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8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8-08-24 10:28:48  作者:君藏

   

《预备男神的自我修养[综武侠]》作者:君藏
 
文案:
肖·资深穿越者·马甲多如狗·涯:男神从我做起,虽然我是一条咸鱼,但是我也是一条有梦想的咸鱼!
石之轩:什么梦想?铁口直断一卦千金吗?
展昭:飞星才当的上是天下第一名捕啊!不过……虽然知道你是好人,但是下次能不能别把抓到的人钉
在开封府门上了?包大人说没有钱修门匾了。
花满楼:肖兄自然什么都好,但是……能不能先把衣服穿好?
黄药师:柳傲北?嗯,我还是比较欣赏他一刀糊欧阳锋脸上的时候,不过……他的品味……emmmm拒绝拒绝评价。
楚留香:无花可称妙僧,大师者唯明虚禅师而已!
嗯,这是一个商业互吹的故事,咸鱼也是有偶像包袱滴!
 
内容标签: 七五 武侠 无限流
搜索关键字:主角:肖涯 ┃ 配角:武侠众 ┃ 其它:七五,综武侠,剑三
 
 
第1章 十指牵钉棘 1
  “嘿!猫儿,那事你可听说过?”白玉堂今天依旧致力于撩拨御猫。
  展昭虽然不觉得白玉堂见了他应该像老鼠见了猫一样,但是他也实在想不通白玉堂为什么总是喜欢撩拨他呢?展昭放下手中擦到一半的巨阙剑,望向蹲在他窗框上的白玉堂。“公孙先生不是说不准你再踏进开封府的地界半步吗?”他并没有怼白玉堂的意思,只是以白玉堂的性子既然应下了的事情自然不会反悔,毕竟公孙先生也就气上几天而已,谁让他前几天刚刚把开封府大堂的屋顶给踏坏了呢?
  要知道,开封府的经费可是紧张的很,而且开封府建成的时日也不短了,近年来一直年久失修,而且快到雨季了,再不修好的话恐怕等过段时间下了雨,开封府就要变成水帘洞了。公孙先生和包大人为了修缮开封府,这段时间可是愁掉了一大把头发了。白玉堂在这种时候撞上去,被赶出去也是正常,不过公孙先生最多也就气上几天便会把他放进来了。
  展昭的心里话一向写在脸上,聪明的白五爷自然一眼就看出来他在想什么了,白玉堂龇了龇牙,冲展昭笑道:“我可没有失诺!你看,我这不一点也没沾开封府的地吗?”
  ……是,你没有沾地但你踩着的是开封府的窗户。不过展昭虽然那么想着却没敢说出口,不然傲娇的白五爷恐怕要把他的屋子拆了,开封府实在是没钱了,他实在怕如果这间屋子被拆了他恐怕就要被公孙先生赶出去睡大街了。为了避免自己被迫出去睡大街,展·耿直boy·昭生硬的转移了话题:“白兄下来谈吧,你要是再把窗框踩塌了公孙先生怕是要不准你进开封城门了。不知白兄今日前来所谓何事?我应该听说过什么?”
  白玉堂被噎的一梗,讲道理,他有那么重吗???上次屋顶会塌分明是因为他们开封府的屋顶年久失修!再说他不是掏钱给他们修屋顶了吗?还想怎么样!这要是放在别人身上,碰瓷碰到他身上来了,他非要让他们知道花儿为什么那么红!他才不会把窗户框也踩塌了呢!!!不过虽然心里一万个不愿意,但是他的身体还是十分正直的从窗户上跳进了展昭的屋里,毕竟,他有理由相信,他要是真的再把窗户框踩塌了,公孙策那只狐狸绝对敢再敲他一笔,然后让他十日进不了开封城。噫,讨厌的官府!
  白玉堂虽然一肚子怨气,不过一对上展昭望向他的眼睛,什么讨厌的官府走狗,什么腹黑狐狸就全部忘到脑后去了,白玉堂立刻嬉笑着凑了上去,扒着展昭的肩膀,趴在他耳边小声道:“还能有什么!就是那个!那个最近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专门接官府的悬赏的,被叫做鬼影的那个。”
  展昭原本还被白玉堂神神秘秘的样子吓了一跳,但是一听他的描述,展昭立刻便知道了他说的是谁了:“哦!你说飞星啊!”
  “嗯?”白玉堂瞬间来了兴致:“你知道他是谁?他叫飞星?是真名吗?你见过他吗?他真像传说中那么厉害吗?”白五爷虽然现在基本上已经是半隐退了,但是陷空岛五鼠的名声在江湖上还是响当当的,结果这个被江湖人叫做鬼影的家伙才出现不到一年,便猝不及防的把他们五鼠的名声都盖了下去了,甚至连御猫展昭的名气都要暂避锋芒。这可是让白五爷不爽的很!
  展昭虽然耿直,但是他也跟着包拯办了那么多案子了,自然不会错过白玉堂轱辘轱辘转的眼睛里藏着的那抹不怀好意,那么多年的老朋友了,展昭又怎么可能不知道白玉堂在想些什么,当初他想要算计他的时候可也是这副表情的!
  想起他见过的那位动起手来毒辣狠绝,能不说话绝对不说一个字的清冷男子,展昭连忙一把按住了白玉堂的肩头,郑重的嘱咐道:“你千万别去招惹他!”
  “哎嘿?!”白玉堂的火气顿时就上来了:“展御猫!你这是什么意思?你是觉得五爷我还打不过他一个后起之秀吗?”
  看到白玉堂气得跳脚,展昭自然不敢说他确实是那么认为的,只得尽力的给他顺毛道:“我不是那个意思,只是他的功夫真的不适合切磋。”
  “我自然知道!”白玉堂不耐烦地摆手道,他自然是知道的,鬼影鬼影,说的就是这个人像是夺魂鬼影一样不可捉摸,而且一击致命。说起来比起江湖人事实上这个鬼影更像是一个刺客,不过他既然接的都是官府的悬赏自然没有把人弄死的道理,可是他抓到的每一个犯人都身上只有一处伤口,剩下的便是被用箭钉住的手脚了,他喜欢把犯人挂在人家官府的牌匾上,那被捕的犯人的半死不活的惨状实在是让人不忍卒视。
  虽说死不了人,但是看着也是够惨的,他还要求官府把赏金挂在牌匾之后,然后被挂上的赏金第二日一早都不见了踪影,也不是没有人动过歪心思,但是如果官府不给赏金,他就会光顾官府的府库自己拿赏银,若是有人偷拿他的赏银,那人第二日便会被写明生平所有的罪状挂在官府牌匾上,而且,就算他那么嚣张直到现在也从未听说过他被人抓到过。
  而且这鬼影向来只抓恶人,一来二去,官府也懒得管了,毕竟别管白猫黑猫,抓到老鼠就是好猫嘛~而那鬼影的名号也越来越响,虽然鬼影是为官府办事,但是他在江湖中的名声却是亦正亦邪,白玉堂自然也是知道他手段狠辣,毕竟跟他交手,以他的名声死是死不了,但是也半死不活也是难免的,毕竟看那些落网的恶人身上的伤痕,那人可不像是心慈手软之辈。
  不过,就算知道那么多,白五爷的犟脾气上来了,那是九头牛也拉不回来。展昭看着白玉堂一副你说不说?不说我就动手了的表情,展昭也不得不告诉他他想知道的东西:“你们虽然叫他鬼影,但是事实上他叫唐飞星,在官府这边是上过名册的赏金猎人,称号就是飞星,是不是真名我就不知道了,不过他说他在师门里就叫这名,我肯定是见过他的,不过我见他的时候他也一直戴着面具,没有人知道他到底长什么样子。厉害是肯定的,切磋的话我与他五五分,但要是动真格的……恐怕我在他手里撑不过一招。”
  白玉堂一听展昭那么说顿时便瞪大了眼睛:“猫儿!有你这么涨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的吗?一招都走不过?你说的那是大宗师吧?!他真有那么厉害?”
  展昭无奈失笑:“白兄你明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这样说吧,飞星兄的实力确实是要高我一些,但是他的功夫特殊,若是生死搏杀便会事半功倍,若是点到即止的切磋他的功力便会被压制许多。而且,飞星兄若是真想杀我,确实是一招足以,毕竟……”
  “毕竟什么?”一看展昭顿住了,白玉堂急忙追问道。
  展昭轻叹道:“毕竟飞星兄的功夫说是江湖功夫,实际上却是暗杀的门路,所以我才不愿你们交手,毕竟当初我也向他挑战过,他却是拒绝了,他说箭出无悔,空回不祥,我可不希望白兄你或飞星兄为了争一时长短有个什么三长两短。”
  虽然知道展昭说是担心他或者唐飞星起了争端会有什么三长两短,但是他也知道事实上展昭想说的肯定是担心他有什么三长两短,可是那又如何,既然展昭都没有只说出来,白玉堂自然也便当没有听出来咯~能听到这猫儿说出这么拐弯抹角的关心他的话也是难得,白玉堂也就不跟他计较那么多了。
  傲娇的白五爷勉为其难地哼哼着应了下来:“也罢,看在你的面子上那便放过他了,不过你不打算把他介绍给五爷我认识认识?一条路上的朋友,日后他若是有什么麻烦,认识了五爷也好帮他解决麻烦。”说着,白玉堂目光灼灼地望向展昭。
  展昭不由失笑,他当然是了解这位老友的,说是日后方便帮忙,实际上是想要八卦顺便方便以后看热闹才对!不过对于唐飞星的实力和脾气他也是信得过的,展昭一边想着什么时候提前跟在外跑任务的唐飞星打个招呼让他别跟白玉堂计较,一边答应着白玉堂:“好,等飞星兄下次回来我便请白兄过来一叙。”
  话音刚落,展昭的房梁上便传来了一声机括的轻响声,白玉堂顿时一个激灵拉着展昭便是一个横移,离开了方才的位置,同时向着声音传来的方向望去。
  一抬头,只见一个身穿黑甲蓝袍的男子蹲在房梁上,面上带着一块半面的银色面具,露出的半张脸虽然看不全真容,但也依旧可以看出其人的容貌绝对是水平线以上,不输于他与展昭的,而那声机括声正是他手中的一个匣子状的东西发出来的。那人裸露在外的肌肉昭示着他虽然身材纤细但是也绝不乏力量,而且那张俊美的半面上却凝结着厚厚的冰霜。
  他清冷的目光扫过白玉堂令他一下子汗毛倒竖!危险!白玉堂的手紧紧地握住自己腰间的刀死死地盯着房梁上的男子,虽然那人并没有放出任何气息,但是正因为如此白玉堂才更加感到恐惧,因为即使他现在看到了那人,他也依旧无法感知到属于他的任何气息!若不是亲眼所见,他都要怀疑那房梁上到底有没有人了!若不是那声机括声,恐怕就算他杀了他他都发现不了他到底是什么时候出现在那里的!一想到这里白玉堂便不由出了一声冷汗。
  房梁上的人不是别人,正是我们的主角——肖·化名唐飞星·鬼影·涯。
  虽然心里忍不住吐槽白玉堂真的很像是一只被吓得炸毛的锦毛鼠,但是肖涯面上还是面无表情地偏了偏头,目光掠过白玉堂落到了展昭的身上,薄唇轻启,清泠如醴泉的声音随之而出:“有人,等。”
  已经和肖涯见过好几次面的展昭立刻get到了肖涯的意思,当即苦笑着把过度紧张的白玉堂快要□□的刀压了回去,一边按着白玉堂的手安抚着他的情绪一边解释道:“白兄别那么紧张,不是敌人,这就是你想见的人。他不过是来了之后看着有人所以才在上面等的,并不是有意要听我们的谈话的。”说着展昭转向肖涯笑道:“飞星兄,这是白玉堂白兄,江湖人称锦毛鼠,你应当听说过的。”
  “……久仰。”肖涯的目光因为展昭的话又再次转回了白玉堂身上,半晌之后方才颔首道。
  “……额,久仰。”白玉堂一边讪讪地放开手中的刀柄,一边打量着肖涯。
  ……
  ……
  ……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即使是白玉堂也实在不知道要如何和一个面瘫+语废尬聊,毕竟……怎么聊都是尬聊,而且,他还不知道他刚刚说的话到底被肖涯听去了多少,背后说人家闲话却被别人堵了个正着什么的……白玉堂表示,这绝对是他这辈子最倒霉的一天!没有之一!
  展昭看看房梁上面无表情的肖涯,看看身边笑容逐渐消失的白玉堂,展昭的笑容也不由僵在了脸上……QAQ感觉气氛好奇怪,白兄和飞星兄真的不会打起来?
  作者有话要说:
  :)嗯,现在的肖小涯是大佬级别了!而且……悄咪咪给加了门派气质buff,唐门什么的果然还是面瘫语废体正直比较萌:)嘻嘻嘻,我跟你们讲,高冷炮哥什么的,全是假的!你们根本不知道这群蠢炮在门派里是怎么抱着假腿哭唧唧的!不要被他们的脸给迷惑了,高冷什么的,全是假的!
  最后,嗯,老规矩,主角校服图,手机端的小可爱可以关注微博id晋江君藏,看图~么么哒~比心~
  <img src=https://wx4.sinaimg.cn/mw690/006wyjX5ly1fr30gx3e07j30qo0goq53.jpg>
 
 
第2章 十指牵钉棘 二
  气氛虽然尴尬了几秒,但是肖涯本来就没有计较的心思,白玉堂更不是敢做不敢当之人。白玉堂当即抱拳对肖涯道歉道:“背后中伤,是在下失礼了,还望唐兄海涵。”
  肖涯点了点头,只道:“无事。”说着他便一个纵身从房梁上跳了下来,虽然说因为壳子的缘故养成了走路不走门的习惯,但是他本身并不怎么喜欢蹲在房梁上,虽然他没有做过亏心事,但是,这梁上君子还是能少做就少做的好。
  白玉堂仔细地打量了一下肖涯的神色,见他真的没有生气的意思,他方才松了一口气。虽然说他白五爷还不至于非要别人的原谅什么的,但是肖涯毕竟是展昭的朋友,为了他家猫儿在中间好做些,他自是不愿意与肖涯交恶的。
  空气中的凝滞陡然散开,展昭也不由偷偷地松了一口气,他自认为表现的十分隐秘,但是这种隐蔽无论是在肖涯眼中还是在白玉堂眼中都跟正大光明没什么两样。白五爷微微挑了挑眉,却没有挑破,肖涯心里差点一下子没绷住笑出来,不过……感谢他这具壳子是张面瘫脸,至少他高冷的人设皮还是稳的很的。不过即使如此,肖涯原本古井无波的眼睛里依旧是多了一丝柔和。
  展昭松过气之后,突然似乎想到了什么东西,连忙转向肖涯问道:“飞星兄这次也是送犯人过来的?!难道你又把人钉门匾上了?!你可千万别这么干了!公孙先生会疯的!”
  看到展昭一张英俊的面孔上写满了惊恐,肖涯其实有那么一丢丢想要现在就去抓个人钉上去的冲动,不过……他是一个有原则的唐门,没有就是没有,肖涯面无表情地摇了摇头,眼中的光彩却是微微黯淡了一点点,嗨呀,好可惜哦!这次他为什么碰上送上门来的坏人呢?
  展昭却不知道自家看起来冷淡靠谱的朋友心里想的是怎么不靠谱的想法,他现在只知道肖涯的回答让他长松了一口气,展昭连连念叨着:“没有就好,没有就好,飞星兄商量个事情可好?下次你抓到人能不能别往门上钉了?我们真的没有钱修门匾了!公孙先生和大人这两天为了修屋顶都快愁秃了,再加上门匾,我们怕是都要出去讨饭了!”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