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8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8-08-31 08:38:46  作者:千羽凉

 《追魂逐梦》作者:千羽凉

 
文案
 
建议用app的读者点目录,晋江比较抽,新章会晚发
你敢动我阿姐?好呀,你是想被凌迟?还是想被诛九族?呵呵呵,选吧。什么,你说我是孤儿?没姐?没势力?抱歉,我说的是我干姐,就算我是孤儿那我也是最强的人!不信?你且看下去便是了.......
看最强姐控和妹控如何让世界臣服于脚下!
努力保证日更然而自己每天累成狗的我(T_T)/~~
 
新文:逆妃叙
内容标签: 年下 灵异神怪 仙侠修真 
 
搜索关键字:主角:千羽凉,子文秋 ┃ 配角:悦,林夕 ┃ 其它:
 
 
第1章 序章
    她当年在河里漂了很久——据说那河同天界连着,就被称为“天河”了——她被子家捡到了。子母抱着五岁的她,想打听她的父母,无果,想打听她家住哪,无果,最后只知道她叫“千羽凉”。
    千羽凉不记得自己的父母了,准确地说她已经不记得自己五岁以前任何事了。
    她是被子家带大的。其实子家也不富裕,就是碰巧捡到她,然后就决定养她了。
    千羽凉有一个干姐姐,叫子文秋。她们的母亲在千羽凉七岁时就病故了。
    她们是有仙缘的人,村子里只有她们两个人有机会出人头地。一切资源自然会倾泻在她们身上。可惜,她们的天资已经不是这个小村子能容下的了,村子最后一次帮她们是为她们凑钱出去。子文秋九岁、千羽凉七岁时,两人到外边去闯荡。一番努力后她们拜入大名鼎鼎的独梦宗,在外门做个小弟子。
 
作者有话要说:
这里新手一枚,如有错误还请各位读者大大海涵
 
 
 
 
 
第2章 掌门之争
第一章掌门之争
    四年后
    千羽凉总是被当成一个像她姐姐一样温柔的人。
    然而事实是她是一个性子异常欢脱,甚至带着严重的天不怕地不怕精神的人。她每天这么小心翼翼地生活无非就怕子文秋会受到连累,说她妹妹这么没教养,子文秋也一定云云。姐姐在这外门的掌门弟子的位置上坐着已经令一些人不满了,她的修为在外门中不算最好的,待人温柔可亲的性格和做事雷厉风行的手段才是她最大的竞争力。
    独梦宗里也是有家族势力的,那些有才华的世家公子小姐一个个娇生惯养的,绝不会容许一个实力仅是练气八层的小村姑管他们的。不过这独梦宗外门门主也是个眼界高的,那些与毫无教养的公子哥、大小姐们,他平常甚至不曾多说过一句话。
综合挑选,子文秋是最合适的。
    世家子弟并不这么想。于他们而言,饶是自己能力不够,但家族势力也是自己的,于情于理应算在能力范畴内。然那独梦宗本就在门派中占据最顶层的位置,除去第一家族容家尚能与其平起平坐,其他家族的帮衬似乎只是可有可无的存在。
 
子文秋最近事情很多,因为门主在闭关修炼中。
说来也是令人咋舌,原本每天的事不算特别多,可门主一离开,那些弟子上报的事就骤然增加了,原本一些小门派就能解决的问题就全被划到疑难事件里了。这下可好,原本子文秋这个平常只是在门主旁边接一点小任务的新手处理事情就不是很快,现在还要分心把一些案子给小辈历练,然后盯着他们的进程。不过为什么这种小妖怪闹的事会由独梦宗来处理,还正好是在门主不在时出现,不用想也知道,肯定是那些公子小姐为了让她出错所出的招了。
子文秋也不是没想过把他们揪出来,可他们做事都不留证据,甚至这证据找出来也有可能以“就当是锻炼自己”这样的理由打回去。
子文秋也不怂,但这哑巴亏是不吃也得吃了。
   “唉,我也只能是他们在锻炼我了。”子文秋这样麻痹着自己。
几周下来,子文秋眼圈下积攒了一圈又一圈的青色,整个人都憔悴下来。她一小仙人怎么受得起?何况这小仙人连基都没筑,根本吃不消。
可她那妹妹千羽凉在姐姐的问题上本就个爆脾气,别人偷偷说子文秋坏话,她不爽;别人宗给子文秋下绊子,她不爽。这下可是点了她那名为脾气的炮仗了,直接找上他们最大的主子容天雅。
 
   “你们到底要怎样!”千羽凉拦下了下课的容天雅。
   “师妹这话我就听不懂了,我一直安分守己,在自己的小圈子里待着呢。”容天雅歪着头,做出一副迷茫的样子,可在千羽凉眼里,她越这样越是可恶。
   “我从没见过你这么厚颜无耻的人,究竟怎么着你才肯罢休!”千羽凉终是对她吼道。
   “嗯,让我想想,”容天雅摆出一副思索的样子,眼睛却目不斜视看着千羽凉,显然她早就想好了的说辞,“让你姐姐同我打一架,赢了,我就不打扰她,输了,就让她把掌门之位给我。如何?”
千羽凉狠狠地瞪着她。
 
作者有话要说:
这里新手一枚,如有错误还请各位读者大大海涵
 
 
 
 
 
第3章 掌门之争2
第二章掌门之争2
    容天雅发出了一张对子文秋没有任何好处的战书,赢了,子文秋的生活恢复原状,输了,她就要把自己的位置送给别人。可没有人能给她评理,门主闭关了,就算他现在出关了,一番没有证据的诉控只能换来三日的闭门思过。
   “待我同我阿姐商量一下。”千羽凉放柔了表情,眼里却换上了令容天雅恼怒的不屑,施施然地走了。
仿佛她才是占了便宜的一方。
然她内心却不像表面这么平静——气恼得很呢!
她本想为子文秋出气,可自己只骂了容天雅一句,还被倒打一耙,就要接受这不公平的挑战了——说是商量,可这场战斗必然是要打了。这是唯一能让子文秋摆脱现在处境的选择,就算子文秋自己不同意,可千羽凉这么挑事,却没人理她,定是要丢面子了。就冲这理由,子文秋也是会应战了。
 
    “唉....阿凉,你真会给我找事。”
    “我,我也是为阿姐好嘛!”千羽凉为自己小小地辩解了一下。想来她也是理亏,说这话的声音低若蚊吟。幸好子文秋就站在千羽凉身边,这才能听见。
然而她表示很后悔听见了。
——这种你才委屈的语气是要怎样啊……
子文秋无奈,只得摆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道:“就是因为你是为我好我才没法罚你呀!告诉容天雅,三天后,演练台见。”后一句话是对她身旁的小厮说的,小厮听了这话便立刻下去报信了。
    与子文秋的平静相比,容天雅对这场战斗的反应就正常多了。
   “呵呵,我定要叫你输得落花流水!”容天雅一脸狰狞,“叫他们布置好场地,呵呵呵。”尽管这话似乎没什么问题,可那句尾音调的上挑却是无端端地令人心生寒意,叫人忍不住猜测这比武的公平性。
    而这时的子文秋只是继续批改手上的文件。她要来这三天时间无非是打算尽快干完自己的工作,再平静下自己的心情罢了。她并不知道自己究竟要面对什么。
仅仅是一场普通的战斗?怎么可能。
 
作者有话要说:
这里新手一枚,如有错误还请各位读者大大海涵
 
 
 
 
 
第4章 掌门之争3
第三章掌门之争3
    三天时间,转瞬即逝。
    独梦宗演武台上,两名女子对立而战。二人风韵不同的脸上都不约而同地流露出对对方的敌意。
   “一方离开演武台或失去意识为输,生死不论!互相介绍!”主持喊道
   “容天雅,练气八层,体修。”
   “子文秋,练气八层,符修。”
   “双方都准备好了吗?”得到肯定后,那弟子又喊道,“比赛开始!”
    话音刚落,容天雅便冲向子文秋,右腿直向她脖子扫去,子文秋则在她腿快要碰到自己时猛地向左边闪去,又绕回她身后,用灵力在空中飞快地画了一道符。容天雅没想躲,她张开灵盾护好自己,当灵符爆炸时已经来不急了。
    容天雅迅速从爆炸烟雾中冲出,想借此机会打子文秋一个措手不及。可在她刚离开烟雾时,地上却光芒大起,这下她挡不了了,硬生生挨了这一下。其实子文秋在一开始躲容天雅的腿时就在地上用灵力画了个圆,容天雅并不了解符修,认为他们的攻击只有画符,殊不知他们只要在自己用灵力画的任何东西中做些手脚就能让它拥有其它用途。
    容天雅现在好不生气,自己还没碰到子文秋就添了这么多伤,于是手上的攻击也愈发猛烈了。她冲到子文秋面前,左拳击出,子文秋身子右|倾,堪堪躲过这一拳,然而容天雅右腿又攻来,子文秋还没反应过来,腰上就挨了一击,她重重咳了一下。台下的千羽凉看了好不心疼,子文秋看了她一眼,笑了下,又将嘴里的血咽了会去,心想:哎呀,这下再受伤阿凉怕不是要上来了。满心的无奈呀!
    而她的猜测也被印证了。这是后话。
    她虽想着,手上动作却是不慢。在刚刚挨了一记后迅速跑开,围着演武台边缘跑,容天雅生怕她又画个阵,一提速,拦下了她。子文秋也不慌,就停下来了,她脸上带着淡淡的微笑,笑地容天雅一阵阵心慌,然后,子文秋倏然一掌拍上来,眼神冷冰冰的。待容天雅知道了子文秋那一掌干了什么时,她的心“唰”地凉了——子文秋往她肩上贴了张纸符!
    子文秋早就在手里藏了一张符,刚才跑就是为了引容天雅挡在她身前!
   “轰——”那张符炸了,待烟雾散了再一看容天雅,她右肩上已经没有一块好肉了,血染红了她的衣服和脸,头发也乱了。此刻容天雅抬眼看着子文秋,眼里带着浓浓的杀气,竟是如同女鬼一般!
   “子文秋,你别急,好好感觉下自己的身子怎么了吧!”容天雅疯狂地喊叫着,让人看了只觉得她如同一条疯狗似的。
    不对劲!千羽凉并没有松懈,她的直觉告诉她,容天雅的话并非空穴来风。她突然害怕了,子文秋怕是要有事!
 
作者有话要说:
这里新手一枚,如有错误还请各位读者大大海涵
 
 
 
 
 
第5章 变故
第四章变故
    不对劲!
   “姐——”千羽凉突然喊道。
只见子文秋宛如断了线的风筝一样倒了下去。她只觉得自己的灵力仿佛在一瞬间停滞了运转,力量也被抽走了。然而容天雅并没有罢休,她一步一步向子文秋走去,扬起一个充满了嗜血意味的笑容,“哈哈哈,子文秋,你还不是要被我弄死!”说着,她提起了拳头就要向子文秋脑袋砸去,子文秋紧紧地闭上了眼睛,然而预想中的疼痛却并未出现。睁眼再看,千羽凉竟是打破了演武台的结界冲了进来,握住了容天雅的拳头,一套动作行云流水。然后,她甩开容天雅的拳头,拔出自己的佩剑——引冰,对容天雅说:“阿姐已经不能动了,你为什么还要攻击!还有,”千羽凉吸了吸鼻子,“这里的空气有问题!”
    容天雅的脸上出现了一丝慌乱,却又被她隐藏起来,扬声道:“有问题?你的证据呢?空气如果不对,那为什么我没事呀?”
   “呵呵,不过是使人无力的麻药罢了,”千羽凉扶起了子文秋,目光冰冷地看着容天雅,继续道,“这种东西又不是没有解药,你事先服了药,再借刚刚那一下打得阿姐血肉飞溅,用血腥味掩盖下药气,并以此吸引别人注意力,让他们以为阿姐只是灵力耗尽才……”千羽凉尚未说完,一名老者从天而降,连带着的还有他的威压。那人一身黑衣,腰上挂着代表容家的金牡丹牌。千羽凉一下说不出话了,却听见了子文秋的一声低吟:“容家的墨老。”
    子文秋在提醒千羽凉小心些,然而千羽凉想的是:容家?唔,要是个公正廉明的人,肯罚容天雅的话,那我让她给阿姐磕头道歉就原谅她了吧?嗯,可以。想着,她看向墨老冷冷的眼光中就掺了一丝考量。
    这想法若是让子文秋知道了她非得不顾形象地炸毛不可,人家堂堂容家长老你个小屁孩考量个卵啊!!!阿凉你怎么这么爱作啊!!!
   “墨叔!”容天雅见了墨老立刻跑了过去,“先弄弄你的头发,这像什么话。”墨老满脸慈爱地说。
    啧,千羽凉鄙视着他们。
   “好了,就是一场闹剧,那两个小孩儿,你给天雅道个歉,毕竟你们一个伤了她,一个骂她来着。你们好好赔个不是,这事就算过去了。”墨老指着千羽凉二人,一副他很大度的语气说。
   “道歉?容天雅自己学艺不精被阿姐伤了赖阿姐?这是生死不论的决斗唉!还有,容天雅在这结界里放毒您怎么不……”
   “够了!小丫头你见好就收吧!你们门主不在没人给你撑腰!你们的家人我随时能弄死!”墨老深知如果容天雅干的那些下三滥的事被揪出来她独梦宗弟子的地位怕是要不保了,在尽自己所能威胁千羽凉。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