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8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8-09-03 07:40:01  作者:中性笔

 

 
《他家的小怂包》作者:中性笔
 
文案:
CP:动不动撒娇的美人强攻(林澈君)VS风流浪里浪气自作孽不可活天然撩受(顾安)
 
Q:对象十年后没有一下子认出你怎么办?
林澈君:很简单,让他切身感|受一下就好了。
 
Q:对象其实是个喜欢装逼的怂包该怎么办?
林澈君:很简单,让他装不下去就好了。
 
Q:对象不仅是个怂包还喜欢乱撩你怎么办?
林澈君:同样很简单,把他带回家,教|训一顿就好了。:)
 
――我们浑然不知小攻他如何进化
――小攻他既负责貌美如花,还负责赚钱养家
 
顾安:我有钱!也可以养活这个貌美如花的妖孽!
林澈君:宝贝,你对我真好。:)
 
作者有话要说!
1.没节操的顾安,就需要一个更加没有节操的给治一治,这样,世界就美好了。XDD
2.由于是互宠的,所以我的文,主攻主受党都可以看~
3.甜甜甜苏苏苏,装逼如风常伴吾身。
4.别人眼中的随便玩玩,当事人眼中的一生一世一双人。
5.攻多有病,受也多有病,全世界人民多有病系列。
 
内容标签: 强强 情有独钟 甜文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顾安,林澈君 ┃ 配角:反正作者都不一定记得住 ┃ 其它:主攻,年下,互宠互撩,没脸没臊
 
 
 
第1章 所谓回国
  英国伦敦
  “班菲尔德,请帮我订一张去Z国的机票.”男人抬起戴着一块手表的左手,独特的设计以及一流的线条感独一无二。
  他内里套着一件纯手工提花格子长袖衬衫,烫暗纹修饰着他的本就完美的精壮身材,袖口比外面套着的纯手工修身深蓝色双开叉西服外套袖子多出了几公分,显得层次鲜明。
  在他的衬衫留出的衣袖上,扣上了一颗精致低调的袖扣,袖扣是古藤GOTEM纯手工的纯银雌雄双狮。
  男人低垂着睫毛,睫毛又长又翘又密,他瞥了眼时间,继续一边向前前进,一边对着身边的私人助理附加了一句。“在周五之前。”
  他的声音低沉,即便是简简单单的两个词,甚至没有一丝命令的口气,但在私人助理的眼中,这个男人就是个说一不二的王者,让他不住地想要对他臣服。
  班菲尔德在这个男人手下仅仅工作了两年,却是充分佩服男人的能力。他亲眼见证着男子如何在荆棘中带着金戈铁马力挽狂澜,对外将GOLDEN EMPIRE这个沉重的包袱改造成一座可以抵御外敌的壁垒,对内将小人的阴损诡计掐死在腹中,扫除了一切阻挡在他面前的障碍。
  男人以最快的速度——以一种令人瞠目结舌的速度掌握了家族实权,再也没人动的了他,也没人敢去害他。
  沉寂一年,男人,终于开始向着大陆这块香饽饽伸出了自己的爪牙。
  此次去Z国大陆,完全在GOLDEN EMPIRE 董事会的意料之中,早在一年前,就已经有了男人将会把这个富可敌国的公司交给他的手下干将——Aaron Windsor的消息。
  意料之外的是,直至今日,男人才动身前往Z国。
  班菲尔德流利地订好了航班,将手机放入西服外衣口袋之中,追上已经走远的男人。“兰开斯特先生,”班菲尔德顺势将已经停靠在路边的Mulsanne的后座车门打开,深吸了一口气,才憋出一句话。“我们期待着你回来。”
  男人扯开了一直禁锢着脖子的领带,又随意解开了两个扣子,才坐进车厢之内,在班菲尔德关门之际回了句。“回来与否,由我选择。”
  车厢门已经关上,Mulsanne绝尘而去,直到只剩下了一排恍惚的尾气,班菲尔德才有些落寞地走回了高楼大门。
  兰开斯特先生是他们GOLDEN EMPIRE 的神,但是他们谁也不可能留下他们的神。
  因为,神是孤傲的,没人走得进他的内心,也没有人敢走进他的内心。
  昏昏沉沉的天幕之上,一道清浅的轰鸣声划过天际。
  班菲尔德顺着这道声音抬头,伸出手掌挡住了初生太阳耀眼的光芒。
  愿我的爱意,随着神的离去,消散吧。
  **
  手中的手机震动了两下,男人解锁了屏幕,果然看见了之前让班菲尔德订购的单程机票。
  他重新将冷硬的手机放在一边,不再管它。手机的样式不是现如今流行的触屏手机,反而与以前的老式手机一样,九字键霍然其上。
  男人深邃的目光透过昏暗的车厢窗户,侧着头看着外头凄清的风景。
  一切都好像是死的,一切都是没有生命的。
  男人的嘴角露出一丝难解的诡异弧度,但很快便被他强行压抑了下去。
  他伸出手掌,手指触摸上那坚固的玻璃窗,低声喃喃。“十年了,我总算可以回去了。”
  嘴角的弧度越来越大,他收回手,嘴角的弧度也随之抿成一条冷硬的线条,就好似刚刚透过玻璃窗看到的笑得开心的男人并不是他。躺在舒适的后座上,他浅浅地睡着了。
  漆黑的Mulsanne一路顺着公路驶向了一座空无一人的山头。越往上,人烟愈加稀少。
  直至,周围一切喧嚣戛然而止,只剩下平静无波的湖泊,一望无际的平原。群山的景色愈加的清晰,渐渐地,眼前出现了一座古朴沉闷的庄园。
  庄园周围空无一物,甚至连湖泊之中都静悄悄的。这种沉寂的环境令男人感到不适,应该说,只要来到这里,他全身都会出现抗拒的反应。
  他深吸了一口气,在Mulsanne停在庄园大门口的时候,走出了车门。
  车门外有位举止循规蹈矩的管事在等候着,“少爷,您回来了。”
  “他呢?”
  管事立刻意会,带领着他的少爷走上了红木制成的台阶,走向了二楼。二楼的地板上铺满了温暖的地毯,上面的花纹端庄典雅,挑不出一丝的错。
  男人目不斜视,走过长长的走廊,来到了尽头。然后,他拉开了眼前的大门——他父亲的房门。
  室内暖度适合,空气清新,通风很好。蝉翼一般透明的窗帘随着窗外吹进的暖风微微翩飞,若是没有坐在床头的中年女人,以及瘫在床上的中年男子,一切将会完美。
  中年女人阴翳的目光冷冷地扫过男人,又好像看到垃圾一般移开了视线。她风度依旧地为中年男子铺平了身子,在他的额头印上一吻,匆匆离去。
  男人余光瞥过再次关阖上的房门,以及一闪而逝的黑色雪纺裙边,又将视线放在了面前垂死的中年男人身上。
  “叫我回来做什么?”男人走到床边,无视那个女人坐过的位子,双手交叉,侧着身子居高临下地看着就在自己不远处躺着的中年男人。
  当然,也同样是他的父亲——血缘上的。
  “罗伯特。”中年男人的声音沙哑,带着病态的疲惫,他刚刚说了一个名字,就已经咳嗽起来。
  被叫做罗伯特的男人用自己深邃如秋水的眸光看着眼下根本看不出几年前体态的中年男人,然后挫败地走到了中年男人的身边,为他顺了顺气。
  但很快,咳嗽声渐渐低了下去,而他也已经没了耐心,便将手放在一边,用眼神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我活了这么多年,唯一做过一件错事,就是选择了代孕。”兰开斯特家主娓娓道来。“这么多年,你是否恨我?”
  “怎么会呢?”罗伯特笑容满面的回答,凤眸之中盛满的真挚没人会说他作假。
  但知子莫若父,兰开斯特家主苦笑地摇了摇头,换了个问题。“你要回Z国,能告诉我为什么吗?”
  “伦敦公司已经进入正轨,没有我同样可以转动,而大陆的产业,由于我们十年前的迁徙,几乎快要改朝换代,若不再快点解决这个问题,我们在大陆的命脉岂不是给他人做了嫁衣?”他言之凿凿,有理有据。随后,他又分析了一下近年来局势走向,得出结论,必须整顿。
  兰开斯特家主知道他的孩子一直很有主见,此时这些也同样再次说服了他。他叹了一声。“即便我们不舍弃大陆的公司,实际上也不会对我们的未来有更大的帮助。”
  “但同样的,也不会有任何的损失。”罗伯特立刻反驳他,凤眸之中满是笑意,看起来简直像是与他的爱人吴侬暖语。
  “而且,我喜欢Z国。”罗伯特截住他父亲再一次的话头,将一切拒绝封死在路口。
  兰开斯特家主知道一切都已成定局,只得作罢,罗伯特见那人闭上眼睛准备休息,便也起身离开。
  而就在他的手搭在门把手上的时候,身后突然传来了一道低沉的声音。“我的遗嘱,已经立好了。”
  房门再度关上,将中年男子沧桑中带着悲哀的声音阻绝在门后,一同阻绝的,还有中年男子那一丝丝的脆弱。
  多年前,那残酷的一幕幕历历在目,但时至今日,他已经没有了恨的力气。
  而那梦魇的开端,此刻已经被药物缠绕其身,连自己的四肢都无法控制。
  于此,他终于获得了自由。
  而他,终于可以去寻找自己的温暖。
  三日后,罗伯特踏上了从伦敦出发的飞机,经过漫长的空中旅途,从高空俯视着整个Z国土地的那一瞬间,罗伯特终于清晰地了解到一件早该正视的事实——他回来了。
  手中的行旅箱车轱辘擦过平滑的大理石地面,他终于置身在了黑头发黑眼睛的梦幻国度。
  罗伯特微微勾起嘴角,墨镜下的眼睛灿烂无比。
  他轻声对自己说。
  “欢迎回来,林澈君。”
  “这是属于你的国度,属于你们两人的国度。”
  这一次,他绝对不会再放开那个人的手,即便摔了个七零八落,即便用何种方式,他都要彻彻底底地让他成为自己的。
  只有他,才可以占有他。
  其他人,一概不行。
  这是十年思念的光阴,告知并且让他确信的真理。
 
 
第2章 所谓重逢
  “走开……别过来……”
  “林澈君……”
  浪涛激烈地拍打着阻挡在它面前的障碍物,雨水淅淅沥沥地落在甲板上,发出沉闷厚重扰人心神的声响。喧嚣被划开的薄纱拉扯开来,画面在雨水之间套上一层黏膜,视线也逐渐被慢慢拉远……
  紧接着,声音骤然停滞,恍惚间,一首熟悉的铃声拨开薄雾,清晰起来。
  顾安的胸膛一阵起伏,心脏一阵紧缩的心悸,他慌忙从噩梦中惊醒,细密的冷汗几乎覆盖住了整个额头。
  床头柜上手机的机身在不断地震颤,他伸出手,拿起手机,接通通话,放在了耳边。
  “什么事?快说。”声音中带有着刚刚清醒之时的绵软沙哑,但更多的,是他稍显急促的呼吸。
  好在那边的人透过手机根本没有发现顾安声音中的怪异之处。“啊啊啊啊啊!你总算接电话了!!!你知道我给你打了多少次电话了吗?你是不是又和哪个小婊砸上床了?我都跟你说了,少找些少爷,你体力行吗?人家是专业的,你个三流的凑什么热闹???”
  “……”顾安把手机放离了一些,然后淡定地按下了挂断键,随手放在床头柜上,掀开被子起身往房间里头的更衣室走。
  更衣室中,整齐划一地摆放着定制的西服,颜色大致以白色、黑色、灰色为主,但款式新颖,件件修身服帖。除此之外,便是一些休闲衫,同样渐渐一丝不苟地挂在衣架上,款式成熟稳重。而在衣柜的一角,还有些休闲运动服,可以看出衣柜的主人对于平日里运动的需求。
  顾安此时只穿了一件黑色短裤,他细腰窄臀,精瘦的腰身以及结实紧致的臀部线条一览无遗。修长精致充满力量感的两条白皙的大腿,以及那纤细有力的脚踝,无一不精致完美。日光透过玻璃窗,斑驳地洒在他细碎的短发间,泛出浅浅的金色。
  他慢条斯理地穿上了白色的衬衫,骨节分明的手指摸上扣子,将扣子一个一个扣上去,直到最后一个,才又伸手拿下衣架上纯黑色的西服,披在自己的身上,又拿起西裤,从脚底缓缓地向上套,拉上拉链,扣上纽扣。
  之后,他又扣上巴玛特潮针扣休闲腰带,对着落地镜仔细地整理了一下衣袖,才走出更衣室,来到床边,慢吞吞地将床头已经响了好几次的手机又接了起来。
  “说吧,到底什么事?”顾安懒散地靠在落地窗前,一手搭在另一只手肘上。
  “啊啊啊啊!你个混蛋,刚刚竟然挂我电话!友尽!”
  “废话少说。”顾安提醒。
  “好吧,我长话短说,记得你公司里头的柯畅吗?也不知道她用了什么通天的方法,竟然爬上了德州高省长儿子高段鑫的床,昨夜他们携手从饭店里头走出来的照片被天宇娱乐狗仔记者偷拍到了,一夜之间,都闹得满城风雨了!”卢恒飞的声音很着急,越到后面,音量提得越高。
  顾安的手指轻轻敲打了一下自己的手臂,然后扯嘴露出一个讽刺的笑意。“那个记者,可真是胆大啊。”
  “是个初出茅庐的记者,都说新生牛犊不怕虎,我这是真切感受过了。”那边的声音也有些无奈。“不过毕竟高段鑫平日都比较低调,知晓他身份的也就那些政圈的。但网络上都闹疯了,都在猜测高段鑫的身份呢。啊……我看看,有的几乎就要猜到真相了,人名群众的双眼真是透亮的啊!”
  顾安见他还有心思调侃,也稳下了心神,笑话他。“得了,别贫。柯畅她怎么说的?”
  “她说她就是普通谈个恋爱。”卢恒飞的声音特别的神秘。
  “那女孩子不是太傻就是太聪明了。总之稳住她,别让她乱说。我去联系一下高段鑫,看他什么说法。”
  “行。”卢恒飞说完,又叮嘱。“少喝些酒,你再多喝,我就不来接你了,懂吗?”
  “知道了。”顾安淡淡一笑,迅速挂了电话。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