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8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8-09-03 07:39:00  作者:浮安衾

 

 
《他与灵根谈恋爱》作者:浮安衾
 
文案:
三千界最骄奢尊贵的小少爷篱然,渡劫后发现自己变成了一根灵根,还是一个被公认为废柴的身体里的灵根。
暂时无法脱身,拥有饕餮血脉的篱然决定先喂饱自己。
嗯,首先是自己身边那几根灵根。
何府众人懵:“那个五灵根废柴,竟然变成了单灵根天才!”
然后是幽冥烈火。
聂光派众人惊:“那个新来的师弟竟然从单灵根变成了极品变异火灵根!”
还有,还有,还有,篱然一点也不亏待自己,吃得一本满足。
天运大陆众人:“……请把这个颠覆常理的妖孽带走。”
后来,篱然才发现这个对自己极好的“废柴”很不简单……
何漠:你是谁?你在哪里?
篱然:我在你肚子里,我还没成型。
何漠:……
 
排雷:
①甜宠治愈向,中间有两章有些虐,只有两章,一点也看不了虐的小天使们慎入。
②最后一卷可能会有包子出没。
非正统修仙文,考据党勿入。
 
内容标签: 打脸 甜文 爽文 升级流 
搜索关键字:主角:篱然 ┃ 配角:何漠,青曳 ┃ 其它:甜宠,治愈,打脸升级
 
作品简评:
vip强推奖章
三千界地位尊贵的小少爷篱然,在一次渡劫失败后,成了废柴何漠的灵根。本身为饕餮,天性爱吃的篱然,吃掉了何漠的其他灵根,吃掉了幽冥烈火,让何漠从五灵根废柴变成极品火灵根天才,一路变强,最终成为一界之主。两人在相依相伴中,渐渐产生了情愫,小太阳篱然成了何漠心中唯一的光,何漠成了篱然风云变幻之际最坚定的倚靠。本文设定新颖,作者刻画了三千界、褚芝地、展泽涧等各具特色的仙侠世界。还有不同天赋技能的上古凶兽饕餮、旱魃,神鸟青鸾,以及各路萌化人心的灵兽,精彩纷呈,让人不禁会心一笑。至情至性的篱然,默默坚守的何漠,狂妄傲娇的师尊,天生反骨的尊主,不同角色跃然纸上,感情诚恳真挚,是难得的佳作。 
                                                                                  
 
 
第1章 
  上千界中心的雷电炸裂,白光似乎要照亮大陆每个角落,轰隆隆的天雷夹带无尽天威。
  这必是渡劫才有的景象,上千界各大门派、各大家族和势力中心都在严肃认真地关注着这场天界,渡劫本代表一方强者的诞生,如果是普通渡劫者虽然也会轰动,但是那些底蕴深厚的家族族长与不世出的老怪物们也不会如此关注,可是这次渡劫的是小少爷。
  上千界作为三千界顶端,遍布世间天才,最强大的家族扎根集聚,每个家族里都有少爷无数,在称呼这些少爷时,前面都会加上一个姓氏,能被共同默认为小少爷的只有宇和殿的那位篱然少爷。
  虽然雷势惊人,看似要灭绝万物,众人严肃的神态里并没有太多担忧。大家已经习惯了天道对小少爷的格外宠爱,从元婴开始,小少爷的每次雷劫都格外顺利。
  宇和殿前观望这场雷劫的不仅有篱然的父亲,原身为饕餮的观湮,还有天帝和几位顶尖家族的族长。
  “观湮勿要担忧,篱然这次渡劫必会平安顺畅。”
  这位征战洪荒的天帝,在谈到篱然的时候,语气仿佛也柔和了些。
  “篱然这孩子,不涉因果,天性纯良,天雷不会过多纠结。”
  天帝话落便引起附和,不只是因为对天帝的恭敬,几位族长是打心底里的认同。
  他们都是几百岁甚至上千岁的人,几百年来看尽星霜沉浮和人心叵测,他们知道修真这条路的黑暗与艰难,哪怕家里十几岁的小辈也难免沾染一些因果与沉杂,篱然小少爷却是真正的不然尘埃。
  天帝因杀伐过多,不曾想过有后代,而饕餮是因为血脉关系,难有后代,因此,从跟随天帝一起开天辟地造就这一方天地开始,数千年来,天帝的太和殿和饕餮的宇和殿来往的便只有座下弟子和供奉的修士,直到篱然的降生。
  篱然的生母是成神千年的九天鸾凤,即使如此,在怀上上古饕餮的孩子时,也一天天衰弱下去,在篱然降生的时刻,耗尽生命。这期间对于观湮来说只不过眨眼间,他自己的不知道有了一个儿子,当病弱的孩子降生,这位上古凶兽也手忙脚乱、不知所措,还是天帝及时赶到,将孩子抱入太和殿灵泉温养。
  对观湮来说,篱然的降生是他从来不敢想的惊喜,是上天的恩赐,看到病弱的孩子时,强大如他,也不禁红了眼眶。天帝也对这个孩子爱护有加,太和殿和宇和殿因此有了稚嫩的生机和温情。
  两人不要求他有多强大,只希望这个难得的小生命能在这里健康长大,不问尘世,因此有了篱然这个名字。
  作为饕餮的后代,篱然虽然带着先天的病弱,但是出生就即将要突破元婴境界,老父亲刚悲伤完青鸾的离去,又担忧起小儿子的元婴的渡劫。
  不止观湮,宇和殿的众人看着小小一团,对他们软软一笑的小少爷都担忧得不得了。将小少爷周围堆满极品法宝之后,没想到天雷虚张声势一阵后,就默默退场,扬长而去了。
  众人:……
  你怕不是个假的天雷。
  一开始那么张狂,后来跑得那么快,从未见过如此傲娇的天雷。
  篱然外表看起来柔弱,却像个小怪物一样修为飞涨,刚过十九年就达到大乘期,每次渡劫几乎毫发不上,因此观湮因天帝的说法而稍微缓和了情绪。
  而在天雷中心的篱然却知道这次渡劫和以往格外不同,格外狂躁的天雷打在自己身上,小时候经常在病痛中度过,因怕宇和殿的众人担心,逐渐锻炼出对疼痛的忍耐,做到疼痛时也面色如常,此时这天雷却让他忍不住闷哼出声,眉头紧锁,鲜血顺着白皙的下巴流下,滴落晕染在白衣中。
  如果篱然睁开眼就会发现天雷中混合着一抹血色,那深幽的暗红色使得天雷幽暗可怖,带着狂怒、挣扎和不甘的气息,咆哮着要毁灭一切。
  可惜篱然正闭眼全力用灵力护住周身,没注意那一抹奇怪血色的天雷直击心脉。
  篱然是被冻醒的,醒来时周身冰冷,顾不得细想,连忙运起灵力让自己暖和起来。
  发现自己体内灵力微弱,灵力周转路径陌生时,篱然才发现异常。
  他仿佛在一个幽暗密封的环境中,因为灵力的运行让周围变得暖和了一些,不再死寂一片,甚至开始慢慢有了动静,然而这些都不是篱然所在意的,让他震惊地是,当他抬起双手时看到的是一条颜色暗淡枝条,和普通枝条不同的是,这一条格外细小和柔软。
  ……
  篱然默了一下,继续看向自己的身体,好的,是一条相对大一点的枝条,举起的“手”和“胳膊”仿佛就是这个大枝条的分支。
  篱然又默了,难道自己渡劫失败,元神寄在了一株树苗上?是什么样的灵苗能护住自己元神?
  不等篱然继续思考,他听到了一声闷哼,自己所在的这个地方也动了一下,然后开始慢慢晃动起来,并不是有规律的晃动,似乎是颤抖。
  “哈哈,看吧,他动了,他没死没死!”
  何家偏院中,一个衣着华丽的少年,指着一个刚被从院湖中捞出来的孩子,激动的大喊。孩子粗糙的衣服上还滴着水,脸上有几处明显被打过的伤痕,皮包骨的手抖动了一下,便被扯到少年身边。
  叫嚣着的少年明显松了一口气,然后更加猖狂地踢了孩子一脚,“装死吓唬我?你这个不详的东西,看到你就恶心,今天就先放过你这个废物。”
  虽然何家没人关注这个废物,他可以任意欺凌,发泄不满,可是如果这个废物死了,他也可能被族中执法长老拷问一番,想到那个不苟言笑,生性暴虐的长老和幽暗的执法堂,少年,林家二长老的孙子何盛,似乎颤抖了一下。然后飞快离开了这个破落的院子。
  其他人看到何盛的离开,也轻蔑地扫了一眼在地上颤抖地孩子,纷纷离开。
  等到所有人都离开后,屋门口,一个仆人装扮的人才慢吞吞地走过来,拎起地上混合着水和泥土的孩子,走进屋内,毫不怜惜地扔到床上,似乎有些嫌恶地拍拍手,也离开了院子。
  躺在床上的小孩,痛极地抽搐,衣服上慢慢溢出鲜血。
  全程听到外面声音的篱然,又重新估量了一下身处的环境。
  自己应该处于自己被骂的人的身上,在他身上的储物法宝里?可以存放活物,那这个法宝也很厉害了,虽然这个人好像被欺负了,但是身家应该不错了。
  听执回说,上千界门派的嫡系和大家族里的弟子都有这样的法宝。
  执回是他的仅有的几个小伙伴之一,小时候他身体虚弱,不能轻易外出,天帝便带了几个小伙伴来陪他,执回是最常来的,而且还会给他带来很多外面的话本和好吃的。
  饕餮性本贪吃,每次他吃得开心,对执回感激地笑笑,总能感觉到执回比他还愉悦的心情。
  想到执回寻来的那些好吃的,篱然就感觉到自己饿了,细小地枝条揉揉稍微宽大的枝条,篱然叹了口气,好像周围没什么好吃的,除了几株比他还细小的枝丫。
  篱然盯了一会前面那几根枝丫,慢慢朝前移动了一下,将上面靠近了最前面那枝。
  我就闻闻,不吃。
  篱然心想,就闻闻,闻闻他们身体里是不是也有元神。
  真好闻啊,篱然在心里眯起了眼,两支小枝丫捧住了前面的一条,整个枝条蹭了上去,深深地吸了一口。
  !
  怎么吸进去了!
  篱然吓得赶紧收回上半身,整个枝条笔直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他,他真不是故意吃掉的,他只是想吸一口,谁知道因为好久没进食了,没控制住饕餮吞噬的本性,前面的级根都被他吞进去了!
  进食之后恢复了些力气和灵力的篱然愧疚地想,这根枝条会不会是主人极为重要的宝物?
  与此同时,床上本来昏睡过去的小孩,疼痛地捂住肚子,疼得额头全是汗,肚子内好像生生被割裂了什么,但是疼痛只有一瞬间,接着身体内又出现了暖洋洋的感觉,正如刚才他在冰冷的湖水中失去意识前的感觉,那种温暖的感觉,让他前所未有地感觉到了一丝心安。
  在这种暖洋洋的感觉中,让他暂时忽视了身上的疼痛,又睡过去了,睡过去的他没有发现,原本弥漫在周围不怎么愿意接触他的灵气,突然变得积极起来,迅速窜进他的身体里。
  笔直地站了一会,没发现什么意外的篱然,慢慢放松了一些,他想到自己家里各种属性的灵植,应该会有同等作用的,等到自己出去补给这个人,想到这里,篱然心里舒服了些,开始观察自己现在的这具“身体”。
  好像变宽了一些,胖了一些,颜色亮了很多,呈现出淡淡的生机勃勃的绿色。
  篱然变得有些开心,世人皆知饕餮爱吃,其实饕餮还有个隐藏的属性,就是爱美。虽然不知道自己会在这里呆多久,但是身体变漂亮,总是让人开心的。
  观察完身体,感受到自己体内多出来的灵力,他试着小心翼翼地将神识外放,观察到更远的地方。
  映入眼帘的是一件破旧的屋子,这间屋子应该是很久没人打理,墙皮脱落,屋子里没什么家具,只有座椅和一张床。
  看到床上的孩子时,篱然怔了一下。
  他从没见过这样的孩子,以往他见过的孩子都似小仙童般熠熠生辉,眼前的这个孩子大概七八岁,面黄肌瘦,浑身是伤,粗糙的袖口露出来的一截胳膊上,有一处露骨的大伤口应该是被砍伤的。带着这样严重的伤,小孩竟然能够睡着,想来是已经习惯了这样的伤痛。
  篱然心里有些感同身受,想到小时候一个人默默忍受的伤痛,为了不让家人担忧,自己独自承担,那时自己周围的一切都是最好的,还常有嘘寒问暖,自己都觉得有些难熬和孤单。看着眼前孤零零的孩子,联想到他之前的遭遇,他该有多痛苦……
  看到孩子,又探查到自己就在他的身体里,并没有什么储物法宝,篱然突然有了一个大胆的猜想。
  自己莫不是成了这孩子的灵根,这个想法匪夷所思,但是现实又告诉他这是一个事实。
  所以,自己吸了可能是眼前这个孩子唯一拥有的吗?
  收回神识,篱然牌根灵根突然蔫了吧唧,愧疚地抬不起头。
  虽然对大多数人来说,灵根越少越好,但是在太和殿和宇和殿长大的篱然,一直认为五灵根和单灵根各有所长,五灵根同一时间能吸收的灵气自然比单灵根多,专一于单灵根确实也可以更快升级,五灵根在后期的优势却会逐渐展现出来。
  愧疚中的篱然不知道他所考虑的情况只存在于他居住的地方,灵气充盈,而在三千界的其他地方,灵气匮乏,根本不足以支撑多灵根的进阶。在三千界的大多地方,单灵根才是修士梦寐以求的,是被称为天才的所在。
  感受到小孩睡梦中不自觉的颤抖,篱然赶紧用灵力释放出暖意,操控着热流在小孩周身缓缓流淌。
  看到小孩呼吸平稳了些,篱然松了一口气。
  为什么会变成一根灵根呢?不得其解的篱然想到执回带给他的那些话本,眼睛一亮。
  话本里有讲过一个资质平常的修仙之人,靠着法宝里因为某些原因困住的厉害大佬,一路所向披靡,最终成仙,大佬业脱离法宝重获自由的故事。
  难道自己要扮演那种“大佬”?
  篱然有些害羞,虽然常有长辈夸他修行速度世间难有敌手,是个真正的天才,但是对于要出任的“大佬”,还是觉得自己稍显稚嫩。
  虽然不一定能够助你成神,但我一定会好好保护你的。
  看着床上“弱小可怜又无助”的孩子,篱然认真地许诺。
  想到其实是这个孩子救了自己一命,这个承诺变得更加坚定而温暖。
  作者有话要说:  篱然:我就闻闻,不吃。
  何漠:我就亲亲,不吃。
  “大佬”篱然害羞地点点头。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