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8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8-08-24 10:30:06  作者:樾玥

   

《今天也在努力不翻车[综刀剑]》作者:樾玥
 
文案:
浅仓麻泽,半妖,男,妖怪中的大熊猫,翻车鱼成精,世界濒危物种之一,对生活环境要求极高。
各种意义上一直在翻车,从未被超越。
与天斗其乐无穷,与地斗其乐无穷也,与人斗,齐乐也无穷...
麻泽他与自己斗...
这就有点意思了。
本文又名——《我就静静的看着三百年后的自己到底会有几朵烂桃花》
《我变强了,也……》
 
内容标签: 猎人 综漫 少年漫 银魂
搜索关键字:主角:浅仓麻泽 ┃ 配角:恃美行凶的某千岁刀子精,某变态红发魔术师兼职果农,某不愿透露姓名的前男友 ┃ 其它:
 
 
第1章 醒来第一天
  浅仓麻泽在醒过来的第一时间就察觉到了不对劲。
  厚厚的深色窗帘将耀眼的阳光严严实实的挡在窗外,舒适的适度以及令人心悦的草木香气,甚至是那寂静到了极点的空间,这件卧室的种种布置,每一点都戳着浅仓麻泽的心头好。
  简直就像是在家里一样让人安心。
  但是,即便不睁开眼,他也知道,这里绝对不会他生活了数百年的老家。
  在漆黑不见阳光的深海,密集的海水无处不在的将他紧紧包围,那份来自大海的威压以及鲸群从上空划过,带来的波动泛起的涟漪,是海洋深处唯一的热闹。
  在这件卧室里,连这份热闹都被人为的剥离了。
  太安静了啊。
  小小的翻了个身,修长的双腿夹住一个枕头,浅仓麻泽露出精致小巧的半张脸,愤愤的咬住枕头一边,睁开眼开始思考到底发生了什么。
  伴随着麻泽小小的翻身传来的是一阵金属碰撞的声音,静卧在被褥上的年轻人这才注意到他的四肢沉重的不像话。
  就像是被来自四面八方的海水挤压着,剥夺了来自四肢血脉对于心脏的供给一样,软弱无力,只是稍微一个呼吸都会感到困难。
  于是他缓缓的抬起胳膊想要在一片黑暗中看清到底发生了什么。
  出乎意料的是就仿佛刚刚被禁锢的感觉只是他的错觉一样,在将胳膊抬起的那一瞬间,来自四肢的压迫如同潮水一样的四散退去。
  压迫感消失了,就像是这个空间一样充满了梦幻的不科学。
  浅仓麻泽终于来了兴趣,他撑起身子坐了起来,开始思考着到底是怎么回事。
  可惜的是仅仅过了半分钟不到的时间,原本清醒的孔雀蓝眼眸就再次放空,很明显,这个问题对于一条鱼来说,是实在太困难了。
  从有意识之后,就一直被好好照顾着长大,因为本体就是国家二级保护海洋生物存在的翻车鱼,再加上漂亮精致的脸蛋,从来都是理所当然的接受周围人的示好以及照顾的大龄鱼宝宝彻底的放弃了。
  这实在是太难为鱼了。
  痛楚的发出一声□□后,浅仓麻泽懊恼的抓住自己的脑袋,但下一秒,却被手指间那份柔软的发质惊住,甚至忍不住瞪大了眼睛。
  他的头发,有这么长了吗?
  在寂静的居室内,任何一点轻微的声音都会被无限的放大,而因为时之政府的调令,一早就恭候在了寝居室外的狐之助,在听到屋内细微的响动后,一片雪白中带着一抹绯红的大尾巴轻轻一摇。
  尾巴尖上特质的铃铛发出些许响动,这是本丸内通知今日安排的近侍前来的铃声。
  不过在此之前,像是只绒球的狐之助翘起蓬松的大尾巴,熟稔的用鼻子将轻掩的房门推开,在正要进入的那一刻,加州清光端着铜制的水盆,以绝对的腿长优势,先某只狐狸进入了审神者大人的寝居室。
  “您醒了,浅仓大人。”
  从屋外陌生的气息传来后,浅仓麻泽就一直在高度警惕着,但是越是集中精力,他就越是疑惑。
  因为不论是那个自称狐之助的狐狸式神还是眼前的这个男人,对于他都太过熟悉了。
  熟悉到了连说话的声音,都控制在了浅仓麻泽纤细脆弱的神经能够承受的范围之中。
  看似毛躁的狐狸式神在喋喋不休的抱怨着加州殿的失职,并不着痕迹的想要在审神者大人面前给容貌秀丽的加州上眼药。
  但是,这一切都暂时被还在状况外的浅仓麻泽忽视了。他正在努力从一人一狐的对话中,努力提取有用信息帮助他正确的理解认识当前的状况。
  从小就习惯了被人照顾的,自理能力可以说是人类最低的浅仓麻泽在漂亮的小美人将熨好的和服递过来时,表现的十分顺从。
  他乖乖的起身,张开双臂,任由付丧神帮他将衣服整理穿戴整齐。
  是的,付丧神。
  在加州清光靠近的那一刻,浅仓麻泽就察觉到了他与加州之间存在的那抹淡淡的联系,以及淡漠却又不容忽视的血气。
  于是他沉默的任由加州清光摆布,事实上,这一点也是正确的。
  因为不论是狐之助还是加州,都已经习惯了审神者大人在早晨起床后的呆板放空。
  就如同呼吸和喝水一样,过长时间的相处,足以审神者和付丧神在彼此磨合之中找寻出最适合彼此和平相处的道路。
  “好了哦,浅仓大人,今天也是超级漂亮呢~”大功告成的加州清光,绯红的眼眸发亮,一眨不眨的盯着自己最高的成就。
  “嗯。”极其自然的伸出手,以微弱的身高优势,浅仓麻泽拍了拍加州的脑袋以视嘉奖,回忆起狐之助和付丧神之间的拌嘴,浅仓麻泽微微一笑,“今天也辛苦加州了呢。”
  “不……不辛苦。”加州清光结结巴巴的回答道,白皙的脸颊上涌上一团红晕,即便看了这么久了,自负十分可爱的加州清光也不得不承认,他们的审神者是真的十分漂亮啊。
  是的,就是漂亮。
  就像是一幅极度追求着工匠细致之处的水墨画,从构图再到每一丝的发色,浅仓麻泽都是美丽的象征。
  如同海藻一样柔软的黑色长发散在身后,即便这个男人穿着最为严肃正经的时之政府审神者统一服装,依旧掩盖不住他骨子中的懒散。
  就像是黄昏时分寥寥升起的烟火,飘向远方,夹杂着渔人归港时嘹亮的渔歌,混着朗姆酒特有的苦涩,以及蔚蓝无际的大海,一切的一切,就构成了这股叫做浅仓麻泽的男人的美。
  模糊了性别之后,油墨重漆的一幅水墨画,矛盾却又协调的统一出现在了他的身上。
  是加州清光努力想要蜕变的方向。
  在直面这种成熟的烟熏一样的美时,加州清光甚至不得不小小的往后退半步,以此平复自己的心境,在那双明亮宛如稚子的孔雀蓝中,加州看到了自己的倒影。
  “加州今天指甲上的颜色非常的漂亮哦。”浅仓麻泽真心实意的夸赞着青年节骨分明,修剪的圆润平整的指甲上,色泽均匀饱满的车厘子色指甲油,一下就能看出这孩子对于自己今天作为近侍的重视。
  真的非常衬这孩子的眼睛啊。
  被夸奖了呢。
  某种意义上相当单纯好懂的加州,正如浅仓麻泽预料的一样,在被审神者出乎意料的夸奖后,就像是猫儿一样,手足无措到了极点。
  他红着脸,机械的端起审神者用完之后,微微发凉的水盆,同手同脚,恍恍惚惚的退了出去。
  真是太逊了啊,加州清光。
  回过神已经离开审神者大人寝居室好几米远的加州,端着水盆微微懊恼,要是被安定那家伙知道他今天的反应那么逊,一定会被狠狠嘲笑的。
  不过……
  这可是那位大人的夸奖啊。
  自己做出的细微努力能够被重视的人看在眼里的这种感觉,真的是太棒了呢。
  这种待遇,就算是最受宠爱的粟田口的那堆小短刀们都没有的呢。
  真要是说出来的话,安定那家伙还不知道会有多羡慕呢。
  作者有话要说:
  麻泽君的新日记:
  哦豁一觉醒来头发都成海藻了。
 
 
第2章 醒来第二天
  随手抄起放在木桌上扁平的浅色发夹,将长发一挽,固定在脑后,感受到久违的清爽后,浅仓麻泽小小的舒了口气。
  很好,和他猜想的一样,那个叫做加州清光的孩子十分腼腆害羞?他刚才的语言应该没有任何差错。
  “浅仓大人今天心情很好啊。”唯一还在屋子里的狐之助摇晃着占据了身体2/3的大尾巴,跳上木桌有些感慨,“平时,您都不会怎么夸那些孩子呢。”
  捕捉到了狐之助语气中亲昵,以及最为关键的‘那些孩子’,浅仓麻泽低下头,觉得事情有些复杂了。
  尽管是群居生物,但是说实话,在现代生活了数百年之后,浅仓麻泽在所难免的沾染上了一些现代社会的恶习。
  他其实是条宅鱼。
  准确的说,是有些轻微的社交恐惧障碍。
  万万没想到一觉醒来之后,他已经变成社达大人了,这件事的刺激有点大了吧。
  纤细的神经完全无法接受接二连三的冲击,浅仓麻泽苍白的唇在那一瞬间更是褪去了所有血色,他现在觉得自己有点晕,十分想变回原形,露出白花花扁平的肚子,呈死鱼状。
  作为这座本丸诞生之初就已经跟随在了浅仓麻泽这个精致脆弱的玻璃瓶子身边的老人,狐之助只是看着审神者发白的唇,就敏锐的察觉到了不对。
  这个时候,哪里还顾得上时之政府那边派下来的任务啊,当午之急就是,“您深呼吸,努力平复一下自己的心情试试。”
  或者直接来一段舒缓的音乐吧。
  虽然知道这位特殊的审神者大人的脆弱程度,但是像今天这样的,才一醒来就要翻车的情况,还是第一次啊。
  敏锐的听觉在察觉到了絮乱的呼吸声后,狐之助彻底慌了,不论这种异常到底是为什么出现,现在的当务之急就是——
  狐之助直接迈开四肢,撒腿就往外跑去,“不好啦药研大人,审神者大人他身体不适!”
  原本就脆弱的神经,在狐之助这尖锐的魔音下彻底崩溃,完全无法抗拒翻车鱼本性的浅仓麻泽捂住急促跳动的心脏,两眼一翻,直接晕过去了。
  很好,先不管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吧,先让他晕一下再说。
  本丸平静的清晨,被狐之助急切的尖叫声划破。
  或许是在以往这样的事情本丸的刀子精们已经经历了太多,药研藤四郎身穿一袭便服,带着厚厚的病历本以及药箱,不慌不乱的跟在狐之助身后,甚至有心思询问狐之助以及作为近侍的加州在今天早晨发生的一切。
  直到他来到审神者大人的寝居室外,尽管知道浅仓大人此时已经陷入昏厥之中,但是这把忠义之刀依旧遵循古礼的在主君门外跪下,恭敬的向主君请示,请求觐见。
  默数三秒之后,跪坐在门外的药研推开了纸门,“在下失礼了。”
  随后将喧闹嘈杂的兄弟们关在了屋外,当然即使是最为闹腾,备受大将宠爱的乱也没有任何意见。
  为了大将脆弱的神经不受到过多的刺激,他们已经习惯了在药研尼进殿诊治时,安安静静的呆在外面等候。
  这也算是本丸中的各位,无言的默契。
  药研在关上门的那一刻看见屋内的景色之后,双眸因为过于吃惊微微放大,“大……”
  “嘘。”浅仓麻泽依在软塌上,食指抵唇,示意他的药师大人稍微安静一下。
  尽管对于现状满头误解,出于本能,药研沉默的点头,审神者大人会这么做一定是有他的用意的。
  所以……
  是狐之助那家伙惹大将不高兴了吗?
  在走向浅仓麻泽的短短几米,药研脑海里想了许多,他虽然不像宗三左文字那样精通政治,但是,活久成精,更何况他也曾短暂的跟在织田信长身边过。
  该有的政治觉悟绝对不低就是了。
  按照惯例,他沉默的为看上去没有一点问题的大将例行检查身体,并将身体数据记录在病例本上。
  这是从最初开始就养成的习惯。
  浅仓麻泽撑起脑袋,海藻般的长发不经意的划过耳畔,被微风一吹,飘向了短发军装少年的鼻翼。
  淡淡的栀子花香从审神者的发间传来,耳畔传来的低低的笑声,让药研藤四郎有些不适应,耳朵瞬间爬上了一抹红色。
  少年原本清冷的模样也因为这抹殷红多了一丝烟火气息,浅仓麻泽在心里小小的吹了一声口哨,要不是现在情况不明,这孩子长得,真是十分对他的菜啊。
  心里有些惋惜,不过要是他理解的没有差错的话,这孩子和加州都属于受他庇护的臣下吧。
  这样的话……
  心里滴着血,但秉承着兔子不吃窝边草的原则,浅仓麻泽不得不含泪将药研从备用小鲜肉的圈圈里剥拉出去。
  “药研真的很认真啊。”那边厚厚的病例,一看就知道少年对于审神者的关心。
  “是……是的。”就连药研藤四郎都说不出他到底为什么紧张,甚至有一些欢呼雀跃。
  或许是因为他的努力受到了大将的肯定吧?
  被夸奖了,是被需要的,这样的念头只是稍微冒出,药研都觉得自己心里就像是打翻了一罐蜂蜜一样,那种甜蜜的气息……
  浅仓麻泽微笑着,孔雀蓝的眼睛宛如包容一切的大海,但这一刻,那片海洋却为一个人驻足。
  十分清楚自己微笑的威力,同样从不吝啬在自己需要的时刻露出这样的美色的浅仓麻泽完全不觉得自己这样做有什么不对。
  生来美丽的人自然有必要不让这样的美断绝不是吗?
  他抽过厚厚的病例,状似十分随意的从第一页开始翻起,一目十行的飞速浏览着这本厚厚的病例。
  “是哪里不对吗?”药研在那一瞬间有些紧张,虽然审神者大人从未对他将每次的病况记录在案发表看法,果然还是不喜的吧,这种隐私被人侵犯的事情。
  浅仓麻泽抬起头,停下了翻阅的动作,“说起来,有件事还要拜托药研你帮忙呢。”
  “狐之助他似乎又有麻烦的事情要拜托我了。”而现在对于他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一点都不清楚的浅仓麻泽来说,他本能的排斥着新任务的出现。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