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8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8-08-26 08:43:45  作者:潇水玄舸

 

 
《回到青丘当狐狸》作者:潇水玄舸
 
文案:
 
这是一个蠢狐狸先被腹黑的青丘狐帝套路,结果发现自己其实不是个蠢狐狸,反过来套路帝君的故事。
1.1v1
2.本文主角逗比脱线,前方高能请慎(shou)入(cang)!
3.无明显攻受属性,都是御姐挂
 
桑儿:这狐狸精脑子不太灵光,真叫人担心
九潇:这狐狸傻乎乎的好骗得很
内容标签: 灵魂转换 灵异神怪 天作之合 异世大陆 
 
搜索关键字:主角:桑儿,九潇 ┃ 配角: ┃ 其它:
 
  ☆、001 出生
 
  我叫莫小桑,是一只,不,是一个含着金汤匙长大的豪门千金。
  不晓得爹娘给我起名字之前,有没有请大师算过。莫小桑,莫小丧,没有小丧,遇见的都是大丧。
  我十岁那年,父母便在车祸中去世了,车上只有我一个人活下来,亦成了莫家的独苗。爷爷视我为掌上明珠,琴棋书画,样样都不用我学;数理化生,我多看两眼他都会觉得心疼;文史政地,我一看便会睡着。当然,在爹娘死之前,我也是个什么都不爱学的。以至于我长到20岁,是一个什么都不会,还娇滴滴的米虫,可能吸一口雾霾都会把我毒死。
  我唯一比别人厉害的,大概就是有一颗乐观的心。但是这似乎也没什么好骄傲的,如果别人像我一样每天只需要想着怎么花钱,也会很乐观的。
  但是其实我有一个秘密,在变成莫小桑之前,我不是个人。
  现在这样说总觉得是在骂自己,然放在20年前,我是很鄙视人类的。那时“你这个人类!”几个字,确乎是我骂人的话。
  我的前身是一只生活在青丘的小白狐,而且是一只罕见的九尾狐,我很是引以为傲。后来好像死在一个雷雨交加的夜里了,不记得是怎么死掉的,兴许是被雷劈死的吧。总之醒来的时候,是在一个黑漆漆的山洞里,泡在一滩水中。洞壁外面,似乎还有人说话的声音。
  “宝宝,你还有一周就可以出来了,爸爸好期待你会是什么样子!”我看了看四周,除了我,哪里有什么宝宝?爸爸又是个什么物什?这个男子想必是魔障了。
  “宝宝,妈妈怀孕了以后很爱吃桑葚,等你出生就叫你莫小桑好不好?”这个女子的声音甚是好听,让人有点想睡觉。
  管他们在外面做什么,只要别打扰我睡觉就是极好!
  不知睡了多久,又听见那两人的声音,只是这次比上次吵闹了许多。
  “这孩子怎么这么丑,一点也不像我,跟个猴子一样!”
  这个声音有点耳熟,好像是之前在找宝宝的那个男子,也不知道他的宝宝找到了没有。
  “你瞎说什么!孩子生出来不都这样!小桑长大了肯定是个漂亮的小公主!”
  那个好听的女子声音又出现了,左右也睡够了,不如让我出去瞧瞧她是个什么模样!
  我想揉揉眼睛,胳膊却是如何都没气力抬起来,只好作罢。忍着不适,缓缓地张开眼睛。
  一睁眼,吓得我“哇哇”乱叫,然传出来的却是嘹亮的哭声。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这两个人的脸为何离我如此之近!他们身上的气味甚是难闻!
  “宝贝睁眼了!宝贝睁眼了!”那个男子极其没有见过世面地大喊大叫起来,吵得我耳朵疼。不过他的模样倒是很周正,作为一只狐狸,我也是有些见识的,话本子里的书生,大抵都是这种斯斯文文的模样了。
  “你小点声!别吓坏孩子。”
  这个女子倒是很善解人意,连带着她身上的气息似乎都好闻了一些。
  我猜想,她上辈子定是个仙女,因同凡人相恋才被贬下凡间,凡人哪里会生出这样好看的女子。
  等等!他们口中的宝贝,不会是我吧?!我确乎,是在这个男子怀里的!
  莫不是,我转世成人了!
  苍天,莫同我开这种玩笑!我一点也不想当人!一个个无甚法力,又弱得要死,想吃鸡怕是都半天抓不到一只!
  这么想着,还是个宝宝的我,眼睛里竟源源不断地流出了眼泪,哭得声嘶力竭。
  这时,一个年迈的声音突然响起。“混小子你怎么欺负我的宝贝孙女了!”听起来,大概是这个没见过世面的男子的爹爹。
  抱着我的男子声音听起来很委屈,“爸,我冤枉啊!”
  “来,让我抱抱。”我感觉身子一轻,换到了另一个人的怀抱里。虽然这个人的气息也不怎么好闻,但是他的白胡子看起来甚好玩儿。
  我伸出手抓了一把老头儿的胡子,用力扯了一下,他疼得龇牙咧嘴。我忍不住发出“咯咯”的笑声。
  这个老头儿也是有趣,他胡子都被我揪了,居然还很高兴,道:“我孙女儿刚生出来就会揪爷爷的胡子了!不愧是我莫云的孙女儿!你看她还笑了,肯定最喜欢我。”
  “这小鬼灵精,刚生出来就知道家里谁掌事,会给自己找靠山了!”
  这个男子又在说一些奇奇怪怪的话了,我揪了他爹的胡子,他不仅不打我,还说我在找靠山。虽然我是只狐狸,然我也是只好学的狐狸,自然是知道“靠山”意为何。原来人类找靠山的方式竟是揪人家胡子,果然跟我们狐狸不一样,如果我揪了爷爷的胡子,定是会被打得满地找牙了。
  爷爷,我为什么竟完全记不起来我的爷爷长什么样子了呢?还有爹爹和娘亲,怎么一点印象都没有?难不成我是石头缝里蹦出来的?
  就这样,我从一只狐狸变成了一个婴儿,每日过得跟从前在山里的日子倒是无甚区别,还有人好吃好喝伺候着,美哉美哉。
  因着狐狸习性,我出生没多久便会爬了,全家人都以为我是天才,喜得合不拢嘴。但是他们很快就发现,我只会爬,在别人都会走路的年纪,我还是在爬。
  不过我这个书生爹爹倒是很会自我安慰,他说晚走路的孩子一般都有过人的天赋。
  作为一只狐狸,我自然也是不会说话的。于是每天听这个斯文书生讲千八百遍:“宝宝乖,叫爸爸。”后来实在是不堪其扰,在3岁那年,终于叫出第一声“爸爸”。
  说了第一个字,我觉得说话也没有那么难了,相反,比学习狐狸语的时候要轻松许多。这样一来,我也兴致勃勃,学了一把酸腐书生,满口都是唐诗宋词。全家人又高兴地以为我的确就是天才。
  然过了没两天,我就失了兴趣,把诗词歌赋丢到了一边。
  爹爹又自我安慰,道:“没关系,现在这个年代,没必要会那么多诗词歌赋。”
  虽然课业上我是一塌糊涂,然爷爷的围棋我倒是很喜欢。爷爷见我总是用手扒拉他的棋盒,便教我如何落子。我看了几把,觉得围棋也无甚难度,吵着要和爷爷对弈。爷爷笑得两只眼睛都没有了,脸上的沟沟壑壑也挤在了一起,甚是欢喜。
  我以为我在围棋方面会是个天才,结果跟爷爷一连下了五局,都以惨败告终。爷爷倒是欣慰道:“我孙女这棋艺,比你那不成才的爸爸强多了,若是勤加练习,假以时日,定会有非凡的造诣。”
  听了这话,我竟真的信了他的邪,每天抱着小棋子苦思冥想。这次倒是没有半途而废,只是十几年过去了,我与爷爷下棋,依然活不过20步。
  在六岁那年,我被送到了一个叫“学校”的地方。凭我聪慧机智的脑袋,我猜想这大概就是私塾之类的地方。别的小朋友第一天上学,都哭得稀里哗啦,只有我十分淡定地坐在那里,想着今日回家要吃什么。
  于是乎凭借这一点,我成功变成了我们班的老大,一众小奶娃子对我俯首称臣。作为一只狐狸,若是安安分分地当一个乖孩子,未免也太丢我们狐狸的脸了。
  所以才开学一个月,我就带领一帮奶娃子搅得整个学校鸡犬不宁。又于是乎,我被“叫家长”了。如果我是一般的孩子,听闻老师要叫我家长,定是会吓得瑟瑟发抖。然我莫小桑,怎会惧怕区区一句“叫家长”。回家后立刻通知了娘亲我们班主任要“传召”他们二位,这话说得颇具气吞山河的气势,还与有荣焉。
  悲剧的是,娘亲不像爹爹那样溺爱我,立刻将我的裤子扒了,留下了两个手掌印。
  如此,我学会了这里的第一句俗语“女人心海底针”,说动手就动手。
  后来爹爹和娘亲去学校听了我的“丰功伟绩”,决定还是别放我出去祸害别的孩子,给我请了七八个先生回家。
  这点小挫折哪里打得倒我,在我出色地作弄下,一个月换了三批老师。爹爹终于意识到我实在是个不学无术又不乖巧懂事的孩子,于是做了一个十分重大的决定。在六岁的年纪,就开始给我物色少年才俊。想着既然我是个没用的,便得提前给我找一个能干的丈夫。
  娘亲则是经常把我箍在她怀里,给我讲一些人生道理,我当然是左耳朵进右耳朵出。
  只是,若知道他们会那么早就离开我,我一定会做一个省心的孩子,好让九泉之下的他们也不用那么牵挂。虽然我是只狐狸,然人当久了,也愈发重感情起来。爹娘死的时候,当真撕心裂肺地哭了一哭。
作者有话要说:  修文捉虫了
 
  ☆、002 穿越
 
  爹娘死后,我便不是那个无法无天的混世魔王了,开始用心学习如何当一个人类。从这一刻,我由一个懵懵懂懂的小狐狸,变成了一个懂得骨肉亲情的人。
  为了靠自己的力量保护爷爷,继承守护他一辈子的心血,我认真同爷爷的助理2号学习起经商来。
  经商之余,我还喜欢画画,于是爷爷给我找了最好的老师。对于我这样一个懒散的人来说,竟能耐着性子学这个,称得上是“吃苦耐劳”了。
  无怪乎那么多狐狸挤破头想修炼成人,当人的好处还是很多的,尤其是当有钱人。
  我虽是只狐狸,却也是只爱美的狐狸。自从习惯了当一个人,便十分注重形象。爹娘给了我一副好皮囊,我十分愿意炫耀,尤其喜欢换好看的衣服,一天三套都不嫌多。
  今日是我20岁的生日,爷爷给我办了一个,他们叫作“party”。我穿着全身镶钻的蓬蓬裙,头戴水晶冠,是全场绝对的焦点。我果然是一只变异的狐狸,竟疯狂地喜欢钻石这种blingbling的东西。
  然,悲剧发生了,我下到最后一阶楼梯,一脚踩空,差点摔个狗啃泥。好在一个俊秀的男子及时过来托住了我的腰,像所有偶像剧演的那样,旋转了360度,定格在那里。
  我眼含秋波,魅声道:“谢谢。”许是我的样子太过魅惑,他竟当众单膝跪地,求我嫁给他。
  于是,下一秒,我挨了一巴掌。
  我坐在镜子前,闷闷不乐地看着脸上的手掌印,它的主人是我唯一一个人类朋友——安娜。
  安娜说我是个狐狸精,整日就知道搔首弄姿,用一双无辜的眼睛勾人,把她男朋友的魂都勾没了,才会跟我当众表白。
  我着实是冤枉,我上辈子虽是狐狸不假,但还没成精就死了。搔首弄姿是我们狐狸的天性来的,没想到竟变成了人类口中的“小三”。
  其实我是还是有些难过的,因着狐狸本质,我从小就异于常人,再加上没上过学,便没什么真正的朋友。
  后来在18岁的成人礼上,安娜出现了,道:“我们做好朋友吧!”于是我也就稀里糊涂有了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朋友。
  大概是因为眼角上长了一颗无泪痣,所以我几乎没流过眼泪,上次流泪还是在爹娘死的时候,距现在已经十年了。
  这次我也没有因着挨了一巴掌就像如普通小女生一样哭哭啼啼的,挨巴掌的时候我就已经反手挠了她一爪子,还叫管家把她和那个不长眼的男朋友一起扔了出去。
  “我的宝贝孙女儿是不是一个人躲在房子里哭鼻子了?”门外传来爷爷的声音,果然这个世界上唯一对我真心的,只有爷爷,不管我揪掉他多少胡子,都不会同我生气。
  我过去打开门,翻了个白眼,“我怎么会做哭鼻子这么幼稚的事?就是脸上有一块红红的,难看得紧。”
  爷爷“呵呵”笑着,“我孙女怎样都好看,楼下好些青年才俊都想认识你呢,同爷爷下去看看你喜欢哪一个?”
  我摆摆手,了无兴趣,道:“我不下去了,一个个聒噪得很。”
  “那也好,不叫我宝贝孙女给那些毛头小子看了去。”爷爷神秘一笑,“爷爷送你一个礼物,是我们莫家的传家玉佩,据说是莫家先祖在山里捡到的。自此以后,莫家就顺风顺水,家族生意也越做越大。”
  我接过玉佩,色泽晶莹剔透,内里似乎还闪着若有若无的红光。
  爷爷走后,我看着玉佩出神,总觉得这个玉佩有一种神奇的力量,将我的全部心神都吸了去。
  “咚咚~”
  “咚咚~”
  我突然感觉到心脏急剧收缩,每一个毛孔都灼热难耐。
  “啊~”这是我失去意识以后发出的最后一个声音,也是我作为莫小桑说的最后一个字。
  醒来后,我躺在一滩水池里,周围黑漆漆的。
  唉?这个情景为何如此熟悉?难不成,我又重新投进了别人的肚子里?
  我努力站起来,甩了甩毛。
  甩毛???
  等到眼睛适应这里的黑暗,我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身子,毛茸茸的,一、二、三、四,四条腿撑在地上,又变成了一只狐狸样。
  当了20年人,我早就忘了狐狸该有的样子。现在,我只觉得自己是光身子光脚,羞愧难当。
  “咕~”肚子不争气地叫起来。
  我从水池中走出来,甩了甩身上的水,冷得浑身发颤,脚在地上硌得生疼。
  好饿,想吃提拉米苏,想吃鹅肝,想吃鳗鱼饭!
  我叹了口气,拖着沉重的脚步朝光亮走去。走出洞穴,眼睛一下无法适应亮光,感到一阵刺痛。
  我在原地闭了眼,打算静立一会儿。没过多久,眼睛刺痛感稍缓,慢慢睁开后,映入眼帘的是郁郁葱葱的森林。
  我这是,又回到青丘了?
  莫小桑这个名字,果然是命中带煞!当惯了人,再叫我过狐狸粗糙的生活,不如了结了我痛快!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