笑了一声:“这样就好。”
  这样就好……
  喻星河垂下眸子,长睫黑如翅羽,扑扑闪闪,掩住了难言的失落。
  适逢秘书敲门进来,给喻星河端来一杯茶。一次性的纸杯,普洱茶叶在水面上半浮沉着。她微微颔首,道了声谢,却根本没打算喝,只是低着头,看着杯子里腾腾冒着的热气。
  眼前忽然出现盛着温水的玻璃杯。白皙纤细的手指搭在上面,缓缓推过来:“喝我的杯子吧,知道你不喜欢喝一次性的纸杯。”
  十年过去,自己那些小习惯,原来她都还记得。
  喻星河接过她的杯子,抬起头来冲她一笑,眼睛弯出好看的弧度:“徐老师,你的手指真好看。”
  徐冉一怔,有点莫名:“是吗?”
  不过她的唇角终于是慢慢弯了起来。女孩对她一笑,少了那分疏离的冷淡,多了几分亲切的熟稔。就这么一个细微的动作,就好像忽然回到了十年前,回到了少女在课间去办公室里找她讨水喝的场景。
  那层淡淡的屏障被打破了,徐冉仔细询问女孩的近况:“是已经工作了吗?方才我的秘书说,你是傅尧的助手?”
  “研三,还没有正式工作,导师也算是我的老板,我在他的律师事务所帮忙,毕业之后直接入职。”
  “研三,”修长白皙的手指在桌面上轻轻叩了叩,“傅尧是你导师的话,你现在在省大的法学院读书?”
  喻星河眨了眨眼睛:“是啊,徐老师,算起来,我们是校友了。”
  徐冉声音清醇温柔:“何止是校友,我也是省大法学院毕业的,你都可以叫我师姐了。”
  师……姐?
  喻星河的心里漫过一阵隐秘的欢喜,这么一来,两人之间倒是悄无声息的拉近了一个辈分,比老师好多了。
  办公室里的温度打的很低,怕女孩觉得冷,徐冉将空调温度调高一度,又坐下来:“快放暑假了,准备回家吗?我最近很忙,可能要过一段时间才能和你吃饭。”
  喻星河握住杯子的手一紧,指节用力,隐隐发白。她低下头,就着杯沿上浅浅的唇印,抿了一口热水,可说出来的话还是冷的:“徐老师,我没有家,很多年了。”
  “星河?”她压低了声音,有些疑惑的看着她。
  喻星河轻轻笑了一下:“以前你总叫我吉祥物,我也以为我是个幸运的人,后来我才知道,我不是。”
  她的父母葬身于山区雨季的一场滑坡中。上下学的乡间公路一面临山,一面临河,学校里的老师决定亲自送学生回家。
  喻星河那年十六岁,从天色初暗等到漆黑一片,再到曙光初明,她才知道,自己的父母被滑落的山石裹挟着,葬身于翻腾的大河之中。
  自此,她没有家了。
  徐冉手指按住她手腕,微微用力:“星河,你……”
  她轻轻叹了一口气,想问个清楚,却不忍心揭开女孩的伤疤,终究是按捺住自己心里的震惊和难过,温声说:“都过去了,星河。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